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落难千金〕〔机甲定制大师〕〔忍者战争〕〔矩阵游戏〕〔万物编程〕〔我是个葬尸人〕〔腹黑专宠:快穿女〕〔大宋新麒麟〕〔久爱成疾〕〔千亿盛宠:厉少,〕〔重生之绝世青帝〕〔影视世界游记〕〔横推诸天万界〕〔踏罪寻仙〕〔惹火狂妻:邪帝,〕〔神祇〕〔重生之至尊仙帝〕〔某东方的红萌馆〕〔全民养鲲进化〕〔冰封斗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七十二章质问
    只是,兑王的这一剑还没得刺下去,艮王手中在吹着的玉箫竟然不知道为何原因突然被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牵引着飞向了空中。

    那玉箫在空中无人吹奏却能源源不断地发出来箫声儿,霎时之间,那玉箫之中突然迸发出了一道儿巨大的白光来,不由得将苏白羽和八方地狱冥王给分隔开来。

    众人皆被那道白光弄得双眼发眩,眼前看到的只是一片而白茫茫的,完全看不清人影来。苏白羽顿时站了起来,他运行起内力,企图将那些迷雾般的白光驱赶,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却都是无济于事。他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眸来,他心里已经暗暗知道,弄出这一出儿来的人功力在他之上。

    索性,他便负手而立静静地站着,脸儿上的表情竟然变得越来越平静。待那耀眼的白光消失的时候,苏白羽的眼前儿哪里还有什么八方地狱冥王的身影,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随即缓缓地伸出右手来,那悬浮在半空中正在落下的玉箫便稳稳地落在了苏白羽的右掌心中。他微微收紧了手儿,看着玉箫上刻着的那个“忠”字,眸光变得深沉,一下子便陷入了沉思。

    一直站在保护屏障之外的宋圣君和阿奴顿时立马赶到了苏白羽的身边儿,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只看到突然出现了一阵强烈的白光,然后,让后八方地狱冥王就这么凭空消失不见了。

    宋圣君面色凝重地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地面,紧张地看着苏白羽问道:“冥王您没有事儿吧?”

    苏白羽将玉箫收了起来放进了怀里,随即轻轻地摇了摇头儿,说道:“没事儿。”

    “可,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那八方地狱冥王怎么突然就不见了?他们是死了还是逃脱了?”宋圣君紧接着赶紧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这也是阿奴心中的疑问,所以,在宋圣君问完了之后,站在一旁的阿奴也是一脸儿紧张地等待着苏白羽的答复。

    苏白羽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随即轻声说道:“或许,他们还命不该绝吧。”说着,苏白羽又看了一眼儿阿奴,当看到他的手儿已经几乎残废了之后,便微微拧起了眉头儿来,于是便伸出手儿来对着阿奴脱臼的胳膊微微施了法力,阿奴只感觉一阵钻心地疼痛自胳膊脱臼的地方传来,还隐隐约约感受到了有新骨头儿长出来的锥心的疼痛,这疼痛实在是难忍,阿奴不由得痛苦地惨叫出声儿来。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那阵锥心的疼痛渐渐消失,阿奴活动活动了筋骨便发现自己的手儿已经能够完全活动自如了。他一脸儿欣喜感激地双手抱拳对着苏白羽重重一拜,激动地说道:“多谢冥王!”

    苏白羽平淡地点了点头儿,随即看着宋圣君说道:“帮受伤的士兵疗好伤,好好养精蓄锐,他们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来犯了。”说完之后,苏白羽便自顾自地又回到了冥王殿中。

    苏白羽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寝室里,他气冲冲地直接来到了死亡之境的秘境里。秘境里依旧是与世隔绝一般的世外桃源,这里鸟语花香,草长莺飞,完全想象不到,就在刚刚,外边儿发生了多么惨烈的战斗。而就算外边儿怎样的破败,这里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苏白羽直接冲进了独孤老儿平日里睡觉休憩的岩洞里,可是却未曾发现他的身影,苏白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从岩洞里出来,对着这一片儿的良辰美景大声地叫唤着说道:“前辈!前辈!独孤前辈……独孤……”

    “好了,好了,别瞎嚷嚷了!真的是吵死老头儿了。”一阵烦躁的声音从苏白羽的头顶传了下来。他立刻抬起了头儿来,这才发现原来独孤老儿正躺在大树的枝丫上睡大觉呢,还有几只调皮的松鼠还在他的身上跳来跳去,更甚的还扯着他的白胡子。

    独孤老儿有些生气地瞪圆了眼儿,用力地把那只小松鼠从自己的白胡子上扒拉下来,随即点了点那松鼠的脑袋儿,那松鼠便乖乖地坐着不动了,只有眼睛滴溜溜地转着。

    独孤老儿这才小心翼翼地从树枝上跳了下来,随即便走到了小溪边儿用溪水清洗着自己的老脸儿,他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抬起了头儿来,看着苏白羽一脸儿莫名其妙地问道:“你又来这里做什么?”说完了之后,还一脸儿不悦地瞪了苏白羽一眼儿,满脸的表情好像在说着你怎么来老是来打扰我的清梦一般的嫌弃表情。

    苏白羽倒也不在意,他微微眯起了眼眸来,脸儿上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意来,他微微侧目看着独孤老儿,一脸儿含蓄地说道:“我为什么来找前辈,前辈应该最清楚才是吧?嗯?”说着,苏白羽便从怀里掏出来了那只艮王的玉箫,咄咄逼人地看着独孤老儿。他一早就猜到了是他,在这死亡之境,甚至是整个地狱里,能有这般能耐的世外高人,肯定就是独孤老儿了。

    独孤老儿眼睛滴流滴流转了好几圈儿,随即眼神闪躲地“嘿嘿嘿”地笑了起来,他自然知道苏白羽这般聪明迟早都会猜到是他所为的,他也不打算有所隐瞒了,便笑着顾左右而言他地说道:“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么?一对儿玉箫都在了你这里,终于可以一家团圆咯!”说着,独孤老儿又像一个老顽童一般“呵呵呵”地笑着跳到了树上去了。

    苏白羽在心里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儿,便直截了当地看着他问道:“为什么阻止我杀了他们!”说完之后,苏白羽便一脸儿冰冷地注视着独孤老儿。

    而坐在树枝上的独孤老儿看到他这副神态,他脸儿上嬉笑的表情也跟着消失不见了,换而一脸儿严肃地看着苏白羽,平静地说道:“孩子啊,如果你不想,就算老头儿我怎么阻拦都是没有用的。老头儿先前就跟你说过,一切的答案就在你的心中,你刚才想动手的时候不是有犹豫了么?”说着,独孤老儿又微微笑了起来,幽幽地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啊……”说完之后,他的身影又再次消失在了树林里。

    苏白羽紧紧地抿起了薄唇,看着手中的玉箫陷入了沉思,的确,他刚才本想杀了他们的,可是,他却不知道为何犹豫了。

    人间,钟山的书房密室里。

    经过一夜的疗伤,钟薇儿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而一直让钟山和白若画担心的反噬并没有出现。钟山微微收起了运行的内力,他此刻面色惨白,满脸流满了汗水,白若画见状立刻上前去扶住了他。

    钟山在白若画的搀扶下走下了碧海白玉床,随即,白若画又轻轻地将钟薇儿放倒在床上休息着,她还是依旧昏迷不醒。

    钟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儿,随即有些无力地对着白若画说道:“碧海白玉对她的伤势有疗伤作用,先让她在这里好好休息,我们先行出去吧?”

    “好。”白若画重重地点了点头儿说道。他也知道,钟山损耗了一晚上的内力,此刻也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白若画搀扶着钟山走到客厅,原本在厨房做着早餐的沈红菱便赶紧地迎了上来,看到钟山面色憔悴一脸儿疲惫的样子,她也是心疼不已,不由得担心地问道:“阿山啊,你,你怎么样啊?啊?”

    钟山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儿,将她的手儿紧紧地包在了自己的掌心里,摇了摇头儿,说道:“我没事儿,不用担心。”

    “那,那薇儿呢?她怎么样了?”沈红菱又连忙追问起钟薇儿的伤势。

    钟山又给了她一个安心的微笑,笑着说道:“薇儿她也没事儿的,再好好修养几天,她应该就能醒过来了,你不用太担心,注意点儿自己的身体啊。”说着,钟山又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儿。

    沈红菱不好意思地看了旁边儿地白若画一眼儿,随即低下了头儿轻声说道:“我知道了,我去给你们盛碗粥来,你们两个都一晚儿上没合眼了,赶紧吃着东西垫垫肚子,先到餐厅坐着哈,我很快就来了。”说着,沈红菱便急急忙忙地又走回了厨房里去了。

    没过多久,沈红菱便端了两碗儿黄鳝粥上来。钟山拿起勺子便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其实,他并没有多少胃口,可是,为了不让沈红菱再担心,他还是做出了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来。一旁的沈红菱看他吃得这般模样,便也放心地出门买菜去了。

    待沈红菱出了门之后,钟山微微转过头儿来,看着一直都没有动过嘴的白若画,看到他面色凝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知道,他肯定是在担心钟薇儿的伤势。

    钟山放下了勺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随即轻轻地拍了拍白若画的肩膀,安慰着说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钟薇儿不会有事儿的,我们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一切就好好相信薇儿吧。”

    “嗯,我知道。”白若画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儿,随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来,这才缓缓地说出了自己忧郁的原因,他看着钟山一脸儿沉重地说道:“我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来救薇儿。”

    “谁?谁救的薇儿?”钟山微微皱起了眉头儿来,也是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白若画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嘴里轻轻地吐出了三个字,“苏白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见鬼〕〔头号新宠:禁欲总〕〔爱情说它忘记了〕〔重生渔家有财女〕〔穿成男主那宠上天〕〔引凤决〕〔灵狐妖妃:邪性鬼〕〔网恋么,我98K消音〕〔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盛宠:总裁的〕〔全能奶爸[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