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六十一章孤独老儿
    一派死寂的死亡之境里依旧死气沉沉的,整个死亡之境都笼罩在一片儿凝重的氛围里,沉甸甸的,即使不是身在其中的人也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子让人敬而远之的阴沉感。即使是一直生存在此处的妖魔鬼兽也同样感受到了一股难以名状的死亡的气息,大家伙儿都躲在了自己的洞穴里不好外出,只是能偶尔会听到一两声凄惨的鬼步鸟的惨叫声。

    鬼步声响,死亡降临。这是一直流传于死亡之境的传言。

    冥王殿的正殿里,苏白羽着一身全黑的蟒袍一身儿慵懒地坐在上方的石椅上,从他的怀里时不时地会发出一两声凄凉的惨叫来,那惨叫声在宽广空旷的大殿里回荡,让人听着觉得瘆得慌。

    苏白羽面无表情地轻轻地抚摸着靠在自己怀里小憩的鬼步鸟,那鬼步鸟通体一身儿黑油油的羽毛,就连眼珠子也是黑色的,与苏白羽身穿的黑色蟒袍完全地融为了一体,若不是它张开嘴惨叫的时候露出了那血红色的小舌头儿来,还当真是发现不了它的。

    这鬼步鸟颇具灵性,唯有在死亡之境才会生存有。而且,只有它认定的人,它才会轻易靠近。别人是万万靠近不得的,如果不然,便会有恶事缠身。

    苏白羽依旧神色冰冷地抚摸着那鬼步鸟柔软顺滑的羽毛,看了看底下站着的宋圣君和阿奴,慢悠悠地问道:“他们,有什么动静吗?”

    阿奴一听到苏白羽的问话,便一脸儿正色地双手抱歉,微微弯曲着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启禀冥王,属下已经收到消息儿,八方地狱冥王昨日已于冥王阁殿内商量对付冥王您的对策了。”说完之后,阿奴微微地抬起了头儿来,看着上座上依旧一副镇定自若的苏白羽,心里着急,不知道他可否想好了对策。

    苏白羽听完了阿奴的消息之后,脸儿上并没有太大的表情波动,他们会聚在一起商量来怎么杀害自己,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甚至,他更是有意而为之,所以,那夜离王偷偷侵入死亡之境他的冥王殿来,他才没有杀他灭口,为的就是让他回去通风报信。

    想到这里,苏白羽不由得微微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来,露出了一抹冷漠的笑意,随后,便轻轻地拍了拍怀中竟然已经在自己的抚摸下熟睡了的小家伙儿,那原本睡得正鼾的鬼步鸟突然之间被人饶了清梦,不由得慵懒地睁开了眼睛,用幽怨的眼神往上看了苏白羽一眼儿,随即,便伸了伸懒腰,便拍了拍翅膀飞离了苏白羽的怀抱。

    底下的阿奴将鬼步鸟这一系列的动作都看在了眼里,他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心里安安想着,恐怕也就只有这一只鬼步鸟敢如此看冥王了,想到这里,阿奴便不由得朝着飞到了半空的鬼步鸟投去了一个钦佩的眼神。那鬼步鸟仿似能看得懂他的心里所想一般,竟然在飞过阿奴的跟前时突然一个俯冲飞到了阿奴的面前,随后又立马向上快速冲刺,没多久便飞出了冥王殿了。

    阿奴被鬼步鸟这调皮的举动给吓了一大跳,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鬼步鸟已经一溜烟儿地离开了。阿奴有些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心里暗暗想到,这鬼步鸟还当真是颇有灵性啊。

    苏白羽看着阿奴微微笑了起来,便言归正传地说道:“说说看,他们都商量出什么对付本王的法子来了?”苏白羽一边儿说着,一边儿从石椅上站起了身子来,缓缓地从上方走了下来。

    阿奴见苏白羽正缓缓地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便赶紧收起了惊慌失措的心情,脸儿上立马换上了正经的神色,又双手抱拳微微低着头儿说到:“据探子来报,在八方地狱冥王商量对策之时,兑王提出要趁着血月来临之时将对冥王您宣战。”

    一旁的宋圣君听到阿奴这般说,脸上立刻露出来了激动的神色,他惊喜地看着苏白羽说到:“如果如冥王所料,八方地狱冥王当真误以为您的功力会在血月之时大减,恐怕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想把冥王您除掉呢。”

    苏白羽也是微微勾起了嘴角笑了起来,果然,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中,那几个人的心思,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好猜了。

    一旁的阿奴对于他们两人的谈话听得是一头雾水的,于是,他便微微拧着眉头儿,看着苏白羽说道:“恕属下愚昧,这血月究竟是什么,何时到来了呢?”

    苏白羽微微眯起了眼眸来,轻轻叹了一声儿,随即高深莫测地说道:“不远了……”随后,他又微微地转过身子来,透过窗户看着外边儿的明月,血色的月亮已经越来越圆越来越红,苏白羽轻声地说道:“这次的血月竟然还是在鬼节。”

    “鬼节?”宋圣君捏了捏他的山羊胡子,阴戾的小三角眼儿露出了疑虑担忧的光芒来,他微微皱起了眉头儿来,看着苏白羽担心地说道:“这鬼节会不会对我们完成什么影响啊?”

    苏白羽轻轻地笑了起来,说道:“我们本就在地狱之中,难道还会怕鬼不成。”说到这里,苏白羽竟然不自觉地想起了钟薇儿,不知道血月来临的这段日子她过得怎么样了,而且鬼节来临,对他们猎鬼师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猎鬼师猎鬼,鬼节到来之际,鬼门大开,鬼势力大增,会某些好事的鬼魂便会趁着鬼节这一天去到人间,为他们被猎鬼师捕猎的亲人报仇。而这样的行为,在这一天里是被允许的。

    想到这里,苏白羽不由得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儿来,他看了一眼儿身旁的宋圣君说道:“鬼节快到了,你多派些人手到鬼门看着,别让那么多的鬼魂往人间跑。”

    “可是,这每年都是如此的啊,这样做会不会?”宋圣君心有疑惑地说道,他不明白苏白羽为何会突然管起来这么微小的事情了,但是,他看到了苏白羽渐渐变得阴沉的脸儿,便知道自己真的是有些逾越了,于是,他便深深地低下了头儿来,说道:“属下遵命。”

    在死亡之境里有一处秘境,这还是苏白羽无意之中发现的。

    苏白羽最近的修炼遇到了瓶颈期,无论再怎么修行就是无法提升,有时候明明觉得就要冲破这个等级的束缚到达更高的等级,却没想到还是不行。就是在这般心情郁闷之时,苏白羽发现了这个秘境。

    这秘境里与外边儿的死亡之境完全就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如果外边儿叫死亡之境的话儿,那么这里就可以称得上是生命之源了。秘境里有山有水,有草有木,有野花有鸟语,当真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就连苏白羽,都对这里有些流连忘返了。所以,有事没事儿的时候,他都喜欢在这里呆着。

    今日,苏白羽特意带来了他那只珍藏了许久的玉箫。他会吹箫,却是很少吹,甚至于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会吹箫这件事情。所以,当艮王拿着这只玉箫来送给他的时候他当真是被惊讶到了,他本不愿收下艮王的这一份“厚礼”的,因为他知道,这是父王送于艮王的,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直到他拿出了自己手中的另一只告诉他这原本是有一对的时候,他才肯收了下来。

    其实,他们九位地狱冥王的生母个个不同,所以他们九人的关系一向是不冷不淡的。可是,当苏白羽得知,父王把那一对贵重的玉箫送给艮王,让他自己选择另一只玉箫的主人,而他,却是选择了自己的时候,他当时的内心的确是有一些微妙的情愫的,他也说不清楚那是什么。

    苏白羽将玉箫轻轻地放在了嘴边儿,顿时,一阵美妙的箫声儿便从苏白羽唇边的玉箫里缓缓流淌了出来,顿时响彻在秘境的山谷里,久久的回荡,绵绵不息。一时之间,这秘境山谷里的瀑布流水,花鸟虫鱼,还有大树高枝都在随着苏白羽的箫声儿而非常协调而又旋律地欢快地跳动了起来,这山谷里的一切仿似都在苏白羽的箫声儿中变得有生命了起来。

    苏白羽看着周围不断围绕着自己跳动的生物,心情愉悦,一曲完了又忍不住多吹了一曲,正在他吹得正在兴头儿上的时候,自山谷之中,缓缓地走出来一位白发白须的老头儿来。

    只见老头儿一边儿慢悠悠地朝着苏白羽走过来,一边儿还慵懒地伸着懒腰儿,脸儿上满是不悦的表情,不满地说道:“是谁在搅了老头儿我的清梦啊。”说着,那老头儿便伸出一只手儿来,对着眼前儿那些不断跳动的瀑布流水,花鸟虫鱼,大树高枝轻轻一点儿,瞬时之间,那些原本跳动着的生物便一一停了下来,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就连儿一直在吹箫的苏白羽,口中的箫声儿声也被莫名给停了下来。

    苏白羽拧着眉头儿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玉箫,他的内心极其清楚,能够呆在这里这么久而不被他发现,并且能打破他的冥力所形成的跳动画面,最重要的是还能让他的箫声给止住,那么此人,一定非常非常不简单,他的功力内力必定是远远在他之上。

    想到这里,苏白羽便双手作揖朝着老头儿深深地低下了头儿来,说道:“晚辈不知前辈在此休息,实在是打扰了。”

    老头儿双手交叉放在了身后,晃着步子走到了苏白羽的跟前儿来,说道:“老头儿在这里睡了几万年了,你还是第一个能进来的人。”说着,他还笑眯眯地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

    “哦?”苏白羽对于他的身份倒是感兴趣了起来,便开口问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老头儿一边儿捋着胡子,一边儿笑着说道:“鄙姓独孤,你便唤我独孤老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