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残王追妻:萌妃要〕〔机战先驱〕〔璀璨城13科的吉恩〕〔咸鱼学霸的黑科技〕〔史上最牛冒险〕〔应许之婚〕〔玄门大佬〕〔末世流浪狗〕〔超凡药尊〕〔谋爱成瘾,冷少的〕〔和美女的种田的日〕〔萌妃当道:霸道妖〕〔万界红包群〕〔错爱〕〔锦衣春秋〕〔荣耀王者之无敌召〕〔桃运邪医〕〔我不是小偷〕〔极品狂兵混都市〕〔搞事全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白水探案传奇 第四十一章 林越之死
    第四十一章林越之死

    对于白水的暗中忍让,林越没有看到,他眼中的杀气反而更重了。

    这一次,他居然扛着大刀,向白水冲了过来。

    然而这一冲,却不是普普通通的直冲。

    林越的脚,踩踏着一种奇怪的步伐,左三,右五,上一,退二。

    看起来很是缓慢,就像是进行一个柔美缓和的舞蹈一般,然而却在一眨眼之间,就行进了很远,一下子就到了白水的身前。

    下一刻,林越高高举起弯刀,猛地抬起头来,仰望着大殿之顶,然后面色凝重的执着长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奇特的圈子。

    诡异的步法,奇特的圈子,神秘的大刀。

    林越单手执刀,遥遥指天,他的长发被风高高吹起,扬天大吼道:“天地囚笼。”

    就在林越语毕的那一瞬间,他头顶上的天空忽然黑了起来,黑夜仿佛瞬间来临。

    整个大殿瞬间暗了下来。

    天空好像也被人剥离了一块,黑漆漆的漩涡缓缓蠕动,望之心惊。

    待得整个大殿完全陷入黑暗之中时,林越的长刀忽然一转,蓦地指向白水。

    然后,一道漆黑如墨的影子,从天空之中的漩涡飞出,在长刀刀尖上轻轻一点,便犹如闪电一般,飞速的朝白水飞去。

    白水的面色忽然变得有些不自然。

    他清楚的感知到,林越这一击的力量,以天为网,以地为笼,彻底禁锢了这块黑暗笼罩下的大地。

    而这座大殿,身处黑暗的正中央,很显然是禁锢力最强的位置。

    黑影越来越近,可是白水的身子,却仿佛被冥冥之中的一种天地规则所束缚,定定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就连一旁观战的楼春风也受到了波及,身躯也被死死地禁锢在了原地。

    楼春风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现在的他,由于被黑暗笼罩的原因,非但不能动,而且什么也看不见。

    楼春风不由得为白水捏了一把汗。

    黑影越来越近。

    这时候,已经能够看清楚黑影的形态。

    那是一个暴躁,阴冷,愤怒,恐怖,又充满毁灭力量,正在举刀行进的刚猛小人。

    小人的模样,和林越的相貌,竟然一模一样!

    那个小人,就是林越的元神!

    林越献祭了自己的元神,只为了给白水致命一击!

    而现在,白水已经彻底被天地之力禁锢,根本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狂暴而嗜血的黑影,终于来临!

    白水没有任何闪避的法子,他只有集齐自己全部的修为,强行突破了右臂的禁锢,然后,右手紧紧握拳,向着黑影,猛地轰出一拳!

    下一刻,一道可怕而刺眼的刀芒,直直地斩在白水的拳头上。

    可怕的能量波动疯狂外泄,大殿地板上的仙玉早已承受不住战斗余波的侵袭,渐渐裂开一条条缝隙,然后,碎裂。

    然而能量的波动还未停止,继续上扬,最后冲天而起,在大殿上空放起了一朵朵绚烂至极的烟花。

    这烟花无比美丽,但楼春风却没有心情去看。

    在眼前出现光亮的一刹那,他的目光,瞬间望向战团。

    在那里,身处能量碰撞风暴中心的白水和林越,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白水的发束已经断了,一头黑发在空中疯狂飞舞着,他的衣服也碎裂了好多处,变得破破烂烂的,十分不堪。

    林越的情况更加糟糕。

    他祭出元神的至强一击,被白水硬生生抗住之后,自身受到了强大的反噬,一连吐了好几口血,脸色苍白的吓人。他虽然还站在那里,身子却摇摇晃晃的,显见是受了极重的伤。

    受伤以后,林越已再没有能力支撑起这道法术。

    于是他的元神萎靡不振地飞了回来,大殿里的黑暗,也如潮水一般退去了。

    白水拍了拍衣服上的烟尘,一步一步缓缓走向林越。

    林越的伤势很重,已经开始用大刀拄地而立。但他的目光,依旧恶狠狠地盯着白水,恨不得能生啖其肉。

    对于林越这样的目光,白水很是不解。

    所以他问道:“林兄,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又为何如此恨我?为了杀我,甚至不惜损耗自己的寿元和前程,也要献祭元神?”

    林越哈哈大笑,然后对着白水啐了一口,大声道:“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难道反而记不得了吗?”

    白水的语气依旧很平静:“如果有什么得罪林兄的地方,小弟在这里先行赔罪了。”

    说完,白水对着林越,恭恭敬敬鞠了一个躬。

    林越冷笑道:“如果世间不平事都可以用赔罪和道歉来结束,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白水没有生气,他的声音依旧很平缓:“白某到底哪里得罪了林兄,还请林兄明说。”

    林越嘿嘿怪笑道:“我林越不过是粗人一个,你就算是得罪了我,我当然也不会放在心上。但你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去欺负我唯一的弟弟!”

    林越又哭又笑道:“那可是我最疼爱,最看重的弟弟啊。”

    白水这时终于想起来自己在初入广通山庄之时,曾和一个叫林超的少年交手的场景。

    于是他拱手道:“林兄原来是为了这事。关于林超的这件事情,我承认,确实是我不对。”

    林越的目中射出两道寒芒,他紧紧盯着白水,冷冷道:“仅仅是不对吗?”

    白水有些不解,但还是回答道:“我承认,以我的修为和身份,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样折断一个少年的兵器,却是有些不妥。但我想告诉他的是,年轻人,血气方刚,本是好事,可若是因此而骄傲自大,总归不是一件好事。我折断他的兵器,只不过是为了让他经受一个挫折。只有经历过失败和苦涩,他以后的路,才会走得更加坚实,更加长远。”

    林越冷冷道:“你说完了吗?”

    白水点点头。

    林越嘶声道:“可你既然已经胜了,为什么还要杀了他?他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什么?”白水无比震惊,连声音也充满了不可置信,“你说什么,林超竟然死了?”

    林越恨恨道:“你就不要再假惺惺地继续演戏了。我查过了,超儿本就是死于和你交手的那一天,他的经脉,被人全部震断。”

    白水沉默了许久,最后发出一声长叹:“不管你信与不信,林超,不是我杀的。”

    林越厉吼道:“除了你,还能有谁?”

    白水和楼春风转身离去,只远远留下一句话:“你好好想想,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大殿的!如果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

    白水和楼春风走出了大殿。

    既然公子根本不在这里,他们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更何况,现在的楼春风,还很焦急的想找到那个叫花飞燕的小姑娘,问问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水和楼春风走后,林越跌坐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的思绪也在飞速地转动着,仔细地思考事情的每一个细节。

    最后,他仿佛终于想通了什么,猛地站起身来,惊呼道:“原来是你!”

    “你终于,想明白了吗?”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忽然从大殿的某个角落传来。

    林越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他鼓足最后的一点力量,拼命一般,踉踉跄跄地跑到大殿门口,想从这里出去。

    一道影子却快他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林越终于叹了口气,徐徐道:“我从来都没有想到,那个神秘公子,竟然会是你。”

    那声音轻笑道:“但你最后还是想到了。”

    林越苦笑道:“只可惜,我很快就要死了。”

    那声音叹了口气,仿佛有些不舍:“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让你死……”

    那声音越来越低,渐渐已低不可闻。

    等到声音彻底听不见的时候,林越的身子,已经向后缓缓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顾轻舟司行霈〕〔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