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骷髅〕〔武神圣帝〕〔重生之灰姑娘奋斗〕〔魔门败类〕〔终焉异世启示录〕〔血蓑衣〕〔蜜枕甜妻:老公,〕〔通天神途〕〔网游之极品领主〕〔女子监狱风云〕〔百鬼传人〕〔九天神龙诀〕〔古玩专家〕〔海洋修士〕〔无敌之大唐〕〔无上崛起〕〔鬼医圣手:嫡女逆〕〔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他自书中来:我的〕〔绝世武侠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二十二章钟家的诅咒
    “薇儿,为父这都是有苦衷的啊。”钟山本就因为启动血灵阵遭到反噬而元气大伤,方才又被钟薇儿伤了几处要害。所以,他只得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说话儿也要喘着粗气。

    “你能有什么苦衷,你抛弃我和母亲离去是铁一般的事实,你知不知道,自从你离去之后,她每日便是郁郁寡欢,而且族人个个对她冷眼旁观,你知道我们的日子是怎么过过来的吗?”钟薇儿撕心裂肺地嘶吼着。

    “我承认,这是我做的不对,但是,我撕掉关于血灵阵的禁术的密卷,完全是为了救你啊,这些年我想了很多,我知道自己始终对你们母女有所亏欠,既然你母亲已经离世,那我便是舍掉老命也是要保住你的啊。”钟山说着,眼睛也落下了一滴老泪儿来。

    “我才不信,你会有这么好心!”钟薇儿始终是有些不领情的。

    “钟薇儿,还是听听看他怎么说吧。你不要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便是要找到这操纵枯骨,偷取血灵阵法的幕后黑手,既然人已经找到了,我们总该要知道些前因后果吧,嗯?”苏白羽看到钟薇儿的情绪有些激动,便上前权威着说道。

    果然,钟薇儿在听到苏白羽的这一番说辞之后变得平静了许多。她凝眉沉思了一会儿,便看着钟山,冷冷地说道:“你说的为了救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钟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这才缓缓道来:“这是关乎钟家命运存亡的秘密。我们钟氏的猎鬼师家族在所有地猎鬼师世家中是最为出色的。或许就是太过于出色惹人嫉妒了吧,大约在千年之前,我们钟家就被下了一种神秘的诅咒,从那之后,钟家的人便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奇死去,自此以后,我们钟家便从人丁兴旺变成了人员稀少,直至你这一代,就只剩下你一个传人了。”钟山说完,脸上便露出了忧伤的表情。

    苏白羽的脸色再听到他所说的这些时变得越来越阴沉,他自然知道钟家诅咒的事情,不过,他更在意的是,这个钟山究竟知道多少。

    于是,苏白羽便本着关心的语气追问到:“那你可知这是什么样的诅咒?”说完,苏白羽的双眼还紧紧地盯着钟山,生怕会错过他会出现的丝毫隐瞒的表情。

    听到苏白羽这么一问,钟山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儿,说道:“说来惭愧,这些年我一直在追查此事,可我们钟家至今都没有人知晓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诅咒。因为钟家的人都是突然地离奇死去,根本毫无规律可寻。有时候死的是一个老者,有时候死的是个刚刚出生的婴孩儿,甚至有时候还是一个壮丁。不过,有一个共同点的是,这些死去地钟家人都会被人吸干了血液,只余下一具枯骨。所以,究竟他们是被吸干血死的,还是死后被吸干了血,我也不太确定。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诅咒一直存在着。而我们,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死去。这就是我们钟家面临的困境。”钟山说完,突然一脸儿严肃认真地看着钟薇儿。

    “可是……我怎么没有听到家中的长老提过这件事情?”钟薇儿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或许,他们觉得你现在的能力还不够统领钟家,所以才没有告诉你。又或者,是这二十多年以来太过平静了,他们以为这个诅咒已经解除了?”钟山苦笑着淡淡地说道。

    “你说的没有错,这的确是有些奇怪,这二十多年来,钟家的人的确没有死去。”白若画站在一旁,镇定自若地说道。

    苏白羽听到这里,微不可闻地冷冷笑了一下。这二十多年自然会平静了,因为,他已不是买个要吸取钟家人的阴阳血来修炼的地狱冥王,而是转世成了普通凡人的寻鬼主播苏白羽。

    “白若画?”钟薇儿转过头儿来,一脸儿震惊地看着他,说道:“难道说,你也知道我们钟家被人诅咒的事情?”

    白若画深深地拧起了眉头儿,虽然不想承认,但他还是沉重地点了点头儿,说道:“这件事情我也是听家父提起才知道不久,我原本想告诉你的,可是又怕你太过担心,便想着寻一个适当的机会再告诉你。”白若画说完,便满脸儿歉意地看着钟薇儿。

    “现在的确是一个适当的时机啊。”苏白羽在一旁有些看好戏的样子说着风凉话。

    钟薇儿听了苏白羽这般说,果然没有再理会白若画,而是看向了钟山,语气里已经有了些微的缓和,说道:“那你追查了这么多年,可查到这下诅咒的究竟是何人了吗?”

    苏白羽一听,这是问到关键了,于是,他也聚集起了心神儿,认真地看着钟山。只见他面色有些为难,泄气地说道:“没有。”

    钟薇儿一听顿时皱起了秀眉,脸色也变得极度不好看了,她有些不悦地说道:“你的意思就是,追查了这么久,结果什么东西都没有查到?”

    言下之意便是,你也真是太没用了,还不如让我来呢。苏白羽看着钟薇儿剽悍的样子,再对比钟山唯唯诺诺的形象,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有些滑稽可笑。

    “薇儿,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查到的。”钟山突然讨好地笑着看向钟薇儿,说道:“我查到钟家的密卷上记载着破除诅咒的方法,那就是血灵阵。所以,我离开钟家之后,这些年来我一直苦心钻研,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破除钟家人身上的诅咒,到时候,还能有机会返回钟家。”钟山说着,脸上竟然流露出了落寞的神色,让看到的人,心都为之动容。

    钟薇儿也不例外,听到他这么一说,她的心已经软了。她没有想到,原来他的心中还藏着一个想要回到钟家的愿想,她私在心里想着,他或许并没有真的把她们母女两抛弃呢。

    “既然钟家已经有了可以破除诅咒的方法,那为什么不早就施用,何必等到如今呢?”苏白羽冷着眼眸一脸儿平静地看着他,一副誓言追问清楚的阵仗,因为,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白若画不爽地白了他一眼儿,语气有些生硬地说道:“钟家不用这个方法自然有他们自己的考量,不是什么事情想到就要马上去做的。”

    听到这里,钟薇儿反倒开始担心起他的身体来,她轻声儿说道:“密卷上有说,启动血灵阵会收到反噬的,那你……”

    钟山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你看到的我的样子就是了。只是,我没有想到这反噬竟然会这般厉害,我以为我可以承受得住的,没想到……这枯骨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控制,甚至,他们已经渐渐有了意识,开始反噬我的力量。所以,我想钟家的长老们不用这血灵阵破处诅咒,恐怕也是担心会引起难以控制的后果吧。”说着,钟山又看了一眼儿身后仍在不断吸食灵魂“成长”的千年枯骨。

    而且,他们的躯体已经渐渐长成,阵法慢慢形成,阵法里有血液流动,形成密密麻麻的网状,随后,这些血液又慢慢地注入到那十几具枯骨之中,整个法阵给人的感觉已经越来越强大了。

    “法阵已经准备开始启动了。”钟山惊恐地说道。

    “我们只能想办法制止住他们了。”一旁的苏白羽一脸儿镇定地说道。

    虽然,白若画又想反驳他几句,但是,他说的又确实在理。于是,他只能低沉着脸儿,一脸儿专注地看着这个法阵,看向钟山说道:“这个法阵该怎么破?”

    “呃……这个……”钟山犹犹豫豫地低下了头儿,一副不太情愿说出口的样子。

    苏白羽看向的目光又寒冷了几分,低声说道:“东北方向,买个还没有成行的枯骨,是阵法的中心。”

    钟山一听,顿时一脸儿惊讶地望向苏白羽,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分毫不起眼的小伙子,竟然能看得出来。

    钟薇儿听到苏白羽这么说,她没有多想,而是本能地选择了相信。她拿起打鬼鞭,便奋不顾身地朝着那具枯骨走过去。只是,钟薇儿还没有走到那具枯骨前,她突然感觉身体竟然动弹不得了,身体有股力量在胡乱窜动,仿佛要爆炸一般。她面色痛苦地倒在了地上不停地翻滚着?

    “钟薇儿!”

    “薇儿!”

    一行人赶紧跑到了钟薇儿的身边儿,可是,任凭他们怎么呼喊,钟薇儿仿佛失去了意识一般,无法回应。只是身体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她的额头已经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子,嘴角边儿已经开始渗出了血液。

    杨曼容害怕地哭了起来,说道:“薇儿,薇儿,你怎么了?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啊?”杨曼容求助地看向身旁的各人。大家皆是束手无策。

    “可能,是薇儿使用了血脉牵引之术,从而引起了诅咒的发作,我也,我也没有办法了……”钟山突然表情痛苦地说道。

    看着眼下的钟薇儿越来越痛苦的表情,以及越来越微弱的呼吸,苏白羽做了一个决定。

    突然之间,整个地下石室失去了所有的亮光,变得一片儿黑暗。

    “怎么回事儿啊?”杨曼容惊恐地叫了起来。

    “不要慌张,大家都站在原地不要乱动。”白若画强镇定住心神安慰着她,但是他的心底也没有底儿,因为,他在这黑暗里竟然也是什么都看不见的。他身为地狱使者,一般的黑暗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作用,如今这般境地,最好的解释就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的。

    苏白羽趁着大家都在慌乱之中,他轻轻地将自己的食指划开了一道儿口子,随后将那手指放进了钟薇儿的唇边儿,那种血液被吸食的痛楚,顿时蔓延开他的全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乱伦大杂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顾轻舟司行霈〕〔人生若能两相忘〕〔超神学院:至尊河〕〔重生盛宠:总裁的〕〔《淫男乱女》〕〔年先生,慢慢喜欢〕〔见鬼〕〔后娘[穿越]〕〔头号新宠:禁欲总〕〔乡野春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