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神主宰〕〔重生星空至尊〕〔修炼狂潮〕〔抗战之最强军神〕〔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宠妻如命:傅少,〕〔霸道老公求休战〕〔大城时代〕〔邪刀与圣剑〕〔我被系统托管了〕〔回到明朝当暴君〕〔神医高手在都市〕〔[综英美]爱妻狂魔〕〔妙手回村〕〔强吻99次:老公,〕〔极品透视狂兵〕〔女神的超凡高手〕〔医妃惊天:王爷,〕〔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海贼之掌控矢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白水探案传奇 第四十八章 冯陈二老
    第四十八章冯陈二老

    白水走进了广通山庄,然后就再也走不动路了。

    两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冯意如和陈宝锋静静地站在那里,默默凝视白水。

    冯意如,一身灰色长袍,身材高大而瘦削,太阳穴高高隆起,一双眼睛锐利而又明亮,便犹如猎杀动物的鹰眼,泛着寒光,笔直得盯着白水。

    陈宝锋,与冯意如的相貌大相径庭。他很矮小,而且很胖,他的肚子高高隆起,那件又肥又大的蓝色长袍,居然险些遮它不住。

    陈宝锋也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向白水。他只是静静的站着。

    可是白水却紧张的要命,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越是不在意,反而越可怕。

    虽然内心紧张的要命,但是白水还是笑了起来:“两位前辈,我有件很重要的东西落在庄里了,可不可以让我回去取一下?”

    冯意如和陈宝锋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想要避开的意思。

    白水只好又试探着问道:“广通山庄出大事了,你们的杜大庄主,此刻很危险,我要进去找他。”

    两人还是没有说话。

    白水仍旧没有放弃,用最诚挚的语气说道:“两位前辈难道不清楚我和杜大庄主的关系?就在几个时辰之前,两位前辈亲眼看着他送我上马车的,难道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陈宝锋还是没有说话,却发出几声冷笑。

    白水的心沉了下去,他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冯意如和陈宝锋,已经背叛了杜梦遥!

    现在,杜梦遥的处境,一定非常危险!

    想到这里,白水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摆脱冯陈二老。

    白水对冯陈二人抱了抱拳,然后缓缓道:“既然如此,两位前辈,请!”

    白水和冯陈二老相对而立。

    他终于看到了两位前辈用的兵器。于是他不由瞪大了眼睛。

    那简直不能称之为兵器,而是两件在常见也不过的日常用具。

    冯意如手里拿的是一把伞,一把极其普通毫无特点的伞,而且还是一把油纸伞。

    白水忽然想起了关于冯意如老前辈的传说。

    据说,冯意如是一个极为痴情的人,他之所以用这把普通的雨伞作为兵器,只不过是因为那把伞对他而言,有着非常重要大的意义——那把伞,是他妻子亲手为他做的,也是她留给他的唯一念想。

    冯意如的妻子是一个普通的凡人,由于身体缺陷,终身不能修道,所以只有几十年的阳寿。

    他妻子死后,冯意如就把这把伞作为了兵器,并为之取名为,伤心断肠伞。

    因为每次看到这把伞,他都会想起他那逝去的妻子,然后肝肠寸断。

    但越是伤心,他的功法反而威力越大。

    因为冯意如修炼的功法,本就叫做伤心剑。

    陈宝峰的兵器也很另类,是一把扫地用的,普普通通的扫帚。

    白水实在是没有想到,用来扫地的东西,居然也可以作为兵器。

    冯意如对着白水点了点头,温声道:“年轻人,拿出你的兵器吧。”

    面对冯意如和陈宝峰如此强大的气场,白水并未露出丝毫的胆怯,反而微微一笑道:“在两位前辈面前,无论什么样的兵器,都是形同虚设,如同鸡肋一般。晚辈自觉,还是身法更可靠些。”

    陈宝锋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但看向白水的目光,分明多了些嘲讽。

    他一定是觉得,纵然你是杜梦遥的朋友,修为一定不错,但面对两个成名已久的老前辈,居然还如此骄傲托大,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

    陈宝峰淡淡道:“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陈宝锋却是个暴脾气,他的扫帚一扬,就向白水冲去。

    冯意如也叹了一口气,持伞飞了起来。

    直到真正面对他们的时候,白水才体会到他们的强大。

    伞是把普通的伞,但在冯意如的手里,却变得不普通起来。

    白水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冯意如的招式,只觉得他好像就成了天地间的主宰,而那把伞,就是他主宰天地的利器,就是他的权力象征。

    那把伞给白水的感觉不是强大,而是威严。

    不错,是绝对的威严。

    那把伞,已经被冯意如赋予了他所有的感情,是以,也承载了他所有的伤心。越伤心,就越霸气,无边的霸气,和旷世的狂妄。

    他本就是一个极其桀骜不驯的人,若不是妻子的死深深打消了他的积极性和满腹的雄心壮志,他必然因为不会安心像这样度过余生的。以他的性子,他本该要发光发热的。

    于是,这把伞,绝对承载了他所有的理想和对妻子的思念,是以,一伞出,天下无。

    无敌双客,自然不会是一个人在战斗。

    虽然陈宝峰一向相信冯意如的实力,可是出于习惯,他还是不会让他一个人去战斗。

    他们,从来不会分开。

    陈宝峰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点,是他们的优点,却也是他们唯一的破绽。

    陈宝峰的破扫帚忽然带起一股旋风,犹如滔滔大河一样,疯狂的涌动着,疯狂的蓄势着,直到到达最高点时,然后,扫帚在空中飞快的旋转,爆发出一阵阵震耳的轰鸣声。

    然后,在空气里浩浩荡荡的冲来。

    白水的眼睛在急剧收缩,他紧紧盯着陈宝峰的扫帚,眼睛一眨也不眨,似乎完全忘记了冯意如的威胁。扫帚渐渐的近了。

    而白水,却还在伞的包围之中,伞越转越快,差点就要将白水吞没了。

    白水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惊慌,他反而得意的笑了起来。

    冯意如的伞已经将白水牢牢困住,而陈宝峰的扫帚就要落下。

    这本就是他们绝顶的配合,本就是他们的绝招。

    这一招似乎已经无解。

    白水终于明白了,冯意如只不过是缠困,真正的杀招,在陈宝峰身上。

    白水似乎已经无法闪避了。

    他只有出拳,只有硬拼。

    可是,他会比得过陈宝峰的功力吗?

    答案很快揭晓了。

    白水却并没有攻向陈宝峰,他也没有攻向冯意如,而是运拳,狠狠的砸向冯意如的伞。

    莫非,白水疯了吗?他不要命了吗?

    就算他这一招打实了,就算他破了冯意如的伞又如何?

    那时候,陈宝峰的扫帚,必然已经打在了他的头上。

    而白水,就算破坏了冯意如的伞,也必死无疑。

    可是,算无遗策的白水,真的会这么傻吗?

    陈宝峰本来已经对这一击充满了信心。

    他相信,这一次,白水绝对躲不开。

    可是他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白水居然会冒死去攻击冯意如的伞。

    冯意如的也已经大变,他全身的精力已经放在了伞上,现在想变招却已是不及。

    所以他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他的脸,看起来更加苍老了。陈宝峰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的扫帚——只因为他知道,那把伞对于冯意如的重要性。为了好友,他只好放弃了这一次绝佳的攻击。

    然而令他更想不到的是,白水的那一招居然只是虚招,就在他收回扫帚的那一瞬,白水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陈宝峰的胸膛上。

    而此时,冯意如的眼睛尚未睁开,就迎来了白水的另一拳。

    冯意如和陈宝锋双双跌倒在地。

    冯意如向陈宝锋投以歉意的目光,因为他知道,若不是因为这把伞,他们二人,绝不会败的如此彻底。

    不过冯意如还是很感激白水没有破坏他的伞,于是他劝道:“如果你只是一个人的话,我劝你最好现在就回头,走的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

    白水缓缓摇了摇头,然后迈着大步,向广通山庄走去。

    一边走着,一边喃喃道:“公子,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顾轻舟司行霈〕〔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