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老婆〕〔重生作死无双〕〔重整末世〕〔医妃逆天:废柴大〕〔龙组神兵〕〔魔法师拉斐尔传〕〔都市之传道宗师〕〔娱乐玩童〕〔变身女儿的归来奶〕〔新世纪的异端英雄〕〔主神空间:你已被〕〔御灵真仙〕〔动力之王〕〔梦幻天朝〕〔水浒逐鹿传〕〔洪荒二郎传〕〔末日轮盘〕〔三国之无赖兵王〕〔盖世武神〕〔太上道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白水探案传奇 第三十五章 血袈之死
    第三十五章血袈之死

    血袈大笑着,轻松得伦起了手中的禅杖。

    这两个年轻人,他根本都没有放在眼里。

    双鞭呼啸来临,雪花飘舞加身。

    鞭正重,雪正浓。杀正切。

    然而血袈好像毫不在意。

    他依旧狂笑着,只是在双鞭来至身前的一刹那,他的身形忽然微微一错。

    仅仅是一错身,然后,那根硕大的禅杖居然很灵活得转动着,杖头在一根长鞭上重重一击,而后顺着血袈的手往后一滑,杖柄正好撞在了楼春风的另一把长鞭上。

    仅仅是一招,血袈的归寂禅杖在一提一纵之间,就破解了楼春风的杀招,也就相当于击败了楼春风的双鞭。

    并且,将楼春风逼退老远。

    楼春风瞬间大败。

    然而,还没有结束。

    方才的这一切,都是电急火闪之间发生的,也就是在血袈的禅杖与楼春风的双鞭相碰时,白水的杀招已经到了。

    于是,漫天的雪花,飞舞飘扬着,大朵大朵地将血袈紧紧得包围了。

    雪花旋转着,狂舞着,疯狂地扑向血袈。

    此时的血袈正与楼春风斗得正憨,他的禅杖已被双鞭缠住,哪里腾得出兵器去对付白水?

    莫非,他已注定要失败了吗?

    事情绝不会这样简单。

    因为血袈手里还有另一件兵器。

    血袈非但还有兵器,而且还是绝佳的兵器。

    千万莫要忘了,血袈和尚这个称号的由来。

    是了,他名为血袈,那又岂会是白叫的。

    就在雪花疯狂涌向血袈身体的时候,血袈的右手忽然向上潇洒地一扬。

    仅仅是一扬手间,场间就发生了奇异的一幕。

    只见,血袈身上披的那件血色袈裟忽然笔直得飞了出去。

    而且令人惊讶的是,袈裟居然还发出了血红色的光芒。

    而且,袈裟本身,也越长越大,到的最后,整个袈裟就像是一张巨大的席一样,瞬间就覆盖了整个洞口,也相当于遮住了整片天地。

    然后,袈裟大手一卷,那件袈裟就将所有的雪花卷了起来。

    于是,白水挥出的漫天雪花,居然在一瞬间就消失了,而且无影无踪,再也看不到半点踪迹。

    白水的面色大变。他立即想要后退。

    然而,白水还来不及反应,一道血影已经迅速飞来,然后,狠狠地在白水的胸膛一击。

    白水立刻倒飞了出去,重重地跌坐在地上。

    白水和楼春风无奈的对视了一眼,都是一阵苦笑。

    以下克上,却是还是有点难度啊。

    血袈和尚占据了绝对的有利地位,真个易守难攻,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啊!

    白水和楼春风也实在是没有想到,血袈和尚,居然拥有如此高深的修为,竟然能在两人出其不意的夹击下完好无损,而且,还狠狠地反击了一下。

    两人又是一阵对视,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对方的坚毅和不屈,于是,两人一跃而起,再次向血袈冲去。

    血袈轻蔑地看着两人,冷笑道:“不过是两人个无用的莽夫而已,又能耐得我何?”

    一边说着,血袈一面重新披上了那件飘在天空的血袈,一面将归寂禅杖横立于胸前,一副睥晲天下,唯我独尊的模样。

    白水和楼春风暗暗交换了一个眼色。

    于是,楼春风挥舞双鞭,当先冲了上去。

    这一次,楼春风似乎用了最大的力量,意欲与血袈做最后的一拼。

    因为楼春风把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于是,在他的挥舞下,双鞭绽放出一阵极为耀眼的金芒。

    那光芒闪亮迫人,几乎已经要超越了天上的太阳——光华盖世,举世无双。

    楼春风的嘴角,更是洋溢着自信的笑意,仿佛刚才的失败丝毫不能影响他的信心,反而让他更加的坚定。

    这一击,仿佛已是楼春风的全部,是他毕生修道的精华。

    血袈的脸色渐渐凝重了。他用双手,紧紧握住了归寂禅杖,双目一动不动的盯着楼春风手中的双鞭。

    他知道,楼春风的至强一击,不是那么容易接的下的。

    可是他依然毫无畏惧。

    因为他是血袈和尚,是天行大陆不败的神话。

    一刹那间,血袈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要全力迎接楼春风这无情的一招。

    他的脑海里,甚至勾勒出了楼春风这一招的轨迹,还有双鞭和禅杖的碰撞,更有他自己十几种巧妙破解的法子。

    于是,血袈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但是他的笑容忽然冻结了,他的人,直直的向后飞去。

    一路之上,鲜血狂喷。

    血袈想不明白的是,他明明看到白水在楼春风的身后,怎么忽然就到了自己的身前,而且自己还毫无觉察,居然胸膛上就中了重重的一拳。

    现在,他的全身,开始剧烈的疼痛,他的全身都开始发抖。

    白水充满毁灭之力的道拳,在那一击之下,已经狠狠摧毁了他身上的绝大多数经脉。

    他,已经彻彻底底的败了。

    血袈跌坐在密道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但是,他的人却还没有认输。他的面目依旧狰狞,脸上还是遍布杀气。

    血袈居高临下,恶狠狠地盯着两人。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鞭影,由下而上,向着他的脑袋,狠狠地砸去。

    当血袈看到楼春风笑嘻嘻的面容时,他忽然开始颤抖起来——他的嘴唇剧烈地抖动,他的眸子里也似乎充满了惊恐,他张大了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永远不可能了。

    因为,在这一刹,血袈的脑袋,忽然碎了。

    白色的,红色的,红白相间的,全都散乱在了空气里。

    而血袈的意识,也永远的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了。

    从此,世上再无血袈。

    白水看到了血袈临死前满是惊恐和欲言又止的神色,他的眉头狠狠皱了一下,他叹气道:“你又何苦杀了他?”

    楼春风却好像并未听出白水话里的责怪,他丝毫也未生气,他微笑着道:“我的白大侠,你是在说,我,太残忍了吗?”

    楼春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手帕,轻轻地擦拭着手中的双鞭,平静说道:“你别忘了,他可是天行大陆最恶名昭彰的杀手之一,死在他手中的无辜之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了”。

    白水苦笑道:“话虽如此,可他既已重伤,人也被我废了,你又何必还要杀他?”

    楼春风冷笑道:“你若是看看他的手,或许,就不会这么说了。”

    白水走到血袈的尸体前,轻轻得掰开了他的手掌。

    只见,血袈的右手心里,里面攥着一颗丹药——烈云丹。

    白水想起了古籍上关于烈云散的记载——烈云散,无色无味,捏碎后轰然爆炸,相当于道境强者至强一击。

    白水的全身一阵冰冷——若不是被楼春风发现了,他们两,岂非都已成了死尸?而自己,却还在妇人之仁,真是,嘲讽啊。

    白水歉意得看着楼春风,示意自己错怪他了。

    楼春风微微一笑,表示满不在乎。

    白水走了过去,拍了拍了楼春风的肩膀,楼春风轻轻笑了起来。

    下一刻,两只大手,紧紧得握在了一起。

    两人并肩从密道一跃而出,看到眼前的一幕,齐齐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顾轻舟司行霈〕〔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