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骷髅〕〔武神圣帝〕〔重生之灰姑娘奋斗〕〔魔门败类〕〔终焉异世启示录〕〔血蓑衣〕〔蜜枕甜妻:老公,〕〔通天神途〕〔网游之极品领主〕〔女子监狱风云〕〔百鬼传人〕〔九天神龙诀〕〔古玩专家〕〔海洋修士〕〔无敌之大唐〕〔无上崛起〕〔鬼医圣手:嫡女逆〕〔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他自书中来:我的〕〔绝世武侠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五十七章意想不到的人
    钟薇儿轻轻睁开了双眼儿,脑海里还有着轻微的眩晕感。她微微转过头儿来看着窗户的位置,毫无意外的,那里站着一道儿白色修长挺拔的身影,那人在静静地聚精会神地看着窗户外,浑然不知床上的可人儿已经醒过来的事实。

    白若画眼神专注地看着夜空,已经不记得是多少个也晚了,他都是这般陪着她,然后看着夜空发呆。最近真的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杨曼容的毫无音讯,钟薇儿内力突然消失身体变得虚弱,还有,这一轮夜空中的明月。想到这里,白若画的狭长的双眼儿不由得微微眯了起来,他最近一直在观察着月亮的变化,发现了一个寻常的事情,这月亮的变化竟然不似平常的变化了,现在夜空中的月亮的形态是下弦月,而且这个形态已经维持了很久很久了,再加上看这日子明明已经快接近月中了啊,按照这么看来的话儿,这个月亮和实际情况相差了好几个月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呢,现在发生的一切的一切,诡异又突然,看起来毫无关联,又好像其实冥冥之中有着什么关联一般。

    想到这里,白若画又猛然微微皱起了眉头儿来,他忽然发现,如今已经是七月了,那便意味着,鬼节即将到来。不知道,这一切会不会和这个有什么关系呢?

    此刻床上躺着的钟薇儿拧了拧眉头儿,挣扎着努力从床上撑起了自己的身子。站在窗边儿的白若画听到了她的动静,立马转过了头儿来,看到了钟薇儿要起身的动作之后,他便连忙跑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了起来,随后又拿来了一个靠枕给她靠在床头儿上,好让她靠的舒服一些。

    钟薇儿终于靠在了床头上了之后,便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儿来,笑了笑,看着白若画有些虚弱地说道:“谢谢你啊,白若画。”

    白若画原本一张忧愁的脸儿再对上钟薇儿的时候又恢复了平静的神色,他他轻笑着朝着钟薇儿点了点头儿,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随即,便走到了一边儿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将透明的水杯递到钟薇儿的跟前时说道:“先喝点水儿吧。”

    钟薇儿无奈地笑了笑,接过轻轻地啜了一口儿,然后转过脸儿来看着窗外夜色渐浓的天空,轻声地问到:“现在多少点了?”

    白若画听到她这么一问,脸色的神色又微微变得担忧起来,不过还是轻声回答了钟薇儿的问题:“已经晚上快九点了。”

    钟薇儿一听,顿时低下了头儿来,原本有些虚弱苍白的脸儿上,一对秀气的眉毛深深地拧了起来,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道:“快九点了啊,照这么说的话儿,我,我这睡了都快一天了啊。”说着,钟薇儿突然之间抬起了头儿来,一脸儿无奈又忧虑地看着白若画说道:“白若画,我现在昏迷的时间是一天比一天长了啊。”

    白若画听到她这么说,还有她脸儿上无奈的表情,心里边儿便一顿一顿地疼痛起来。可是自己却又什么都做不了,怎么也帮不了她,一想到这些,白若画顿时觉得有种从未有过的无助之感。

    钟薇儿牵强地扯了扯一边儿的嘴角来,露出了一抹憔悴凄凉的笑意,双眼无神地看着窗外,幽幽地说道:“你说,我会不会有一天就醒不过来了,就这么,这么死去了呢?”

    “不会!不准!不可能!”白若画一听到钟薇儿说到了一个“死”字,便立马激动了起来,他立马走到了钟薇儿的跟前儿,看着她一脸儿认真地说道:“薇儿,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儿,你放心,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不要泄气,我……”说着说着,白若画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总觉得越说,自己的心意就越明了了。

    钟薇儿看着他这么一副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儿笑了出来,说道:“你看看你,那么认真干什么呀,我就不过是这么一说罢了,看把你紧张得,你放心吧,就算是你们那地狱想收我,我还不能走呢,我还没想到苏白羽为我们钟家人报仇雪恨,也没有找到父亲……”说到这里,钟薇儿的脸色便突然暗淡了下来。自那次她和钟山有过短暂的会面儿了之后,这些日子以来,她也一直在寻找他的消息,只可惜一直都没有音讯。

    白若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他知道钟薇儿的心中依然还带着对苏白羽的仇恨,他本想着开口再多劝慰她几句,可是,这话儿还没说出口儿来,便被突然想起来的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儿给堵回去了。

    钟薇儿和白若画两个人皆是被这突然想起来的门铃声双双吓了一大跳儿,两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从对方的脸儿上看到了疑惑的表情。毕竟,钟薇儿本来就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在人间了,这个点儿又会有水找上来呢。

    过了一会儿,还是白若画率先说了话儿,他看着钟薇儿说道:“你先休息着,我出去看看是谁?”说着,白若画便面色凝重脚步轻盈地走了出去,在走动的瞬间,还有意无意地摸了一下他腰间的轻剑。

    白若画打开大门儿来,看到眼前儿站着的人竟然是一位年纪看起来有七十多岁的老妇人,而且,是真的是人。白若画看着眼前这位毫不相识的老妇人,心里的第一反应便是她按错了门铃了,于是便微微放下了心儿来,同时也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儿来,他原本就清俊冷漠的面容,陪着这样皱眉的表情看起来便更加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沈红菱没有想到来开门的会是一个高大帅气,但是也异常冰冷的大男人,而且,他此刻的表情给她的感觉就是他的心情真的很不好。沈红菱下意识地后退一小步儿看了一下门牌号儿,不由得疑惑地皱了皱眉儿,心里想着,这地方的确是没有找错啊。于是,沈红菱便壮着胆子儿,朝着白若画笑了笑,礼貌地问道:“您好,请问钟薇儿是住在这里吗?”

    白若画看着眼前并不像坏人的老妇人,原本就是打算关上门让她离开的。可是,却突然听到了她说道了钟薇儿的名字,他的心又顿时变得警惕起来,一脸儿冰冷地看着她问到:“你是谁?是谁派你来的?”

    沈红菱看着他这样一副警惕的神态便有些吓了一跳,她微微笑了起来,摆了摆手儿,说道:“小伙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坏人,我是钟薇儿父亲的妻子。”

    “什么?你是……”白若画变色一凌,看着眼前的老妇人不可思议地问道。

    钟薇儿在房间里见白若画许久都没有回来的迹象,便挣扎着下了床扶着墙边走了出来,因为白若画高大的身躯已经将门缝给阻挡住了,钟薇儿一点儿也看不到门外站着的人儿究竟是谁,于是便对着白若画的背影问道:“是谁啊?”

    她的话儿刚问出口儿来,变听到了外边的人说的话儿,她一个疾步走到了门边儿,白若画自然也感应到了她的到来,也知道了她听到了刚才老妇人所说的话儿,便微微让出了一道儿缝隙出来让钟薇儿钻了过来,钟薇儿看着眼前的老妇人也同样的,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来,她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儿,看着她说道:“你……”

    沈红菱微微笑了起来,当她看到钟薇儿的第一眼儿她就认出了她来,毕竟,她每日耳濡目染,听的多了,看得多了,竟然就当真像是认识了一样。钟薇儿笑得一脸儿慈祥地看着钟薇儿说道:“薇儿,是你父亲让我来找你的。”

    钟薇儿一听,顿时就惊吓住了,就连握住门把手的手儿也瞬间垂了下来。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一天的到来,她只是一心执着地想着,她一定要找到父亲,问一问,问清楚他当年为什么要那么狠心地抛下她们母女两人,而不惜破坏族中的规定,言一意孤行地要与人间的女子成婚,就甚至连被逐出家门都在所不惜。

    她曾经还暗暗地发过誓,找到父亲问清了缘由之后,她肯定是不会让那个破坏了他们一家人幸福团聚的女子不好过,甚至乎,就算是杀了她也没什么关系。可是,钟薇儿看着眼前这个和蔼可亲的老妇人,她的心却是犹豫了,或者说,她心软了,她觉得自己根本下不去手儿,也在心里恨不起她来,就好像是有种冥冥之中注定要相见的缘分,她伤害不了她。

    一旁的白若画看到钟薇儿如此怔楞的神色,便微微地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儿,对着门外的沈红菱礼貌客气地说道:“请进来吧。”并不是他擅自做主,以他对钟薇儿的了解,这也一定就是她的意思。果然,钟薇儿看着她走进家门的背影,竟然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儿,并且朝着白若画送上了一个感谢的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乱伦大杂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顾轻舟司行霈〕〔人生若能两相忘〕〔超神学院:至尊河〕〔《淫男乱女》〕〔重生盛宠:总裁的〕〔见鬼〕〔年先生,慢慢喜欢〕〔后娘[穿越]〕〔头号新宠:禁欲总〕〔乡野春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