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肆意人生〕〔八零军婚甜蜜蜜〕〔娇妻高高在上〕〔大唐第一少〕〔猛鬼特烦恼〕〔救赎〕〔无敌枪炮大师〕〔官场特种兵〕〔有帝来仪〕〔重生国民男神:夜〕〔影后直播攻略〕〔羽化浮〕〔买一送二:霸道爹〕〔此处有仙气〕〔二次元之幻想系统〕〔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快穿:拯救炮灰计〕〔元古剑魂〕〔星临诸天〕〔古代来的军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三十五章养伤
    苏白羽和钟薇儿两人一直在紧张地关注着白若画和杨曼容那边儿的情况,根本没有发现此刻他们自己的身后正有危险在慢慢靠近。

    听到杨曼容的呼唤之后,苏白羽和钟薇儿便一同转过身儿来,只见那只巨蟒,已经失去蛇尾的巨蟒,此刻正用剩下的半个身子挪动着来到了苏白羽和钟薇儿的身后。待两人堪堪转过头儿去的时候,那半条巨蟒已经完全来到了他们的跟前,正凶狠地张开了血盆大口朝着钟薇儿就要咬了下去。

    钟薇儿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也完全忘了反应,她只是呆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失去双目面目丑陋的巨蟒惊讶地坐着。一旁的苏白羽最先反应过来,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巨蟒的利齿渐渐靠近,下意识地,便把钟薇儿推过了一边儿去,而他的胳膊,便不偏不倚地被巨蟒的利齿狠狠咬住。

    “啊!”苏白羽仰天长啸,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地痛喊。

    钟薇儿听到他的苦叫转过身儿来,看着苏白羽被狠狠咬住的胳膊,痛苦地喊到:“苏白羽!”

    此时,远处的白若画已经手持轻剑快速地飞到了两人的跟前儿。他当机立断,立刻举起了轻剑,对着这巨蟒七寸的位置便是狠狠地一击。一瞬间,巨蟒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随即,那半截蛇身又痛苦地扭动了几下,最终便沉沉地落在了地上,失去了气息。

    白若画和钟薇儿两人合力把苏白羽从蛇口中救了出来,他已经昏迷了过去,而他那只胳膊上已经鲜血淋漓,还混合着流出了暗绿色的蛇毒液体。钟薇儿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泪流满面,她心疼地看着苏白羽这满身伤痕的躯体,而这些伤痕,全部都是他为了救自己所受的伤。一想到这里,钟薇儿的心就感觉到疼痛得不能呼吸。她缓缓伸出手儿来,想要给苏白羽止住血。

    一旁的白若画立马拉住了她的手儿,一脸儿严肃地朝着她摇了摇头儿,说道:“薇儿,不要碰,不然你也会中毒的!”

    “可是……可是我要救苏白羽啊,他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我一定要救他,我一定要救他啊,白若画!”钟薇儿一边儿哭着,一边儿看着白若画说道。

    白若画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变得柔和起来,虽然他一直都不太喜欢这个整天跟在钟薇儿身边儿的小白脸,但是,经过了今天,他看到他那么多次为了救钟薇儿而毫不顾忌自己的性命,而且,他还紧紧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他的这一点儿勇气,也确实是让他钦佩不已的。白若画又再次看了一眼儿浑身伤痕累累的苏白羽,心里也变得柔软和不忍,他用眼神示意杨曼容照顾好钟薇儿,便对着钟薇儿柔声儿说道:“薇儿,你不要着急,我去找解药。”

    “是啊,薇儿,你不要担心,若画从小便在灵窟洞中修炼,这种毒物已经见得多了,他一定有办法的,嗯?”一旁的杨曼容一边儿拉着钟薇儿的手儿,一边儿安慰着说道。

    “哦,对对对,解药,我说不定会有解药呢?”钟薇儿喃喃自语地说着,随即赶紧地把自己的小背包翻到跟前儿来,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在那一堆的瓶瓶罐罐中努力翻找着。最后,她泄气儿一般地将那些瓶子扔向了一处,流着眼泪特别无助地看着杨曼容说道:“怎么办啊曼容,我这里都没有解蛇毒的解药,我,我怎么那么没用啊!”

    杨曼容轻轻地将钟薇儿搂进了自己的怀里,一边儿抚摸着她的头发,一边儿轻声地安慰着说道:“薇儿,不要担心啊,苏白羽一定会没事儿的,他不是经常说嘛,他的命很硬的,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的,嗯?”其实,杨曼容的这番说辞何曾又不是在安慰着自己,当他看到苏白羽这一身儿已经有些面目全非的伤痕时,她的心也疼得就快要碎了。她看了一眼儿正在自己的怀里哭成了泪人儿的钟薇儿,心里觉得即嫉妒,又羡慕。她多么希望,苏白羽受的这一身伤是为了自己,那样,她便觉得即便让她去死,她也愿意了。

    白若画拿着轻剑在巨蟒的尸身旁转了一圈儿,随即找准位置后,便对着蛇皮轻轻一划,慢慢地将底下的蛇胆掏了出来。白若画手里拿着那颗碧绿的蛇胆快步走回了苏白羽的身旁。钟薇儿看着他手上的东西,有些不确定地问道:“白若画,你确定这蛇胆有用?”

    白若画将一部分的胆汁淋在了苏白羽胳膊的伤口上,随后,便将剩下的汁液放进了他的嘴里。这才对着钟薇儿她们说道:“有毒必有药,万事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生生相惜的,所以,解蛇毒最好的药便是在蛇的身上。担心吧,我以前在灵窟洞遇到的毒蛇也不少,我都这么活过来,现在,我们需要准备一些吃的,给他补充好体力。”说完,白若画便又向着远处走去,似是在寻找着东西。

    最后,白若画便就地取材,找了一块像碗状的大石头儿来,又利用周围生长的一些植物作为火源,从那巨蟒上剥下了几块肉骨,竟然不多时便煮好了一锅蛇汤来。杨曼容被那蛇汤的香味儿引诱得口水直流,她走到了白若画的身边儿,说道:“好香啊,我都快饿扁了。”

    “快来吃点吧。”说着,白若画便勺了一碗儿递到了杨曼容的手里。

    杨曼容轻轻地接过轻轻地闻了一下儿,虽然这边儿并没有加上其他多余的调料,但是这也正好恰恰保持住了原本鲜美的味道,更加的原汁原味,她微微地啜了一口儿汤水,鲜美的味道顿时滑入肚中,觉得异常满足。可是满足过后。杨曼容的脸儿上又现出了愁容,她用眼神示意白若画看了看钟薇儿那边,无奈地摇了摇头儿。

    白若画又重新装了两碗汤水,缓缓地走到了钟薇儿的身边。他将其中的一碗放在了钟薇儿的手里,轻声说道:“喝一点儿暖暖胃吧。”

    钟薇儿深深地拧着眉头儿,无力地摇了摇头儿,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没有胃口。你们吃吧。”

    白若画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儿来,硬生生地将手中的蛇汤放在了钟薇儿的手里,语气生硬地说道:“你这一天都没有吃过东西,不吃一点儿怎么行,到时候别说照顾苏白羽了,你自己都要倒下。”

    听了白若画的话儿,钟薇儿微微愣了一下神儿,随后朝着白若画笑了笑,便当真把那蛇汤喝了起来,她尝了一口儿,随即便朝着白若画竖起了大拇指,笑着说道:“好喝!”

    白若画听到她的夸奖却是笑而不语,他将手中的另一碗儿蛇汤缓缓地送入了苏白羽的口中,动作轻柔小心,他这动作不由得让钟薇儿觉得有些吃惊和陌生。

    钟薇儿低着头儿默默地看着白若画说道:“白若画,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不过,你是怎么这么厉害,一下子就把巨蟒给制服了。还知道用蛇胆给苏白羽解毒,还能在这里做出蛇汤里,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不认识你了。”

    白若画无奈地笑了笑,随后也跟着坐在了地上,他看了看手中的蛇汤,这才幽幽地说起来,“如果你也像我一样,六岁开始便要在灵窟洞中修炼,自己生存下来,那么这些生存的技巧真的不算什么。”

    “灵窟洞?”钟薇儿震惊地说道。

    “嗯。”白若画点了点头儿,继续说道:“我们白氏一族,自出生开始便决定了要做地狱使者的使命。所以,孩童长到了六岁以后便会统一进入到灵窟洞中修炼生存。这灵窟洞里有各种千奇百怪的生灵和毒物,活下来的便有机会继承大统,活不下来的便也就只能死在洞中了。其实,我的天赋在白家一直不算高的,曾几何时,我也觉得自己就会这样死在灵窟洞里,可是竟然让我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这把由地狱岩浆炼成的轻剑,这轻剑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却是各种毒物最为忌讳的。所以,我也才能那么轻易将那巨蟒拿下,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也才得以在灵窟洞中活了下来。”

    钟薇儿仔细地听着白若画讲的这一字一句,沉默了许久,她才微微抬起了头儿,用一种全新的眼光看着白若画,说道:“认识你那么久,可是我感觉好像才刚刚认识你一样。以前我总觉得你这个人冷冰冰的不太好接近,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曾经经历了这么多,想在想想,你那时候还那么照顾我,安慰我,鼓励我要坚强,其实,你过得比我还辛苦吧?”说到这里,钟薇儿突然停了下来,又温柔地看了一眼儿仍旧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苏白羽,想到刚才白若画细心温柔给他喂药的画面儿,不由得说道:“而且,我也没有想到,原来你还那么会照顾人呢。”

    白若画轻轻地笑了起来,那笑容如沐春风,是钟薇儿从未见过的温柔。白若画自然不会告诉她,那时候支撑着他的,让他有信念在每月一次进入灵窟洞中要坚定地活下来的动力就是她,那个看起来倔强坚强,其实内心却是极度脆弱的女孩。他就是为了要活下来见到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爹地超级宠〕〔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重生医武剑尊〕〔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冲喜新娘:残疾总〕〔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老子是不周山〕〔老师太霸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