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四十四章王者归来
    苏白羽因为心里太过着急钟薇儿,根本就没有防备,所以,她那出其不备的一掌,他根本就没有来得及闪躲,便狠狠地击中了自己的胸口,甚至嘴角流出了一丝血丝。

    苏白羽一脸儿震惊加难以置信地看着钟薇儿,他有些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他们才刚刚刚有过那么亲密的接触,彼此开诚布公表明了心意之后,她竟然会无缘无故地对自己大打出手儿。而让他更不敢相信的是,他们不过分开才几个小时的时间,钟薇儿的内力怎么会有如此突飞猛进的进步,竟然能让他微微受了伤。

    一旁的杨曼容看到钟薇儿突然朝着苏白羽就是一掌,她赶紧反应了过来,立马挡在了苏白羽的跟前儿,有些生气地看着钟薇儿质问道:“薇儿,你这是在干嘛呀?你怎么能无缘无故地打人呢?”说着,杨曼容微微侧过脸儿来,看到苏白羽嘴角挂着的血丝,心里微微心疼起来,她放轻了语气,关切地看着苏白羽问道:“苏白羽,你怎么样啊?”

    苏白羽狠狠地将口中的鲜血吐了出来,用探究的眼神儿一脸儿莫名其妙地看着钟薇儿。想从她的眼神里看出来她对他的怒意,究竟是所为何事。

    可是,钟薇儿却是明显地不给他任何的机会。她微微别过脸儿去躲开了苏白羽探究的眼神,随即,双手暗暗用力想要继续向着苏白羽进行攻击。因为,她现在的脑海里除了报仇已经完全装不下别的东西,也无法思考了。只要一想到,他们钟家这么多人的性命都毁在了眼前的这个人的手上,她便想要亲手杀了他,以泄心头之恨。

    站在钟薇儿身旁的白若画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儿,便赶紧伸出手儿来紧紧地拉住了钟薇儿的胳膊,可是,白若画的手儿在碰触到钟薇儿胳膊的瞬间便感觉到她体内竟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反抗着他,他一脸儿惊讶地看着钟薇儿,难以置信地说道:“薇儿,你到底怎么了?”直觉告诉白若画,她肯定是经历了什么难以言喻的事情,因为,他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愤怒的钟薇儿。

    钟薇儿越是愤怒,身体里的身体里的气流便越是乱窜。白若画甚至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握住钟薇儿胳膊的手竟然被她体内的所散发出来的内力给烫伤了,他知道钟薇儿已经开始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了,于是,他便伸出另一只手儿来,将掌力注入自己和钟薇儿接触的手儿,试图平衡她身体内那股子乱窜的气流。可是,仍然是有些力不从心。白若画的脸儿上露出了惊恐担心的表情,他看着钟薇儿大声地说道:“薇儿,不要!”

    可是,还没等他把话儿说完,钟薇儿已经“啊!”地大叫一声儿,体内雄浑的内力竟然将白若画和杨曼容两个人给震飞了出去。唯独苏白羽,依旧安然自若地现在原地。

    苏白羽面儿上略带忧伤,眼神儿迷离地看着眼前愤怒异常的钟薇儿。他的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了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其实,这个场景他在心里幻想过无数遍儿,但从来都没有一遍儿会像现在这么真实,这么的让他撕心裂肺。想到这里,苏白羽竟然凄美地勾起了一边儿的唇角来,这笑容依旧是那么邪魅,但更多的是无奈。

    钟薇儿看到他那忧伤的眼神儿顿时心里边儿便软了起来,可是越是这样,她越不能原谅自己。她猛地甩了甩头儿,将心中的杂念都给甩了出去,她猛地一个箭步飞到了苏白羽的跟前,伸出手儿来放在了他的脖子前。苏白羽也并没有闪躲,他双眼柔柔地注视着她,她只要微微一用力,便能掐住他的脖子。但是,苏白羽心里在赌,赌她不忍心向自己下手儿。

    钟薇儿的脑海里一直在有一个声音不断地提醒着她,说道:“快下手儿!快杀了他,只要杀了他便可以为死去的钟家多条性命报仇了,也不会再有更多的钟家人收到伤害了!快!快动手啊!”钟薇儿的手儿往前伸了一下微微收紧,可是在要真正碰到苏白羽的胳膊的时候又放开来了。如此反反复复了好几次,钟薇儿终究还是下不去手儿来。

    这时候,被震飞出去的杨曼容和白若画已经站了起来又跑回到了两人的身边儿。杨曼容猛地挡在了苏白羽的跟前儿,她看着眼前的钟薇儿突然觉得好陌生,她有些生气地说道:“钟薇儿,你到底是要干嘛?你都把他打伤了,现在是要杀了他吗?”

    “受伤?”钟薇儿一个眼刀瞪过去,随即扯了扯嘴角冷冷地笑了起来,伸出手儿来直指着苏白羽,狠狠地说道:“你看他那个样子像是受伤的吗?我们这里武功最高的就是你了吧,苏白羽。”说完,钟薇儿还一脸儿冰冷地看着苏白羽。

    听了钟薇儿的话儿,苏白羽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钟薇儿。杨曼容则是一脸儿震惊疑惑地看向了身后的苏白羽,她左看右看,眼前白白嫩嫩的苏白羽,虽然现在他的脸上有些花,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钟薇儿说的那样啊。而白若画显得倒是镇定了许多,他本来就一直对苏白羽心存提防,而且,对于钟薇儿说的话儿他总会选择无条件相信的。他微微挑了挑眉头儿,看向苏白羽的眼光已经冷上了好几分,他淡淡地说道:“怎么,你不应该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啊?你们到底是在干什么呀,是在审问犯人么?”杨曼容看到就连白若画也变得这么无理,心里的怒火更加重了,她看着他们两个人咄咄逼人地问道。

    苏白羽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他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的。于是,他伸出手儿来把杨曼容拉开,轻声说道:“曼容,你……”

    可是,苏白羽的话儿还没说完,钟薇儿便紧接着说到:“对!没错!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一个犯人!”钟薇儿说着,双眼已经因为愤怒而变得血红,她微微咬着嘴唇,双眼带恨地看着苏白羽说道:“我们一起经历过了那么多事情,也算是一同出生入死过了。我一直把你当成朋友,可是你呢?嗯?你一直在我的身边欺骗我!利用我!你明明知道,我最想找到那个害了我们钟家那么久,种下诅咒的大仇人!可是,这一切你明明都知道的,你知道我的仇人是谁,不是吗?苏白羽!”

    杨曼容顿时被她的话儿震惊得连忙看向了苏白羽,轻声问道:“你真的知道?”

    白若画显然也被钟薇儿的这一番话儿给惊到了,但他很快就收拾好情绪来,一脸儿饶有兴致地看着苏白羽。苏白羽微微拧紧了眉头儿,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钟薇儿看着他这样的反应,心里已经对心里的真相有九分相信了,在此之前,她多么希望,哪怕是一点儿,她也希望他能反驳能解释。最后,钟薇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目光灼灼地看着苏白羽说道:“苏白羽,我就问你这一次!到底是不是你,向我们钟家人下的诅咒。而你,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你,就是地狱冥王之一!”

    “什么?”杨曼容惊呼出声儿来,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身旁的苏白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颤抖着声音接着说道:“怎么会?这……这不可能吧……”

    而白若画也是挑起了眉头儿来,一脸儿平静地看着他,可是心底里已经掀起了波澜来。

    听到钟薇儿这么说,不知怎么的,苏白羽竟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的脸儿上已经换成了释然的表情,他不去争执,也不去反驳,就这样沉默着静静地看着钟薇儿的脸儿。也许,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这么平静地看着她了。想到这里,往事的一幕幕,他们一起经历过的画面儿一帧一帧地在他的脑海里闪现。

    钟薇儿轻轻地“哼”了一声儿,冷冷地笑了起来,说道:“怎么,你这是默认了吧。”

    就在钟薇儿的话音刚落,整个墓穴突然猝不及防地震动了起来,随后,有碎石和灰尘从顶上不停地散落下来。

    “怎么回事儿啊!”杨曼容惊恐地抬起头儿来看着仍在不停掉落东西的顶端。

    白若画随即伸手一画,在众人的头顶画出一道儿屏障来,将那些掉落下来的东西阻挡在外。随即,白若画便说道:“这里看起来应该是要塌了,我们还是快点儿出去吧。”说完之后,白若画看到钟薇儿仍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静静地看着苏白羽的样子,而自己设的保护屏障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他便又焦急地喊了一声儿,“薇儿!”

    “薇儿,我们快点出去吧,有什么事情等出去了再说好吗。”杨曼容也在一旁焦急地说道。

    听了杨曼容的话儿,钟薇儿的表情总算是有些松动了,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儿。随后,白若画便拉着她还有杨曼容三人快速地离去了。

    苏白羽默默地看着钟薇儿离去的背影,眸光沉了沉,随后便转过身儿去,从另一个地方离开了。

    等到钟薇儿,白若画和杨曼容三人终于逃出了他们先前走进墓穴的那个山洞口,身后的墓穴也在同一时间瞬时坍塌了。

    杨曼容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随即看了看四周,说道:“咦?苏白羽呢?”

    苏白羽从另一边儿逃出了墓穴之后,便听到了身后的山坍塌的声音,他的心也跟着有什么东西坍塌了。当他再次抬起头儿来的时候,只见眼前宋圣君竟然带着一队阴兵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儿,宋圣君的脸儿上满是惊喜的神情,他激动地双手抱歉对着苏白羽就是一个鞠躬,恭敬地说道:“恭迎冥王归来!”

    “参见冥王!”宋圣君身后的一众阴兵齐刷刷地跪了下来大声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