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骷髅〕〔武神圣帝〕〔重生之灰姑娘奋斗〕〔魔门败类〕〔终焉异世启示录〕〔血蓑衣〕〔蜜枕甜妻:老公,〕〔通天神途〕〔网游之极品领主〕〔女子监狱风云〕〔百鬼传人〕〔九天神龙诀〕〔古玩专家〕〔海洋修士〕〔无敌之大唐〕〔无上崛起〕〔鬼医圣手:嫡女逆〕〔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他自书中来:我的〕〔绝世武侠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十一章险些遇害
    苏白羽的双眸也同样在注视着电视里播放的一切,眼底的寒光越来越重。自从他苏醒了一部分冥王的记忆之后,他的身体也同样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就比如现在,他所看到的电视画面和在平常人眼里看到的并不一样。那些躺在医院病床上的人,他们的上空幽幽地漂浮着一些或是缺胳膊少腿或是没头的魂魄,这都是一些小鬼锁魂造成的。

    “苏白羽!苏白羽?苏白羽……”钟薇儿一连叫唤了好多声,苏白羽这才反应过来。

    在看向钟薇儿的瞬间,苏白羽的眼神已经换回了先前那般无害的样子,笑笑着说道:“怎么了?”

    “你怎么啦?我叫你好几声了你都不答应。”钟薇儿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她是真怕他被那些鬼给吓着了。

    “没什么啊,我这不是看新闻看得入迷了吗。对了,你刚才说他们真的来危害人间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苏白羽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一脸认真地看着钟薇儿问道。

    “你看电视里的那些人。其实那些病房里漂浮着很多冤魂。”说着,钟薇儿还伸出手来指了指电视机的方向,但又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丧气地说道:“算了,你也看不到。我还是这么跟你说吧,我估计这次新闻报道的这么多人同时住院并不是病情爆发,而且九幽鬼母和影鬼搞的鬼。”说到这里,钟薇儿突然拧着没头儿深思了一会儿,随后又目光炯炯地看着苏白羽说道:“而且,我觉得他们主要还是冲着你来的。”

    月黑风高之夜,一处隐蔽的墓穴深处。

    九幽鬼母一身红衣坐在中间的石榻上,一旁的侍奉小鬼则在边上给她斟上了一杯血酒。九幽鬼母捻起手指动作轻柔地拿起了月光酒杯,透明的杯身里承载着满满的殷红如血的酒水,她妩媚一笑,那血酒便顺着朱唇缓缓流入口中。

    九幽鬼母正喝得起兴,突然一只小鬼行色冲冲地跑了进来,随即跪在殿前,一本正经地说道:“启禀鬼母,那群小鬼还没有找到苏白羽的下落,而且……”说到这里,那小鬼突然停了下来,不知接下来的话是该说还是不该说。

    “而且什么,说下去!”九幽鬼母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抹去了嘴角红色的酒迹,语气里尽是不容置喙的阴冷之气。

    “那群小鬼许是太久没得来到人间,只顾着四处索取吸食人类魂魄,对找苏白羽的事并未上心。”

    “一群废物!”九幽鬼母突然面色狰狞地站了起来,底下跪着的小鬼被她这一吼吓得浑身颤抖了起来。九幽鬼母目光冰冷,浅浅地说道:“你们都下去!”

    待得石殿里只剩下九幽鬼母,她突然高扬起头儿,高高地举起了右手直指天顶。突然之间,一束红光自她举起的右手掌中升起,直直地穿破了墓穴,射进了幽黑的夜空之中。九幽鬼母的嘴里念念有词,似在说着某种咒语,最后,她的口中轻轻地吐出几个字:“找到苏白羽。”说完,她放下手来,一瞬间,那道红光便也随着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原来,九幽鬼母是启动了鬼血密令,乱葬岗的各路妖魔鬼怪纷纷响应她的号召,变得躁动不安,死气沉沉的乱葬岗堆里不断地冒出各种奇形怪状的鬼怪,他们个个皆是面色呆滞,行动缓慢,一颠一簸地纷纷朝着a城的市中心走去。

    苏白羽这一天都待在钟薇儿的别墅里,此刻的他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虽说他记起自己是冥王的身份,但是记忆太少,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苏白羽想着这些问题,竟然在迷迷糊糊之间睡了过去。在梦中,他看到了那个“自己”穿着一身黑底红纹的蟒袍站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大殿之上,他眸光阴冷,一派冷冽的气息自身体发出,“他”不过是挥了挥手,大殿里边儿便猛然冒出了黑压压的一片阴兵。“他”正想开口说话,突然之间却决定喉咙仿佛被人掐住了一般透不过气儿来,而且这种闷闷的感觉越来越重,也越来越清晰。

    钟薇儿闯进苏白羽的房间的时候正看到满屋的鬼怪正在撕扯着他的身体,更有甚者已经骑到了他身上猛掐他的脖子。钟薇儿顾不得多想,赶紧地拿出了打鬼鞭,朝着那个正在掐着苏白羽的脖子的用力扫了过去,那鬼怪便瞬间灰飞烟灭。

    苏白羽猛然间睁开双眼,看到钟薇儿正站在自己的床前,而屋子里竟全都是着长得丑陋至极的鬼怪,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总算明白他刚才在梦中的难喘之感如何而来了。他从床上下来现在钟薇儿的身后,有些警惕地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知道,我刚回到家便感受到你房里的阴气极重,打开门便看到它们了。”钟薇儿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双手拉着打鬼鞭,目光炯炯地盯着眼前的鬼怪。

    而那群鬼怪方才看到钟薇儿竟然一鞭就把一个给解决了,所以心里头儿都有点忌惮顾忌,虽然个个的都是蠢蠢欲动张牙舞爪的,但是都不太敢上前一步。

    钟薇儿眸光微转,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笑意,她从身上的背包里拿出一张符纸,随即在上面画了几笔,随即便将那符纸抛向那群鬼怪,同时口中吐出一个“定”字。

    一瞬间,那群原本还躁动不安的鬼怪们便安静了下来。一旁的苏白羽一脸儿疑惑地看着她的这一系列的举动,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钟薇儿,你这是要做什么?”

    钟薇儿闻言突然转过脸儿来看着苏白羽莞尔一笑,幽幽地说道:“还记得我之前给你说过的吗,我必须要吸收鬼物身上的阴气才能得以过下去。算来,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吸收过了,正好他们这一堆刚好给我补齐了。”说完之后,钟薇儿便席地而坐,口中念念有词,随即那群鬼怪们便依次围着钟薇儿形成了一个圈,这圈一层连着一层,渐渐把钟薇儿包围在其中,她轻启樱唇,有股类似透明的轻烟便渐渐灌入她的口中。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钟薇儿才结束站了起来,苏白羽自始至终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儿。钟薇儿看了苏白羽一眼儿,随即拿出一块透明的玉石,那些鬼怪们便全部被吸收了进去。钟薇儿小心翼翼地将那玉石放进她的小背包里,看似平淡地对着苏白羽说道:“怎么,看到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害怕?”

    苏白羽倒是有些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道:“换做是以前,我肯定会被吓得屁股尿流的。但是经过这些天经历的这些事儿,我倒是有些见怪不怪了。”

    钟薇儿对他这个反应倒是有些意外,原本在她的认知里,苏白羽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小白脸儿,现在倒是让她有些觉得不一样了。

    “不过,你为什么又把他们收起来了?”苏白羽说着,指了指钟薇儿身上的小背包。

    钟薇儿轻轻笑了笑,说道:“其实他们也是一些可怜的鬼,他们只所以长得这般丑陋是因为他们都是埋在乱葬岗的孤魂野鬼,因为在人间无人牵挂,无法将他们送入地府进入轮回,久而久之便变成了这副模样。他们虽然看着狠厉,其实是很容易被操控的。我将他们收起来,不过是想帮他们超度,让他们能进入轮回罢了。”

    听到她这么一说,苏白羽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说道:“没想到你还是个这么好的猎鬼师呢。”

    钟薇儿白了他一眼儿,随即啐了他一口,说道:“你还有心情笑,这些鬼怪们明显就是冲着你来的,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得小命早就没有了。不过,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们家和那九幽鬼母,影鬼究竟有什么恩怨吗?”

    苏白羽一脸儿无辜的样子摇了摇头儿。

    钟薇儿想到在千年溶洞的时候她透过九幽鬼母看到的记忆,她知道苏白羽的爷爷并没有死,于是,便试探地问道:“那你爷爷呢?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你爷爷给你的那个护身符不是一般的护身符,有可能你的爷爷并不是一般人,更有可能,他也许并没有死?”

    “怎么可能!”苏白羽有些情绪激动地打断了钟薇儿的话儿,接着说道:“我爷爷已经去世了,是我亲眼看着的,还有,你说的那个护身符,我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苏白羽轻轻地说着,他真的担心,再让钟薇儿这样猜忌怀疑下去,自己的身份有可能就会暴露了。

    钟薇儿狐疑地看了苏白羽一眼儿,虽然觉得他的反应有些过于激动了,但是她也姑且理解成他不知情吧。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儿,心里想着,看来是不可能从苏白羽的身上套出有关那道上古符咒的事情来了。不过,她的眸光微不可闻地闪现出了一道金光,既然她知道了他的爷爷没有死这件事,那么她还是有可能找到真相的。这样想着,她又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乱伦大杂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顾轻舟司行霈〕〔人生若能两相忘〕〔超神学院:至尊河〕〔《淫男乱女》〕〔重生盛宠:总裁的〕〔见鬼〕〔年先生,慢慢喜欢〕〔后娘[穿越]〕〔头号新宠:禁欲总〕〔乡野春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