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七十九章钟山遇害
    当白若画终于赶到了无祭山庄的时候,他被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给震惊到了。眼前这里哪里还有什么无祭山庄,只剩下一片儿燃烧过后的残垣断壁而已。

    白若画心情沉重地走了进去,他四处翻找着,奢望能找到一点儿蛛丝马迹。可是,这里除了被烧焦了的房梁之外,就连一具尸体都找不到。看来,对方果然行事利索,竟然把尸体都处理掉了。白若画顿时感觉有些灰心丧气,他轻轻地抬起了脚来,正打算要离开。

    突然,一道儿缥缈幽深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只见那苍老的声音有些惊讶地说道:“你是地狱使者?”

    白若画听到声音以后,便微微地转过了头儿来。只见在一块儿烧焦的门板上骤然升腾起了一缕白色的轻烟来,那轻烟不多时便幻化成了一个人形的模样,白若画这时候才看清楚,眼前之人竟然是一个白发白须手中拿着白色拂尘的老者,看这个样子,十有八九便是钟家的大长老。

    只是,白若画突然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儿来,人死了之后便会有鬼差来讲他们逗留在人间的灵魂带回地府,鬼差办事一向周到,应该不会还把灵魂滞留在人间。除非,这灵魂有着极大的怨气,或者说有什么未完成的事情,所以便停留在这里不愿离开。白若画又看了一眼儿周围惨不忍睹的现状,或许多多少少也有些理解他不愿离开的原因了。

    想到这里,白若画便朝着大长老恭敬地一拜,郑重地说到:“晚辈白若画见过钟家长老。”

    “哦?竟然是白家的地狱使者。”大长老捋了捋他白色的长胡子一脸儿兴致勃勃地说道,毕竟,白家在地狱使者一族中的地位,就如同当初钟家在猎鬼师家族中的地位一般,所以,他也有所耳闻。但是,既然是地狱使者,又为何会突然出现在他们钟家一直隐匿的祖宅里,这点儿让大长老很是疑惑。于是,大长老便微微抬起了眼儿来,看着白若画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是如何知道这个地方的?你来这里又是所为何事?”

    白若画一听,顿时双手抱拳朝着大长老恭敬地说道:“其实,晚辈前来便是受人所托,而这个地方也是那人告知于在下的。”

    “哦?那人是谁?”大长老连忙紧张地接着追问道。

    白若画的眸光微转,瞬间低下头儿来思索了一番儿。他心里暗暗想到,钟家的人一直都对钟山有所误解,甚至先前还因为他偷了钟家密卷的事情更是将他视为了钟家一族的叛徒,而且他们也还并不知道钟山与钟薇儿已经解开了心结的事情。如果,现在把钟山说出来,恐怕有欠妥帖。

    于是,白若画再次抬起脸儿来的时候脸儿上已经恢复了如常的表情来,他一脸儿淡定的说道:“实不相瞒,那人便是钟薇儿。在下与薇儿是极好的朋友,她收到了您发的信号弹之后便担心无祭山里发生了什么意外,但是,您在信号弹里又说了让她好好躲避不要出现,所以,在下便帮她来查看一番儿,只是……”白若画说着,便微微拧起了眉头儿来,看着周围残破不堪的环境,又继续一脸儿疑惑地看着大长老问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把这里搞成这样子的?”

    大长老微微叹了一口气儿,声音轻缓地说道:“薇儿不来是对的,这里实在是太过危险了,而且对方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返回头儿来。”可是,回想起刚刚经历的事情,那残暴的画面儿还历历在目,他幽幽地说到:“老夫也不知道来者是何人,只隐约觉查出来那带头的竟然是一个小女子,只是她用黑纱蒙着面儿,也看不出她的真实面容来。不过,她应当是地狱之人,因为她带来一众的鬼兵鬼将而来,一进到了无祭山庄便开始大开杀戒,她只说了一句,薇儿与她有仇,那她便与我们钟家所有人都有仇,还扬言要杀光所有的钟家之人。”说着,大长老的脸儿上还流露出了悲戚的神情来。

    “和薇儿有仇的女人,还是地狱来的?”白若画喃喃自语地说着大长老所说的关键线索。突然,他的眸光不由自主地收紧了起来,他的脑海里对于这一连串儿的描述顿时蹦出了一个人儿来,那就是杨曼容。

    白若画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儿来,他有些难以接受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毕竟,他是和杨曼容从小一起长大的,她的为人秉性如何他也算是了解的,他一直都以为她不会是那么残忍的人。可是,上次她到钟薇儿家想要把她杀了的这一件事儿倒是完全颠覆了自己对她的看法。所以,他现在也不是很确定了。

    所以,白若画必须要好好确定一下才行。于是,他便一脸儿郑重地对着大长老说道:“长老,恕晚辈有所冒犯,可以让在下看看你生前的记忆么,或许我能认出那个人来。”白若画说完儿,脸色便变得阴沉起来。

    大长老同意地点了点头儿,随即便朝着白若画缓缓地伸出了一只手儿来。只是,他的那手儿已经不再是“手”,白若画与他微微触碰着,只感觉一股凉嗖嗖的气态自他的掌心窜入了身体里,随即,他便看到了大长老死之前的最后一幕。

    “那个人”娇小的身子穿着一身黑色的戎装,面部被一层黑纱遮住了看不清楚容貌。那人用一只脚狠狠地踩着大长老的胸膛,直到将他踩断了气儿为止,白若画就这么在一旁看着先前的画面儿,都不由得感慨这人的手段如此残忍。而更让他感到心痛的是,那人虽然用黑纱遮掩住了面容,但是,以他多年对她的了解,他又怎么会认不出她来,这人,就是杨曼容。

    白若画突然猛然间睁开了双眼儿,便随之断开了与大长老之间的连接。大长老一脸儿焦急地看着他,说道:“怎么样?你认出来那人是谁了吗?”

    白若画深深地拧起了眉头儿来,脸上的表情有些让人捉摸不透,所以,大长老才会如此焦急。白若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儿,说道:“我知道她是谁了?不过,我现在要马上离开这里了,我担心她还会对薇儿不利。”

    “嗯,那你便快些回去吧。告诉薇儿,一定要小心,我们钟家只剩下她这一个命脉了啊。”说着,大长老便有些老泪纵横了起来。

    白若画闻言儿也是倍感心酸,他微微红了眼眶,看着大长老说道:“长老,如今您心事已了,何必快些去到地狱进入轮回,这个,晚辈可以帮你。”毕竟,没有鬼差的牵引,零落的灵魂是无法进入地府之中的。

    可是,大长老却是意外地摇了摇头儿,他无奈地笑了笑,说道:“老夫哪里也不想去,这里便是我的安身之处,进入六道轮回又能怎么样,老夫便是不愿意忘记这前尘往事儿,就算是死,我也要和这无祭山庄在一起。”

    白若画很快便离开了无祭山庄,他的脑海里一直都无法挥之而去最后看到的大长老的那个悲壮的表情。他的心里觉得疼惜,也觉得害怕。因为,在他的记忆里,白若画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杨曼容,她的身上散发着浓郁的杀气儿,而那原本精纯的七窍玲珑魂的气息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虽然他现在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他已经能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了,杨曼容此刻身上的功力大增,就连钟家的三位长老都不是她的对手儿,那自己和钟薇儿就更加不在话下了。

    他的心里又疑惑,又不安,他不知道杨曼容究竟是经历了什会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满眼里想着的都是对钟薇儿的仇恨,原来,她对苏白羽的已经完全地懵逼了她的内心,或许她自己还不知道呢。

    不管怎么样,他现在都必须快一些赶回去,因为他心里清楚,既然她都能找到了钟家一直隐藏的祖宅,那么,找到钟薇儿现在的藏身之处应该也是迟早的事情了。

    白若画此刻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杨曼容不要早他一步先到达。

    地狱的训练场里。

    杨曼容穿着一身儿黑色的戎装,脸儿上蒙着黑纱,坐在凉亭里,一脸儿冰冷地看着那些在训练场上修炼的鬼兵鬼将。为了对付苏白羽,她必须要组建成一支最精锐的部队来,那样,她才可能有胜算。

    突然,小蛮一脸儿笑意地出现在了杨曼容的身后。杨曼容并没有回头儿,双眼儿还是紧紧地盯着训练场上的情况,有些漫不经心地对着身后的小蛮问道:“有什么事儿?”

    小蛮的脸儿上难掩兴奋的神色,对着杨曼容深深地弯了弯腰儿,这才恭恭敬敬地说道:“启禀主子,有好消息,找到了钟薇儿的下落了。”

    “哦?在哪里?”杨曼容一听,脸儿上顿时露出了危险的笑意来。

    “就在人间,钟山的住处里。”小蛮不紧不慢地说道。

    杨曼容一听,双眼儿便危险地眯了起来,幽幽地说道:“我怎么还忘了还有钟山这一号人物了,罢了。现在正好,可以一同将他们解决了。”说完了以后,杨曼容的脸儿上又露出了阴险嗜血的笑意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