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二十一章背后的主谋
    “怎么样?人都到齐了吗?”白若画在前边儿,向着后方关心地问道。

    苏白羽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枯井中顿时亮堂了起来。他看了看四周,便说道:“这边儿有一个地道儿。”

    “看来这里看起来像是个密室?”杨曼容看了看说道。

    “先进去看看再说吧。”钟薇儿一脸儿镇定地说道。

    “慢着,我走前面。”白若画拦住了钟薇儿说道。

    杨曼容一直跟在白若画身后走着,越往里走,越感觉阴森冰冷,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这里怎么好像怎么都走不到尽头儿似的?”

    钟薇儿知道她是有些害怕了,于是,便伸出手儿来握了握她的手儿,安慰着说道:“曼容,不用害怕,很快……”

    “嘘,不要出声儿!”钟薇儿的话儿还没说完,便被苏白羽出声打断了,他微微侧了侧头儿,凝神细听,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极速靠近。

    “怎么了?”杨曼容觉得此刻的气氛有些紧张的凝重,便不由得开口问道。

    “有东西在靠近,大家小心。”这时,白若画也感觉到了异样。他向苏白羽投去了探究的目光,他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比自己还要先发现情况不妙。

    果然,白若画的话音刚落,便从地下通道的前后方向用来一大片的鬼魂。他们仿佛被人控制了一般,不分青红皂白,对着四人就是一番撕扯。钟薇儿拿出打鬼鞭来一阵狂扫,总算是把周围的几只给弄死了。白若画也不敢怠慢,直接用轻剑画出一道屏障来,将四人妥妥地包围在安全圈儿中。

    还没等他们放下心来,那些鬼魂也不甘示弱地不停地用蛮力冲撞着屏障。屏障便有破裂的痕迹,白若画和钟薇儿赶紧拿出武器反击。一旁的苏白羽倒是被他们忽略了,他悠然自得地站在他们的保护范围边沿儿,是不是地将要来撕扯的鬼魂震慑出去一两只。不料,一只鬼魂趁他没注意的时候将手伸向了杨曼容,苏白羽正要出手相救,钟薇儿已经赶紧甩了一鞭过来。

    “曼容,你没事儿吧。”钟薇儿将杨曼容护在了身后。

    杨曼容有些后怕地摇了摇头儿,

    苏白羽目光惊讶地偷偷观察着杨曼容,因为他刚才分明看到了,其实,并不是钟薇儿的打鬼鞭救了她,而是那只小鬼在触碰到她身体的瞬间自己便灰飞烟灭了。她究竟是什么?这成了苏白羽心中的疑问。

    “我们快走,等下那些东西又来了。”白若画暂时消灭掉了那些鬼魂,便对着大家紧张地说道。

    于是,四人便只能齐刷刷继续往里走去。突然之间,苏白羽的眸光危险地眯了起来,因为,他感受到了更加强烈的阴戾之气,他下意识地看向前方的一处洞口,果然,下一秒他便听到了杨曼容的惊呼声,“啊!快看!是蛇!是蛇魂!”

    因为它来势迅猛看得不太清楚,所以杨曼容才会有这样的错觉。苏白羽一早便看穿,这并不是“蛇”,而是鬼魂一个搭在一个身上联合在了一起所造成的错觉罢了。

    此刻的钟薇儿已经变得冷静不少,她和白若画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儿,便对着身后的两人说道:“你们小心,跟紧儿点。”

    说完,钟薇儿和白若画便二话不说一起对着组成蛇形的鬼魂杀了过去,可是,他们终究是“人多势众”即使钟薇儿和白若画再能打,体力也已经渐渐开始不支了。最后,钟薇儿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便拿出避鬼护身符咒一一贴在了每个人的身上,她也不确定这个方法到底可不可行,但是现下的情况危急,便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钟薇儿看到每个人的身上都贴好了符咒之后,便念了几句咒语,对着其他的三人点了点头儿,肯定地说道:“我们冲进去!”

    苏白羽一下意识地看了白若画和杨曼容一眼儿,他们也在同在地看着自己。随后三人点了点头儿,算是认同了钟薇儿的的做法。果然,贴上了符咒之后,大多数的鬼魂都不大敢靠近了,但仍是有一些猛冲上来,也被钟薇儿和白若画打去了。苏白羽也在暗暗发力,将那些要靠近自己的鬼魂逼去。

    唯独杨曼容,在那些鬼魂将要靠近她的时候,她突然闭上了眼睛大喊道:“不要过来!走开!走开!”一时之间,那些鬼魂仿若真的听从了她的指挥,在将要靠近杨曼容的时候及时停了下来,随后歪了歪头儿,便都转身离去了。

    钟薇儿和白若画正在苦战之中,所以并没有发现这个情况。而一直处于观战状态的苏白羽却是将这一切都真真切切地看在了眼里。他的眼睛危险地眯了眯,她竟然能控制鬼魂?他对这个杨曼容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最后,苏白羽等人穿过冗长的地道,终于来到了一座石室殿堂里。殿堂的正中间正站着一位身穿黑色长袍披散着灰白色长发的男子,他的四周围着一圈儿有几十具千年枯骨。这些枯骨正如他们先前在花城大学女生厕所看到的那些枯骨一样,正在源源不断地贪婪地吸取着灵魂进入体内。而稍微有些不同的是,这些枯骨在吸收了灵魂之后,竟然在骨头的周边儿生长出了一些人体的经络,有些枯骨竟然已经生成了一部分的肉体出来。

    四人捷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撼到了。苏白羽看着买个背对着他们的人露出了危险寒光来,因为,他已经隐隐地感受到了,这个阵法的威力是他难以估计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偷我们钟家的密卷修习血灵阵的秘术。”钟薇儿看到眼前的人时心里已经波动不安,她对着那人的背影大声地喊了出来。

    那人缓缓地转过身子来,脸儿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他的目光直直地注视着钟薇儿。双唇轻轻启动,说道:“薇儿”

    当那张脸儿出现在钟薇儿的面前的时候,她的心仿佛像是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一样,又痛又闷,她的双手儿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嘴唇也在微微颤抖着,她有些难以接受,她拧起了眉头儿,眼泪已经挤满了眼眶,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这个叛徒!”说着,钟薇儿便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甩了甩打鬼鞭便冲了过去,直直对着那殿中间的男人扫了过去。

    “薇儿,你先别冲动!”白若画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便是追上钟薇儿制止她的行为,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

    钟薇儿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儿一样。浑身气炸了毛,她血红着双眼儿将打鬼鞭狠狠地打向那人,不留余地的,鞭鞭致命。

    站在一旁的苏白羽也算是看出来了此人必定是与钟薇儿有些莫大的深仇大恨。而杨曼容也是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地说道:“怎么会是他?”

    “他是谁?”苏白羽赶紧急迫地追问道。

    “他就是买个抛弃了薇儿母女两,而和一个人类女子结婚的负心汉,薇儿的父亲,钟山。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杨曼容说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疑惑。

    苏白羽将目光转回到正殿中,只见那男人一边躲闪着钟薇儿的攻击,一边儿开口说道:“薇儿,你这是在干什么?我是你父亲啊?你怎么,你怎么可以对我动手?薇儿!”

    “我没有父亲,我的父亲早就抛弃了我和母亲走了,而且,他早就死了!我没有父亲!”钟薇儿越说越气愤,像是在发泄一般,甩向钟山的鞭子也跟着变得越来越狠厉。

    钟山起初还能灵活地躲过钟薇儿的攻击,可是到了最后,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有几鞭没能躲过,竟然重重地打在了他身上的要害之处。

    “薇儿,够了!”白若画实在看不下去了,用轻剑挑下了钟薇儿的打鬼鞭,重重地说道:“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你的父亲啊!”

    “父亲?”钟薇儿双目含泪,眼神忧伤地看着他,恨恨地说道:“白若画,你应该最清楚,我早就没有父亲了,从他抛弃我们的那一刻起,我便不会再认这个人!”

    “你的心里当真是这么想的?”白若画轻声地说道,随即,他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语重心长地看着钟薇儿说道:“我拦下你,并不是说为了救他,我只是担心你。担心你以后会后悔。”

    钟薇儿仿佛被他一语道破了心中所想,她微微转过头儿来,看着那个被自己打倒在地的男人儿,她竟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苍老了。可是,一想到他的所作所为,钟薇儿又忍不住皱起了秀眉来,失望地说道:“可是,他终究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他偷了钟家的密卷,修炼禁术,他,是钟家的叛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