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界之最强龙神殿〕〔云诗诗慕雅哲〕〔画满田园〕〔沈若初厉行〕〔AI西游记〕〔空间农女:将军赖〕〔我是都市医剑仙〕〔隐龙惊唐〕〔冥妻在上〕〔王牌兵王〕〔掌心雷〕〔重生校园商女:大〕〔十二生肖历险记〕〔振南明〕〔大国旗舰〕〔无限伪穿越〕〔洪荒之证道无疆〕〔重生之魔教教主〕〔美漫的超凡之旅〕〔工科小生混大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三十八章中毒
    杨曼容的语音刚落,苏白羽便赶紧地站起了身子来。四个人齐刷刷地看着墓室墙面上突然打开的六扇门。

    钟薇儿止不住微微笑了起来,碰了碰苏白羽的胳膊竖起了大拇指来,打趣儿地说道:“挺厉害的吗,还真让你找到了,看来这几个应该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陪葬的分墓室。”

    苏白羽得意地朝着她摸了摸鼻子,笑着说道:“那当然,怎么说我这个寻鬼主播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还是不要高兴得太早!”白若画的声音突然像一盆冷水泼来一样突然响了起来,他的声音本来就低沉阴冷,如今在这墓穴的回声儿地作用下,更加显得幽深冰冷。

    果然,白若画的话儿还没有说完,墓室的四周围突然升腾起了袅袅的白雾来,而且这白雾还有了越来越浓的趋势。苏白羽突然之间觉得这白雾有股隐藏的,不易察觉的魔力,于是,他便一脸儿凝重地大声地召唤了大家说道:“大家千万不要乱走动,我们四个人要呆在一起,不然很容易走散。钟薇儿,白若画,曼容,你们都在吗?”眼前的白雾已经浓郁地看不清眼前的方向了。

    “我在这里。”钟薇儿低着声音说道。

    “我也在。”白若画冷冷地说着。

    苏白羽听他们回话的声音都感受到了他们就在自己的身边儿,这才稍稍放下了心来。突然,他猛然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急切地说道:“曼容呢?曼容呢!”

    钟薇儿听到苏白羽这么说也跟着着急了起来,她赶紧对着白若画的方向说道:“白若画,刚才曼容不是在你身边儿吗?”

    白若画也知道此刻情况危机不是开玩笑的,他伸出手儿来在自己的周围挥舞了几下,也着急地说道:“曼容,曼容你在吗?”

    “我在……啊!”杨曼容的声音突然微弱地响了起来,她的声音发出来的地方果然就在离白若画的不远处。只是,她还没有把话儿说完,便感受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她完全不受控制。

    白若画从她的声音听出来她现在处境不妙,他没有再多想,便顺着那声音的方向朝着杨曼容飞了过去,他这才堪堪抓住了杨曼容的手儿,便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和他拉扯着。最终,他还是敌不过,跟着杨曼容,两个人被吸进了另一个空间,在主墓穴里消失不见了。

    钟薇儿屏神静气地听着他们的动静,她已经隐隐约约地感觉出来他们两个人已经出了事儿,但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白若画,曼容,你们怎么样了?曼容?白若画?”

    “他们两个应该是遇到危险了。”苏白羽冷沉着一张脸儿,随即他便不由自主地往钟薇儿的方向靠了靠,待身体碰触到她,他的心里才放心了下来,说道:“你也小心点儿,跟在我身边,知道吗?”

    因为在白雾里,钟薇儿知道他此刻是看不到自己脸儿上的表情的,于是便放开了胆儿地让自己笑了起来,同时,她也觉得心里有股像是幸福的感觉。她忽然觉得,经了这么多,这个看起来软弱无能的男人,却是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救下。她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渐渐地爱上了这个眉清目秀的男人了。

    苏白羽见钟薇儿始终好久都没有给自己回应,便有些心急地再次说道:“钟薇儿你有没有听见啊!”

    钟薇儿无语地朝着他翻了一个白眼儿,虽然她知道他看不到,她有些好笑地说道:“我看你搞错了吧,应该是你呆在我身边儿吧,我保护你才对,呵呵……”说着,钟薇儿竟然有些开心地笑了起来。

    苏白羽实在是拿她没撤,毕竟他又不能如实地告诉她自己的实力,而他之所以会这么紧张,是因为他感觉到如今他们的处境是真的很危险。因为,虽然他只是恢复了一部分的冥王之力,但是按道理来说这样的雕虫小技应该是难不了他才对。可是,竟然连他动用了全部的精力都看不开这层白雾,仍然被困在其中,不能视物。然而,苏白羽这一系列操碎了心的心理活动钟薇儿却并不知道。

    突然,钟薇儿在这一团迷雾里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个东西在向自己这边儿走过来。她微微眯起了双眼来,隐隐约约看出来是一个巨型的动物的样子,走起路来像是狮子,可是它的头上仿佛又有两个弯弯的羊角。

    是什么东西呢?钟薇儿的心里暗暗想到。

    就在钟薇儿思考的瞬间,那动物突然一个急转身儿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了。钟薇儿没有多想,便一边儿追着它,一边儿对着身旁的苏白羽说道:“那边儿有一个东西跑了,快追!”她的话还没说完儿,整个人早就追上了前去。

    苏白羽没太在意她说的是什么,只是感觉她的身影走动,他便下意识地跟了上去。随后,两个人便鬼使神差地来到了一处比较小的墓穴里。进入了小墓穴之后,那原本浓重的白雾便渐渐散去了,两个人也互相见到了彼此。

    “咦?那个东西去哪里了?”钟薇儿在墓室里四处张望着,好香在寻找着什么。

    苏白羽一脸儿警惕地注意着周围的环境,一边儿缓缓地走到了钟薇儿的旁边儿,小声地说道:“怎么了?你在找什么东西?”

    钟薇儿看着苏白羽认真地说道:“就是刚才我们在那个墓穴的时候,我好像隐隐约约地看到一只长得又像狮子,但是又有点像羊的东西,我看它好像要朝着我们走过来,可是突然间又点头儿走了,所以我就追着它跑来了这里,可是,到这里后它就突然不见了。苏白羽,你有看到吗?”

    苏白羽拧着眉头儿一脸儿认真地看着钟薇儿摇了摇头儿,说道:“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这里……好像是我们刚才看到的那六个墓穴其中的一个……”苏白羽的话儿还没有说完。突然这墓穴里轰然发出了一声儿巨响,原本打开了的石门,突然又严丝无缝地合闭上了。

    “呀!怎么回事儿!”钟薇儿被这突然发出的声响儿吓了一大跳,她下意识地靠近了一步苏白羽。

    苏白羽也跟着紧紧地把她护在了身后,看着这突然又陷入了黑暗的墓室,他紧张地说道:“不知道,可能是谁在外边儿又触动了开关。”

    “咦?苏白羽你看!”钟薇儿突然惊讶地指着不远处的地方惊叫出声儿。

    就在钟薇儿惊叫的瞬间,原本黑暗的墓室里突然自边缘儿开始满满地泛出了一些红光,这红光蔓延的范围越来越大,使得原本黑暗的墓穴都变得洪亮起来。

    “是花耶!”钟薇儿惊喜地叫出了声儿,随即,便挪动脚步到那一片儿花海里。

    微微闪动着红光的花海看起来即绚丽多姿又妩媚动人,钟薇儿忍不住伸出手儿来轻轻地碰了碰那迷人的花瓣儿,结果那花竟然像是有灵性一般,调皮地朝着钟薇儿抖动了几下身子,随后便自花蕊出散发出了一阵金黄色的花粉,香气扑鼻。

    钟薇儿忍不住用鼻子靠近嗅了嗅那香气,轻声儿感叹道:“好香啊。”这是一种奇特的香味,钟薇儿还从来没有闻到过如此沁人心脾让人身心如此放松的香味。

    “苏白羽,你快过来呀!”钟薇儿突然转身一脸儿妩媚愉悦地朝着苏白羽招了招手儿。

    苏白羽本来就觉得这个地方不太对劲儿,听到钟薇儿的召唤后,苏白羽便连忙跑到了她的身旁。还没等苏白羽反应过来的时候,钟薇儿已经抓起了一把花猛然放在了苏白羽的鼻尖下,笑容妩媚,娇柔地说道:“怎么样啊?是不是觉得很香啊?呵呵呵……”

    苏白羽只觉得有一股儿神秘的香味突的钻进了鼻子,等他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担心地看着钟薇儿,果然看到她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样子,一张精致的小脸蛋儿竟然已经变得粉扑扑的,看起来甚是可爱诱人。

    苏白羽看到这样的钟薇儿竟然心也不由自主地砰砰直跳,有些难以自抑。他猛地伸出两指来点住心尖的穴位,又晃了晃脑袋尽量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随即,他又伸出手儿来轻轻地拍了拍钟薇儿滚烫的小脸儿,轻声呼唤道:“钟薇儿!钟薇儿!你清醒一下。”

    “哇……你的手摸得我好舒服哦……”钟薇儿突然一把抓住了苏白羽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儿上,还发出了一声儿长长的舒服的喟叹。钟薇儿还拿着苏白羽宽大的手掌不不停地摩擦着自己的简单儿,一双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娇媚地看着苏白羽,有种勾人夺魄的感觉。钟薇儿朝着苏白羽微微地笑了起来,轻轻呵着气儿,吐气如兰地说道:“苏白羽我觉得好热啊。”

    苏白羽此刻心里已经十分确定,钟薇儿已经中毒了,而且这毒还是春毒。想到这里,苏白羽眼神阴戾地看了一眼“罪魁祸首”,那片红光灿烂的花海。他轻轻挥了挥掌,那片花海便瞬间灰飞烟灭花城了一片一片黑色的碎片。

    可是,苏白羽这方才收回了手掌,那些花海便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又疯长了起来,而且来势汹汹,好像比之前更加红更加艳丽了。突然,那些花海便犹如海浪一般猛地袭向了苏白羽,将所有的花粉都投向了苏白羽。

    苏白羽立马护住钟薇儿,用力画出了一个保护罩来,可是,即便如此,还是有些许的花粉钻进了他的鼻子里。苏白羽只觉得此刻的体内犹如被烈火焚烧一般,急需要什么东西来解热。就在他燥热难耐的时候,躲在苏白羽怀里的钟薇儿突然开始扒拉开自己的衣服来,还一边儿喃喃地说道:“苏白羽,我真的觉得好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婚婚欲睡:总裁宠〕〔少年张三丰之名剑〕〔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医世神凰〕〔嫁给反派小叔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