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残王追妻:萌妃要〕〔机战先驱〕〔璀璨城13科的吉恩〕〔咸鱼学霸的黑科技〕〔史上最牛冒险〕〔应许之婚〕〔玄门大佬〕〔末世流浪狗〕〔超凡药尊〕〔谋爱成瘾,冷少的〕〔和美女的种田的日〕〔萌妃当道:霸道妖〕〔万界红包群〕〔错爱〕〔锦衣春秋〕〔荣耀王者之无敌召〕〔桃运邪医〕〔我不是小偷〕〔极品狂兵混都市〕〔搞事全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白水探案传奇 第三十八章 花飞燕和公子
    第三十八章花飞燕和公子

    听到白水提醒,楼春风定睛一看,讶然道:“我们竟然又回到了广通山庄之中!”

    白水道:“岂止是广通山庄,而且还是钱多多曾经待过的房间。”

    楼春风在房间中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叹道:“我现在不得不佩服你,根据这条地道来看,冯渊,倒真有可能,是死于钱多多和萱萱之手了。”

    白水默不作声,然后默默地开始搜索房间。

    白水搜的很仔细,没有放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楼春风却嗤之以鼻道:“就连钱多多的尸体都已经被搬走了,你在这里,还能够找到什么?就算当时真有什么线索留下,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那个叫公子的神秘人,也早该收拾和处理了才对。”

    白水不说话,只是忽然用力在墙角嗅了嗅,然后就从床子下面爬了进去。

    楼春风哈哈大笑道:“你不会是觉得,床子底下还藏着什么人吧?”

    白水没有理他,而是小心翼翼地从床子下面的墙角里,拈出了一个东西。

    那是几片被烧的支离破碎的纸片。

    楼春风的神色终于变得严肃起来,他凑过头来,认真道:“看着上面残留的字迹,娟秀柔美,应该是出自一位女子之手。”

    白水问道:“你有没有法子把它们复原?我知道,你是这方面的行家。”

    楼春风得意地笑道:“虽不敢说完全恢复原状,复原个七七八八,总没有太大问题。”

    白水将纸片连同灰烬全都小心翼翼地放入楼春风掌心。

    下一刻,在白水的注视下,楼春风的掌心,升起一道蓝色的火苗。

    这火苗却没有温度,也没有任何灼烧感。

    然后,火苗下方,忽然刮起了一阵风。一阵细小,仅仅在楼春风掌心旋转盘绕飞舞着的旋风。

    于是,纸片和灰烬飞速旋转跳跃,纷纷被卷入旋风之中。

    旋风之下,蓝色火苗轻轻跳动着。

    片刻过后,楼春风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一页仅仅缺少了三个边角的纸张静静平铺在他的掌心。

    纸张上面的字迹,也清晰可见——

    钱郎:

    丹阁大长老冯渊若死,吾二人之事,‘公子’当竭力促成。

    萱萱手笔

    看完这封信,白水沉吟不语,楼春风却已跳了起来,大声道:“冯渊既然是公子请求钱多多和萱萱杀的,事成之后,为什么没有实现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杀了钱多多?”

    白水淡淡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楼春风冷冷道:“依我看来,这个出尔反尔的恶毒公子,就是广通山庄的庄主,杜梦遥!”

    白水饶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楼春风义正言辞问道:“这次猎鹰计划,是不是杜梦遥提出来的?”

    白水点头道:“自然是他。”

    楼春风又问道:“那钱多多,是不是也是杜梦遥请过来的?”

    白水又点头。

    楼春风接着问道:“杜梦遥本来就要杀害冯渊大长老,是也不是?”

    白水道:“这时引起莫大先生注意的最好法子了。”

    楼春风笑道:“那就是了。杜梦遥做的这一切,岂不就是公子做的这一切?”

    白水摇头道:“只有一点不对。”

    楼春风不解:“哪一点?”

    白水道:“钱多多死的时候,你正在寸步不离地盯着杜梦遥。所以无论如何,杜梦遥都不可能是那个神秘公子了。”

    楼春风忽然叹了口气,一脸无奈道:“看来,这个神秘公子,真的还是另有其人啊。”

    两人正说话间,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打开门的一瞬看,一个女孩子,俏生生地站在了白水二人跟前。

    下面,是这个女孩子出现的一个场景——

    花飞燕不是花,也不是小燕子。花飞燕是个人。

    花飞燕非但是个人,而且是个很好看,也很可爱的女孩子。

    花飞燕忽然就出现在了白水和楼春风面前。

    白水和楼春风都不由地睁大了眼睛——无论谁忽然看到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总是忍不住要多看几眼的。

    何况,还是像花飞燕这样的女孩子。

    花飞燕不算高,却也不矮,但不知为何,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野性的美。

    花飞燕的脸圆圆的,也粉嘟嘟的,十分惹人怜爱。

    她的肌肤,白皙的略显透明,似乎吹弹可破。

    她的大眼睛,非但水汪汪的,还拥有着天空一般的颜色,她的眸子是天蓝色的,迷茫而又幽深。

    但这还不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她的穿着实在是太惊艳了——她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闪闪发亮的纱衣,就像是一个精灵,刚刚从森林里走出来一样。

    纱衣很短,上面露出她一段鲜嫩洁白的手臂,仿佛一段出水的莲藕,又清新又白皙。

    她的小腿也裸露在外面,闪耀着白而晶莹的光芒。

    她赤着足,小脚光洁而雪白,干干净净的。

    在她的脚踝之上,还戴着一串铃铛。

    伴随着她款款的步子,发出清脆悦耳的鸣声。

    她简直就像是从画里面走出来的精灵,一举一动,都是那么自然,那么可爱,那么叫人疼惜。

    花飞燕,一个精灵般可爱的女孩子,就那样忽然俏生生地立在了白水和楼春风面前。

    花飞燕眨巴着天蓝色的大眼睛,脆生生得道:“你们好,我叫花飞燕。花儿的花,飞儿的飞,燕儿的燕。”

    白水也眨了眨眼睛,一脸好奇地道:“花儿和燕儿我倒是听说过,可是飞儿呢?”

    花飞燕楞了一下,忽然噗嗤一声笑了,然后她挺了挺胸膛,咬着嘴唇道:“飞儿,飞儿是——”

    她忽然说不下去了,她怎么好意思说,其实飞儿是什么她也不知道,她只不过是随意编出来的而已。

    楼春风忽然微笑道:“人家为什么要告诉你飞儿是什么东西?你又不是她的谁。”

    花飞燕低下头去,好像有些羞涩。但她还是用眼角偷偷瞟着楼春风,一脸感激。

    感激之余,她的目光,似乎还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柔情。她似乎,已经偷偷喜欢上了这个长相不错,而且帮助自己说话的英俊男子。

    谁知楼春风接下来说出的话让人几乎捧腹,只听他从容道:“人家不告诉你,只不过并非上面的原因。而是,恐怕连她自己也不知道飞儿是什么。因为飞儿不是什么,只不过是她顺口说出来的而已。”

    花飞燕的小脸一阵煞白。

    白水和楼春风却忍不住大笑起来。

    戏弄女孩子,一向都是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尤其是像花飞燕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良久,他们终于止住了笑。

    白水看着花飞燕道:“你既然已经来了,为何还不动手?”

    花飞燕却好像惊讶的很,她的小嘴已经张的很大,她大声道:“我为何要动手?”

    楼春风忍不住道:“莫非,你不是来杀我们的?”

    花飞燕吃吃笑道:“我和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更是无仇,又为何要杀你们?”

    白水摸了摸下巴,和楼春风相视一笑,尴尬道:“看来这次,我们两个,都错了。”

    楼春风忽然板起脸来,他一本正经得道:“花飞燕小朋友,你既然不是来杀我们的,那么,你忽然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花飞燕好像很生气,她跺脚道:“谁是小朋友?”

    一边说着,她还故意挺了挺饱满的胸膛,大声道:“我已经十六岁了,是大人了。”

    这一次,连白水也不禁笑了——这个女孩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楼春风忽然走了过去,一把拉起了花飞燕的手,柔声道:“我知道你已经长大了,我早都知道。”

    花飞燕的头低得更低了,她的脸也一下子红了起来,一直红到了脖子上。

    她没有动,更没有反抗,反而任由楼春风拉着自己的小手,嗫嚅道:“你,你真的相信,相信我已经长大了?”

    楼春风温柔的点了点头。

    白水笑了——对于女孩子,楼春风一向很有经验,尤其是未经世事的女孩子。

    楼春风看花飞燕好像已经渐渐接受了他,于是他的声音更加温柔,他一边拉着花飞燕的手,一边轻声道:“那么现在,你是不是愿意告诉我,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花飞燕好像真的害羞极了,她的头依然在低着,但她显然还是听到了楼春风的问话,她小声说道:“我来这里,是我家公子,让我来请二位过去的。”

    “哦?”白水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淡淡道:“不知你家公子,是何许人也,又与我二人,有何渊源?”

    花飞燕咬着嘴唇轻声道:“这…这…你们过去后,自然会知道的。”

    楼春风道:“那你家公子,可曾说过找我们俩所为何事?”

    花飞燕抬起了头,恰好看到楼春风似水般的柔情,她又害羞得低下头去,捏着自己的衣角道:“公子,公子他不让我说。”

    楼春风的眼光愈发温柔,但他却忽然松开了花飞燕的手。

    花飞燕的内心忽然一下子空了,一下子失落了许多。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伤心,楼春风忽然又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然后突如其来的,在她的红唇上,深深地一吻。

    花飞燕醉了。

    楼春风也醉了。

    花飞燕的唇很香,是那种少女的芬香。

    楼春风的唇很热,是那种阳刚的男子气概。

    时间仿佛已经静止了,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了两个人,两个深情热吻的人。

    花飞燕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融化了,融化在了楼春风温暖的臂弯里。

    这一吻,很久。

    这一吻,很美。

    这一吻,很浪漫。

    这一吻,彻底俘虏了一个少女的芳心。

    良久,楼春风终于松开了嘴唇。

    花飞燕的脸已经红透了,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楼春风在她的耳边呢喃:“我喜欢你,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你,是我的真命天女。”

    花飞燕整个人早已飘了起来。她天蓝色的眼睛仿佛要滴出水来,她小声道:“我,我也喜欢你。”

    楼春风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柔声道:“我们,走吧。”

    花飞燕睁大了眼睛,疑惑道:“你,你不要知道公子找你们的意图了?”

    楼春风轻轻地捂住了她的嘴道:“你不必说,我也不必听。反正早晚总会见到他的。”

    花飞燕忽然跳了起来,大声道:“不,我一定要说。你待我这么好,我怎么忍心骗你。”

    楼春风叹气道:“唉,你实在不必说的。我知道,这样做,太难为你了。”

    花飞燕靠在楼春风的怀里,柔声道:“不,为了你,这些都不算什么。”

    白水的眼睛眯了起来——公子,到底会是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顾轻舟司行霈〕〔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