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六十四章父女冰释前嫌
    钟薇儿的心一直砰砰砰地直跳,先前没来到这里的时候倒不觉得有什么的,但是,一到了这里以后,一种莫名的紧张感便袭上了她的心头儿来。她深深地呼吸了好大的一口气儿,随即便跟着沈红菱一起走到了门口边儿上。

    趁着沈红菱掏出来钥匙开门儿的空档,钟薇儿赶紧快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一旁的白若画自然看出来了她的紧张,他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随即伸出手儿来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头儿,用眼神示意她不要紧张。

    结果钟薇儿冷不丁地转过脸儿来看了白若画一眼儿,莫名其妙地说道:“你干什么呀,我才不紧张呢。”说完,便赶紧地扭过了头儿去。

    白若画被她这不打自招的表现逗得只能憋着笑意,在心里暗暗偷笑,表面儿上还是很配合她的,了然地点了点头儿。

    沈红菱哆嗦着手儿用钥匙打开了屋门之后,便对着房间的客厅喊了起来,说道:“阿山,你看看,这是谁来了!阿山!阿山?咦,这人跑哪儿去了。”沈红菱率先走了进来,当意外地看到客厅里并没有钟山的身影时便不由得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儿来,心里嘀咕着说道:怎么回事儿,平常这个时候他都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儿看电视,一边儿等着从钟薇儿的家回来的她的。

    于是,沈红菱便对着身后的钟薇儿和白若画抱歉地说道:“你们两儿先随便坐哈,我去找找你爸爸,他可能是在卧室睡觉呢。”沈红菱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往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待沈红菱的身影消失在了客厅里,钟薇儿便赶紧地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儿来。她细细得打量起了这间房子,房子的面积并不大,是简单的两室一厅,不过,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住着也算是正好合适。

    钟薇儿下小心翼翼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她发现在客厅的摆台上摆放着很多相框照片,全部都是钟山和沈红菱的合影,从照片上看,照片里的钟山的容颜一直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反而是沈红菱变得越来越衰老,但是从他们拍照的姿势还有脸儿上怎么都隐藏不住的笑容,钟薇儿竟然深深地感受到了他们对于彼此的浓浓的爱意。

    钟薇儿一张接着一张地把摆放出来的照片儿一一看过去,最后目光和停留在了一张两人穿着白衬衫,背影是红色的结婚照上。结婚照上印有一些字,钟薇儿不由得伸出手儿来将那个镜框拿了起来更靠近自己一些,这才看清底下的一行小字上写着:xx年xx月xx日结婚留念于有缘照相馆。钟薇儿看着那照片上的日期,心里不由得微微一阵。

    一旁的白若画看出来了她的异样,便不由得开口问道:“怎么了?”

    钟薇儿指着上面的日期,一脸儿震惊地跟白若画说道:“你看,沈红菱真的没有骗我,他们结婚的时候,父亲当真是没有和母亲结婚的,那也就是说……”

    钟薇儿的话儿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便听到了钟山和沈红菱走出来的声响。钟山有些紧张地拉了拉上衣的衣角,还是有些担心地问着身旁的沈红菱说道:“怎么样,我穿这件衣服真的行吗?”

    沈红菱无奈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儿,说道:“我说,你刚才都在卧室里问过我好多遍儿了,我都说了你穿这件最帅气了,哎呦。”说着,沈红菱还用一副“你怎么这么幼稚”的神情看着他。

    钟山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确实是紧张过度了,他从来没有想过,钟薇儿有一天会来看他,以至于他现在的手心还在不停地冒汗中。于是,钟山又看了沈红菱一眼儿,仍是不死心地说道:“那你再帮我把这衣服整整,我怎么总觉得这衣服穿着不对劲儿呢。”

    沈红菱无奈地白了他一眼儿,一边儿帮他整理着衣服,一边儿不由自主地嘀咕着说道:“我看你啊是心里不对劲儿,哪是什么衣服不对劲儿啊。这女儿来了你就紧张成这样,你说你,真是……”沈红菱说着说着,竟笑岔了气了。

    钟山轻轻咳嗽了两声儿缓解了一下尴尬的气氛,有些抱怨地说道:“谁叫你啊,带着女儿回来也不事先跟我通一声气儿,害得我这么手忙脚乱的。”

    沈红菱弯了弯嘴角笑了起来,开心地说道:“我这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嘛。”

    “呵,还惊喜呢,我看是惊吓还差不多。”钟山连忙哼了她一声。

    沈红菱也没再理会儿他,最后帮他整了整衣角,说道:“好了,走吧。”

    当钟山走到了客厅的时候,沈红菱早就转过了身子来,对着他们走来的方向,就这么局促地站着。钟薇儿这次看到钟山,显然比上一次在枯井的石室里看到的要苍老了一些,也许是他身上的伤还没有大好,现在又逢着血月的时期,所以才会这般吧。想到这里,钟薇儿的心竟然不由自主地有些心疼起来。

    她看着钟山向着自己慢慢走近了,竟然不受控制地,沙哑着声音,带着哭腔地说道:“父亲。”

    钟山一听到她的这一声“父亲”就感觉心都要融化了,曾几何时,他幻想了无数次和钟薇儿再度重相逢,还能一片儿祥和的景象,但是,那样的景象都只出现在他的梦里。如今,这般梦想成真,一时之间让他激动得有些热泪盈眶了。

    身旁的沈红菱都忍不住嘲笑起了他来,说道:“你看看你,女儿不过是叫了你一声儿你就激动成这样,快收起来,别让人笑话了。”说着,她还一脸儿嗔怪地看着钟山。

    钟山果然听话地伸出手儿来抹了一把眼泪,也嗔怪地回了一句,说道:“我,我这不是高兴嘛。”说着,钟山便看向了跟前儿的钟薇儿,担心地说道:“薇儿,你的身体怎么样了,血月的事情我已经让你沈阿姨告诉你了,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能不能顶得住啊?”就在这说话之间,他们四个人便纷纷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钟山就坐在了钟薇儿的身边儿。

    钟薇儿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感受到了父亲关爱的眼神,这样的感受竟然出奇地让她觉得很是满足,很是受用。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儿,说道:“我如今已经好多了,我修炼了您交给我的心法,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疲惫了。”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钟薇儿这么说,钟山便也松了一口气儿来,随即,他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便一脸儿纠结地看着钟薇儿说道:“薇儿,有一件事情父亲必须向你坦白,那便是,我之前之所以要偷钟家密卷启动血灵阵法,其实并不是为了破除我们钟家的诅咒,而是为了……”说到这里,钟山又看了一眼儿对面的沈红菱,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其实是为了救你沈阿姨,你沈阿姨先前生了一场怪病。我便想着用这血灵阵法给她换身换髓,所以,是父亲欺骗了你,因为当时的情况下,你们突然闯了进来,而且你又对我有那么大的恨意,所以我是不得不这样啊……”

    “那沈阿姨现在的身体可大好了?”钟薇儿突然冷不丁地问出这一句话儿来。

    钟山为她这不按牌理出牌的反应弄得一脸儿懵逼,愣愣地“啊?”了一声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还是对面的沈红菱嘲笑着看了他一眼儿,随即这才对着钟薇儿说道:“我已经好了,也不知道怎么的莫名其妙就好了,再去医院检查的时候也没有问题了,就连医生也觉得很是奇怪呢。”说完之后,沈红菱又对着钟山小声儿地说道:“这件事情我早就跟薇儿说过啦。”

    钟山一听,脸色便有些尴尬了起来,他压低声气儿地对着沈红菱说道:“哎呀,你怎么也不事先和我说一声儿,这下可糗大了吧。”

    沈红菱呵呵地笑了起来,摆摆手儿说道:“没事儿,没事儿,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好糗大的,是吧,薇儿。”

    钟薇儿看着他们这般亲密打闹斗嘴的样子竟然忽然之间倍感温馨,好像这才是家真正该有的样子。于是,她便微微地抿了抿嘴,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笑意,说道:“阿姨还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原来是我一直都误会你了,你和阿姨认识相爱在先,为了家族和母亲结婚在后,其实我现在想想,也总觉得有一丝不对。恐怕,母亲早就知道了你们的事情,可是却是故意说成了你抛妻弃子,移情别恋,爱上人类的女子,为的便是让我增加对你的恨意吧。这样想来,母亲何曾不是一个可怜的人,而我,或许原本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一个原本就不应该出生的人。”说着,钟薇儿的脸儿上竟然微微地露出了一丝伤感的神色,还无奈地笑了起来。

    钟山一把就抓住了钟薇儿的手,温和地说道:“生在我们这样的家族本来就有着许多的无奈,不管是你的母亲,还是我,我们都有着自己的使命。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一个懂我支持我的人。”说着,钟山又感激地看了沈红菱一眼儿,随后便深深地看着钟薇儿,语重心长地说道:“薇儿,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多余的存在,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最疼爱的女儿,不然,那时候我便不会那般努力地寻找鬼胎,寻找让你能活下来的办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