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权世界的男剑仙〕〔英雄无敌大宗师〕〔万剑神尊〕〔岭南鬼术〕〔闪婚蜜爱:误嫁高〕〔太古鲲鹏诀〕〔独宠一世:总裁老〕〔医品宗师〕〔超神感应〕〔神奇旅舍〕〔我的娇俏女房客〕〔霍少,宠妻请克制〕〔港岛枭雄〕〔我的大小美女花〕〔报告爹地,妈咪要〕〔我的金主爱上我〕〔花都小玄医〕〔绝世神通〕〔绝命毒尸〕〔都市极品医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四十六章宋圣君的计谋
    山洞口前,钟薇儿,白若画还有杨曼容三人看着身后已然崩塌面目全非的墓穴,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们都知道,这个墓穴就会这样消失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钟薇儿发现苏白羽神秘失踪了之后,她的心里不由得变得沉重了起来,她的心里清楚地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为了钟家,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她也要把他追杀到底。

    “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杨曼容看着白若画提议着说道。因为经历了刚才的事情,杨曼容的心里已经对钟薇儿产生了芥蒂,而且,在她得知了苏白羽竟然就是上位地狱冥王之后,杨曼容的心竟然无比喜悦了起来,她总算明白,果然自己喜欢的人就是不一样,而且,她觉得自己和他的距离竟然因为这样而变得越来越近了。更重要的是,当她得知钟薇儿和苏白羽竟然有着这样的深仇大恨以后,心里更加确定了他们不会在一起的可能,这让她心里窃喜不已,总觉得自己和苏白羽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白若画自然知道此刻的当务之急便是赶紧离开,所以,他走到了钟薇儿的身边儿,轻声地问道:“薇儿,我们……”

    “走吧。”还没等白若画把话儿说完,钟薇儿便率先说出了口来。钟薇儿牵强地扯起了嘴角朝着苏白羽和杨曼容两个人笑了笑,她看到杨曼容被扭伤的腿,便赶紧走到了杨曼容的身边儿,关切地问道:“曼容,你的脚怎么样?能自己走嘛,要不我扶着你吧。”说完,钟薇儿还伸出手儿来轻轻地拉住了杨曼容的胳膊。

    杨曼容转过头儿来朝着钟薇儿笑了笑,说道:“好啊,谢谢你,薇儿。”说完之后,杨曼容便微微地低下了头儿来,谁都没有看见她眼底里不经意间露出了的寒冷精光。

    苏白羽那边儿。

    苏白羽看着后卿带来的那些阴兵和邪物队伍消失之后,便授意宋圣君也让他带来的阴兵先行离开。因为,他有一些事情要亲自和他谈谈。

    苏白羽带着宋圣君来到了山下的那一片儿密林里,钟馗墓穴崩塌之后,这里的怨魂也随之消失不见了。苏白羽看着这片他和钟薇儿他们来时所经过的密林,感慨万千,总感觉有些事情好像已经时隔多年。想到这里,苏白羽摸着那根他在树底下休息过的树杆子,不由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

    宋圣君追随苏白羽多年,他一直都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苏白羽有这么伤感的时候,所以,不由得走上前去,关切地问道:“冥王,您这是怎么了?”

    苏白羽转过头儿来一脸儿认真地看着宋圣君说道:“圣君,钟薇儿是不是我先前从冥海里捞出来交于你的鬼胎?”

    宋圣君听到苏白羽原来想说的是这件事情,不由得脸上泛起了激动的神色。他立马开心地点了点头儿,得意地说道:“正是,冥王您肯定是见过她了吧?”

    苏白羽从宋圣君的口中得到了明确的答复之后,不由得微微拧起了眉头儿,责问道:“你为何如此做?”

    宋圣君微微低下了头儿来,轻轻叹了一口气儿,这才接着说到:“冥王,老奴所做的这一切全部都是为了你啊。”说着,宋圣君微微踱开了步子,抬起头儿说道:“当年,您被八方地狱冥王陷害之后,为了掩人耳目,我便偷偷将您遗留下的七窍灵魂放入了六道轮回的人间道,这些年来,我一直潜伏在您的身边儿,默默守护着您,期待着有一天您能归来。可是,您轮回为人之后,身上的冥王记忆和修行越来削弱,而且没轮回一世便更加减弱,而那个为了助您成为冥帝的鬼胎也……”

    “怎么了?”苏白羽看他说得有些迟疑,便拧着眉头儿赶紧追问到。

    宋圣君又叹了一口气儿,这才接着说道:“冥王您应该记得,那鬼胎从冥海捞上来之后,您便渡了一口阴气给他,其实它一直都在依赖着您而生,所以当您的气息越来越弱之后,这鬼胎也变得脆弱无比,无论我抓了多少冤鬼喂养它,都不见好转。所以,为了好好保护着鬼胎,等着您归来,我必须要给这鬼胎找一个宿主。”

    听到这里,苏白羽已经大概明白了一些,可是,他仍是有些无法接受,他便咬牙切齿地说道:“钟薇儿,为什么偏偏就是钟薇儿。”

    宋圣君见他反应如此强烈,不由得微微瞪大了眼睛,说道:“这鬼胎和您一般有着清奇的命格,所以一般的宿主它是难以存活的。老奴必须要找到一个命格与您相同的人,这样,才能把鬼胎养好,助您一臂之力啊。所以,老奴便偷偷到了司命星君那处,查找遍了命薄,唯独发现了这个即将出生的钟家传人,而且,您猜老奴在命薄上还看到了什么?命薄上说,此女天赋神命,命格奇特,将会成为钟氏一族最强大的猎鬼师。我便担心,她会是您成为冥帝路上最大的阻碍。”

    苏白羽听到这里,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眼睛里也冒出了危险的精光来,他冷冷地说道:“所以,你就选择了钟薇儿么。”苏白羽的话语里有些些微的责备意思,但是他的心里清楚得很,宋圣君做这样的决定并没有错,换做是以前,或许他自己还会更加狠毒。

    “嗯,没错。”宋圣君毫无保留地点了点头儿说道,“当时我便想着利用这女子向钟家布置出一个最毒的计谋来。您想想看,如果钟家最强大的猎鬼师助您成为了冥帝,那么钟家的人也必定会是臣服于您,到时候钟家人的阴阳血还不是让您取之不诘用之不竭了么。不过,老奴当初想是这么想的,但是,老奴那时候并不知道如何将鬼胎与她融为一体,直到我遇见了钟薇儿的父亲,钟山。”

    苏白羽听到这里忽然来了兴致了,钟山他也见识过,不过,他对他的感觉并不是太友好。于是,苏白羽便微微眯起了眼眸来,问道:“哦?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宋圣君突然微微靠近了苏白羽一些儿,便神秘低声儿地说道:“老奴去了鬼窑子。”

    鬼窑子是地府里一个神秘又隐蔽的存在,鬼窑子里有各路奇奇怪怪的买家卖家在进行着见不得光的交易,这里买卖的东西都是极其难寻和得到的,而且,这里还有一个神秘的地方便是,买卖各种消息。宋圣君之所以会去鬼窑子便是为了找寻渡养鬼胎的方法。

    苏白羽先前最不喜欢这个叫鬼窑子的地方,他之前也想过要把那里彻底铲除的,可是,奈何这个鬼窑子当真太过神秘,而且总是不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所以他也那它没有办法。

    宋圣君看了看苏白羽一眼儿,接着说道:“老奴便是在那里遇到了钟山。”

    苏白羽微微皱起了眉头儿来,说道:“他去哪里做什么?”

    听到这里,宋圣君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道:“好巧不巧,他去那里寻的正是一副鬼胎。”说到这里,宋圣君突然神秘一笑,接着说道:“鬼胎只沉浮与冥海之中,而冥海浩瀚无边且不说一般人难以靠近,要想把鬼胎捞上来,那更是难上加难。所以,鬼胎在鬼窑子里还算是一个神秘的物品,只要有人寻找,消息便也传开了。于是,老奴便找到了宋圣君。”

    宋圣君接着捋了捋他的山羊胡子,说道:“可能真的是天意吧,老奴伪装身份和这钟山套近乎了才得知,原来他的夫人怀孕八月,眼看就要临盆,可是,家中长辈竟然查看出那婴儿已然胎死腹中。钟家长老对此事甚是着急,只因他们推算得出,他夫人腹中婴孩将会是钟家最后的希望,所以,他们查看钟家的密卷。竟找到了一种起死回生的秘术可将腹中的胎儿救回。那便是要找来一鬼胎,给其渡上阴气,便可顺利出声。老奴当时听到钟山如是说,顿时觉得此乃天助我也之大事,所以便将手中的鬼胎赠与了他。如今看来,老奴的计谋是成功了,因为老奴感应到冥王您的道行已经即将冲破冥帝。不过,这钟薇儿又是怎么帮助了您的?”这一点儿,倒是宋圣君不知道的。

    这一下,苏白羽算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了。不过,他自然也不打算将他是因为和钟薇儿结合,得到了她身上的处子元阴而功力大涨的事情告诉他。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儿,不再说话了。

    宋圣君见一切事情都已经说清楚明白了,便双手合十朝着苏白羽鞠了一躬,说道:“请冥王和老奴一起重返地狱。”

    苏白羽看着眼前一片忠心耿耿的老仆,他知道他为了自己已经做了太多,可是,他总觉得现在的自己心里多了一份牵挂。但是,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儿下山回清水镇的道路,也不知道此刻钟薇儿他们回去到了没有。

    不管怎么样。他是无法再和他们一道儿,也只有地狱才是适合他这地狱冥王还去的去处。而且,他还要回去找那八个冥王们好好讨要一个说法儿。挣扎了良久,苏白羽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他伸出手儿来轻轻一扶,他的身上便变成了着一身儿黑底红纹的蟒袍,而他的容貌也不在是那个傻里傻气的小白脸儿模样。此刻的他,一张俊脸儿里布满了冷情,就像是一位天生的王者一般。

    他甩了甩袖子,冷冷地说道:“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乱伦大杂烩〕〔总裁太坏,娇妻要〕〔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