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骷髅〕〔武神圣帝〕〔重生之灰姑娘奋斗〕〔魔门败类〕〔终焉异世启示录〕〔血蓑衣〕〔蜜枕甜妻:老公,〕〔通天神途〕〔网游之极品领主〕〔女子监狱风云〕〔百鬼传人〕〔九天神龙诀〕〔古玩专家〕〔海洋修士〕〔无敌之大唐〕〔无上崛起〕〔鬼医圣手:嫡女逆〕〔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他自书中来:我的〕〔绝世武侠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四十一章古墓幻境
    回想起这些来,苏白羽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儿来。既然当初他把那具鬼胎交给了他的老仆宋圣君,那为何现在又会跑到了钟薇儿的身上?

    这一下,苏白羽总算是明白过来了。为何钟薇儿体质如此特殊,会需要阴气才可以维持生命。这正是因为她的本体是鬼胎,而这鬼胎一直以来都由宋圣君用最具阴气的阴魂来喂养,所以,即使它与人身融为了一体,但是也需得阴气才得以活命。

    苏白羽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这样想来的话儿,钟薇儿如今变成这般模样,追根追底竟然是自己所造成的。但是这中间有太多他不知道的事情了,他不知道自己不在地狱的这千年里,宋圣君背着自己对这鬼胎做了什么手脚。

    原本,即使宋圣君背着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他都不会与他计较的,毕竟,这名老仆已经追随了自己多年,他对自己的忠心是绝对毋庸置疑的,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他好。但是如今,情况却是不一样了。他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钟薇儿,所以,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像以前一样冷淡地对待这件事情,做出决定来。

    而且,他现在也深深地知道,目前来说对钟薇儿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要破除困扰了钟家族人几千年的诅咒,如果她当真知道了那个施下诅咒的人就是自己的话,如果她知道了自己和钟家的种种渊源的话,恐怕,他们两个便真的会变成生死大敌了。

    这一些,是苏白羽以前从来不会考虑的事情。他这个人一向是独来独往,特立独行,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也正是因为这般,他和八方地狱冥王关系才这么恶劣。但是现在他真的很纠结,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该怎么面对钟薇儿,他第一次有了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正在苏白羽这一番兀自纠结的时候,原本紧闭的石室墓穴突然开了一道儿口子,他下意识地便冲了出去。

    钟薇儿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来,她微微动了动身子,只觉得浑身一阵又酸又疼,而且下身还传来了一种撕裂的感觉,这种种的迹象都在提醒着她,昨夜的一切是怎么样的凶猛。想到这里,钟薇儿不由得害羞了起来,她的脸儿微微发热,她赶紧用双手遮住了脸蛋儿,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去面对苏白羽呢。虽然昨天有些迷迷糊糊的,但是,她还是依稀记起来了一些,好像正是自己如饿虎扑狼一般让苏白羽对自己这般那般的。想起来这些,钟薇儿更加害羞得无地自容了。

    所以,虽然她已经转醒了过来,但是她还在捂着脸儿装睡,想等着苏白羽把自己给唤醒,那样两个人的见面应该不至于那么尴尬。可是,她等了又等,却是完全听不到苏白羽的动静,她疑惑地放下了捂住脸儿地双手,转过身儿来,微微坐了起来,她这才发现这墓穴里除了自己,哪里还有什么苏白羽的身影?而且,就连昨日那片儿让她变得神魂颠倒的红色花海也跟着消失不见了。整个墓室变得空荡荡的。要不是自己此刻身上未着片缕,还有身上留下的星星哦点点的印记,她真的要怀疑昨夜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春梦了。

    钟薇儿也没有再多花时间想太多,她动作麻利地起身赶紧穿好了衣服。苏白羽不会武功,而且这墓穴里到处都是危机四伏的,她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要赶紧找到他。

    而就在钟薇儿站起来不久,她的体内突然又发生了奇怪的感受,她猛然觉得一阵呼吸难受,身体正在强烈地渴望着阴气的续命。她伸出手儿来在自己身上的几处穴位点了一下,想要极力遏制住内心的渴望,可是,这个渴望太过于强烈了,她的努力显得那么无济于事。

    随后,钟薇儿便难受得瘫倒在了地上。她的身子不停地在地上翻滚着,最后滚到了墓室的边缘里那个原本有门的地方昏迷了过去。就在这个瞬间,那个原本紧闭着的门儿突然大开了起来,一阵阴森的阴气边从门外儿猛然间灌入了钟薇儿的身体里,她顿时觉得身心舒服了不少。

    过了一会儿,因为有阴气的补给,没过多久钟薇儿便转醒了过来。她只觉得身体轻盈了许多,而且还在有源源不断的阴气在自动地进入自己的身体里,这让她觉得很是奇怪。

    于是,钟薇儿便赶紧地站起了身子来,她已经感受到那些充沛的阴气是从主墓室里传出来的。她抬起步子步入了主墓室,她的步子刚一落下,身后的大门便又立刻关了起来。她被吓得一惊,立刻转身看了看,只见那个门已经严丝无缝地对接上了,俨然又变成了一块儿平整的墙面,就像从来没有打开过一样。

    钟薇儿微微拧起了秀眉,缓缓静下了心神来。她眼睛在微微转动着,警惕地细微地观察着这个墓室。这个主墓室和他们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并没有差别,但是,不一样的是,那时候她并没有感受到这么浓重的阴气,这些阴气让她觉得,好像就是为了引自己到这里来的一般。

    对了,机关!

    钟薇儿猛然间想起了那个苏白羽打开的开关,她知道,白若画和杨曼容肯定是藏在了那六个分墓室的某一个里,现在能救一个是一个了。于是,钟薇儿便兴致勃勃地跑到了先前苏白羽发现机关的地方爬下来查看,可是,无论她怎么看,怎么摸索,却是一点儿也不见那开关的踪影。

    钟薇儿微微坐起来身子来,脸上的表情有些丧气和疑惑,嘴里喃喃自语地说道:“奇怪,怎么不见了呢,之前苏白羽明明是在这里找到的啊?难道那机关还会移动不成?”想到这里,钟薇儿又站了起来,开始在墓室的四周寻找那个能开启六扇门的开关。

    可是,她寻遍了这墓室里的角角落落仍是没有什么收获。这一番动作下来,钟薇儿已经觉得有些身心俱疲了。忽然,她将目光转向了墓室正中上位的那张石凳子上。鬼使神差一般的,钟薇儿突然便走了过去,她微微伸出手儿来,细细地抚摸着那张棱角分明方方正正的石凳上雕刻的纹路,一种熟悉的感觉猛然间从指尖传到了她的身上。

    钟薇儿没有多想,便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她将双手自然地放在了两边儿的扶手上。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猛然间有种失重的感觉,好像自己的身体正在和着这张石凳一起不断地下降,眼前又是烟雾萦绕看不清方向。

    当那种下降的感觉停止之后,眼前的迷雾也随之烟消云散了。钟薇儿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仍然是坐在方才那个主墓室的石凳上,唯一不同的是这主墓室的中间如今摆放这一副黑晶石的巨大棺材。

    钟薇儿惊讶地张了张嘴,她刚想从石凳上站起来,正在这个时候,从棺材的后方走出来一个通体发着白光,长成狮身山羊头的巨物神兽。

    “是你!”钟薇儿惊讶地叫出了声儿来。

    “没错,正是我!”只见那神兽看着钟薇儿歪着头儿微微笑了起来说道,那表情真的是形象得如同人一般的。

    “是你故意引我来这里的?”钟薇儿微微拧起了眉头儿,有些不确定地说道。随后,她似是想起来了什么,突然惊呼出声地说道:“等一下,你,你怎么会说话?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说着,钟薇儿已经默默地拿出了打鬼鞭儿来一件儿警惕地看着它。

    只见那神兽轻蔑地勾了勾一边儿的嘴角,那模样当真像是在蔑视钟薇儿一样,他用眼睛微微瞟了钟薇儿一眼儿,有些漫不经心地说到:“你手上的打鬼鞭可打不了我。”

    “哼,不试一试又怎么会知道呢?”钟薇儿得意地笑了笑,随即便拿着打鬼鞭直冲冲地向那神兽的身上甩去。

    那神兽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也丝毫没有要躲避的意思。钟薇儿将打鬼鞭缠绕在他其中一只羊角上,想要将他拉过来。可是,无论她怎么使劲儿,那神兽都是纹丝未动。钟薇儿惊讶地看了看手中的打鬼鞭,实在是难以置信,毕竟这打鬼鞭乃钟家传下来的神物,至今为止,她还没有发现有她拉不动的东西,这长得奇奇怪怪的动物还是第一个。

    那神兽看她一副一脸懵逼的样子笑得更欢了,他微微咧开了嘴,随后将头儿微微往后移了移,再往前甩了甩,钟薇儿便被他的这一系列动作给摔了出去,摔倒在了地上。那神兽四脚往前走,踏着优雅的步子,婀娜多姿地走到了钟薇儿的跟前儿来。他微微颔下首来,用俯视的角度一脸儿冷漠地看着钟薇儿,那样子就像是一位高贵的王者在俯视着他脚底下的手下败将。过了一会儿,那神兽才微微张开了嘴巴,说道:“我早就说过,你打不过我的。如今的钟家怎么衰败成了这个样子。”说完,那神兽还特别嫌弃地瞪了钟薇儿一眼儿。

    钟薇儿顿时被他的这句话刺中了心里的某条神经,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那神兽怒吼道:“是我学艺未精,但你万万不可侮辱我们钟家的先祖。”

    “哦?倒是一个挺有骨气的小妮子呢。”那神兽玩味儿地笑了起来,随即,他又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钟薇儿的跟前儿去了,他弯下脖子,将巨大的羊头儿与钟薇儿的脸儿持平,慢悠悠地说道:“那你又知不知道,钟家真正的先祖又是谁?嗯?”

    那神兽说话喷出来的热气一直扑在钟薇儿的脸儿上,让她一时之间没有办法思考,而且,这样近距离地观察他,钟薇儿倒突然觉得他长得还挺好看的。

    “我……”钟薇儿皱了皱眉头儿,说不上来话。

    “白泽,你又在调皮了。”就在钟薇儿思考的瞬间,整个墓室里突然响起了一道儿雄浑的声音。随后,钟薇儿看到她眼前的黑晶石棺材竟然满满地直立了起来,也是在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这棺材里躺着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乱伦大杂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顾轻舟司行霈〕〔人生若能两相忘〕〔超神学院:至尊河〕〔重生盛宠:总裁的〕〔《淫男乱女》〕〔年先生,慢慢喜欢〕〔见鬼〕〔后娘[穿越]〕〔头号新宠:禁欲总〕〔乡野春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