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神医在都市〕〔我的人生奇异事件〕〔侠客管理员〕〔啼血狂后:冥王大〕〔大唐东游记〕〔幻想次元掠夺记〕〔三个人的末世〕〔我的绝色明星老婆〕〔木槿在盛开〕〔绝地氪金〕〔网游之绝顶锋芒〕〔邪派掌门人〕〔至尊兽卡〕〔九阳帝尊〕〔帝姬传奇:华都幽〕〔重生日本之以剑称〕〔都市透视医圣〕〔惹霍成婚〕〔腹黑老公,别撩我〕〔龙刺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六十三章所谓爱,便是难以释怀
    从秘境里回到冥王殿之后,苏白羽便一直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宋圣君和阿奴两个人看到苏白羽的这一反常态皆是一头雾水的样子,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根本不知道个所以来来。

    苏白羽负手而立现在窗前,窗台上放着他那一只玉箫,在血月的照射下,那通体晶莹剔透的玉箫微微泛着一起血红色的微光。苏白羽就这样看着它,陷入了沉思。

    他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独孤老儿和他说的那一番话儿,忠和义,再想想如今即将要面对的场面,心里不由得微微有些触动,又有些难以抉择了。独孤老儿说,一切的答案就在自己的心中,可是,他现在当真是做不了任何的决定。夺命之仇,他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能放下的,可是,让他当真不顾及一点儿手足之情将他们八人杀害吗?他。有些犹豫了。

    而在死亡之境之外的艮王府里,艮王同样对着手中的玉箫陷入了沉思里。他甚至在心里安安想着,当年父王将两只玉箫交付于他,是不是早就料到,他们兄弟之间将会有这样一场的恶战?忠和义,便是他要选择抉择的东西。上一次,他们八人联手将仲翼杀害,这一次是不是还要重蹈覆辙呢?其实对于这种权力之争他本就无心参与,他只不过想平平淡淡,与玉箫为伴,只可惜身在其中,又难以抽身儿啊。想到这里,艮王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儿来。

    人间,钟薇儿的公寓里。

    这应该算是钟薇儿和白若画单独相处最长的一段时间了。此刻,两人正在公寓的庭院里修剪着花草,汗珠自钟薇儿的额头不断地冒出来,顺着脸颊缓缓流了下来,她也顾不得手脏,便直接用胳膊给抹干净了。

    白若画转过头儿来看着她,看着她如今这般开心的样子,不由得也跟着微微笑了起来。正巧这时候钟薇儿转过了头儿来,看到白若画正在看着自己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钟薇儿不由得朝着他大笑了起来,并看着他说道:“你看我干什么呢?”

    白若画因为自己的失神被钟薇儿发现而显得尴尬不已,他微微转过了头儿去,说道:“没,没什么。”随即,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到钟薇儿一脸儿认真地问道:“薇儿,你觉得现在身体怎么样啊?好些了吗?”白若画之所以会这么问,那是因为,再过两日便是血月鬼节同时到来之日,到时候她的身体负担会更加重,他有些担心,她的身体状况目前是不是能撑得过去。

    钟薇儿伸了伸懒腰,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说道:“嗯,我感觉现在已经好很多了,自从那个人让她告诉了我修身养性的心法之后,我照着修炼下来,虽然说不能恢复内力功力,但是身体确实感觉好多了。”钟薇儿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就是钟山,而“她”便是指沈红菱,只是她现在还不太好意思说出他们的名字来,准确地说,她是还不适应,不知道应该要怎么称呼他们。

    钟薇儿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儿来,看着白若画一脸儿感激地说道:“白若画,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帮我,你总是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你也知道的……”说到这里,钟薇儿无奈地笑了笑,随后接着说道:“我这个人一张比较好面子,很多话儿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或许,这也和我从小就没有父母关爱有关吧,我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感情,甚至于,我羞于去表达,就是想把自己全部都包裹起来,像个刺猬一样,我就想着只有这样,别人就伤害不了我了。但是我的心里还是……”说着说着,钟薇儿竟然觉得眼睛有了一些泪意,她微微转过脸儿去,在白若画看不到的地方快速地摸了一把眼泪,随后,便笑着说道:“哎呀,我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总之,就是谢谢你了,白若画。”

    白若画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他的脸儿上也微微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来,他自然知道钟薇儿说的是什么,只是她一直以来太习惯于太过保护自己了,总把内心真正的想法隐藏起来。白若画其实早就知道,她并没有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痛恨钟山,而恰恰相反,她越是表现得越痛恨,其实内心深处也就越在乎,只是,她一直都找不到一个更好的方法来表达她的在乎。那么,就由他来帮她吧。所以,他那时候才会将沈红菱的饭菜留下,他知道,这是一个修补他们父女关系的最好时机。而事实证明,也的确是这样。

    于是,白若画也跟着站了起来,他走到钟薇儿的身旁,笑着说道:“薇儿,你不用谢我,看到你开心,我也就放心了。”

    钟薇儿看到他这般一脸儿情深地看着自己,便觉得有些不适应,再加上他又说出来这般暧昧不明的话儿来,当真是很容易让她想歪的。她有些不自然地别过了脸儿去。白若画自然也发觉出来自己感情的一时难以抑制,便有些懊恼起来,为了缓和气氛,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我们本就是兄妹相称吗,我照顾你自然是应当的。”

    听到白若画这么说,钟薇儿顿时觉得悬着的心总算是可以安心地放下了,她多么害怕白若画当真是像杨曼容说的那样对自己有意思啊。而一旁的白若画,看到她这般松了一口气儿的样子,心里边儿便不断地冒出一丝丝的苦楚和无奈来。

    于是,钟薇儿便用胳膊碰了碰白若画,笑嘻嘻地说道:“那我的兄长,你再帮我一个忙呗。”说完之后,钟薇儿还调皮地朝着白若画眨了眨眼睛。

    白若画还从来没有看到过钟薇儿这般可爱的模样,不由得一下子心内心微微一颤,竟然看得有些痴了。也不过一会,白若画便立马反应过来自己不该有这般过多的心思,便微微拧起了眉头儿来,心中也大概猜测出来了钟薇儿所求的是何事了,于是,他便试探着问道:“薇儿找我帮的忙,莫不是想和钟叔叔见上一面儿吧?”

    钟薇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最后,还是微微点了点头儿,算是默认了。

    当沈红菱知道钟薇儿竟然自己主动要求要来他们家看望钟山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了。沈红菱带着钟薇儿和白若画两人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钟薇儿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们住得这么近,走路过来也不过是二十多分钟的路程。

    一旁的白若画自然看出来了钟薇儿的疑惑来,便当着她的面儿,帮她问道:“沈阿姨,原来你们住的这么近呢?”

    “是啊,不过我们也是刚搬过来没多久,前段时间我们看到那个小区的有一对夫妻要移民到国外去,我们便接手儿买下来了,他们小两口挺好的,知道我们要得心急,也没有故意抬高价钱,就按市价给的。”说着,沈红菱突然转过脸儿来,深深地看了钟薇儿一眼儿,接着说道:“你爸爸知道这个地方住的离你近,本就打算多给些快点定下来的。”

    钟薇儿一听,心里不由得微微一颤,虽然心里觉得很感动,但是面儿上还是装作了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她别扭地别过了头儿去,不咸不淡地说道:“关我什么事儿,你们想住哪儿就住哪儿呗。不过……”钟薇儿突然话锋一转,严肃认真地问道:“你们的钱付完了吗?”钟薇儿的语气显得有些生硬,这乍一听起来,倒是有点儿感觉像是她看不起他们似的。不过她的本意并不是如此,她只是看到沈红菱平时的穿着打扮都很简单朴素,看起来并不像是很有钱的样子,她是在担心他们的经济情况,毕竟,这一代的房子都不便宜。

    沈红菱听到她这么一问,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要不是这段时间和钟薇儿相处下来知道了她这外冷内热的脾性,不然的话儿,她也同样会误以为钟薇儿这是在对他们冷嘲热讽呢。不过,沈红菱现在是知道了,钟薇儿这是在担心他们,一想到这一层的意思,她便不由自主地微微笑了起来,说道:“薇儿啊,你不用担心,我这些年也赞了一些钱,加上退休后领出来的那笔住房公积金,交房子的钱已经全都付完了。而且,平时我也有退休养老金,吃住什么都没有问题的。”说着,沈红菱还特别大气地摆了摆手儿。

    钟薇儿被她这一番儿话说的有些心中的小心思被别人看破的尴尬,于是,为了挽回一些面子,钟薇儿还特意冷着一张脸儿看着沈红菱说道:“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并不是关心你们,就是……就是随口问问罢了。”

    沈红菱看着她这倔强别扭的模样当真是和钟山一模一样,两个人啊不愧是父女,想到这里,沈红菱便也顺着她的意,说道:“行行行,是我会错意了。”

    说话之间,他们一行三人已经走到了小区的门口儿。坐在保安亭的门卫看到沈红菱回来,便热情地打招呼道:“钟夫人,今天这么早就回来啦?”看那样子,沈红菱平常和这里的人相处得都挺不错的。

    沈红菱笑呵呵地点了点头儿,说道:“欸,这两位是我的朋友,一起来家里坐坐的。”说着,她便指了指钟薇儿和白若画,保安便伸出头儿来看了他们两眼儿,便说道:“那成,你们赶紧上去吧。”

    沈红菱带着他们走到了最近的一栋楼里,直接走进了楼梯门口儿说道:“我们就住在三楼,平时上下楼都挺方便,也不用坐电梯了,这走上走下的也当做是锻炼了,这样也挺好的,呵呵……”许是越靠近家门,沈红菱便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就连话儿也跟着变多了起来。

    “到了。”一到了三楼,沈红菱便指着正对门的303室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乱伦大杂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淫男乱女》〕〔顾轻舟司行霈〕〔人生若能两相忘〕〔超神学院:至尊河〕〔重生盛宠:总裁的〕〔见鬼〕〔年先生,慢慢喜欢〕〔冲上云霄:腹黑机〕〔后娘[穿越]〕〔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