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十章人间大乱
    九幽鬼母看到前来的影鬼心里顿时安心了不少,她微微靠近影鬼,眼睛仍是直直地盯住钟薇儿,轻声说道:“她是宋家的后人。”

    影鬼一听,神色顿时有些讶异,不确定地说道:“是那个宋家?”

    九幽鬼母知道他所指,便认真地点了点头儿。

    影鬼微微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玩味儿地说道:“怪不得也有几分斤两,有意思。”

    “现在怎么办,苏白羽那个小子就在这里,可是臭丫头儿已经给他施了保护符咒,我们现在靠近不得他。”九幽鬼母说着,还眼神愤愤地看了钟薇儿一眼儿。

    影鬼略一沉吟了一番,随即说道:“先出去再说,如果被那老头知晓诅咒阵法已破我们逃出他必定会赶来,至于苏白羽这个好东西,我们以后还有得是机会。”

    九幽鬼母一听,顿时认同地点了点头儿。于是乎,两人便作势要离开。

    “喂喂喂,你们两个当我是透明的吗?你们还想就这么走出去,问过我没有啊!”钟薇儿面色有些不悦,大咧咧地说道。

    “莫不要说你方才被我所伤,就算你没有受伤,小妮子,我告诉你,你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影鬼面无表情地说着,可语气里算满是戏谑。

    钟薇儿闷声儿轻咳了两下,他说得对,自己的确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身为猎鬼师,身为宋家最后一代传人的骄傲也不容许她却步。于是,钟薇儿扬了扬手上的打鬼鞭,便向着两人扫了过去。

    影鬼本想出手阻挡,却不想被九幽鬼母挡在了前头儿,她娇媚一笑,看着影鬼说道:“这个不自量力的小丫头儿,交给我对付就够了。”

    于是,九幽鬼母便顺势抓住了钟薇儿打过来的打鬼鞭,神色自如地紧紧握着。钟薇儿惊讶地张开了嘴,用力与她拉锯着,却是丝毫占不了上风。随后,九幽鬼母突然朝着她诡异一笑,那握住鞭子的手上嫣红的指甲开始顺着鞭子朝着钟薇儿的方向蔓延开去,在她那白嫩的小手上划出了无数的伤痕。钟薇儿只觉得手上疼痛难忍,但她还是紧紧地咬住嘴唇,死死地忍住。

    “哼,我看你还能忍多久?”九幽鬼母狠狠地说着,随即稍一用力,便将钟薇儿的小身子给震慑了出去倒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来。

    九幽鬼母轻蔑地看着身受重伤的钟薇儿,语带恶意地说道:“小丫头儿。下次再让我碰到你如此多管闲事,那后果就不是仅仅如此了。”说完之后,她便对着身后的影鬼说到:“我们走。”

    于是,钟薇儿便只能这般眼睁睁地看着九幽鬼母和影鬼两人向着溶洞口出去,无能为力。待他们离开了这千年溶洞,钟薇儿赶紧从带着的小背包里取出了几罐药瓶子,将那药粉轻轻地撒在了手上的伤口处,原本不断流出的鲜血便顿时被止住了。随后,钟薇儿又从另一个药瓶里取出一颗药丸服下。待感受到身体的气息渐渐平稳了,钟薇儿这才走到了晕倒在地的苏白羽身旁。

    看着他双目紧闭,白净清秀的脸庞儿,钟薇儿不由得摇了摇头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说道:“你晕倒了倒是好,可怜我差点儿连命都没有了。”

    不过,钟薇儿也顾不得去多想了,她伸出手来将贴在苏白羽身上的符纸取了下来,便轻轻拍打着他的脸庞,试图将他叫醒。

    “喂!苏白羽,你醒醒!快醒醒!喂,喂喂,苏白羽……我……”钟薇儿见叫着不行,正想着要不要给他来一个重重的巴掌,她刚刚扬起手来儿,手掌还没有落下。苏白羽的双眼突然在这时候猛然睁开了,只是那眼眸并不像先前那般清澈明亮,满满地透着一股子阴冷之气,让钟薇儿顿时感到了一阵心寒,他那眼神顿时突兀地让她想到一个人,地狱冥王。

    也只是一瞬间,苏白羽的眼神便又恢复如初了。他看着钟薇儿举起来的仍尴尬地停留在半空的手儿,笑着说道:“钟薇儿,你这是干嘛呢?该不会是想趁我不备调戏我吧。”

    钟薇儿被他这么一说顿时羞愤地有些红了脸庞儿,索性干脆把那一巴掌打在了苏白羽的脸儿上,有些生气地说道:“早知道我刚才就该让那女鬼把你吃了就好了,省得你这么油嘴滑舌的。”

    苏白羽一听到她说道女鬼的事儿,心里顿时有些后怕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摸了摸方才被那女鬼紧紧抓住的脖子,又惊恐地看了看四周围,有些害怕地说道:“那,那个女鬼呢,已经被你收服了吗?”说完之后,苏白羽双眼特别期待地看着一旁的钟薇儿,希望能从她的嘴里听到一些好消息。

    钟薇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摇了摇头儿,声音有些低沉地说道:“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厉鬼,我敌不过他们,已经让他们逃走了。”

    “什,什么?”苏白羽有些害怕地跳起了身子,面色惨白地说道:“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先回去再说吧。”钟薇儿无力地说道,随即她便收拾起了东西来。

    苏白羽突然一眼儿瞥见了她手上密集的伤口,心里顿时害怕起来,但是还是忍不住关切地问道:“你受伤了,要不要到医院去治疗一下。”毕竟,她也是因为他才受的伤,他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愧疚的。

    不过,钟薇儿倒是有些无所谓,她耸了耸肩膀,随意地说道:“不用了,有我们宋家密制的金疮药和回心丹,那可比去医院有用多了。”钟薇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便对着一旁的苏白羽说道:“走吧。”

    苏白羽虽然不太知道她所说的这些什么药什么丹不太了解,但是听起来还是很厉害的样子,他也便由着她去了。他低声应了一声“嗯”,便紧紧跟着钟薇儿向溶洞的洞口走去。

    走出洞口,此时外边儿的天还没有黑,苏白羽觉得自己在溶洞里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一般的长久,其实时间也不过是刚刚过去了两个多小时。苏白羽本想走到车边儿,却看到钟薇儿突然停下脚步,神色凝重地看着东边的天空。

    此时的东边的天空竟然是黑压压阴沉沉的一片儿,并不像是暴风雨要来临的前兆,反而是有些像是死亡气息来临的预兆。苏白羽被自己这个突然跳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微微地抖了抖身子,疑惑地看着钟薇儿问道:“怎么了?”

    钟薇儿微微皱起了精致小巧的眉毛,脸色沉重地说道:“看来人间要变得不太平了。”忽然之间,她又想起来方才九幽鬼母和影鬼说过,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苏白羽的。想到这里,钟薇儿看了一眼儿仍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的苏白羽,心里也微微有些愧疚,毕竟,是她能力不足,把他们给适放出去的。

    于是,钟薇儿便看着苏白羽说道:“为了安全起见,我看,这段日子你还是先住在我那里,你觉得怎么样?”

    苏白羽没有想到她说出来这样的提议,神色愣了愣,随即又轻轻笑了起来,说道:“那当然是太好啦,有你这么一位猎鬼师呆在我身边保护我我真是太荣幸了,何况,还是这么一位大美女呢。”说着,苏白羽有些调笑地朝着钟薇儿眨了眨眼。

    钟薇儿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怒意,说道:“你再这样乱说话,我可把你扫到大街去了。”说完,钟薇儿便头也不回地自顾自地走向了苏白羽的那辆小破车去。

    苏白羽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眸色变得越来越深沉,脸也渐渐跟着阴冷起来。他转回头儿看了一眼儿东边那片儿黑压压的天空,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

    回去的路上,苏白羽一直专注地开着车,钟薇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就这样,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都在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儿。

    钟薇儿的住宅很大,苏白羽被安排在了一间客房里,这间客房可比他住的那间大的多了。要是以前,他肯定会忍不住感叹一番。可是现在,他却没了心情。

    其实,他对钟薇儿隐瞒了一些事情。

    就在刚才在千年溶洞里,他的护身符被九幽鬼母破坏的瞬间,其实,他并不是被吓晕了过去,而是被记忆侵蚀,苏醒了一部分关于他前世的记忆。原来,他竟然是冥王的转世之身!

    苏白羽站在卫生间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回想起放在在记忆里那个和自己有两分相似却明显冷峻俊朗许多,着一身黑底红纹锦袍的男子,脸上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第二日,苏白羽和钟薇儿一起坐在餐厅里吃早餐。钟薇儿这里一直有佣人照顾着,苏白羽也沾着光享受了一番。此时,电视里正在放着早间新闻,突然播放到了一条紧急的消息。原来,只是一夜之间,a城的医院里便多了许多的病人,他们都有些相同地病症,身上并检查不出有什么毛病,但是一个个的都是长睡不醒,一时之间,弄得人心惶惶的。

    钟薇儿握着牛奶杯的手不断地收紧,似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他们真的在开始危害人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