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六十八章腹背受敌
    苏白羽本来自己的寝室里修炼,今夜是鬼节血月之夜,他一直都有些心绪不宁的,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最后没有办法,他只能强迫自己修炼,慢慢静下心来。

    可是,他才方方坐下,一道儿黑色的暗影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是苏白羽私底下挑选的暗卫,就连宋圣君都不知道有他的存在。不过,他一直以来并不想看到他的出现,因为他一出面,便意味着钟薇儿此刻遇到了麻烦。

    苏白羽微微拧起了眉头儿来,对着跪在他面前的暗卫冷冷地说到:“她出了什么事儿?”

    跪在底儿下的暗影完全看不出表情,就连他说话的声音也是毫无感情的。只见他平平淡淡地说道:“杨曼容带着一群厉鬼杀到了钟薇儿的家中,如今境况危险,”

    “杨曼容?”苏白羽眸光沉了沉,一字一字地念着这个名字,可是这听起来倒更像是他要置他于死地一般。

    随即,苏白羽冰冷的眼神射向了底下的暗卫,语气冰冷地说道:“你说她带着一群厉鬼?这是怎么回事儿?”

    “具体的情况属下并未查明,属下看到她出现在钟薇儿的住处时便是操控着一群厉鬼而来的,而且那法术看起来倒是玄乎得很。对了,她的身边儿还跟着一个面容恐怖的老妇人。”那暗卫一五一十地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儿全部都告诉了苏白羽。

    苏白羽微微闭上了双眼儿,轻声说道:“你下去吧。”

    冥王阁殿里。

    八方地狱冥王齐聚一堂,他们个个面容沉重,整装待发。坤王看了一眼儿周围的七人,声音雄浑地说道:“这一次,我们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放心吧,坤王,我们这次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一定不会再让仲翼有翻身的机会了。阴兵阴将已经全部列阵,我们随时可以出发了。”一旁的兑王,阴冷地笑了起来,对着坤王说道。

    坤王满意地朝他点了点头儿,随即又一脸儿不悦地看向了身旁一副吊儿郎当毫无斗志的离王,说道:“离王,你怎么这般没有精神?”

    离王动作妖娆地发了一个哈欠儿,音容妩媚地说道:“恐怕是我近来太勤于修炼没注意休息好吧。”

    坤王一听,顿时更为不满,他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儿来,冷冷地说道:“你待会儿可不要坏了我们的大事便好。走吧。”说着,坤王便两脚生风率先走出了冥王阁殿去了。

    离王微微眯起了眼眸,看着其他几个冥王在坤王的带领下走出了冥王阁殿,他的眼里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光,也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来。

    “离王这个样子,看起来并不像是那么没有精神啊。”艮王的声音幽幽地从离王的身后传了出来。

    离王并没有转过身儿来,他只是微微挑了挑眉毛儿,不咸不淡地说道:“艮王你和我也是彼此彼此啊。”

    艮王摸了摸腰间的玉箫,轻轻叹了一口气儿,缓缓说道:“此次不知道又会有什么结果,你说,我们一定要这么兵刃相见么?”

    离王扯起了一边儿的嘴角,微微地笑了起来,转过脸儿看着艮王说道:“你觉得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么,还是说,你想我们变成第二个被众人对付的仲翼?罢了,我们还是见机行事吧。”说完之后,离王便摇着身子,姿态妖娆地率先走了出去。

    艮王在后边儿微微叹了一口气儿,便也跟着走了出去。

    八方地狱冥王带着一众阴兵阴将很快便到达了死亡之境。看着眼前笼罩在一层浓重的阴气之下一片儿静谧的死亡之境,那些阴兵阴将都有着不寒而栗。毕竟,死亡之境一直以来都是地狱里的禁地,而且关于这里的传说以讹传讹之后变得更加吓人,总之,都是有进无出的。

    兑王心思缜密,自然感受到了军心有些不稳,于是,他便站了出来,对着一众阴兵阴将说道:“我想,大家应该都听说了上位冥王复活归来的消息儿,千年之前,我们八位地狱冥王合力才将他除害,如今,他又卷土重来,想要扰乱地狱的秩序,我们绝不姑息。所以,今日之战,必须要背水一战,这一战并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你们自己,为你们自己而战!”

    “为自己而战!”

    “为自己而战!”

    ……

    在兑王的鼓动之下,原本散乱的军心,便有变得雄心壮志起来。一旁的离王不由得勾起嘴角微微笑了起来,冷不丁地说道:“兑王这振奋军心的能力果然是厉害啊,还真是天生的王者呢,看来以后我们都要为你马首是瞻了,呵呵……”

    一旁的坤王听到这话儿倒是不乐意了,他气得胡子都要飞了起来,正想着发作再骂离王几句。可是,一旁的震王连忙拦住了他,附在他的耳边儿小声地说道:“大敌当前。还是以大局为重。”坤王听了他的话儿,这才堪堪放下了原本握紧的拳头儿。

    冥王殿里。

    宋圣君面色匆匆地跑到了苏白羽的寝室门前,他刚要敲门进去,不曾想阿奴却从里边儿跑了出来,两人刚好撞了一个满怀儿。阿奴一看来人是宋圣君,立马恭敬地弯下了身子,一脸儿正色地说道:“属下鲁莽,请宋领事责罚!”

    “先不说这个了。”宋圣君一脸儿焦急地打断了他,随即一边儿往屋里套头儿,一边急切地问道:“冥王呢?”

    阿奴一听,眉头儿微微一皱,露出了一些为难的神色来,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几圈儿,这才小声儿地说道:“冥王他……”

    “哎呀,事关重大,别支支吾吾的了,冥王到底在哪里?”宋圣君已经心生不妙,隐约猜出来了这苏白羽定然不在房中了。

    阿奴看到宋圣君焦急的脸色,也自然知道了事情的不简单。于是,便重重地点了点头儿,说道:“冥王他方才出去了,他没有说去哪里,只吩咐了属下一句,去去就回。”

    宋圣君一听,不由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来,脸色的表情也变得越发凝重来。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大事不妙啊……”

    “宋领事,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了?”阿奴焦急地问道?

    宋圣君脸色一沉儿,凌厉的小三角眼睛里露出了危险的精光,说道:“八方地狱冥王已经带着一众阴兵阴将来到了死亡之境,他们果然就是在今日有所动作啊,可是,如今冥王不在,我们……”

    “不怕,死亡之境的魔物肯定也能阻挡他们一阵子的,属下立刻带领手下前去支援,我们应该可以撑到冥王回来的。”阿奴用寻问的语气看着宋圣君说道。

    宋圣君也认同地点了点头儿。说道:“如今也别无他法了,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说着,两个人便立马消失在了苏白羽房间里。

    人间,钟薇儿的公寓里。

    杨曼容面色狰狞地看着已经昏倒了过去了钟薇儿,眼里露出了阴冷地笑意来,她轻轻地伸出了手儿来,将手中的黑绫紧紧地缠绕在了钟薇儿的脖子上,脸色露出了嗜血的笑意。

    远处还在苦战的白若画发现了杨曼容的意图,愤怒和恐惧顿时霸占了他的内心,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将一直纠缠着他的嗜夜给打出了阳台之外。他一脸儿冷漠地转过了身子来,极度失望地看着杨曼容说道:“曼容,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薇儿可是我们的朋友啊!”

    “朋友?我可没当她是朋友,她现在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敌人,一个必须除掉的敌人!”杨曼容面色阴狠地说着,随后,她目光一凌,对着身后的厉鬼说到:“拦住他!”

    顿时,那一群厉鬼得令,便全部一窝蜂地涌上了白若画的跟前,他们人多势众,白若画一人实在是寡不敌众,所以始终都无法突破重围,靠近钟薇儿那处半点儿。

    突然之间,白若画感受到一股阴冷霸气的气流降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之时,他只看见眼前一直阻拦着他的厉鬼们全部都在一瞬间变得灰飞烟灭了。

    杨曼容神色微微一变,她微微拧起了眉头儿来,看着原本满屋子的“手下”,正在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内心不由得冒出了一点点儿的恐惧来。

    “最毒妇人心。”随着一道儿阴冷无情的声音响起,苏白羽着一身儿黑色的蟒袍便突然降临在了杨曼容的面前。

    白若画和杨曼容看到突然出现的人皆是惊诧不已。杨曼容又喜又怒,喜的是他终于肯出来见自己了,怒的是,他一出现,可是所有的目光却全部都在钟薇儿的身上,而看向自己的目光除了冷漠疏离的一下,都不愿意再多做停留。

    苏白羽看了一眼儿浑身是伤,已经昏倒在地的钟薇儿,心里不由得微微疼了一下,子想到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女人所为,心里边儿便更生厌恶,看向杨曼容的神情,也变得更加冷漠了。

    杨曼容此刻已经完全疯狂了,她看到苏白羽因为自己弄得钟薇儿受伤而一副痛苦的样子,竟然觉得心里边儿有一种报复的畅快感,她妩媚地笑了起来,说到:“我是最毒妇人心,那也都是你逼我的,而现在钟薇儿所受的伤,也是你让我承受过的。”说着,杨曼容便微微笑着,面容扭曲地微微拉紧了绑住钟薇儿脖子的黑绫。

    苏白羽眼中的寒意变得越来越重,看向杨曼容的目光已经是毫不留情了,他冷冷地说道:“不自量力。”随后,微微伸出了手儿来,那黑绫顿时便灰飞烟灭了。

    他隔空朝着杨曼容打了一掌,杨曼容顿时鲜血直吐,飞了出去。当他还要乘胜追击想要置他于死地时,他突然面色一冷,感受到了冥王殿里情况危急,他必须要回去了。

    所以,苏白羽微微放下了手来,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儿钟薇儿,对着一旁的白若画说道:“好好照顾她。”说完之后,他高冷的身影便又消失在了夜空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