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耀大陆〕〔祸乱天下:国师大〕〔撩妻入怀:季少很〕〔我叫科莱尼〕〔武侠龙套进化〕〔家里有个18线套路〕〔天骄战纪〕〔极品司机俏总裁〕〔青之鬼将〕〔超级外星虫虫〕〔生死簿〕〔三千云梦录〕〔七零年代过好日子〕〔爆笑酒楼〕〔倾世绝恋:殿下求〕〔退后让为师来〕〔我的空姐老婆〕〔学霸的微观世界〕〔冥帝毒宠小辣妻〕〔萌宠乖乖,少主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白水探案传奇 第三十七章 妙笛上人的劝告
    第三十七章妙笛上人的劝告

    就在白水和楼春风先后跃出密道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笛声。

    笛声婉转悠扬,不远不近得在耳边飘扬,如泣如诉,却看不到人。

    然而白水和楼春风却分明听出了其中的韵味。

    笛音虽然又飘渺又虚无,但白水听出了笛音背后的故事,那是一首绝妙的诗——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钧春酒暖,分曾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虽是白天,笛声却仿佛把白水和楼春风带入到了一片夜色之中。

    这笛声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甚至可以悄悄地影响一个人的内心。它可以引领着你,进入那个它早已构幻好的世界里。

    在那个世界里,笛声,就是王者,就是那创世的神。

    笛声还在继续,白水却忽然笑了。

    而且笑的很开心,他的脸上几乎像是开了一朵花,明媚亮丽。

    楼春风呆呆的看着白水,目中露出一丝疑惑,大声道:“白水,你在干什么?莫非,你已被这笛声所惑,入魔了不成?”

    白水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无情的提醒,他仍然自顾自的笑着。

    一直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止住笑,抬头望向一片云朵,高声道:“樊玉儿,我实在是想不到,你居然也会来到这里。”

    云端之上,一道叹息缓缓传来:“唉,我就知道,无论再如何掩饰,我终究还是瞒不过你。”

    那声音又温柔又有磁性,虽然还在叹息,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沮丧,反而有点欣喜。

    楼春风苦笑道:“白水,我不得不服,你认识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只想问问,这世上,还有你不认识的人吗?”

    白水笑道:“那也许只不过是因为我喜欢交朋友而已。”

    在白水和楼春风说话的档口,一道人影从云端悠然落下,犹如天外飞仙一般,让人为之惊叹。

    下一刻,在白水和楼春风旁边,已经站了一个人,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人。

    ——妙笛上人樊玉儿。

    樊玉儿身着一件洗得发白的白衣,可是这件略显破旧的白袍,穿在樊玉儿的身上,你非但不会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反而会被他的气质所惊艳,认为他应该是谪仙一般的人物。

    樊玉儿的头上挽了一个发髻,用木簪高高扎起。

    木簪很普通,但别在他头上,却有一种出尘之感。

    樊玉儿的眉呈浅弧状,虽然柔美,却又不失刚毅。

    樊玉儿的脸颊略瘦,眼角是有些狭长,五官有棱有角,搭配起来,整张面孔看起来又立体,又有英气。

    而他的一双眼睛,看起来就像是一片海洋,深邃,而又幽兰,仿佛已经历了人间百态。

    单单看相貌,樊玉儿就已经是个妙人了。

    然而,他身上最引人注目的,却还是他的肩头。

    因为,在他略微倾斜的肩头,轻轻放置着一把笛子。

    这不过是一把普普通通的竹笛,但在樊玉儿手中,却能够吹出这世间最美妙的乐曲。

    同时,也可以成为世上最让人防不胜防的杀器。

    白水一向很欣赏樊玉儿,他甚至觉得,整个天行大陆,所有世间的人,能当的起“隐秀”之称的,也只有樊玉儿一人而已。

    樊玉儿看着白水,嘴角微微上扬,微笑道:“好久不见!”

    白水却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得看着樊玉儿。

    樊玉儿叹气道:“我知道你对我不满,但我,我——”

    一直沉默的白水忽然沉声道:“我只问你,你来这里,是不是为了杀一个人?”

    樊玉儿只好点头。

    白水又道:“你要杀的这个人,他的名字,是不是和我很像,也叫白水?”

    樊玉儿又点了点头。

    白水淡淡道:“那个人的相貌,也和我很像,对不对?”

    樊玉儿还是点头。

    白水冷冷道:“其实你要杀的那个人,好像真的就是我,是也不是?”

    樊玉儿闭上了嘴,也没有点头。

    很多时候,默认也是一种承认。

    白水终于不再发问了,他叹息着道:“既然你要杀的人就在这里,你为何还不动手?”

    樊玉儿终于不能再沉默下去了,对于白水的咄咄相逼,他却好像丝毫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又岂会不知?你知道我必不肯杀你的。你如此激怒于我,只不过想让我说出幕后的主使人而已。可惜,我要让你失望了。我非但不能说,而且还要劝劝你。”

    白水也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几年不见,你变得比以前聪明多了,居然可以如此一眼就看穿我的心思。”

    樊玉儿笑道:“那也许不过是因为音乐本就是可以让人内心平静的东西。而一个人的心一旦静下来了,他就会思考很多以前没有想过的事情。想的多了,当然也就会明悟很多。”

    白水苦笑道:“我倒是没有想到,音乐居然还有这样的好处。看来,如果有时间,我也该学学音律了。”

    樊玉儿忽然直直得盯着白水的眼睛,神色严肃,一字一字,认真说道:“白水,听我的,回去吧。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樊玉儿一脸凝重道:“白水,我承认,你的确是一个极其强大的人,无论武功,还是心智。在我心里,你的确也是一个不可战胜的人。可是,你知道吗,有时候,很多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目前还没有卷进这件事,现在放手,还来得及。”

    白水忽然笑道:“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更知道我的脾气。倘若没有把一件事彻底弄明白的话,哪怕你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绝不会后退半步,更不会皱一下眉头。”

    樊玉儿沉声道:“正因为我知道你的性格,所以才更要劝你,前面的路,去不得。”

    白水依旧笑着:“天下的路,岂非都是让人走的?哪里还有走不得的路?”

    樊玉儿急道:“你可知道,他究竟有多可怕?”

    白水却坚决得摆了摆手道:“你不必再说,我也不必再听。现在,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口中的他,到底是谁?”

    樊玉儿忽然就没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多一样。

    就连楼春风,都没来得及看清他的去处。

    白水看看楼春风,一脸无奈:“我就知道,他绝不会说的。”

    白水忽然神秘得看着楼春风,叹气道:“我知道你的意思。”

    白水疑惑道:“哦?我还有什么意思,我自己为何不知?”

    楼春风笑道:“你这些把戏,是骗不过我的。你既然知道以他的为人,是绝不会回答你的,你又为何还要问他这样的问题?”

    白水眨了眨眼睛,说道:“莫非,我已经糊涂了?”

    楼春风哈哈笑道:“你非但没有糊涂,你简直清醒的很。你这样咄咄逼人,只不过是为了要气走他而已。因为,你怕他和你呆的时间太长,反而会被那个人怀疑而已。你这样做,其实是在保护他。”

    白水一下子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苦巴着脸道:“楼春风啊楼春风,你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楼春风忽然瞪大眼睛,佯怒道:“你居然骂我是虫子,真是找死!”。说着,作势就要去打白水。

    白水却摆手道:“等一等!”

    不等楼春风发问,白水直接说道:“你看,我们这是到了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成精后,大佬们抢〕〔诱妻入囚:霸宠重〕〔总裁太坏,娇妻要〕〔洪荒之凤族圣皇〕〔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玄学大师的养老生〕〔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人生若能两相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