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神医在都市〕〔我的人生奇异事件〕〔侠客管理员〕〔啼血狂后:冥王大〕〔大唐东游记〕〔幻想次元掠夺记〕〔三个人的末世〕〔我的绝色明星老婆〕〔木槿在盛开〕〔绝地氪金〕〔网游之绝顶锋芒〕〔邪派掌门人〕〔至尊兽卡〕〔九阳帝尊〕〔帝姬传奇:华都幽〕〔重生日本之以剑称〕〔都市透视医圣〕〔惹霍成婚〕〔腹黑老公,别撩我〕〔龙刺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五十四章不速之客
    死亡之境里,一年四季,无论是白昼还是夜晚,这里安如黑夜。只有当夜空升起明月,才让人知道是夜晚来临。

    苏白羽自寝室里走出来,他独自一个人负手而立站在长长的回廊上抬头儿看着夜空,那一轮明月正在以常人看不到的姿态,隐隐约约地在光晕中泛出一丝血色红晕来。苏白羽看到这一幕景象,心里头儿便不由得一惊,俊脸儿上的俊眉越拧越深。

    “冥王,入夜凉了,小心着凉啊。”宋圣君拿着一件披风轻轻地披在了苏白羽的身上,随后便又恭恭敬敬地退到了一边儿站着。

    苏白羽微微拉了拉身上的披风,随即轻轻笑了起来,微微转过头儿来看着一旁的宋圣君说道:“圣君,你还当本王是小孩呢。这点儿凉意又怎会伤得了本王。”

    宋圣君也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说道:“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冥王您竟然这般大了,老奴还是时常会想起以前您还是小孩的时候呢。”

    “不快了,几千年都过去了。”苏白羽喃喃自语地说到,脸儿上的表情也跟着变得迷离起来,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里,随即轻声儿说道:“本王记得小时候,父王总说我天资聪颖却不思进取,所以常常罚我在深夜里思过。那时候,总是圣君你偷偷给我戴上了披风,就是怕我着凉。”

    宋圣君站着摇摇头,随即说道:“冥王不知,其实老冥王对您是爱之深,责之切啊。其实,每个惩罚您的夜晚,他又何曾能安眠。老奴这样做虽然没得到老冥王的准许,但是也没有横加阻拦,便也是默许的。”

    “本王知道,父王一直对我抱有很大的期望,所以……”说到这里,苏白羽突然停了下来,一脸儿冰冷,眼神阴戾地看着远处假山的一个山间的地方。

    一旁的宋圣君也察觉出了异样,便一脸儿警惕地看着苏白羽说道:“冥王,这……”

    苏白羽伸出手儿来摆了摆,示意他不要说话儿。宋圣君当下便领会了苏白羽的意思,于是,他便一脸儿肃穆地点着头儿,微微福了福身子,说道:“属下告退。”

    等宋圣君走了以后,苏白羽脸上的神色便变得阴冷恐怖起来,他微微勾起了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随即便对着那假山轻轻一挥手儿,那假山的石头便顿时变得粉碎,露出了里边儿隐藏的人来。

    只见那人穿着一身儿红色的锦袍,帅气清秀的脸庞上,没遭里却是带着几分娇媚。离王还好及时布出了一个保护屏障,这才不至于被苏白羽的威力所伤。离王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从假山里走了出来,随即身子一动,他整个人便一下子飞到了苏白羽的跟前儿,他一脸儿玩味地看着苏白羽,说道:“仲翼,好久不见啊,怎么这刚一见面儿,你就给我这么大的见面礼啊,人家好心痛的呢。”说着,他还当真煞有介事地翘着兰花指摸着心脏的位置。

    仲翼便是先前的名号。

    苏白羽听到他这话儿看到他那个样子,顿时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他的嘴角抽了抽,看着渐渐靠近的离王,手底下已经在暗暗地运行起了力量,想着给他出其不意的一击。

    离王又何曾不知道他的计谋,他们都是精明的人儿,离王面上还是保持着妩媚的笑意,其实暗地里也在偷偷运行着功力。

    就在同一瞬间,两人都同时伸出掌来,狠狠地击向对方,一黑一红两股力量相撞,碰撞出巨大的火光来,两人都被这股力量狠狠地逼向了后方,而离王显然被震开得更远一些,待到他终于停了下来,微微捂住了心口的地方,即使用力压制住了,但是嘴边儿还是不由自主地流出了两道血痕来。

    离王伸出舌头儿来,动作邪魅地将唇角的血给舔了个干净,眼神迷离地看着远处仍旧是一副无事人状态的苏白羽。反观自己,他的额头冒出了一层又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子,而且也受了不轻的内伤。他的心里顿时觉得惊诧不已,同时也有了深深的危机感,他没有想到,这苏白羽的功力竟然已经突飞猛进到了这个地步来。

    但是,他还是痞里痞气地朝着苏白羽笑了笑,说道:“仲翼,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说着,他又双手微张,一个飞身又朝着苏白羽飞了过去。

    苏白羽的嘴角也勾了勾,不经意地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意,看着离王回笑道:“彼此彼此。”说完之后,便也一脸儿冷漠地飞向了空中,和离王激烈地对打了起来。

    如果在死亡之境的正上空看下去的话儿,便会看到一黑一红两股强大的力量在飞速运转着,就像是两条猛龙一般,纠缠不清,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异常凝重,就好像这一方徒弟土地被凝固了一般,没有人能够靠近。就连生存在死亡之境里那些道行颇高的妖魔鬼怪也被这力量震慑得丝毫不敢靠近。他们心情紧张地看着夜空中那两股力量的战况,最后,红色的力量渐渐暗淡了下去,原本激烈的氛围顿时又恢复了平静,孤寂一片。

    离王瘫倒在地上,他的身上没有一点儿伤口,可是却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他的嘴角源源不断地流出鲜血来,双目仍有不甘地看着自己眼前正在居高临下一副王者姿态看着自己的苏白羽,他手中发出的一束黑光死死地将离王定在了地上,不能动弹。离王的脸色惨白一片儿,但还是强撑着忍痛笑了起来,看着苏白羽说道:“仲翼,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死在你手中的情景,如今这样,我倒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苏白羽一双如潭水一般深不见底的鹰眸一直冷冷地注视着离王,他面无表情的,即使在他说了这些话儿之后,苏白羽仍然是不为所动。他收起了一直控制住离王的手儿,语气冰冷地说道:“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我就喜欢看你留有遗憾的样子。”

    离王没有了苏白羽的控制,便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心里微微讶异,他没有想到苏白羽竟然会放过他。他微微地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笑得颠倒众生,说道:“仲翼,你今日不杀我恐怕日后会后悔的。”说完,他的双眼里边划过一抹阴冷的寒光。

    苏白羽却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他微微转过脸儿来,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今日留你一命,他日便要索你八人的性命。”

    苏白羽的这一番话儿犹如铁锤一般一字一字地锤在了离王的心上,他知道,苏白羽便是这样一个锱铢必较有仇必报的人。离王微微眯了眯眼眸,说道:“我就知道,总有一日你会回来的。只可惜,他们一直冥顽不灵,或者说,是自欺欺人。仲翼,你知道的,我本不愿和他们一道儿,可是,你偏偏要成为冥帝,一统地狱,这地狱便会失去平衡了。”

    苏白羽冷冷地看着他,说道:“我想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半途而废。千年之前让你们趁虚而入将我迫害,这一次,我会通通都要回来的。”

    听到他这么一说,离王突然笑了起来。他微微抬起了头儿看向夜空中那一轮隐隐泛红的圆月,说道:“你一定感受到了吧。血月又要来了。千年之前,我们便是接着血月你体弱之时讲你杀害。千年之后,血月再度来临,这一次又会是怎么样呢?”

    苏白羽的眸光在听到他这一番儿话以后微微地眯了起来,他的确是发现了夜空星象的异动,血月本就是千年难遇的迹象,竟然两次都让他给遇上了,而上次血月的经历仍记忆犹新,每次血月出现都会有大事发生。上一次他身为冥王之身死去,这一次,又会发生什么,他实在是难以预料。

    见苏白羽一直没有说话儿,离王便微微动了动身子朝着天空飞去,只在空气中留了一句,“仲翼,我们此番打斗其他的七位冥王知道会知道了你回来的事儿,血月来临,你最好好自为之吧。”

    等他的声音完全消失在了空气中之后,宋圣君才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他一脸儿愁容地看着苏白羽说道:“冥王,此时该如何是好?”

    苏白羽阴冷着眼眸,笑了笑说道:“上次血月我体内功力失去大半,他们八位冥王便趁机刺杀我,他们便当真以为是血月与我功力消失有关了。”

    说起这件事,宋圣君也是历历在目。那时候千年难遇的血月之象大现,地狱里一直弄得人心惶惶。也就是在那段日子,一直照顾着苏白羽的宋圣君还有贴身的亲信才知道,苏白羽功力丢失的事情。所以,那会儿九幽鬼母和影鬼便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八方地狱冥王,才让他们有可趁之机。不仅仅是八方地狱冥王他们,就连一直照顾左右的宋圣君他们也同样认为,苏白羽功力的突然消失,是和血月有关。

    于是,宋圣君疑惑地看着苏白羽问道:“冥王,难道不是因为血月的关系?”

    苏白羽摇了摇头儿,再次抬起头儿来看着夜空中的圆月,幽幽地说道:“万物之间,有得必有失。血月其实是对钟家人获得阴阳血的惩罚,钟家人拥有举世无双的阴阳血,许是为了警告他们不得滥用自身优势,所以便有了血月惩罚之说。本王那时候因为意识钟家的阴阳血修炼,所以才会收到影响。”

    “那您现在有没有任何不适?”宋圣君着急地问道。

    苏白羽摇了摇头儿,说道:“我已经过一世轮回,即使身上有钟家血液也无妨,因为我的如今即将冲破冥帝的修行,已经足以抵御血月的侵蚀,可是她……”说到这里,苏白羽便突然停住了嘴。

    “谁?”宋圣君赶忙追问道。

    “没什么,本王要休息了。”说完他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乱伦大杂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淫男乱女》〕〔顾轻舟司行霈〕〔人生若能两相忘〕〔超神学院:至尊河〕〔重生盛宠:总裁的〕〔见鬼〕〔年先生,慢慢喜欢〕〔冲上云霄:腹黑机〕〔后娘[穿越]〕〔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