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六十二章忠义二箫
    苏白羽这个人虽然生性冷淡,但是还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于是,他便双手抱拳对着独孤老儿微微福了福身子,说道:“原来是独孤前辈,晚辈苏白羽。”

    独孤老儿只是看着他笑了笑儿,便不再理会,独自一人坐到了溪水边儿的石滩上。此时,奇妙的一幕发生了,那些蜂蝶飞鸟竟然都不自觉地围着独孤老儿转圈圈儿,就如同是他的孩子一般的。独孤老儿一边儿与它们一起嬉戏玩耍,一边儿对着苏白羽说道:“你也坐着吧,站着说话也怪累的。”

    苏白羽一听,也并没有因为他这般无理的语气而感到生气,毕竟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地狱冥王,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发号施令过。除此之外,让苏白羽如此对他敬畏三分的是,他感受到了孤独老儿身上强烈浓郁的仙气,虽然他已经故意隐藏了自己的仙气,而且,他呆在地狱几万年,也多多少少泯灭掉了一些仙气,但是,还是被苏白羽给觉察出来了。这人,果然是不简单,而且,定然还是天上的大人物。

    苏白羽微微笑着坐在了独孤老儿的身旁,那些蜜蜂蝴蝶偶尔也会调皮地飞到苏白羽的身上,苏白羽皆是不在意,他看着一副老顽童生性的孤独老儿,疑惑地问道:“独孤前辈方才说,在下是这几万年来第一个进到这里来的,莫不是说,这个秘境结界是您给布下的?”

    独孤老儿一听他这话儿,原本嬉戏的老脸儿上便微微愣住了,他不经意地勾起了一抹笑意,转过头儿来看着苏白羽的时候脸儿上已经带上了些许的赞赏的滋味,他摸了摸胡子,笑着说道:“你这小子倒也还挺聪明的。没错,这秘境与外边儿死亡之境的结界是我布下的,我独孤老儿就是想找个清净的睡觉的地方,没想到这一睡啊,就是几万年过去咯。”

    “那晚辈真是冒昧了,竟然扰了前辈的清梦。”苏白羽嘴角含着笑意,一点儿也不抱歉的说道。

    独孤老儿对着他哼唧了两下,有些不满地说道:“其实老头儿我早就对你不满了,你可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吧?嗯?”说着,独孤老儿一双精明的眼睛便滴溜溜地在苏白羽的身上转悠,想把他看个透似的,随后又勾起了唇角,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意来。意有所指地说道:“不过,我看啊,你那功力无论再怎么修炼恐怕都是再难长进咯。”

    苏白羽一听他这话儿,双眼顿时警惕地眯了起来。原来,他这些日子在秘境里修行,这独孤老儿是一直都知道,并且还默默关注着。苏白羽想到他道行如此之高,一定会有什么办法帮他突破冥帝的修行,于是,便有双手抱拳对着独孤老儿重重一拜,真成地说道:“还请前辈赐教,帮晚辈指点一二。”

    “诶诶欸……不用给我行这么大的礼,老头儿我可是担待不起啊。”独孤老儿看到他这般样子连忙摆摆手儿说道。确实,他这几日一直在观察着这个年轻人的修炼,他发现他天资不错,特别适合修炼,而且体内的内力也很浑厚,照他这样修炼到了这般地步,应到远远不急如此才是。也不是他不想帮他,实在是帮得了他的也只有他自己。

    于是,独孤老儿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来,慢悠悠地说道:“不是老头儿不想帮你,只是,你身上的问题并不是修炼的问题,而且,你身体的问题。”

    “哦?此话怎讲?”苏白羽听他这般说,便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儿来。

    独孤老儿此刻的脸儿上顿时换上了一副严肃的神色,他又深深地观察了苏白羽一圈儿,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你的真身确实是被人一分为二了,你如今的是肉身,丢失的那一部分便是你的法身。你体内力量无限,修行的悟性也很高,按照这样的进程来看,你的道行远远不仅于此,究其原因的话儿,恐怕便是你如今的肉身无法承受那么大的能量,便使得修行止步不前,永远停留在这里,就好像是遇到了瓶颈期。真的想要解决的话儿,唯一的解决办法便是尽快找到你的法身,继承法身和肉身上的两股力量,并将他们融为一体,合二为一,到时候你的道行便能有所突破了。”说完以后,独孤老儿便笑意盈盈地捋了捋他的白胡子。

    苏白羽的神色在听到独孤老儿的这一番话儿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凝重,他说的两个分身的事情,宋圣君先前也和自己提到过了。当年,宋圣君将自己的七窍灵魂放入六道轮回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他便将自己的真身一分为二,一部分肉身轮回到了人间,一部分的法身则不知道去向了,这么多年以来,宋圣君也一直在寻找他的第二个分身,可是寻找了这么多年了,依旧是毫无音讯。

    想到这里,苏白羽便不由得微微叹了一口气儿来,他心里安安想着,莫非他当真是不能冲破冥帝,一统这地狱了?

    一旁的独孤老儿看到他这般沮丧的样子,便不由得轻声安慰着说道:“孩子,你也不必如此丧气,这法身找到便是好的,找不到的话儿,以你如今的修行,恐怕在这地狱之中已经是难逢对手了,所以,又何必追求这么多呢。人生嘛,就是要及时享乐,就像你方才一般,虽然吹箫打扰到了我的清梦,但是,你吹得还是挺不错的,哈哈……”

    独孤老儿一边儿笑着,一边儿拿起了苏白羽的玉箫在手中把玩细看,随后便一脸儿郑重地看着苏白羽说道:“你这玉箫,可是一把好箫啊,怪不得箫声儿如此悠扬,就连这里的花花草草,虫鱼鸟兽都被你这箫声感染了呢。”

    苏白羽看着突然出现在独孤老儿手上的玉箫还在兀自惊讶,他原本藏在腰间的玉箫是怎么就到了他手中的。但是,听到了他这一番儿说辞,倒是听出来他好像对这玉箫的渊源颇为了解,便感兴趣地问道:“前辈此话儿怎讲,莫非您还对这玉箫有所了解?”

    独孤老儿一脸儿得意地笑了起来,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那是自然,真要说起来,你这玉箫还当真是大有来头儿呢。你这玉箫所用之玉原是天界的蓬莱仙岛上的和世宝玉,此玉一直被蓬莱仙岛的岛主神君视若珍宝,只因此玉带有祥和之气,能洗涤一切的污浊之物。不过,清净与污浊其实本是一念之间,很难界定,所以,对于这个宝玉神君也并没有独享之意,只盼着有一日能遇到一个有缘人,将此物赠送与他,没想到竟然会落在了你这孩子的手里,如今还被做成了一只玉箫,不过,这般看来也算是物尽其用,做成玉箫也是挺合适的。”说着,独孤老儿又微微地笑了起来。

    听了独孤老儿对于这玉箫之玉的来源的解释,苏白羽竟然不由得看着那玉箫出神儿了起来,轻声地说道:“这玉箫其实不是只有我这一只,他本是有一对儿的。我这一只是他人相赠,在此处刻有一个“义”字。”说到这里,苏白羽还特意指了指玉箫那刻有字的地方来。随后,又接着说道:“他留下的哪一只里,也刻有一个字,便是“忠”字。”

    说到这里,苏白羽便猛然间回想起了当时艮王送他玉箫时的情景,他握着他自己的那一把玉箫,笑着说道:“自古以来忠义难两全,父王分别命人在这玉箫上刻了忠义二字,或许便是想我们时刻谨记,保持忠义于心吧。”

    “那为何要把义字的给我?”苏白羽那时候是这样问艮王的,只可惜,他那时候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笑而不语。

    如今,时过境迁,苏白羽再次看着手中的玉箫,大拇指不由自主地轻轻地抚摸着上边儿刻着的“义”字,又再次喃喃自语地说道:“为何要把义字的给我?”

    一旁的独孤老儿自然听到了他的呓语,他微微笑了起来,语重心长地看着他说道:“我想,那送玉箫与你之人,把忠义留给自己,把义字送给了你,便是表明自己会一直忠心于你,便也希望你时刻记着对他保持情义吧。”

    独孤老儿的话儿当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真真是让苏白羽感觉醍醐灌顶。突然之间,他的心头涌起了万般思绪来。握着玉箫的手儿也不由自主地渐渐收紧,他的面色变得凝重,看着独孤老儿说道:“前辈,如若他要置我于死地呢,我又该当如何?”

    “嗯……”独孤老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双眼幽深地看着远处,幽幽地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说到这里,独孤老儿突然停了下来,深深地看了苏白羽一笑,接着说道:“一切的答案便在你自己的心中。”说完之后,独孤老儿便突然之间从苏白羽的眼前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