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五十九章八方地狱冥王会谈
    月上柳梢头,先前一派祥和的地狱冥府如今却是笼罩在一阵诡异的氛围里,大鬼小鬼皆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整装待发,一副完全进入戒备的状态。这是这一千多来年以来最注重的防御状态。大家伙儿都是面面相觑,不敢多言多语,每个人看起来当真是面无表情如同死鬼一般,还真是与这地府相得益彰了。

    冥王阁殿里更是气氛凝重,七位地狱冥王围坐在一张石圆桌旁,个个都是面色沉重,在等着姗姗来迟的离王。

    离王一到了阁殿的门口儿,看着里边儿一个个气势汹汹等着提他来审问的架势,不由得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来,笑了笑,随即便慢慢悠悠地走了进去。他本就生得妖魅无比,又加之脸儿上带着邪魅的笑容,摇着身子骨儿慢悠悠地走来,这一不小心看花眼儿还以为是哪位名歌姬呢,离王一边儿走着,还一边儿翘起了兰花指,看着众人说道:“呦,大家伙儿都来这么早呢?”说完之后,他便坐在了那石原桌唯一的空位置上了,又一件儿妖娆地看着一旁最为老实巴交的艮王。

    艮王看着他这样一副调戏自己的模样姿态,不由得微微苦笑了起来,用眼神示意他正经一些,还警醒地朝着他摇了摇头儿。

    坐在中间位置的坤王,本来就因为他的姗姗来迟而大为震怒了,如今又看到他这样一副吊儿郎当好不正经的模样,更加是气上加气。他本来就是个暴脾气的,忍不住便大掌一拍,重重地拍在了石桌上,那千年铸造的元灵石桌都被他拍出了一条儿缝隙来,坤王气得胡子都飞起来了,看着离王极为不满地说道:“并不是我们大家来早了,是你,离王来迟了,你知道本王几个在这里等候你多时了么?”

    离王原本趴在石桌上的脸儿因为坤王的这一拍一震便把脸儿给弹开了,离王伸出手儿来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脸庞,生怕他那天姿国色的面容给他弄坏了,还用着一副幽怨责怪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坤王说道:“哎呀,你们都知道我那离王府离这冥王阁殿是最远的,来迟一些也是情理之中的嘛。要不,我跟坤王您换个府邸?你那坤王府倒是在就在这冥王阁殿之侧,想必住的一定极为舒适吧?”

    “放肆!”坤王又重重一声呵斥了离王,双眼恼火地说道:“你说说你,整天说话阴阳怪气的,就没个地狱冥王的样子,若是平常我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下你了,如今大敌当前,你还是如此不知好歹,你是不是……”说着,坤王手中便凝聚起了一团火焰,看看那样子竟然是想向对面的离王投过去。

    离王看着他这个动作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脸儿上虽然还是保持着邪魅的笑意,但是他的眼底也已经露出了危险的寒意来,双手也在石桌底下微微运行起了力量,做好了随时应战的准备来。

    还好,坐在坤王身旁的震王及时将他给拦住了。他伸出一只大掌来,直接就把坤王手中的火焰给熄灭了,还一脸儿平静地看了一眼儿离王,示意他不要惹事,最后又将目光定在了坤王的身上,说道:“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要如此大动肝火,离王的性子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多担待点儿就行,再说了,你可别忘了我们今天八方地狱冥王聚集于此的目的是什么,万万不可先自乱了阵脚啊。”说完,还投给了坤王一个适合而止的眼神儿。

    坤王自然明白他的意有所指,也深知此刻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还是妥协地轻轻“哼”了两声儿,便转过了头儿去,不再看着对面的离王,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震王见安抚好了坤王之后,便一脸儿正色地看着离王说道:“离王,你也真是的,这就是你做的不对了了。要不是兑王告诉我们,我们还不知道那个人已经回到了地府的消息,你既然知道了,为何不及时与我们商量,你这般擅自行动,恐怕已经打草惊蛇了,我们想要再对付仲翼恐怕就是难上加难了。”

    “哼!”离王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冷哼了一声儿,脸儿上的表情仍是一般的妩媚冰冷,他微微抬起了眼眸,斜着眼睛看着震王说道:“震王你说这话儿我可不爱听了哈,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给你们通风报信的人胡乱添油加醋给你们说了些什么。”说到这里,离王突然停了下来,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儿坐在震王身旁的兑王,最后又笑了笑,接着说道:“首先,我并不是事先就知道了仲翼回来的事儿,我也是到了死亡之境查看了才知道的,至于你所说的打草惊蛇嘛,你想想都知道了,我们千年之前联手把仲翼给杀了,他心里有多跟我们,你们自己心知肚明。所以,他看到我还不赶紧跟我动手儿了?不过,你有一件事情确实是说的没错,那就是,我们想在想杀他的话,的确是难上加难了。”说完之后,离王便冷着一张笑脸儿看着在座的其他几位地狱冥王。

    果然,大家都是面面相觑,脸色皆是一副陈沉重的表情。最后,还是坤王有些不死心地看着离王问道:“你说这话儿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仲翼比以前更难对付了?”

    离王笑了笑,阴沉着一双眸子,看了一眼儿兑王,这才接着说道:“这个,兑王应该也有所感觉吧,那日兑王为了疗伤便应当知道我被仲翼伤得有多重了,好不夸张地说,仲翼现在的功力还要比他之前厉害上几分,而且,随时有了冲破冥帝的趋势。所以,如果我们当真要对付他的话儿,除非我们手上有什么能扭转乾坤的法宝,不然,我们八人便只能乖乖等死了?”说完,离王又邪魅地笑了起来,好像他这般轻描淡写说的话儿和自己毫无关系一般。

    坤王深深地拧起了眉头儿来,看着兑王不死心地问道:“兑王,当真是如此吗,仲翼他,当真变得更加厉害了?”说完之后,还一脸儿期待地看着他,多么希望从他的口中听到否定的答案来。

    可是,兑王还是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儿,随即一脸儿郑重地看着在座的其他几位地狱冥王说道:“所以,我们这一次一定要好好商计,万万不可轻举妄动,坏了大局。”说到这里,兑王还特意意有所指地深深地看了离王一眼儿,离王也丝毫没有要回避的意思,照样毫无畏惧地回望着他。随后,兑王又语气激动地说道:“既然千年之前我们能把他给杀了一回,那么,这一次也一定可以的。”

    兑王的这一番话真的是深得坤王的心,他一边儿听着,一边儿认同地点了点头儿,随即也看着其他的人,鼓舞地说道:“兑王说的没有错,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可千万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哼!”说完之后,坤王还特意深深地看了离王一眼儿,好像说的那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就是他一样。

    离王倒像是没听到似的,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静静地看着他们一派祥和地共商大计的样子。

    一旁的震王还算是比较理智的,他轻声地说道:“有雄心壮志是对的,不过,当前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好好研究一下对付仲翼的良策来,我们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这一次,绝对不能再让他有复活的可能了。”说完之后,他还紧紧地抓紧了拳头儿来,完全就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离王冷冷地看着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其他的四位地狱冥王也一直都是以坤王,震王和兑王为首,皆是没有什么反对意见的。

    这时,兑王突然眼眸变得深沉起来,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意来,说道:“我想,各位冥王应该也已经感觉到了,血月,又要来临了。”

    听到了兑王的这一番话儿,在座的各位冥王皆是变得躁动起来。唯有离王却是冷冷地笑着,看着兑王邪气地说道:“你是打算又一次借用血月之时将他杀了么?”

    “正是!”兑王阴冷地笑着,点了点头答应着说道。随即,他又看了其他的冥王说道:“你们应该没有忘记吧,上次仲翼便是在血月之时功力大失,我们也正是接着那个机会将他除掉的。如今,千年难遇的血月又再次来临,我想,这并不是巧合,这是一个让我们再次将他杀害的契机。”说完以后,还笑得一脸儿高深莫测地看着大家伙儿。

    “嗯,我觉得兑王的提议暂且可行,离血月那日还有些日子,我们各位便趁着这段时间大家各自回去加强修炼做好准备,这一次,一定不能有什么闪失了。”说完之后,震王一脸儿认真地看着各位。

    其他的各位冥王都是一脸儿赞同的神色,大家点了点头儿,于是便都各自散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