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二十四章追杀的序幕
    待感应到钟薇儿等人已经全部安全地出去了。苏白羽的脸儿上顿时换上了另一种脸色,他不再是那个贪生怕死的小白脸儿,而更像是一个地狱的王者,他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恐惧的戾气,他目光轻蔑地看了一圈儿眼前正围着他团团转而不敢上前的几十具枯骨露出了邪魅的微笑。

    他突然闭上了眼睛,似是在酝酿着什么。待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如果仔细看的话儿,竟会发现,他眼里的血丝竟然是正在流动的血液,血液越流越快越来越浓,最后,他的两只眼窝竟然只剩下了一片儿血液,似在燃烧的血液。

    苏白羽张开了嘴,嘴里发出巨大的嘶吼声儿,随即,石室里便变得狂风大作,苏白羽的头发也都直咧咧地竖了起来,他两手轻轻一划,身体转了一圈儿,那些原本包围着他的枯骨们便都全部停止了动作,失去了力量,犹如死了一般。

    苏白羽勾起了一边儿的唇角笑了笑,随即双手向两边儿伸去,那些枯骨便一个接着一个地被吸附到了他的手儿上,他动用身上的内力,开始源源不断地吸食着他们身上的血气。

    他一边儿吸收着血气,一边儿配合着修炼。不多时,他便把那几十具枯骨的血气全部都吸收干净。苏白羽脸色餍足地睁开了眼睛,只觉得身体犹如踩在空中的棉花一般轻松自如,最重要地是,他已经感受到,他那消失了千年的道行已经恢复了极小的一部分。可是,就算是这么极小的一部分,对于某些人来说,已经足够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他微微运动了一下身子,再看了一眼儿那些被他吸干了血气儿,又只剩下一副骨架的千年枯骨,他的眸色沉了沉,随后出掌稍稍一用力,那几十具枯骨便顿时化成了一对骨灰。他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随即,便将身上用来伪装的衣服除去,便向着洞口的方向走去。

    “薇儿,要不我们先回去吧?你身上有伤,必须要赶紧治疗。”白若画焦急地看着钟薇儿说道。

    可是,钟薇儿却是不为所动,依旧坐在井口边儿,呆呆地望着那漆黑的洞口,说道:“苏白羽还没上来呢。我要等他。”

    杨曼容也是心里着急,他们已经在外边儿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也不知道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甚至,更加不知道苏白羽到底是死是活。但是,她的内心还是极度渴望苏白羽活着的。她也走到了井口的边沿儿,对着黑漆漆地洞口大声地呼喊着:“苏白羽!苏白羽!你听得到吗?苏白羽……”

    “欸欸欸……我,我听到了……”忽然,底下传开了苏白羽微弱的声音。

    钟薇儿顿时一个激灵跪了起来,双手趴在井口的边沿儿,对着枯井里大声地说道:“苏白羽,真的是你吗?你有没有怎么样?”

    “是我……我受了一点儿伤,我的脚被扭到了,我可能爬不上去了……”苏白羽也在底下儿回应着钟薇儿。

    钟薇儿的脸儿上顿时露出了些微的笑容,她继续大声儿地安抚着苏白羽,“你不要担心,我们会想办法救你上来的。”

    “该怎么办啊?”钟薇儿有些着急地看着四周围,寻找着能把苏白羽救上来的东西。

    杨曼容突然伸手递过来一条白绫,说道:“用这个吧。”

    随后,三人便把白绫放进了枯井里。苏白羽就这样被拉了出来。钟薇儿和杨曼容看到他终于是出现了,这才都放下了心儿来。杨曼容看到他的右腿一直在流血,便将那白绫用来给他包扎伤口止血,苏白羽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儿,说道:“谢谢。”

    “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白若画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三人点了点头儿,便互相搀扶着离开了这废弃的院落,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三天后。

    苏白羽一行人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苏白羽的腿还是缠着绷带,需要用拐杖才可以走路。这天,他们四人正在吃晚餐地时候,电视里又在报道了花城大学食堂的枯骨事件,报道中说,这个事件已经告一段落,食堂的翻修已经在按计划进行,预计两个月内就可以完工了,学校的学生们也都回到了学校上课,一切都恢复成了之前的样子。

    苏白羽悠闲地瘫在沙发上,看着这个时过境迁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其实,他们又怎么会知道,这个事件他们四个人究竟经历了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

    “哇……事情终于都结束了,突然感觉生活好美好啊。”杨曼容拿着一盘新鲜的水果放在茶几上,也跟着坐在了沙发里。

    钟薇儿闻声儿也跟着走了过来,她坐在苏白羽的旁边儿,看着电视屏幕,感慨地说到:“多亏了那个神秘高手啊,不然,我们现在哪里还能坐在这里看电视呢。”

    “对啊,对啊,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呢。”杨曼容也跟着拍拍胸脯说道。

    “对了,我其实一直有一件事情想问你。”白若画突然之间出现在了三人的身后,声音冰冷地看着苏白羽说道。

    苏白羽只觉得背后有一道儿灼灼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他微微侧过脸儿来,说道:“哦?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说出来便是。”

    白若画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脸色也是平静得可怕,说道:“那日在石室里,你突然消失不见,你去了哪里?”

    苏白羽也眯了眯眼眸,毫不客气儿地回望着他,说道:“我进了一个密室里,然后腿不小心被东西砸伤了。”说着,苏白羽还用眼神示意他看自己的腿儿,有实物为证。

    “然后呢,你怎么出来的?”白若画并不为所动,仍旧咄咄逼人地追问着他。

    苏白羽拧了拧眉头儿,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起来,他淡淡地说到:“我进入了密室里就晕倒过去了,等我醒过来就立马寻找着走出密室的开关,我出了石室之后,发现那些枯骨都被消灭了,你们也不见了,所以,我就只能沿着原路返回,直到听到了曼容在井口叫我,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苏白羽说完,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

    “白若画你干嘛啊?怎么搞得像是在审问犯人一样!”钟薇儿有些不满地看着白若画说道。

    “没什么,不过是有些事情还是确定一下好,不然,谁又知道他消失的时候做了什么事情。”说完,白若画便头也不回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杨曼容笑了笑,说道:“你不要多想,若画有时候做事就是这样的,比较小心一些,他并没有恶意的。”

    苏白羽随意地瘪瘪嘴,说道:“我随便。”但是,他说完这话儿之后,眼色里却冒出了意味不明的寒光来。

    幽黑的墓穴里,九幽鬼母动作妖娆地喝着红血酒,听着小鬼打探来的消息儿,脸上的笑容既颠倒众生,又让人不寒而栗。她轻轻地摇晃了一下月光杯盏中的血红色酒液,喃喃地说道:“怪不得这苏白羽那么难对付,原来,他竟就是地狱冥王,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不过主子,您不担心冥王他回来报复吗,毕竟您曾经是他的属下,最后却……”还没等那只小鬼把话儿说完,九幽鬼母便狠狠地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儿上。

    “难道我还会怕了他不成,当年八方冥王能把他至于死地,那么今天,也同样让他活不了!”九幽鬼母的脸色露出阴冷的寒光。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忌惮的,毕竟,她是了解苏白羽的性格的,他这个人有仇必报,而且对讨厌被人背叛,而自己先前倒戈相向,他此次回来必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所以,她必须要先发制人,在他没来找自己之前,最好借别人之手把他毁灭了。

    一星期之后,地狱之门大开,各方妖魔鬼怪都借此机会回到地狱,九幽鬼母一袭红衣潋滟众生,在一群丑陋的鬼怪面前显得特别的突兀。那些小鬼于是从没有见过如此美艳的美人儿,皆是用着一副贪恋的神色注视着她,甚至有些胆大的竟要往她身上靠过去。

    九幽鬼母神色一冷,轻轻挥动了一下红色的罗袖,那些小鬼便都全部灰飞烟灭,其余的小鬼看到这般惨烈的景象皆是被吓得退到了一旁,瑟瑟发抖。

    “真是些没眼见力的,你们也不睁开你们的鬼眼儿看看,这是地狱的九幽鬼母,你们也敢乱来?”一只侍奉九幽鬼母的小鬼阿九一脸儿不削地看着他们说道。

    那些小鬼闻言,顿时吓得齐刷刷地跪了下来,齐声儿说道:“拜见九幽鬼母。”

    九幽鬼母脸色冰冷,一双摄人心魄的魅眸眼波微转,甩了甩长袖,冷冷地说道:“真是一群低贱的东西!”

    “哟,怎么刚回来就这么大的脾气啊?”九幽鬼母的身后突然想起了一道儿男声。

    影鬼慢悠悠地走到了九幽鬼母跟前,脸上尽是一副戏谑的表情。

    九幽鬼母拧了拧眉头儿,一脸儿不悦地说道:“他已经回来了,你还有闲工夫在这里?”

    影鬼的神色也跟着冷了冷,说道:“我知道,我这不是和你一样,赶紧回来向八方冥王禀告了么。”说完,两个人便一起往地狱深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