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泼辣俏娇媳〕〔超品小农民〕〔通灵法医:男神,〕〔欧少独宠:星际女〕〔不倒的军旗〕〔我的脑内作死系统〕〔上帝时刻〕〔七十年代大佬生涯〕〔王爷,请慎言〕〔极品异能学生〕〔军少的腹黑娇妻〕〔王小双的传奇世界〕〔蜀山游子〕〔盛唐女帝〕〔谋断九州〕〔恶魔就在身边〕〔白夜宠物店〕〔收个徒弟作老婆〕〔著世〕〔重生之大帝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五十五章钟薇儿的改变
    离王拖着受伤的躯体回到离王殿阁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有人正襟危坐地坐在了他一向坐着的石榻上。离王本来就惨白一片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微微眯起了眼眸来,毫不客气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坐在上座上的紫衣男子微微抬了抬眸,不痛不痒地说道:“等你,很久了。”

    离王嫌弃地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在心里暗暗骂到:伪君子。随后,他倒也不在意他反客为主的样子,自己则落座在了底下的石椅上。然后便把自己的一条腿随意地挎在了另一张石凳上,一脸儿玩味地看着座上的人儿说道:“难得兑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真是失礼呢。本王呢原本还想留你小酌一番儿,不过,看这天色也不早了,本王留不留你了,请回吧。”

    兑王本就长着一张娃娃脸儿,在外人看起来更多的是稚气可爱,完全就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也只有正在与他接触的人才会知道,其实他隐藏得有多深,那狠厉的程度根本就不亚于先前的上位冥王仲翼。

    兑王听到离王这么委婉地挤兑自己,想赶自己走。于是,白净的圆脸儿上顿时露出了些许冰冷恐怖的神色,看起来极其的违和。他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笑得一脸儿无害,随后,就在下一秒,他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了离王的跟前儿,在离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伸出手儿来探向了离王的身体。

    “喂喂喂!你干啥呢,你的鬼爪子往哪里乱摸呢。”离王浑身不自在地从石椅上跳了起来,还一下子蹦得老远,离兑王远远的,双手紧紧捂住胸前,一脸儿像是被人调戏了的良家妇女的模样,幽怨地看着兑王。

    兑王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一阵生疼,他伸出手儿来抚了抚额头儿,当他再次抬起脸儿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换回了阴冷孤寒的表情,他又飞速飞到了离王的跟前儿,微微歪着头儿,脸儿上带着疑惑猜测的表情说道:“你怎么会受了这么重的伤,能把你伤成这样的人根本不多,除非……”说到这里,兑王突然瞪大了双眼一脸儿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离王看他这样的表情反应,心中已经知道他应该已经猜出了七七八八来了,他微微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饶有兴趣地问道:“除非什么?”

    兑王顿时微微皱起了眉头儿来,面色冰冷的说道:“最近地狱里流言四起,一直在传说那个人回来了,莫非,他当真是回来了?”说完,兑王还目光炯炯地看着离王的反应。

    离王看着他这着急的模样反倒显得更加悠哉悠哉了,他双手随意交叉放在胸前,看着兑王,笑而不语。

    “方才我便是感受到了死亡之境里有股强大的打斗力量,便想着过来寻你,如今这般看来,便是你与他打斗了。”兑王微微转身,一脸儿肯定地说道。

    离王也不打算再继续和他打哑谜了,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儿,说道:“没错,确实是仲翼回来了,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他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而且……”说到这里,离王突然停住了嘴,一张妖魅的脸儿上满是吊人胃口的表情。

    果然,兑王被他这说一半留一半的样子给气急了,赶紧地追问道:“而且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离王伸出了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指看了看,漫不经心地说道:“而且,我已经明显地感受到,他如今的功力可是比以前更甚,已经有了要冲破冥帝的趋势。照这样看来,就算是我们八人合力也恐怕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们只能……”说到这里,离王这才抬起了头儿来,朝着兑王露出一抹迷之一般嗜血的笑容,随后轻启红唇,慢悠悠地说道:“等死。”

    兑王一听,果然脸色顿时有些微怒。他深深地拧起了眉头儿来。伸出掌风朝着离王飞了过去。离王也不甘示弱,连忙反应过来做出架势要阻挡。但是心底里却忍不住腹诽了一番儿,暗暗骂到,他今晚可真的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这才刚刚和苏白羽打了一架受了一身儿的重伤,现在又要和兑王打。

    可是,离王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兑王这来势汹汹的架势竟然并不是要对他大打出手。兑王双掌触碰到离王的胸口,随即轻而易举地将他举了起来,然后慢慢地抛向了半空中,兑王的双手儿高高地举了起来,离王悬浮的身体就在他双掌不足一寸的地方,兑王微微皱起了眉头儿来,随即高举的双手微微旋转了起来,连着半空中离王的身体也跟着一起旋转。

    约摸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兑王微微收回了掌力,离王也慢悠悠地自半空中飘落了下来。他的神色已经明显恢复了许多,面儿上已经微微有了一些红润。离王饶有兴趣地走到了兑王的身边儿,一脸儿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说道:“我还以为你会趁机将我置于死地呢,没想到你竟然会耗费自己的功力对我疗伤?”

    兑王微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气息,这才斜着眼睛看了离王一眼儿,冷冷地说道:“你不要多想,如今大敌当前,你现在还是有用的,八个人对付他总比七个人对付他有胜算得多,所以,我也不过是为了自己考虑罢了。”

    离王听到他这一番说辞倒也不觉得意外,还有些认同地点了点头儿。

    兑王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儿,微微叹了一口气儿,看着外边儿的夜色说到:“果然血月降临必定会发生大事,你且好好修养,我先去把这一消息告诉其他的冥王,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共商对策。”说完之后,兑王便一瞬间消失在了离王的眼前儿。

    钟薇儿的公寓里。

    经过几天的修养,钟薇儿的身体也渐渐恢复了。

    白若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微微转过头儿来透着阳台的落地窗看向外面的夜色,脸儿上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很担心杨曼容。

    已经好几天了,他一点儿也收不到她的消息,他从地狱的探子那里得知,杨曼容并没有回杨家,她人也不在死亡之境里,她究竟去了哪里,白若画根本摸不准思绪。他也曾试着用暗号联络她,可是却收不到丝毫的回应。他担心,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喂,白若画,你在想什么呢?”钟薇儿拿着一根儿香蕉在他的跟前儿晃了晃,大声地叫唤这才把他给唤回神儿了。

    白若画看到眼前的人是钟薇儿,知道自己想事情想的太过于入神儿了,便有些尴尬地说道:“没,没想什么。”

    钟薇儿坐在了他的身边儿,剥开了香蕉皮自顾自地吃起来,说道:“我都叫了你好几声儿了,你都不应我。我还以为你干嘛了呢,对了,曼容怎么回去了那么久,是不是她父亲不给她回人间了啊。”

    白若画没想到钟薇儿会这么突然问起杨曼容的事情,他微微将脸儿转过了一边儿不敢看着钟薇儿,随即吞吞吐吐地说道:“哦,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吧,或者,曼容她……”白若画的话儿还没有说完,突然便听到了“噗通”一声儿,有什么重物掉在了地板的声音。

    白若画连忙转过头儿来,竟然看到钟薇儿已经无缘无故面朝着地板地摔倒了地上去了。白若画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去了,他不敢再多想,连忙蹲下了身子将钟薇儿的身子翻了过来把她扶了起来,只见钟薇儿竟然面色惨白地大睁着双眼,那样子竟然像是魔怔了一般。

    白若画轻轻地拍着钟薇儿的脸庞儿,着急地叫唤着她的名字,“薇儿!薇儿!薇儿!你怎么了?薇儿?”

    可是,不管白若画怎么叫唤钟薇儿始终是没有答应,正在白若画记得束手无策的时候,钟薇儿突然微微转动了一下头儿,朝着白若画微微地笑了起来,那双大睁着的眼眸竟然从眼珠子里不断地冒出血来,可是那血却是没有流出眼眶的,只是在眼球里不断地翻滚着。

    白若画心里突然蔓延来了一丝恐惧,他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儿,将钟薇儿扶了起来坐端正,于是,他也席地而坐坐在了钟薇儿的身后,伸出两掌来放在了钟薇儿的身后,源源不断地将自己体内的力量注入她的身体里。白若画此刻清晰地感受到,钟薇儿的身体异常的虚弱,而且是毫无来由的虚弱。

    钟薇儿只觉得有一股子暖流源源不断地流入了自己的身体里,原本窒息得就像快要死去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不见。钟薇儿眼眸的眼珠子里那股血流也渐渐消失不见,满满恢复成了原来的神色。像是突然被惊醒一般,钟薇儿突然就回过了神儿来,看着自己莫名其妙的竟然坐在了地板上,而且身后的白若画居然还在我自己疗伤,钟薇儿一脸儿疑惑地转过头儿来看着白若画问道:“我,我这是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婚婚欲睡:总裁宠〕〔少年张三丰之名剑〕〔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医世神凰〕〔嫁给反派小叔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