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五十章残忍地拒绝
    阿奴奉命刚刚走出苏白羽的寝室门口,突然便被宋圣君一把叫住了。

    宋圣君也是听到手下的汇报知道死亡之境有人闯入,而且听说那个猎鬼师还挺厉害的,他正想着过来找苏白羽商量一下对策,可是没想到在门外竟然听到了苏白羽下的这个命令“不要伤害她!”

    宋圣君这才知道,那个道行颇高的猎鬼师竟然就是钟薇儿,虽然他不知道苏白羽和钟薇儿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追随苏白羽多年,知道他的脾性一向是心狠手辣,不留余地的。他之前对钟家施下诅咒并且还用钟家的阴阳血作为血食来修炼,按理来说,他根本不可能放过钟家的人,甚至乎,应该更加残忍地斩草除根才对。可是,他的这个决定真的是让宋圣君产生了危机感了,他还没见过苏白羽会轻易饶过谁的性命的。

    这个钟薇儿,当真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啊!宋圣君在心里如是想到。

    所以,他拦住了出门来的阿奴,将他带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一脸儿严肃认真地看着他说道:“阿奴,这个钟薇儿绝对不能留,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说着,宋圣君还阴戾着一双老眼儿目光凶狠地看着他,那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就是要让他杀人灭口,不留余地的。

    阿奴听到宋圣君的话儿微微讶异地张了张嘴,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远处的苏白羽的寝室方向,又看了看宋圣君,说道:“可是,冥王他……”

    宋圣君阴沉着一张老脸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说道:“有什么问题自然由我担着,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冥王着想啊,冥王大业未竟,我是绝对不容易有人能左右他的决定的,如果有,那么这个人就必须除掉!”说着,宋圣君还狠狠地抓紧了拳头儿。

    阿奴自然明白宋圣君的意思,其实他的内心深处也是赞同他的做法的,他也隐隐觉得,这个钟薇儿定然会影响冥王一统地狱的。所以,就算冥王会杀了自己,他也要冒险帮他把隐患除掉。于是,阿奴认真地朝着宋圣君点了点头儿,郑重地说道:“属下明白,属下一定按照宋领事说的去做!”

    当阿奴带着一众阴兵阴将出现在死亡之境的暗夜丛林的时候,钟薇儿已经将先前阻挡的阴兵阴将杀得片甲不留了。

    钟薇儿手里紧紧地握着打鬼鞭,鲜血源源不断地从她身上撕裂的伤口流下来,如果她不是穿一身儿黑色的衣服,那必定可以看到她浑身是血红的一片儿。钟薇儿只感觉自己的身上黏糊糊的,一身衣服紧紧地贴在了自己的身体上,她也分不清这是汗水还是血水了。

    豆大的汗水从不断地从钟薇儿的脸儿上流下来,即使她功力再强大,他们人多势众,自己也是渐渐体力不支了。钟薇儿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儿,让自己坚定清醒起来,起码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阿奴微微眯起了眼眸来,他看得出来她已经身受重伤了,但是看到她那副依然倔强坚持住的样子,他的内心竟然没来由地升腾起一阵佩服之感。但是,佩服归佩服,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的,他冷冷地看了钟薇儿一眼儿,突然开口说道:“钟姑娘,对不住了,看来今日你是出不了这死亡之境了。”说完之后,阿奴便面无表情地一个箭步飞到了钟薇儿的跟前儿。

    阿奴的身影快得钟薇儿都没有分辨出来,她只是凭着直觉浅浅地躲过了阿奴的攻击,但是,输人不输阵,钟薇儿也冷冷地看着他说道:“你尽管放马过来,反正我既然来了这里,杀不了苏白羽的话儿,我也不会出去的。”说着,钟薇儿狠狠地将打鬼鞭一甩,便重重地甩在了阿奴的脸儿上。

    阿奴面露凶色地怒视着钟薇儿,他一脸儿淡漠地摸了摸脸儿上被他打出来的一道儿鞭痕,竟然是一阵热辣辣的疼痛之感。他伸出舌头儿来舔了一圈儿嘴唇,脸儿露出了玩味的表情来,他突然露出了嗜血和势在必得的笑容,抬起右手来,做了一个进攻的动作,对着身后的一帮阴兵阴将说道:“杀了她!”

    钟薇儿看着这一群直直朝着自己奔赴过来的阴兵阴将,心里竟然空落落的,有种即将要离去的感觉。她牵强地扯起了嘴角微微笑了笑,最后还是赴死应战,但是,他们人数太多,钟薇儿最终还是由于体力不支,被狠狠地打在了地上,吐出了一大口儿鲜血来。

    阿奴手里握着一把鬼叉子,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气势汹汹地举着鬼叉子朝着钟薇儿刺了过去,钟薇儿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她便只能微微笑着,认命地闭上了双眼儿。一阵钻心的疼痛刺过她的肩膀,她惊讶地睁开了眼睛,微微讶异地看着眼前的阿奴,因为,她明明看到他是要朝着自己的心脏的位置刺过来的。

    正在这时,钟薇儿眼睁睁地看到他眼前的阿奴竟然被一股子强大的力量给打开了去,身子竟然飞出去了老远。还没等钟薇儿反应过来,她的眼前已经出现了一个帅气的白色身影,钟薇儿在迷迷糊糊之中看到了白若画朦胧的脸庞,她朝着他牵强地笑了笑,轻轻地说了一句:“白若画,你怎么来了……”说完,钟薇儿终于再也忍不下去昏迷了过去。

    看着眼前受伤如此严重的钟薇儿,白若画已经完全被气红了眼儿,他整个身体冒出了巨大的杀气儿来,他轻轻地将钟薇儿放在地上躺好,猛然站起了身子,一头儿如墨般的头发无风却冽冽地飞扬了起来,他伸出双掌来对着那些阴兵阴将就是一击,顿时他们便全部都瘫倒在了地上。

    白若画自然知道此时不是他恋战的时候,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儿阿奴,便转身将钟薇儿抱了起来,一转身便消失了身影。

    阿奴面色凝重地将口子的鲜血吐了出来,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此时,一直担心的宋圣君赶来看到这样一副惨状不由得走到了阿奴的身边儿追问道:“怎么回事儿?钟薇儿呢?”

    阿奴双手抱拳对着宋圣君深深地一鞠躬,自责地说道:“属下办事不利,让这钟薇儿被人给救走了,请宋领事责罚。”

    宋圣君眸光一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儿,说道:“这事也不怪你,不过,救走她的又是何人?”

    阿奴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看着宋圣君一脸儿严肃的说道:“是白家的公子。”

    “白若画?”宋圣君脸色有些微微的讶异,一脸儿震惊地说道。

    “正是。”阿奴也认真地点了点头儿。

    宋圣君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他的山羊胡子,一脸儿高深莫测地说道:“地狱使者家的人,看来,这个钟薇儿果然不简单啊。”

    杨曼容看到白若画抱着满身是伤,肩膀的位置还插着一把鬼叉子的钟薇儿回到家里的时候顿时惊恐地惊叫出声儿来,她捂住嘴巴,看着白若画说道:“怎么回事儿啊?她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别问那么多了,快过来帮忙。”白若画一脸儿焦急地撞开了钟薇儿地房门,还回头对着杨曼容说到。

    还好白若画用法力稳住了钟薇儿被鬼叉子刺中的伤口防止它继续流血,他轻轻地将钟薇儿放在了床上之后,便运用法力,慢慢地将那鬼叉子从钟薇儿的肩膀里拔了出来,他极其地小心翼翼的,既不想伤了钟薇儿,也不想她忍受更大的疼痛。

    最后,当钟薇儿痛苦地“呜”了一声儿,一身儿大汗淋漓的白若画总算是把那把鬼叉子给拔了出来了。杨曼容此刻正好拿了一盆热水进来,看到这副场景,不由得有些恶心地咽了咽口水儿。

    白若画看着进来的杨曼容说道:“曼容,麻烦你帮薇儿收拾一下身子,我先出去了。”说完之后,白若画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儿仍在昏迷不醒的钟薇儿一眼儿,最后还是默默地走了出去。

    钟薇儿身上的伤口太多,而且出了很多血,衣服都黏在了皮肤上,想要就这样把衣服给脱下来是不可能的了。没有办法,杨曼容便拿来了简单,将钟薇儿身上的衣服慢慢地剪开,露出了她一身儿伤痕累累的玉体。杨曼容看着她这副受伤的身体,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拿着温热的湿毛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着钟薇儿的身体。当毛巾擦到伤口的位置的时候,因为太过疼痛,钟薇儿不由得“嘶嘶”地痛叫出声儿来。这声音吓得杨曼容拿着毛巾的手儿一抖,不由得又慢慢地放缓了手上的动作来。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杨曼容这才把钟薇儿身上的血迹给清洗干净了。她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儿来,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突然,她不由自主地看着钟薇儿裸露的玉体,虽然身上有多处伤口,但是那凹凸有致匀称的身材还是让杨曼容羡慕不已的,甚至。还有一些嫉妒。

    她有点儿嫉妒,钟薇儿不但拥有一张魅惑迷人的脸蛋儿,也同时拥有一副这么火辣有料的身体,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胸部,虽然她的身材也算是不错的,但是,和钟薇儿一对比起来还是有些相形见绌的。

    身为女孩的自己对她这副身体都觉得心动不已,如果她的身体没有伤痕,那么任何一个男子看到这样的女子身体都会把持不住的吧。杨曼容被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怪异想法给逗笑了,她摇了摇头儿,便开始帮钟薇儿穿上干净的衣服。

    当穿到袖子的地方的时候,她先前给她擦身子的时候没有在意,这会儿,她竟然发现,钟薇儿原本在右手手臂上的守宫砂竟然不见了!杨曼容的一双手儿顿时变得颤抖了起来,她一脸儿难以置信地看着钟薇儿,眼里竟然冒出了一阵慑人的寒光,她仿佛听到了心里有什么破碎的声音。

    她眼神凶狠地看着钟薇儿,一字一句地说道:“钟薇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