刚刚更新: 〔我在漫威肝梦幻〕〔哑姑玉经〕〔异域——美丽新世〕〔谁的人生没个ADC〕〔大魏王侯〕〔追求永生路迢迢〕〔仙界带头大哥〕〔开启一九九五〕〔大唐从大都督开始〕〔重生最狂女学生〕〔大师下凡〕〔我欲扬唐〕〔英雄无声〕〔邪派掌门人〕〔重生五十年代有空〕〔百工匠心〕〔大明略〕〔天下豪商〕〔法家高徒〕〔抱紧系统大腿搞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八十四章钟薇儿醒来
    九幽鬼母和影鬼两人听到苏白羽突然这么发问,心里顿时发怵,他们默默地对视了一眼儿,心里皆是暗暗想到,这个白若画可是苏白羽的法身儿呢,他们又怎么敢杀了。于是,九幽鬼母微微地低下头儿来,又是一脸儿恭敬认真地说道:“回冥王的话儿,此人并不是属下所杀,而是玲珑水阁的那位杀的。”

    于是乎,九幽鬼母和影鬼两人便左一句右一句地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事无巨细地说与了苏白羽听。

    苏白羽细细地听着,越听眉头儿便越是收紧,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杨曼容居然已经残忍无情到了这个地步,居然会心狠手辣至如此地把白若画给杀掉。虽然,白若画的死间接地成全了他,但是,这也让他更加担心钟薇儿的安危。

    苏白羽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儿来,随即看了一眼儿底下还在跪着的九幽鬼母和影鬼两人,轻声儿说道:“起来吧。”

    九幽鬼母和影鬼双双对视了一眼儿,欣喜地说了一声儿:“谢过冥王!”便利索地站了起来。

    苏白羽微微地眯起了眼眸来,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找回本王的法身,也算是大功一件,那本王便可既往不咎饶过你们一命。既然你们想重新回到本王的麾下,那这次一定要守好规矩,如若再烦,后果如果你们自当知道。”说完了之后,苏白羽又眼神冰冷地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儿,那眼神里的警告意味已经想到明显了。

    两人的心里微微一颤,自然知道这后果,于是,两人便双手抱拳儿,朝着苏白羽重重地鞠了一躬,一脸儿严肃认真地说道:“是!属下明白!”

    苏白羽似是满意地微微点了点头儿,随即便对着底下儿的阿奴说道:“阿奴,你带他们两人下去安顿一下。”

    “是!属下遵命!”阿奴一听,便顿时上前一步领命。随即,便带着九幽鬼母和影鬼两人离开了冥王殿。

    待他们三人离开了之后,宋圣君便微微地走上了前来,一脸儿担忧和不解地看着苏白羽问道:“冥王,您当真就这样放过了那两个家伙儿?要是他们再有异心,那岂不是养虎为患?”说着,宋圣君又深深地拧起了眉头儿来。

    苏白羽却是毫不在意地微微笑了起来,轻笑着说道:“他们可没有那个胆儿。”说完了之后,苏白羽便微微眯起了眼睛来,面色冰冷地说道:“现在我们正是需要人手儿的时候,总会有用得着他们的。”

    “嗯。”听到了苏白羽的话儿,宋圣君也便拧了拧眉头儿点了点头儿,随即,便又看了一眼儿一旁的白若画的尸体,凝神儿便惊喜地说道:“既然如今我们已经找到了冥王您的法身,何不赶紧继承法身儿的力量,那冲破冥帝便指日可待了。”说完了之后,他便一脸儿期待地看着苏白羽。

    可是,此刻的苏白羽脸儿上却没有想象中的欣喜神色,他冷沉着脸儿,微微地拧了拧起眉头儿来,轻声儿说道:“此事,稍候再议吧。”

    夜色深沉。

    苏白羽独自一人现在平日里他修炼的密室里,此刻他的面前儿当着一块儿巨大的千年玄冰,而白若画的尸身便是被冰冻在这千年玄冰之中,如此这般,便可保持他的尸身千年完好,不会腐败。

    苏白羽便这样若有所思地站在千年玄冰之前,就好像是在与白若画面对面地对视着,只是,那与他对视白若画是闭着眼睛罢了。苏白羽此刻的内心情绪复杂,他是万万没想到,白若画会是自己的法身,也就是说,是另一个“自己”。其实,他大可马上继承他法身上的力量的,但是,他却有些犹豫了。

    “在想什么呢?”一道儿苍老爽朗的声音突然在苏白羽的身边儿响了起来。

    苏白羽一听到这声音,变不由得勾起了一边儿嘴角来,他轻轻地挑了挑眉头儿,透过眼前的千年玄冰的反光,便看到了猛然出现在自己身边儿的白发白须,正露出一脸儿顽皮的笑意的老者,此人正是独孤老儿。苏白羽并没有转过头儿来,只是看着千年玄冰里独孤老儿的倒影,一脸儿饶有兴趣地问道:“前辈,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打死都不会出你那秘境的么?”

    独孤老儿摆了摆手儿,笑着说道:“在里边儿呆的久了,也觉得闷得慌,老头儿我便想着出来找你玩玩儿,没想到就碰到了这么个好玩的东西。”说着,独孤老儿还一脸儿好奇的模样走上前来,甚是好奇地敲了敲包裹住白若画面前的千年寒冰,并且一脸儿认真地说道:“这小生但是长得挺俊俏的,这么仔细一看啊,和你倒是有些相像呢。”说着,还当真一脸儿认真地看看苏白羽又看看白若画,认真地比对着。

    苏白羽对于他这个幼稚的举动非常的无语,无奈地朝着他翻了一个白眼儿,随即便解释着说道:“其实,我也是今日才发现,他竟然就是我寻找顿时的法身。”说完了之后,苏白羽的眸光又沉了沉,脸儿上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独孤老儿听到他这么一说,顿时脸儿上微不可闻地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来,当他转过脸儿来对着苏白羽的时候,又换上了嬉皮笑脸的笑意,调笑着说道:“那你还等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成为冥帝么,现在机会就在你的面前了呀。”说着,独孤老儿又意有所指地指了指被千年玄冰冰着的白若画。

    而苏白羽却是沉默着不说话儿。独孤老儿捋了捋胡须轻笑着说道:“你该不会是,不忍心让他消失吧。”

    苏白羽似是被人戳中了心事一般儿,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儿来,他微微地转过了头儿来,刚说道:“你……”他话儿还没说完,独孤老儿的身影却又消失不见了。苏白羽无奈地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儿,暗暗说道,这老头儿还真是任性,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人间,钟山住所的书房密室里。

    一直睡在碧海白玉床上的钟薇儿睫毛轻轻地颤抖了几下,随即,便轻轻地睁开了双眼儿来,她看着眼前这陌生的环境顿时不由得心里一惊,也清醒了不少。她微微拧起了眉头儿细想,她的回忆还停留在杨曼容来到她家里来追杀她的画面儿,后来,后来她就失去了意识。那么自己又是怎么到了这么个陌生的地方的呢?

    钟薇儿本能地动了动身子,只觉得全身的筋骨酸痛无比,她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确是受了很重的伤,而且那时候她又没有内力法术。不过,她这会儿却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体内流动的巨大能量,好像还比受伤之前更要强大了一些。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钟薇儿正在疑惑地想着,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之间听到了一阵呜咽的哭泣声儿,钟薇儿屏住呼吸细细地辨认着那个声音,竟然发现原来是沈红菱的哭声。她微微地张开了嘴巴来,虚弱小声地呼唤道:“沈姨……沈姨……”

    原本仍沉浸在痛苦之中的沈红菱,好像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在叫唤着自己的名字,她猛地转过了头儿来,发现床上的钟薇儿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了。她连忙快步地跑到了床沿儿边,一脸儿激动地看着钟薇儿说道:“薇儿!薇儿!你终于醒过来了,你总算是醒过来了啊,你父亲九泉之下有知,我也总算是对他有了一个交代了。”

    钟薇儿在沈红菱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她听到沈红菱说出这样的话儿来,顿时脸色一变,紧张地抓住了她的手儿,问道:“你,你说什么?什么叫父亲九泉之下有知,父亲他,他怎么了?”

    听到钟薇儿提起了钟山,沈红菱又没忍住哭出了声儿来,哽咽着说道:“就是那个杨曼容,她去了无祭山庄将钟家人全部杀害了,后来又找到了这里来,你父亲……”说到这里,沈红菱突然面色痛苦地停了下来,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哽咽了许久这才接着说道:“你父亲为了护我们周全,便独自一人和那杨曼容决斗,最后,最后还是……”沈红菱实在是说不出口,只能掩面而泣了。

    钟薇儿一听,顿时红了眼眶,她的双手收紧,接着问道:“那白若画呢。”她知道,白若画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哪知沈红菱听到白若画以后,哭得愈发厉害了。她抽噎了几声儿,接着说道:“他那会儿正去无祭山庄查找真相,回来以后你父亲已经去了。然后,他便说为了你要去找那人讨要说法,他临走之前还给了我一枚玉佩,他说,他在玉佩在,他亡玉佩亡。而这玉佩刚才便突然消失了,恐怕小白他也……”沈红菱说着,又是痛苦地哭了起来。

    这个玉佩钟薇儿自然知道,那便是如同他分身一般的存在。如果玉佩消失,那便是代表着白若画也从这世上消失了。想到这里,钟薇儿一直隐忍着的情绪猛然间爆发,眼里的泪水也夺眶而出,哭成了泪人儿,她的双手儿握成了一个拳头儿,重重地捶在了床上,懊恼地说道:“都是我!是我该害死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