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妃倾城:凌邪天〕〔魔掌难逃:花季十〕〔逍遥小村医〕〔独步成仙〕〔美漫之道门修士〕〔都市逍遥兵王〕〔废材狂妃:极品幻〕〔网游之梦幻法师内〕〔婚姻守恒定律〕〔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德意志崛起之路〕〔跑去唐朝做导师〕〔一藏轮回〕〔万古魔君〕〔一战惊九霄〕〔重生东游记〕〔破晓天命〕〔炎心国度〕〔噬天龙帝〕〔乡村修真小仙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两首或多首旋律齐响 第33章 酒馆里的诗人
    夜晚,弗雷尔卓德的温度急剧下降。这的空气清透凛冽,每呼吸一下都能让你骨头打颤。特欧裹紧了身上的斗篷,哈了口气。

    太阳终于完完全全落山了,她们庆幸着在光芒完全消失前赶到了拉克斯塔克,否则她们就得在野外度过艰难的一夜。虽然现在是夏季,这北地的风于她们来说还算温和但毕竟她们不同于土生土长的弗雷尔卓德人,她们天生就不擅长对抗寒冷。即便是出生在边境之地——密银城的拉克丝,对于这些北方佬来说,还是属于太过温和的南方人。

    弗雷尔卓德人的性子就和他们的出生地一样狂放。他们的性格直来直去,热情豪爽,他们能在酒馆里因为几句口角就大打出手,也能为朋友一句话就两肋插刀。他们喜欢歌曲和舞蹈,但他们的艺术一般人可欣赏不来。据某个皮城的探险家描述:聆听弗雷尔卓德人的歌唱需要极大的胆量和毅力,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吓人的吼叫,一群野狗的咆哮比得上他们的嗓音,但没有他们的放荡。

    虽然不知道的,以为他们是在吵架。

    长屋中灯火通明,草和泥土的混合胚子稍加烧制成的草砖就那样随意搭起的矮墙,简单的把屋子围了围,那狂放潇洒的风格正是弗雷尔卓德人的作风。有两扇门,窗户很小,并且设在很高的地方,虽不通风,但也足够采光(当然弗雷尔卓德人也并不想通风)。门外悬挂着一块不规则但已经很努力做成椭圆形的橡木牌,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爪沃酒馆。

    拉克丝认得那几个字母,起码认得酒馆那个单词。这块木牌上的字非常丑,就像是爬虫在上面爬出来的一样。不过弗雷尔卓德人可并不在意字丑不丑,他们手掌上粗大的骨节和干活时留下来的老茧证明了他们并不擅长于书写文字。比起文字,他们反而更喜欢听四处流浪的吟游诗人讲着英雄的故事和吟唱诗歌。

    而那些故事,通常都会有些夸张例如某人杀死了屋子那么大的野猪;某主妇一天挤完了一千头奶牛等等一类用脑子想就不可能的事情。可弗雷尔卓德人的逻辑是这样的:值得描述的功绩不是已经做了什么,而是能够做些什么。

    特欧推开了酒馆的门,一阵热气铺面而来。桌上由动物皮脂制成的蜡烛阖动着温暖的火焰,坐在木桌前的酒鬼们也因为到了酒酣之处而大声嚷嚷但是没人在意他们,因为这种情况再正常不过了。

    特欧往里走了几步,然后一个踉跄她这才发现脚下并没有平坦的地板,而是坑坑洼洼的泥土地。这的风格狂野得令她有点接受不来了了。

    侍者正大声和一位老朋友吹牛,他讲得满头大汗、唾沫横飞然后他就看到了三个看上去文弱白净的小姑娘坐到了木质吧台前。按理说,来酒馆的本地人一般会在进门时就大声嚷嚷:“给我来杯麦芽酒!”之类的话。然后全酒馆的人都会知道他来了,这时,他就会满上一大杯麦芽酒“砰”的一声放在那人面前,然后爽朗的说:“尽情喝吧!老伙计!”

    可是,他现在有些不习惯,这三个小姑娘过于安静了。

    卡欣娜东张西望,感觉非常不自在:“嘿,拉克丝,我觉得这儿太吵了。”

    “天太晚了,这是我找到的最近的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拉克丝压低声音说,“而且我有点渴了。”

    “嗨!先生,给我来杯草莓汁怎样?”特欧倒是融入得快,她很快就和侍者搭上了话。

    草莓汁?侍者确认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来这的人从没向他买过草莓汁这种东西,况且他也不卖。几秒后,他哈哈大笑,胡子一抖一抖的:“哈哈!小朋友,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找你的父母吧!”

    “喂!我可是一个冒险者!”她气得眼睛一瞪。

    “好吧,冒险家小姑娘,现在该是好孩子上床睡觉时间了。需要我讲个睡前故事吗?”他用自己的幽默逗着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