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泼辣俏娇媳〕〔超品小农民〕〔通灵法医:男神,〕〔欧少独宠:星际女〕〔不倒的军旗〕〔我的脑内作死系统〕〔上帝时刻〕〔七十年代大佬生涯〕〔王爷,请慎言〕〔极品异能学生〕〔军少的腹黑娇妻〕〔王小双的传奇世界〕〔蜀山游子〕〔盛唐女帝〕〔谋断九州〕〔恶魔就在身边〕〔白夜宠物店〕〔收个徒弟作老婆〕〔著世〕〔重生之大帝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十九章血脉牵引之术
    钟薇儿消失了三天。

    她离开的那天早晨,只是在桌面儿上留了一张纸条儿,说道:“我去找办法。”

    苏白羽早就见识过她这般雷厉风行说做就做的做事风格,倒也是见怪不怪了。在这几日里,他依旧每日给白若画做着营养餐,可是尽管如此,白若画对他的态度也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反倒是杨曼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其实,若画是一个比较慢热的人,你别看他表面冷冰冰的,其实很重情义的。”杨曼容一边儿洗着碗儿,一边儿看着身旁的苏白羽说道。

    苏白羽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道:“其实,他怎么样对我,我真的无所谓。”

    “对了,你,你没有女朋友吗?”杨曼容声若细蚊地问着,问完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苏白羽看着她这般娇羞的模样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随即一脸儿戏谑地看着她,说道:“没有,怎么,你有兴趣?”

    “啊?不是。”杨曼容听他这么说,顿时惊讶地张开了嘴,随即脸儿也跟着变得通红一片儿,连忙摆摆手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好奇,你一直住在薇儿家里,女朋友不会有意见吗?”

    “你……”苏白羽正想再调戏她几句,不曾想这时候钟薇儿却开门走了进来。

    看到钟薇儿回来,苏白羽脸儿上的神色都不自觉地变得温柔起来,也有一种顿时松了一口气儿地感觉。他没有再继续和杨曼容的谈话,而是径直走上了前去迎接钟薇儿。杨曼容原本还在为这次稍显愉快的谈话儿而心情愉悦的,但是看到苏白羽的变化,看着他走向钟薇儿的身影,她的心底顿时蔓延过一层浅浅的失落。

    苏白羽快步走到钟薇儿的跟前,说道:“你可总算是回来了,怎么样?找到方法了么?”

    “那当然啦,如果没找到的话你觉得我会回来吗?快快,曼容,也把白若画叫出来,我有重要事情要宣布。”钟薇儿突然激动地说道。

    “哦哦,好的,我这就去。”杨曼容仍沉浸在淡淡的失落中,听到钟薇儿叫自己的时候也只是愣愣地回答。

    “我在这里。”白若画的声音淡淡地响起来。

    钟薇儿并没有留意到,其实她刚一回来到的时候,白若画已经第一时间就走出了房间来,只是,钟薇儿的眼中只注意到了苏白羽,并没有看到他。

    “欸,那好,大家快过来。”说着,钟薇儿便照顾着大家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薇儿,你是查到了什么了吗?”杨曼容关心地问道。

    “嗯,没错。”钟薇儿的脸儿上难掩兴奋的表情,她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这才说道:“我这几天一直在钟家的密室里查看上古宗卷,终于让我找到了。上面记载了一种上古的神奇秘书叫血灵阵,这个阵法需要找到七七四十九具前面枯骨,随后让他们吸收生者刚刚去世时的亡灵,直到枯骨获得肉躯便可启动法阵。”

    “依你这么说,的确是和我们看到的枯骨吸魂相符,可是,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个血灵阵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白若画听到钟薇儿这么一说,脸上的神色已经变得越来越沉重。

    “可惜,我看到这里,后面的几页竟然被人撕走了。不过,不管是谁,宗卷上有记载,启动这个法阵有相当于逆天改命之势,所以,启动者必定是会收到一定的反噬,所以,一般人是不会启动这个法阵的。这也是我们钟家的禁术,按理说外人是不应该知道才对的。”钟薇儿说着,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听到钟薇儿他们的对话儿,苏白羽脸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他联想到先前阿奴说过那幕后黑手是个猎鬼师,这倒是挺符合他们现在的推测的。于是,苏白羽转过脸儿来,看着钟薇儿表情认真地说道:“那会不会就是你们钟家的人呢?”

    钟薇儿并没有反驳,她面色凝重低垂着头儿沉思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其实,我也是这么猜测的,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把宗卷那几页撕走的人。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一定要找到这个人,看他到底是不是钟家的叛徒!”

    “可是,我们该怎么找呢?”杨曼容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

    “我想,那人还会再找机会吸收亡灵的。只要他有所动静,我们跟着亡灵找寻,总能找到他的。”白若画肯定地说道。

    “呵,我看可不一定呢。”一旁的苏白羽突然冷笑了一声儿,显然对白若画提出的这个方法并不认同。

    “哦?那你有什么高见?”白若画被他当面呛了一把,心中自然是不爽,他微微挑起眉头儿,有些不悦地看着苏白羽问道。

    苏白羽将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说道:“高见呢,我就没有了。只是我觉得别人应该也不会那么傻,既然他上次就是因为这样暴露了,那么下一次肯定会有所防范,人总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跟头儿,你说是吧?”说完,苏白羽便用戏谑的眼神看着白若画。

    白若画被他呛得一时之间说不出别的话儿来,只得闷闷地转过头儿去。好在,杨曼容看气氛不对劲儿,便赶紧出来打了圆场,说道:“我觉得你说得挺对的,那我们再从长计议吧,若画?”

    “放心,我已经找到办法了。”一直沉默许久的钟薇儿突然开了口。其余的三人听到她这么一说,皆是齐刷刷地看向她那边儿去。

    杨曼容一脸儿期盼地问出了其余两人也想知道的问题,“薇儿,是什么办法啊?”

    “我在密卷上还看到了关于我们钟家的一门独门秘书,血脉牵引之术。密卷上记载,说我们钟家猎鬼师的阴阳血乃属上乘血液,钟家之后人,以血为引,心中所念,便可找到想要寻找之人。所以,只要我参透学会了这个血脉牵引之术,我们就可以找到买个幕后黑手了。”钟薇儿说着,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来。

    杨曼容也被感染得很开心,她握了握钟薇儿的手,说道:“薇儿,你真的好厉害啊,只是,这个血脉牵引之术难不难的啊?”

    “嗯,这个说难也不难,说不难也有点难。不过,只要给我一点儿时间,我肯定能学会的。”钟薇儿笑着说道。

    不同于杨曼容欣喜的表情,一旁的苏白羽和白若画都一样的沉着脸色陷入了沉思,白若画拧了拧眉头儿,最后才缓缓地说道:“或许我可以回去找冥王他们商量一下,你不必……”

    “哎呀,何必这么麻烦呢。就这么定了,哎呀,我好饿啊,这几天一直在忙这些事儿,都没得好好吃饭,苏白羽,快,赶紧地去做好吃的去啊。”钟薇儿说着,便突然看着苏白羽说道。

    苏白羽默默地收起了脸上沉重的表情,一脸儿平静地走去了厨房。这顿饭只有钟薇儿和杨曼容两个人吃得兴致勃勃的。

    这夜,苏白羽没有向往常一样偷偷溜出去,因为,他知道钟薇儿并没有睡着。他轻轻地敲响了她的房门走了进去,钟薇儿正坐在床上发着呆。苏白羽走到沙发边儿坐下,他翘起了二郎腿,问道:“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只是在放空自己。”钟薇儿呆呆地说着,面儿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活力。

    苏白羽早就看穿了,她不过是在强装坚强罢了。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儿,说道:“我知道,万事万物总是有利必有弊,利弊相依。就像你说的,买个幕后黑手使用血灵阵会收到反噬,那么,你使用血脉牵引之术的代价又是什么呢?”

    钟薇儿没有想到苏白羽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她脸上的表情愣了愣,随即又牵强地笑了笑,说道:“这个,没什么的,你不要想太多了好不好。”

    苏白羽起身走到了钟薇儿的身边儿坐了下来,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那般嬉皮笑脸的样子,他认真地注视着钟薇儿的眼睛,说道:“钟薇儿,虽然我知道你很想查到真相,但是,这不应该以你的性命作为代价。肯定,肯定还会有其他的办法的,那个白若画不是说了吗,他可以找那些什么冥王商量对策的呀。”

    钟薇儿笑着摇了摇头儿,说道:“苏白羽你不要想的太天真了,如果他们真的有办法早就使出来了。而且,冥王是管冥界的,人间的事情他们也不便插手,再说了,这件事情极有可能牵扯到我们钟家的族人,我作为钟家唯一的传人,我必须要这么做的,这,是我的责任。”钟薇儿说着,目光炯炯地看着苏白羽,那坚定的表情让苏白羽知道,不管他再怎么劝说,也是多说无益的。

    苏白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说到:“好吧,我会在你身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婚婚欲睡:总裁宠〕〔少年张三丰之名剑〕〔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医世神凰〕〔嫁给反派小叔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