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六十章钟薇儿的接受
    离王慢悠悠地在冥王阁殿外的长廊里走着,看着外边儿的风景陷入了沉思。时光荏苒,往事一幕幕又浮现在了他的眼前,先前他们几位冥王还经常在这里把酒言欢,执剑交流,那时候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可是,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成了一个一个地互相猜忌,互相利用,互相伤害,甚至最后还要残忍地把自己的兄弟给杀害了,权利,真的是一个会让人改变秉性的东西。

    想到这里,离王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儿。

    “离王在想些什么呢,为何这般伤感。”艮王的声音突然在离王的身后响了起来。

    离王听到有声音响动,便不由得微微转过了身儿来,当再次对上艮王疑惑的眼神时,他已经完全地收起了方才的伤感,换回了一贯的玩世不恭的笑意来。他勾起一边儿的嘴角来,露出一抹邪魅的心意,微微走近了艮王的身旁,眼波微转,妩媚地笑着说道:“怎么,艮王也没走啊。”

    艮王被他这一声儿叫唤吓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儿,他微微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往后后退了一步,稍微离开离王一些距离,随后摇了摇手上的玉箫,微笑着说道:“我方才走的时候才发现我把这个拉下了,便回来寻找,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到离王悲春伤秋的样子,真是罕见呢。”说着,艮王还一脸儿深意地看着他。

    离王还真是很少看到一向寡言少语的艮王会如此调笑他,他本来还打算多加调戏他一番儿的,可是,突然眼神不经意间看到了他手上拿着的玉箫,竟然有一种在哪里见过的感觉但是又稍有不同,他微微拧起了眉头儿,说道:“你这玉箫是不是一对儿的,我好想,好想在哪里见到过,哦,对了,是仲翼,我在仲翼那里有见到过!”离王猛然间想了起来,便激动地说道。

    艮王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他微微笑着点了点头儿,算是默认了。随即,又拿起了他手中的玉箫细细看来,轻轻地抚摸着,就像是对待一位自己心仪的姑娘一般。然后,才抬起头儿来看着离王说道:“这玉箫本就是一对的,先前父王在世之时,从天界的蓬莱仙岛的岛主神君处得到了一块和世宝玉,他便命巧匠将其筑成了两把玉箫,一把玉箫上刻有一个“忠”字,另一把玉箫上刻有一个“义”字,最后,父王把两把玉箫都交给了我,他让我自己选择把余下的一把给你们中的一个人,所以,最后,我把那把刻有“义”字的玉箫给了仲翼。”说完之后,艮王又轻轻地笑了起来。

    “哦,原来如此。”离王轻声地说道,听了艮王这般解释他也总算是清楚明白了,不过,他的双眼突然危险地眯了起来,一脸儿凶神恶煞地看着艮王说道:“父王让你选人,你为什么偏偏就给了仲翼呢?嗯?为什么不给我?”

    艮王看着突然一脸儿逼近的离王吓得一大跳,他紧紧地握住手中的玉箫,逃也似的说道:“因为我知道仲翼喜欢吹箫啊,我便,我便送给他了嘛。”

    “什么鬼?我也会吹箫啊!既然如此,你便把你这把也给我得了。”离王突然一脸儿狡猾地朝着艮王扑了过去,想抢他手上的玉箫。

    还好艮王眼明手快,即使地将玉箫护在了身后,随后看着离王如豺狼一般的模样,真的是十分后悔,自己刚才就不应该叫他的,想到这里,他便抱着玉箫赶紧盾形离开了。离王看到他要逃,便也跟着追了上去。

    人间,钟薇儿的公寓里。

    钟薇儿这两天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就连着胃口也跟着好了起来。她看了眼儿餐桌上摆着的好几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还有那一大碗儿的补身老火汤,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看着一旁的白若画,饶有兴趣地问道:“欸,白若画,你这两天的外卖是在哪家买的呀,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吃,这吃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外边儿的快餐店卖的东西,更像是住家饭呢。”说完之后,钟薇儿还咬着筷子头儿,认真地看着他脸儿上的表情,丝毫不容错过他脸儿上的表情微妙的变化。

    “哦,那个啊,就是6那家啊。”白若画听到钟薇儿这么一问,脸上的表情便有些不自然,还微微地转过了脸儿去,不敢直视钟薇儿的眼睛。

    钟薇儿已经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白若画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她还不清楚吗,如果白若画会说谎,那母猪当真会上树了。不过,她却不打算现在就拆穿他,而是打算在调戏调戏他,于是,钟薇儿又穷追不舍地说道:“那家是哪家啊?店名叫啥啊?”

    “呃……那个,叫啥来着了,我还真是一时半会儿给想不起来了。”白若画挠了挠头儿,脸儿上的表情已经快憋不住了。他一直在躲避着钟薇儿的视线,可是钟薇儿却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眼睛随着他的眼神看向哪里,她也跟着看向他那里。

    白若画最后只能投降,他支支吾吾地说道:“哦,我想起来了,好像是叫老沈家,嗯,对,就是叫老沈家私房菜。”说完之后,白若画还特别郑重地点了点头儿,生怕钟薇儿会不相信似的。

    钟薇儿在心里早就忍不住“噗嗤”地想大笑了起来,老沈家私房菜,白若画这么木讷的人,也真是难为他能够想的出来。但是,钟薇儿还是极力憋住了笑意,所以在面儿上还是看不出有丝毫她的内心波动的,她轻咳了两声儿缓解了一下那即将要冲破出来的笑意,便一脸儿正儿八经地跟着白若画说道:“那行,这家老沈家私房菜挺对我的胃口的,那既然是私房菜是吧,我应该也可以自己点菜吧?”说完之后,钟薇儿还满脸儿笑意地看着白若画。

    白若画的脸儿上露出了为难的无奈的笑意,不太确定地说道:“应该……可以吧?你想吃些什么?”

    “嗯,我要吃糖醋排骨,苦瓜炒牛肉,红烧……”钟薇儿莞尔一笑,露出了得逞的笑意来,便开始掰着指头一道一道儿地报上了菜名。

    白若画赶紧紧张地拿来了纸和笔,说道:“你等等,慢些来,我好把它记下来了,那个,糖醋排骨,苦瓜炒牛肉,红烧……红烧什么来着。”

    “红烧猪手,最好再来个凉拌木耳,还有一个上汤娃娃菜,至于汤嘛,就今天这个就不错的。”看着白若画认真地一一都把自己说的都记下来了,钟薇儿不由得露出了甜蜜的笑意。她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发自肺腑地笑过了,这段体力不支的日子倒是让她看开了很多事情,或许,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太强求,太执着。一切还是随遇而安的好。

    钟薇儿看着看着白若画的侧脸儿,竟然恍然觉得看到了苏白羽,她突然觉得他们倒还是有一两分想象的。

    “好了,我都记下了。”白若画忽然猛然抬起了头儿来,看着钟薇儿在看着自己微微出神的样子,心里不由得疑惑起来,微微皱起了眉头。

    钟薇儿也被他突然的说话声给抽回来了神儿,她尴尬地看着白若画笑了笑,便说道:“啊,我先回房睡觉了。”说完之后,便自顾自地离开了。

    只留下白若画看着她的背影一头雾水。

    第二日。

    钟薇儿躺在床上假寐,她一听到门铃响起来的声音,便赶紧下了床,走到了大门口。果然,看到白若画正在从一位老妇人的手中接过一个食盒,那个老妇人不是别人,正是沈红菱。

    钟薇儿一早就猜出来了,她走上前来,看着两个人冷冷地说道:“你们在干什么?”

    白若画和沈红菱两人皆是没有想到钟薇儿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来,他们两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不知道应该作何解释。

    “薇儿,你听我说,是我……”还是白若画抢先开了口。

    钟薇儿伸出手儿来,制止了他再继续说下去,而是看着两个人淡淡地说道:“先进去再说吧。”

    回到屋子里之后,钟薇儿从沈红菱拿来的食盒里一一拿出了好几道菜出来,一边儿拿还一边儿说道:“糖醋排骨,苦瓜炒牛肉,红烧猪手,凉拌木耳,上汤娃娃菜,原来,这老沈家私房菜就是你开的啊?”钟薇儿一股脑地将所有的菜都摆到了餐桌上,两手交叉看着沈红菱说道。

    沈红菱不由得微微低下了头儿来,小声儿地嘀咕着说道:“其实,我也确实想开一家餐馆来着。”

    钟薇儿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儿,将目光转向了一旁一直闷不吭声的白若画,说道:“白若画,你来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

    “哎呀,不关小白的事儿啊,是我,都是我。是我让他把菜拿给你吃的,都怪我。”沈红菱一看到钟薇儿一副要怪罪白若画的样子,便不由得开口说道,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钟薇儿眼神凌厉地看了她一眼儿,随即拿起了桌子上的筷子,慢慢地品尝起了菜来,她每道菜都吃过了一遍儿,最后放下筷子的时候,一脸儿郑重地说道:“味道还不错,明天继续吧。”说着,她便冷冷地笑了起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沈红菱激动地张了张嘴,难以置信地看着白若画说道:“小白,薇儿她这是……”

    “嗯。”白若画点了点头儿,没错,她这算是接受她了。白若画转过脸儿来看着钟薇儿冷艳的背影,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