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掠爱:闪婚娇〕〔修行高手在都市〕〔唐悠悠季枭寒〕〔超级装逼抓鬼系统〕〔九剑帝尊〕〔乡野春情〕〔娇妻难宠:我家丫〕〔九零学霸小军医〕〔大侠饶命〕〔超神打脸系统〕〔王者荣耀之超神抽〕〔幸得识卿桃花面卫〕〔龙纹剑神〕〔华娱之笑洒全世界〕〔食鬼猎人〕〔穿进红楼:晴雯,〕〔王牌宠婚:首长,〕〔名门眷宠:娇妻养〕〔惹火999次:乔爷,〕〔天才狂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七十八章杀人机器
    人间,钟山的住宅里。

    经过几日的静心修养,再加上沈红菱的悉心照顾,钟山所受的元气大伤已经慢慢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在他意料之外的是,钟薇儿还一直没有转醒过来。所以,现在不只是白若画,就连钟山也开始有隐隐的担心了。

    他走到了客厅里,看到白若画正一脸儿愁容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钟山虽然心里也是担心,但是面儿上还是不能表现出来。他端来了茶具,在白若画的身边儿轻轻地坐了下来,一边儿自顾自地看似漫不经心地泡茶,一边儿有意地说道:“其实,真正要喝到一杯好茶也是不容易的,你要温茶器,洗杯,置茶,洗茶,注水,浸泡……”钟山一边儿说着,一边儿手上也跟着程序做着动作,最后他将泡好的茶水倒了出来,又继续接着说道:“这泡出来的第一道儿差也是不能喝的,叫做醒茶。”说着,钟山又重新注水冲泡,最后将泡好的茶水倒进了一个精致的陶瓷杯里,随后递给了白若画,说道:“其实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和这喝茶是一样的道理儿,好的事情都是需要等待的。”说完了之后,钟山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白若画一眼儿。

    白若画听了钟山的一席话儿了之后,脸儿上的表情也柔和了许多,他轻轻地接过了钟山递过来的茶水,轻轻地啜了一口儿,随即缓缓地说道:“这泡茶品茶的我不太熟悉,不过,钟叔叔的这一番话儿,晚辈是听进去了。”说完,白若画将茶杯轻轻地放在了茶几上,脸儿上微微地笑了起来。

    钟山甚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儿,随即又接着拿起了水壶想要继续泡茶。突然之间,他握住水壶把手的手突然一抖,那水壶便从他的手里滑落了下来,他的脸色也顿时变得阴沉起来,他立刻转头儿看向了阳台之外的夜空,只见那夜空之中划过了一道儿寻常人无法看见的亮光,钟山的眼眸顿时惊恐地眯了起来。

    一旁的白若画看到他这突如其来的反应,顿时也跟着紧张起来。他的脸色顿时沉了沉,他的潜意识里觉得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才会有这样的反应的,于是便看着钟山紧张地问道:“钟叔叔,怎么了?”

    钟山的脸色顿时煞白一片儿,双眼仍旧在看着外边儿的夜空,喃喃地说道:“刚才我看到了钟家独有的信号弹,而且,还是长老发出来了的,恐怕,钟家遭遇了什么不测啊。”说着,钟山的脸色也变得忧心忡忡起来。

    他越想心里越不安,因为那个信号弹所表达的意思,便是让看到了的钟家人躲避起来,因为对手太过强大了。这么说来的话儿,那么长老他们极有可能已经被敌人下了毒手儿了,只是,这个敌人究竟是谁呢?

    钟山突然睁大了双眼儿,一脸儿难以置信地说到:“难道说是苏白羽?是苏白羽想把我们钟家人赶尽杀绝?”

    不知为何,听到钟山这么一说,白若画竟然下意识地便觉得肯定不是苏白羽所为。他沉了沉脸色,对着钟山说道:“钟叔叔,此事还需要查探清楚,万万不可妄下定论。而且,钟家究竟经历了什么我们尚且不知,不如……”白若画说着,突然停了下来,随后抬起头儿来再深深地看了钟山一眼儿,接着说到:“不如让晚辈前去查探一番儿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钟叔叔信得过我的话儿。”

    钟山看着他微微笑了起来,说道:“我自然信得过你,只是,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了?”

    白若画笑着摇了摇头儿,说道:“我与薇儿情同兄妹这点儿忙我还是要帮的,而且,你方才不是说了,信号弹让你们且好好躲避着,如今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而且薇儿现在也没转醒过来,你们还是先在人间好好修养。再者,您很久之前便与钟家断了联系,如果那人当真是要杀尽钟家人的话儿,应该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这里来。我会尽快查清此事,马上回来与你们汇合的。”说完之后,白若画又郑重地朝着钟山点了点头儿。

    钟山犹豫了一下,微微拧起了眉头儿来思考着白若画的这个提议,最后,他还是有些担心地看了白若画一眼儿,嘱咐着说道:“那你万事要小心。”

    白若画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既然对方的目标是钟家人,那我应该是没什么危险的,那我该去哪里找钟家的长老们呢?”

    钟山突然眸光一凌,他心里有隐约的猜想,极有可能长老们已经不在了,最后,他一脸儿郑重地看着白若画说道:“在人间与地狱的交界之处,那里有一座无祭山庄,你便去那里吧。”其实,那里便是钟家人一直藏身隐匿之处。

    白若画点了点头儿,又认真地看着钟山说道:“那薇儿,便麻烦您多加照顾了。”说完了以后,白若画便立马启程,他的身子飞快地从阳台里飞了出来,又很快的消失在了夜色里。

    钟山一脸儿沉重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的方向,心里暗暗祈祷,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情。

    冥王阁殿里。

    杨曼容着一身黑色的戎装,威严肃穆地站在正殿的中央,微微弯曲着身子,朝着坐在上座的地狱冥王行礼。此刻的她,已经褪去了脸儿上用来遮掩的黑纱,露出了娇媚艳丽的容貌来,但是,她脸儿上凶神恶煞的表情太过于突兀,与她姣美的容颜搭配在一起总让人觉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容貌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地狱冥王们该考虑的,他们只在乎结果。

    坤王等地狱冥王自从用七窍玲珑魂修炼了之后,便一直潜心修炼,就好像是着了魔一般。也无暇顾及其他了,许多的事情便交由兑王一人全权处理。所以,如今在这冥王阁殿坐着的不过只有兑王一人罢了。

    兑王神情自在地冷冷地笑了起来,他本来修行的悟性就颇高,再加上如今用上了七窍玲珑魂更是让他功力大增,而他内心对于做上地狱冥王之首的野心也愈发的强烈起来。他满脸儿贪恋地抚摸着自己坐着的正中间的这一张石椅,这是平日里坤王所坐的位置,今日只有他一人,他也总算是了了自己的一个心愿了。

    果然,坐在这中间的位置就是舒服啊。兑王的心里暗暗想到。

    于是,他的眼神儿微微一瞟,看了一眼儿仍在底下弯着身子的杨曼容,眼神里露出了冷漠的笑意来,他不咸不淡有些唯我独尊地说道:“起来吧。”

    “谢冥王。”听到兑王这么说,杨曼容终于微微松了一口气儿,微微站直了身子,不经意地用眼神观察了一眼儿坐在上座的兑王,她微微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儿来,她总觉得今天的兑王看起来和平常有些不一样,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

    正在杨曼容心里在暗暗疑惑的同时,上座的兑王便看着她一脸儿玩味地说道:“听说,你一把火把钟家的祖宅给烧了,还把他们杀得不就一个活口儿?”说完了之后,兑王便双眼冰冷地紧紧盯着杨曼容的反应。

    杨曼容微微低下了头儿来,她一时半会儿也猜不出来兑王问她这件事情的言外之意,索性,她便微微皱起了眉头儿来,不冷不热地说道:“是的,这一切的确是属下做的。”说完之后,杨曼容又一脸儿认真地朝着兑王一拜。

    兑王的眼眸微转,脸儿上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来,随后看着杨曼容一脸儿玩味儿地说道:“你这样做,是为了私还是为了公?”

    杨曼容一听,眉头儿便不由自主地拧了起来,她变色不该地抬起了头儿,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兑王的双眼,说道:“无论在公,还是在私,钟家的人都得死。”杨曼容狠狠地说完之后,脸上还残留着凶狠的表情。

    兑王微微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笑了起来,他轻轻地拍打起了双手儿来,朝着杨曼容说道:“很好,我很欣赏你这股子狠劲儿。那么,接下来……”说到这里,兑王也突然露出了凶狠的表情来,他朝着杨曼容露出了阴狠的笑意来,接着说道:“接下来,该到钟薇儿了吧?”

    “啊?什么?”杨曼容没有想到兑王会突然说这个,她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有些疑惑惊讶地问道。

    兑王双腿惬意地交叠在了一起,他看似漫不经心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随后慢条斯理地说道:“你的这个做法倒是启发了我,如果仲翼当真如你所说的对钟薇儿有情义,而他们现在又是死对头儿,你如今这么张狂地追杀钟家的人,难保他们不会往仲翼的身上想。就算他们不往仲翼冥王的身上想,他要是知道了你因为他的原因而杀害钟家之人更甚至杀了钟薇儿,那么。这必定会让仲翼对钟家产生更多的心魔来,成为冥帝之人必须是要心无旁骛的,如果他当真是这样的状态的话儿,我恐怕他有生之年也不会成为冥帝了。这样。或许还当真是另一个可取的办法,你觉得呢?”说完了之后,兑王又一脸儿深意地看了杨曼容一眼儿。

    杨曼容微微低下了头儿来,嘴角露出了不经意的笑意,说道:“冥王所言极是。”她自然知道了他的心思,在他们八方地狱冥王的眼里,她现在不过是一个为他们铲除障碍的杀人机器。不过。这些她都不在意,她在意的就只是如何让苏白羽和钟薇儿两个人都过得痛苦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婚婚欲睡:总裁宠〕〔嫁给反派小叔子(〕〔趁虚而入〕〔阴阳鬼帝〕〔医世神凰〕〔都市至强魔尊〕〔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