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兄弟来自宋朝〕〔彪悍小农民〕〔狼牙兵王〕〔万界典当行〕〔猎户出山〕〔我的合租大小姐〕〔杀生客〕〔说好的末世呢〕〔修行在万界星空〕〔豪门通灵萌妻〕〔琴音仙路〕〔全球陷落〕〔从仙侠世界归来〕〔恶魔驾到:甜心撩〕〔北方有妖来〕〔我的女神是死人〕〔诸天直播求生系统〕〔懦弱的勇士〕〔三国张济大帝〕〔位面复制大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八十二章为爱而死
    在地狱打听杨曼容的消息完全没有收获,但是,只要打听一个武功高强蒙着黑纱的黑衣女子就容易得多了。因为这名女子现如今可是地狱里的风云人物,更是八方地狱冥王的得力助手,身边儿的大红人儿。而且,此刻正住在玲珑水阁里。

    白若画一脸儿冰冷地出现在玲珑水阁的门前儿,这里看起来与一般的府邸别无两异,但是却是知道这里隐隐地流露出了一股阴森的气息,这里,一定是戒备森严的。

    果然,正当他要抬起脚儿往里走的时候,突然从他的头顶正上方的门檐儿上降落了两名身穿银色铠甲的侍卫兵,他们的手中持着一根儿长枪,重重地钉在地上,一脸儿威严地看着想要闯入府内的白若画,面无表情地说道:“来者何人,善入者死!”说完了之后,两个人还特别默契地举起长枪直直地指着白若画。

    白若画微微地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轻轻地笑了起来,随即他的眸光一转,眼神儿里顿时流露出了冰冷地寒意,他冷冷地说道:“挡我者死!”

    “好狂的口气!”那两名侍卫病异口同声地说道,随即两人对视了一眼儿,便点了点头儿,不约而同地操起长枪便要朝着白若画的身上狠狠地刺了过去。

    白若画的眼眸危险地微微眯了起来,他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意来,随即他一个轻松自如地左躲右闪便轻巧地躲过了那两名侍卫兵的攻击。他华丽地一个转身儿,抽出了腰间的轻剑,轻松地左右攻击之后,那两名侍卫兵手中的长枪便被他轻巧地挑去了,而他手中的轻剑正刚刚好地抵在他们的喉间。

    “请白公子手下留情!”突然,一道儿阴柔的女声儿响了起来。

    白若画闻声儿了之后,便微微转过了头儿来,只见一个白衣女子缓缓地从府邸里走了出来,那女子长相一般,可是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不一般的气质。白若画便不由得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轻剑,随即,便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下一步有何动作。

    小蛮缓缓地走到了白若画的跟前儿,便先举止大方地行了一个礼。随后一个看似温柔的眼神狠狠地横了那两名侍卫兵一眼儿,那两人便顿时害怕地低下了头儿来,不敢说话。白若画看着那两名侍卫兵对这名白衣女子如此这般恭敬地态度,便猜出来了这女子肯定也是不简单的。

    小蛮在用眼神儿示意他们两个人微微退下了以后,她便微微笑着,看向白若画恭敬地说道:“还请白公子恕罪,这两名手下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是白家的公子,也不知道您是我们家主子的朋友。小蛮先在这里给您陪不是了,我们家主子已经在内殿等候,还请白公子跟小蛮前来。”说完了之后,小蛮又恭敬地朝着白若画弯了弯身子,便率先走在了前面。

    白若画跟着小蛮走到了一处后花园里,而一身黑衣的杨曼容此刻正坐在一座凉亭里喝茶吃点心。小蛮突然停下了脚步来,对着身后的白若画说道:“白公子请。”

    白若画朝着她微微点了点头儿,看到小蛮转身离去之后,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来,这才抬起了脚,缓缓地朝着凉亭的方向走去。

    杨曼容一早就发现了白若画到来的身影,可是她的脸儿上还是一样的不动声色,待白若画走到了她跟前儿之后,她才微微地抬起了眼皮儿,朝着白若画疏离地笑了笑,随即拿起了茶壶给白若画也翻了一倍茶水儿,开口轻声儿说道:“坐下来一起喝杯茶?”

    白若画眼神冷漠地看着眼前的杨曼容,他觉得自己好像一点儿也不了解杨曼容了,因为眼前的杨曼容真的是太陌生了,以前单纯善良的心不见了,剩下的只有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凶残狠辣的气息。他微微地拧起了眉头儿来,有些不悦地质问着杨曼容,说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杨曼容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扬起嘴角轻轻地笑了起来,惬意地从点心盘里拿起一颗桃花酥放进了嘴里,说道:“其实,我还给你准备你以前最喜欢喝的桃花酒。”

    白若画终于忍不住坐到了杨曼容的对面儿来,一脸儿凝重地看着她说道:“曼容!”

    杨曼容脸儿上的表情也终于不再友好,她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抬起眼眸看向白若画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熟悉亲和,而是,多了一份杀气。杨曼容抿了抿唇,轻声地说道:“其实,我早就猜到你会来找我,但是,我多么希望你不要来找我。”说完了之后,杨曼容又冷冷地看着他。

    白若画有些难受地皱起了眉头儿来,他一脸儿难以置信地看着她说道:“曼容,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的七窍玲珑魂去了哪里?还有,你的这一身儿功力又是从何而来,为什么,为什么要投靠八方地狱冥王,成为他们的杀人机器?”白若画的心里又太多太多的问题想要找她问清楚了,但是,他的心里更多的是心疼,他本来朋友就不多,而杨曼容就恰好就是一个。所以,他不希望看到一个与自己感情深厚的人会变成一个冷酷无情的杀人狂魔。

    杨曼容面色冰冷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儿桃花酒,她轻轻地一饮而尽,随即冷冷地看着白若画,漫不经心地说道:“白若画,你的问题太多了。”说着,她又忽然微微地笑了起来,也许是酒的缘故,她的脸颊上竟然微微泛起了红晕,她一向是不胜酒力的。

    杨曼容歪着脑袋,做出一副纠结地沉思的样子来,随即看着白若画说道:“不过,我今天打算都回答你的问题。先从哪里说起呢?”说着,杨曼容又有些小纠结地咬起了嘴唇来,这是她一直以来有的习惯,每次她一不知道该如何做选择的时候就会紧张地咬嘴唇。

    “啊!就从那个七窍玲珑魂说起来好了。”杨曼容突然微微一笑,兴奋地说道,“你问我,我的七窍玲珑魂去哪儿了,其实,很简单啊,我把它出卖给了八方地狱冥王了。至于我的这一身儿神力嘛,那就更简单了,就是我用七窍玲珑魂跟冥王们换取而来的呀。”说完了之后,杨曼容还朝着他露出了一副无所谓的笑容来。

    白若画一听,顿时不由得惊讶地张了张嘴,他有些难以置信地说到:“你……”

    “欸,不要说话!”还没等白若画把话儿说完,杨曼容便伸出食指来制止了他的话儿,她笑笑着说道:“我知道,你肯定又是想问我,为什么这样做,对不对?嗯?”说完了之后,杨曼容又用探究的眼神儿看了白若画一眼儿,随即冷冷地笑了起来,满脸儿冰冷地接着说道:“因为,我想要杀了白若画和钟薇儿,不过,在那之前,我要把钟家的人全部都杀掉,我就是要让他们两个痛不欲生,永远都不能在一起。”杨曼容说着,还一脸儿玩味地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完全一副对于杀人毫不在意的表情。

    白若画面色痛苦地皱起了眉头儿来,他看着杨曼容劝慰着说道:“曼容,难道得不到苏白羽的爱对你来说这么重要吗?重要到要用这么多条性命去陪葬吗?”

    “对!没错!”杨曼容突然疯狂地大声说道,她得面容也跟着扭曲了起来,面色凶狠地说道:“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既然他们让我变得那么痛苦,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要死一起死啊!哈哈哈!……”杨曼容说完,突然疯狂地大笑了起来。

    白若画不认同地摇了摇头儿,说道:“曼容,你已经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听我一声儿劝,放下吧,现在回头儿还来得及,回头是岸啊。”

    杨曼容猛然狠狠地瞪了白若画一眼儿,面色冰冷地说道:“这就是我不希望你来的原因,我就知道你肯定会为她求情。一直以来,,你处处为她着想,可是换来的又是什么!该清醒的是你才对啊!白若画!原本,我还想顾忌我们多年的情义不杀你,可是,现在看来,我不得不动手了?”

    白若画一听,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完全没有想到杨曼容真的会对自己动手,所以他一时之间躲闪不及,竟然被杨曼容出其不意甩过来的黑绫重伤着飞了出去。白若画这一伤也伤的不轻,他也瞬时间反应过来杨曼容此刻能力的强大。

    他勉强从地面儿上爬了起来,杨曼容已经又飞速地飞到了他眼前儿,他刚要拿出他的轻剑来,只可惜晚了一步,杨曼容的黑绫已经紧紧地缠绕在了他的脖子处,越收越紧。白若画只觉得被勒的难以呼吸,杨曼容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痛快,一掌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胸口,白若画的身体便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杨曼容眼神冰冷地看着他躺在地上的尸体,狠狠地说道:“是你逼我的!”

    小蛮这时候从暗地里走出来,走到了杨曼容的身边儿,轻声问道:“主子,这该如何处置。”

    杨曼容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儿,说道:“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正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着白若画回来的沈红菱,一直像抱着宝贝一般紧紧地捂住白若画交给她的那枚玉佩。突然,她手中的玉佩猛然间破裂,碎成一片儿粉末,最后消失不见。沈红菱痛苦地捂住了嘴,眼里不由自主地留下了泪水来,嘴里喃喃地说到:“小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乱伦大杂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淫男乱女》〕〔顾轻舟司行霈〕〔人生若能两相忘〕〔超神学院:至尊河〕〔重生盛宠:总裁的〕〔见鬼〕〔年先生,慢慢喜欢〕〔冲上云霄:腹黑机〕〔后娘[穿越]〕〔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