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八十一章情义破碎
    当白若画火急火燎地赶回到钟山的住处之时,他看到客厅里满屋的狼藉,心里边儿便微微一沉,他知道,他终究还是来迟了。

    白若画在沙发的后边儿发现了钟山的尸体,他轻轻地将他扶了起来,钟山仍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白若画顿时便觉得眼眶一阵湿润有泪意就要夺眶而出,却被他强烈地忍住了。他伸出手儿来,心情沉重地缓缓将钟山的双眼儿合上。待他正要起身儿离开的时候,却发现钟山的手儿不知怎么的竟然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角。

    白若画有些不解地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掰了下来,这时他才发现钟山的掌心处正若隐若现地显现出了六个字来,“用我血救薇儿”。原来,这是钟山在最后的危难关头儿用尽所有的力气所留下的最后的信息儿。

    白若画看过了之后,便赶紧地跑到了书房里。可是,他却惊讶地发现,原本那个可以打开密室的开关竟然不见了。白若画便想或许这是钟山为了保护钟薇儿而设下了某种保护的结界。可是,无论他怎么发功感应,却是丝毫也感受不到结界的存在。而那个密室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要不是先前自己当真有进去过这个密室的话儿,就连白若画都要怀疑,这个密室到底是不是存在的。

    就在白若画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猛然间想到了钟山手掌心儿里留下来的那六个字“用我血救薇儿”,于是,他的眸光沉了沉,似是想到了什么,他便快速地又跑回到了客厅里,扶着钟山的尸体这才又回到了书房之中。

    白若画沾取一点儿钟山的血液到了自己的轻剑上,于是对着先前密室机关的地方轻轻一划,便果真看到了之前一直隐藏的结界了。白若画的脸儿上微微露出了一些欣喜的神色,他也总算是参悟了钟山所留下的那六个字的含义。原来,他是用自己的生命设了一个死亡结界,一般人是无法发现这个结界的存在的,也只有用他的血才能把这个结界给破除了。

    白若画破除了结界了之后,快速地打开了密室的开关,进到了密室之后,便看到沈红菱正在忧心忡忡地在密室里走来走去,而钟薇儿依旧躺在碧海白玉床上。长眠不醒。

    沈红菱正在担心着钟山的安危,她实在是坐不住,只能在密室里来来回回地走着,以借此来分散一些自己的注意力。可是,她不管走了多少圈儿,心里的思绪仍是不能平静下来。正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听到了密室门打开的声音,她本能地以为一定是钟山回来了,正当她一脸儿欣喜地转过头儿来看到进来的人并不是她期期盼盼的钟山,竟然是白若画的时候,她欣喜的表情顿时僵在了脸儿上,同时渐渐转为了震惊,悲伤。她的心里忽然之间冒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颤抖着双唇,勉强地扯起了一抹笑容,看似淡定地说道:“啊,小白啊,是你啊,你钟叔叔呢,他是不是在外边儿呆着啊,他怎么也不跟你一起进来,真是的……呵呵……”

    白若画看到她脸儿上强装淡定的表情便知道她肯定是猜到了一些什么,而正在隐忍着不愿意去承受。他微微地低下了头儿来,眼眶微微发红,她越是这样,他的心里也越发地难受。

    “小白,你怎么?怎么不说话?你不是去查钟家被害的事情了吗?查的怎么样了?嗯?”沈红菱又继续故意扬起了笑容,看着白若画问道。

    白若画轻轻地提起了头儿来,但是眼神却瞟向了另一边儿,不敢和沈红菱对视。他轻声儿地说道:“查到了,我查到是谁要杀害钟家的人了。”说完了之后,他的脸儿色又变得沉重起来。

    沈红菱一听,顿时欣喜地笑了起来,开心地说道:“那既然这样,应该要赶紧告诉你钟叔叔才是,算了,还是我出去告诉他吧,免得他一直担心着。”说着,沈红菱已经一边儿抬起了脚,要往密室外走去。

    白若画突然眉头儿深深地一皱,有种悲伤的情绪自心底儿里蔓延开来,他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沈红菱的手儿,本能地不想她出去面对。白若画的手儿微微收紧,努力地克制着心里强烈的情绪波动,他轻轻地低下了头儿来,张了张嘴,好几次想脱口而出却最终还是开不了口儿,他艰难地说道:“沈阿姨,钟叔叔他……钟叔叔他……”

    “哎呀!你这孩子在干嘛呢?”沈红菱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努力地想把白若画的手儿从自己的身儿上扒开,她的语气里已经哽咽着微微带了一些哭腔,情绪有些失控地说道:“你拉着我干什么呀?我要出去,我要去跟阿山说,我要去见阿山啊……”说到最后,沈红菱索性便放弃了挣扎,而一直隐忍着隐藏的不安的情绪也在这一刻全部都崩溃了,放肆地哭了出来,一边儿哭着,一边儿喃喃自语般地说道:“我要见阿山,我要见阿山啊……”

    白若画听到她如此悲戚的哭声实在是于心不忍,他不由得轻轻地放开了抓住沈红菱的手儿,任由她伤心欲绝地走了出去。白若画深深地低下了头儿来,果然没过多久,便听到了从外边儿传来的沈红菱更加悲痛欲绝的哭声儿,她在一遍儿又一遍儿地哭喊着钟山的名字,“阿山?阿山!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你不是说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吗?你怎么能那么狠心,就这样丢下我一个人?你让我以后还怎么活下去啊!没有你我以后怎么办啊?阿山!阿山!你快起来啊!呜呜呜……”沈红菱哭到最后,已经显得有些有气无力了。

    真的是哭者悲恸,闻着伤心。白若画听着她伤心欲绝的哭声儿,竟然也不由自主地落下了泪儿来。他抬起了脚,轻轻地走了出去,走到了沈红菱的身后,虽然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但是,他还是轻声地说出了口儿来,说道:“沈阿姨,不要伤心了,逝者已矣……”

    “到底是谁?”沈红菱痛苦地皱起了眉头儿来,疑惑地问道。随即,她又微微转过头儿来,一脸儿绝望地看着白若画狠狠地问道:“到底是谁!那个杀了阿山还有这么多钟家人的杀千刀的到底是谁!”

    沈红菱如此这般歇斯底里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大铁锤一样一字一句地深深地捶打在了白若画的心上。他深深地拧起了眉头儿来,微微蹲下了身子,在身后轻轻地搂了搂沈红菱的肩膀,安慰着说道:“沈阿姨,您不要再这样了,钟叔叔肯定不希望你这般伤心的,再说了,我们还有薇儿要照顾呢,您千万不能有事儿啊。”说着,白若画又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肩膀。

    “薇儿?薇儿……”听了白若画的劝说,沈红菱的情绪总算是有了稍微的平复下来,听到钟薇儿的名字,她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茫然起来,随即又转过头儿来,一脸儿痛苦地对着白若画说道:“对啊,还有薇儿,可是……如果薇儿醒过来了,我,我又该怎么跟她解释这一切,她是不是会承受得住啊……”

    听到沈红菱这么说,白若画不由得深深地拧起了眉头儿来,脸儿上是一副担忧的神色。因为,沈红菱所说的,也正是白若画所担心的。以他对钟薇儿的了解,她一直以来都将钟家看得极重,甚至为了给钟家报仇而不惜牺牲自己的感情而要去杀害苏白羽,况且她才刚刚和钟山和好了,如果在这个时候让她知道了钟山死去的消息,还有这么多钟家人的性命都因为她而死去的话儿,她恐怕,会承受不住地吧!

    想到这里,白若画不由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来。如今之计,便只有在钟薇儿醒过来之前,他帮她把这一切事情都解决了,她的心里负担才不会那么严重。于是,白若画凝了凝眼神儿,一脸儿郑重地看着沈红菱坚定地说道:“沈阿姨,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为薇儿,为钟家死去的几百条性命找她讨要一个说法的!”说完了之后,白若画的脸儿上顿时露出了冰冷无谓的表情。

    沈红菱一听,顿时微微讶异地张大了嘴来,她一脸儿难以置信担忧地说到:“小白,难道你是想去找那个人报仇么?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啊,这个人杀了这么多钟家人,就连你钟叔叔……”说到这里,沈红菱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儿怀中的钟山落下了眼泪儿来,她轻轻地抹了一把眼泪,这才看着白若画接着说道:“她连你钟叔叔也能这么轻易杀了肯定是不简单啊,你就这么一个人前去实在是太冒险了,况且,现在薇儿的情况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我们两个能依靠的人就只剩下你而已啦。”说着,沈红菱又一脸儿担心地看着白若画。

    白若画伸出手儿来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儿,随即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轻声儿说道:“沈阿姨,你放心吧,那个人绝对不会伤害我的。”白若画心里暗暗想着,起码他和杨曼容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的感情,她肯定不会对自己动手的。但是,为了钟薇儿,他又不得不去找她要个说法。

    但是,为了让沈红菱更加放心,白若画从怀中掏出来了一枚玉佩放在了沈红菱的手中,说到:“您要是不放心便看着这个玉佩,我在,它在。我亡,它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