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兄弟来自宋朝〕〔彪悍小农民〕〔狼牙兵王〕〔万界典当行〕〔猎户出山〕〔我的合租大小姐〕〔杀生客〕〔说好的末世呢〕〔修行在万界星空〕〔豪门通灵萌妻〕〔琴音仙路〕〔全球陷落〕〔从仙侠世界归来〕〔恶魔驾到:甜心撩〕〔北方有妖来〕〔我的女神是死人〕〔诸天直播求生系统〕〔懦弱的勇士〕〔三国张济大帝〕〔位面复制大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六十六章杨曼容的杀戮
    回去的路上,钟薇儿和白若画也还是选择了步行,就当做是晚饭后的散散步,消消食了。

    两人的身影在路灯的照射下紧紧地挨在了一起,白若画转过脸儿来,看着笑得一脸儿开心地钟薇儿,也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意来,说道:“看你的样子,心情很好啊。”

    “是啊!”钟薇儿一边儿笑着转过身儿来看着白若画说道,一边儿往后倒着走,边走还一边儿说道:“我也是现在才感受到,原来原谅一个人,比恨一个人舒服多了。”

    白若画微微拧起了眉头儿来,说道:“你是说,钟叔叔?”

    “对啊,不过其实这件事情本来也就没有谁对谁错。”钟薇儿说着,轻轻地低下了头儿来,接着:“因为感情的事情本来就不分对错,不能勉强,或许,我以前一直记恨父亲抛弃我们母女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也更加记恨那个破坏了我们一家团圆的女人。可是,我现在看到他们这般恩爱幸福,我倒是觉得挺好的,如果父亲一直勉强留在我和母亲身边儿,恐怕我们大家都会不好过吧。”

    “你能这么想,真的是很厉害了。”白若画笑着对她说道。

    放下仇恨,重新开始,这也是她想对自己说的。想到这里,钟薇儿忽然转过身去,背对着白若画,说道:“白若画,你说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破除钟家的诅咒,就是不一定非要杀了苏白羽的呢?”说完了之后,钟薇儿便不再沉默了。

    白若画听到她这般话语,脸色便不由自主地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自然知道钟薇儿的心思,他只是没想到,原来白若画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变得这么重要了。

    过了良久的沉默,还是白若画最先开了口,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儿,说道:“或许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啊?什么?”钟薇儿还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白若画一脸儿认真地看着钟薇儿说道:“我说,或许真的有办法不用杀了他也能解除钟家的诅咒的。我想,只要苏白羽将所布下的咒法收回来就好了吧。”说完了之后,白若画突然眸光深沉地看向了夜空之中。心里不由自主地想到,或许,他已经这样做了吧。

    荒郊野岭的小屋里。

    在嗜夜的日夜精心指导下,杨曼容的修为已经大伟长进,现在已经能很好地控制各种鬼怪,为己所用了。杨曼容着一身儿黑色的绸缎衣裙,上面还秀有血红艳丽的曼珠沙华的花纹,那曼珠沙华在黑色的绸缎上栩栩如生,就好似来自地狱的死亡气息。

    嗜夜斑白的头发遮住了半张恐怖的面容,她佝偻着身子自黑夜里慢慢走了出来,对着杨曼容赞赏地说道:“主子的这一身儿七窍玲珑魂果然是控制鬼魂的神力,简直就是相得益彰。以你现在的功力,只要在明日鬼节到来之时,鬼门关大开,必定有许多恶鬼跑上人间。”

    “到时候我再用法术控制住那些恶鬼,为我所用,让他们帮我去杀了钟薇儿。钟薇儿此时也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到时候拿她性命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杨曼容一张原本娇媚清纯无比的脸蛋儿上,此刻竟然露出了狰狞阴狠的表情来,她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来,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意,那样子仿佛已是势在必得,必定要将钟薇儿置于死地。

    第二日夜晚,鬼节来临。人间的人类也有着在这一日祭拜鬼神的习俗,当然也有着鬼节之夜不宜出门的传说。所以,人们在家里烧香祭拜了之后,便都早早地关上了五门家门,不再出去了。

    杨曼容和嗜夜一直等到月上中天,一轮血红色的圆月遥遥地挂在天际,微微地发出了血红色的光晕来,就像是一场杀戮开始的预兆。

    杨曼容抬起头儿来看着夜空中的血月,此刻周围一片儿漆黑,阴风阵阵,猛烈地吹动着周围的树林发出了“冽冽沙沙”的声响。钟薇儿微微勾起了一边儿的唇角,笑得阴险恐怖,她轻声地说道:“来了,一切就要开始了。”

    正在她把话儿说完的一瞬间,在一处平坦宽阔的墓地里,竟然凭空出现了一道儿大门来,就在那大门儿打开的瞬间,无数的厉鬼恶鬼便蜂拥而至跑了出来。

    杨曼容看准时机,她立刻从腰间抽出了一条黑绫来,这黑绫在她的手中疯狂地舞动了起来,就犹如一条灵动的黑蛇。不多时候,那些原本躁动不安的恶鬼厉鬼,竟然就在一瞬间变得异常乖巧了起来,竟然一排一排地整整齐齐地站在了杨曼容的身前。

    “主子,看来我们的计划是成功了。”一旁的嗜夜走上了前来,对着杨曼容恭敬地微微弯了玩身子,一脸儿欣喜地说道。

    杨曼容也同样得意地笑了起来,她一脸儿冰冷地看着眼前的这一群被她控制住的鬼魂,冷冷地说道:“这一切,还紧紧是开始而已。”说着,杨曼容便冰冷地转过了身子去,黑色的外袍在空气中划出了一个优美凌厉的弧度,她背对着身后的鬼魂们,冷冷地说道:“跟我走!”

    “遵命!主人!”身后的那些鬼魂们皆是异口同声地说道。他们虽然个个长得凶狠无比,可是此刻却是个个都目光呆滞,就好像变成了扯线木偶一般。

    而此刻的钟薇儿,正悠闲自在地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着偶像电视剧,就好像鬼节血月的到来都和她没有丝毫关系一般。反倒是一旁的白若画显得非常的躁动不安,他已经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地走了一圈儿又一圈儿,晃得在看电视的钟薇儿都有些头晕了。最后,她只能无奈地让他去阳台透透气。

    白若画现在宽大的阳台里,看着外边儿寂静异常的夜景,还有天空中红的异常的圆月,更有空气中他感受到的不同寻常的波动,不是他太过于敏感,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本能地觉得会有大事发生。

    钟薇儿在电视播放广告的空档,抽空看了一眼儿还站在阳台边儿一脸愁容的白若画。她微微笑了起来,对着白若画说道:“我说,白若画你真的是精神太紧张了啦,不就是个寻常的鬼节嘛,再不过,就是多了一个千年难遇的血月而已啊,真搞不懂你和父亲为什么搞得这般紧张兮兮的,总觉得我会出什么事儿一样,你看,我这不是还好好地坐在这里了么。我觉得啊,你们应该往好的方面想嘛,只要过了今夜,我身体的法术就能恢复了,我就好啦,你说是不是。”说着,钟薇儿又朝着白若画大喊了一声。

    白若画无奈地笑了起来,对于钟薇儿这样乐观的态度他不知道该是喜是忧,又或者,当真像她说的那样,是自己太过于紧张了。于是,白若画便只能回了她一句,“但愿你说的都是对的吧。”说完之后,白若画便又转回了身子来,看向一片儿黑茫茫的夜空。

    突然,他的眸光骤然收紧,好像看到了一抹亮光正自黑夜里以光的速度在往着他们这边儿地方向飞过来,而且,那抹光亮还越来越亮,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像是一个光球一般了。

    白若画下意识地便从身体里抽出了他的轻剑,可是还没等他做好准备,那个光球已经准确无误地朝着他砸了过来。白若画立马敏捷地闪到了一边儿,这才堪堪躲过了那个沉重的撞击。

    就在这时,一幕让他意想不到的画面发生了,原来那个光球落在了地上之后,立马散了开来,幻化出来了十几个厉鬼来。原来,这光球并不是一般的“光球”,竟然是厉鬼所变。而且,他们的目的都很明确,那就是钟薇儿。

    钟薇儿早就在那个光球砸进来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紧紧地握着她的打鬼鞭,一脸儿冷漠地看着那群用凶狠的目光注视着她,恨不得一下子把她杀之而后快的厉鬼们。

    “小心!”当白若画看到那群凶狠的厉鬼正在往钟薇儿的方向走过去的时候,他便激动担心地朝着钟薇儿喊了出来。若是平常,他倒是不会担心,只是,现在的她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

    白若画看到钟薇儿有危险,正想着飞身过去解救。不曾想这时候突然越来越多的“厉鬼光球”砸到了房间里,厉鬼越来越多,他们纷纷缠住了白若画,让他也是分身乏术,无法跑到钟薇儿的身边儿。

    钟薇儿对着一步一步紧紧逼近的厉鬼狠狠地甩了一把打鬼鞭,可是,她此刻身上毫无半点法力,她手中的打鬼鞭根本不能发挥出应有的力量来,现在在她手中的鞭子简直就跟普通的鞭子毫无差别,更别说能伤到这些厉鬼一分一毫了。

    一只厉鬼轻轻地抓住了钟薇儿甩过来的打鬼鞭,随后轻轻一甩,钟薇儿轻盈的小身板便被狠狠地甩到了电视上。那电视顿时砸到地上,一片粉碎。

    钟薇儿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被摔碎了,她将口中的鲜血吐了出来。随即,便从身上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符纸来,还好她这个猎鬼师有着随身携带驱邪之物的习惯。她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用自己的鲜血在符纸上画了一道符咒,随后便贴在了上前来的厉鬼的身上,那厉鬼顿时待在原地,不能动弹了。

    钟薇儿心里顿时欣喜不已,看来她虽然没了功力,但是,她们钟家的阴阳血的驱邪作用还是没有改变的。于是,钟薇儿便兴奋地朝着远处还被厉鬼缠身的白若画喊到:“白若画,我的符咒还有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乱伦大杂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顾轻舟司行霈〕〔人生若能两相忘〕〔超神学院:至尊河〕〔《淫男乱女》〕〔重生盛宠:总裁的〕〔见鬼〕〔年先生,慢慢喜欢〕〔后娘[穿越]〕〔头号新宠:禁欲总〕〔乡野春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