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行诸天万界〕〔吻妻成瘾:司少靠〕〔凤本惊华:诱宠一〕〔穿越变成老爷爷〕〔极拳暴君〕〔恶魔驾到:甜心撩〕〔农门王妃:扑倒冒〕〔超强打工仔〕〔迷尸国度〕〔我的胜利都属于你〕〔娇宠八零〕〔隐婚请低调〕〔乡村小医仙〕〔大小姐不好当[综漫〕〔方道传〕〔炮灰快穿:夫君,〕〔我的美梦异能〕〔傀儡心〕〔神话2.0版〕〔直播国民男神:染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白水探案传奇 第三十一章 女儿红和竹叶青的故事
    第三十一章女儿红和竹叶青的故事

    大殿里的人终于散了,钱多多的尸体也被杜梦遥派人处理了。

    在众人一一离开大殿的时候,梁依依对着白水轻轻笑了笑。

    白水点了点头。

    很多时候,对于默契相投的两人来说,一个微笑,一个动作,就已经足够。

    白水和楼春风回到了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就是楼春风之前待过的屋子。

    屋子里充斥着浓浓的酒香。

    这一次,不再是葡萄酒,而是变成了女儿红。还是珍藏了几十年的上好的女儿红。

    酒就在坛子里,坛子就在地上。

    酒很香,坛子很大。

    白水的嘴角已经留下了口水。

    他刚想过去拿起酒坛,一只手已经先他一步,将酒坛轻轻松松地抓起。

    楼春风的空空妙手,天下间没有人比得过。

    白水也不能,所以他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楼春风撕开泥封,然后仰头,将酒坛高高举了起来。

    浓香四溢的酒水顺流而下,像一条飞流直下的小小瀑布,咕噜咕噜地淌进了楼春风张开的大口中。

    楼春风饮完一大口,用袖子随意擦了擦嘴,大笑道:“好酒,真是好酒!”

    说完,他席地而坐,得意洋洋地望着白水,打趣道:“你也是个酒鬼,酒就在这里,你为何不喝?”

    白水心道:“明明就是你从我手里把酒抢了去,现在却反过来问我,真是岂有此理!”

    心中虽然将楼春风骂了个体无完肤,但他却看着楼春风,然后眨了眨眼,笑嘻嘻说道:“我,我最近,已经戒酒了。”

    只是这话经由白水口中说出,非但楼春风不会相信,就连白水自己,怕也不敢相信。

    因为他的嘴角,已经留下了口水。

    楼春风也眨了眨眼,晃了晃手中的酒坛,扬眉道:“你确定,你真的把酒,戒了?”

    白水大声道:“真的!”

    话音落处,他整个人却突然消失了。

    再出现时,人已到了楼春风身边,伸手就去抓那酒坛。

    不想楼春风却早有防备,在原地滴溜溜转了个身,然后抓着酒坛,在白水面前晃来晃去,大笑道:“我早就知道,像你这样的大混蛋,信誓旦旦说出来的话,一个字也信不得的。”

    白水抢酒失败,跌坐在地,捶胸顿足,看起来颇为懊恼。

    楼春风虽然明明知道白水是在演戏,却终究还是看不下去,朗声道:“人人都说女儿红又好喝,又有寓意。你只要说出女儿红的来历,剩下的大半坛好酒,就全送你了!”

    白水一下子做了起来,傲然笑道:“这有何难!”

    “说到这女儿红,还真有一段故事要讲。”白水摇头晃脑道:“‘汲取门前鉴湖水,酿得绍酒万里香,’这句脍炙人口的诗句,赞的便是这女儿红。你道这酒为何取名女儿红?当中却还隐藏着一段故事。”

    “原来,当女儿下地之后的第一声啼哭,往往会牵动每一个父亲的心神,那么该当如何表达内心的喜悦之情呢?自然只有用自家三亩田的上好糯谷,就酿成他三坛子的美酒,然后仔细装坛封口,却又深埋在后院桂花树下。以后有事没事的时候,就到桂花树下踩上几脚。”

    “就这么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待到女儿十八岁出嫁之时,将那深埋在地下的酒出了来,却用来作为陪嫁的贺礼,当真是价值连城,让人喜爱。”

    白水一口气说了这许多,楼春风听得暗暗点头。

    待得白水说完,一个大酒坛果然径直飞了过来。

    白水一手接过,咕嘟嘟喝了一大口,大赞道:“果然不愧是一等一的女儿红,真是好酒!”

    在白水喝酒的档口,楼春风不知从何处又拿出了一坛酒。

    还未开封,酒香已是疯狂外逸。

    白水放下女儿红,看向楼春风的目光,忽然变得火热。

    以他多年老酒鬼的经验来看,楼春风怀里抱着的,是一坛品质绝佳的竹叶青。

    和方才一样,楼春风又撕开泥封,喝了一半,对白水道:“你若是再能说出竹叶青的故事来历,这坛酒也送给你了。”

    于是白水又开始笑吟吟的讲故事——

    传说很早以前,云来酒行每年要举行一次酒会。逢酒会这天,大小酒坊的老板都把自己作坊里当年酿造的新酒抬一坛到会上,由酒会会长主持,让众人品尝,排列出名次来。

    当时有家酒坊,虽说是祖传几代的老作坊,可年年酿出的酒总不见有多少起色,每逢酒会评比,总是名落孙山。

    这一年,又要开酒会了,老板只好吩咐两个小伙计备好一坛新酒抬去应景。老板自己先走一步,让伙计们随后就来。

    这两个送酒的伙计早就摸透了老板的心思,知道自家酒不好,不愿早送到会上露丑现眼,所以,直磨蹭到日起三竿,才抬上酒坛子出门上路。

    这天天气特别热,头顶上的太阳象一团火,两个伙计抬着一坛酒,走着,走着,那汗水就从头发梢淌到脚趾尖了。

    伙计俩走得又热又渴,赶到正晌,恰巧来到一片竹林子边,一商量,决定先把担子放在竹林里凉快凉快,找个人家喝口水再说。

    两人放好酒坛子,前坡转,后坡找,唉!这前不靠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别说找个人家,就是找条小河沟喝口水也难呀!伙计俩回到竹林里,四只眼睛都落在酒坛子上,找不到水,就喝口酒吧!

    可是一掀开坛盖,又犯愁了:满满一坛子酒,没勺没瓢,捧不起,放不下,咋喝法呀?

    “嘿!有了!”小伙计眼睛一亮,顺手从一株成竹上扯了两片大竹叶,说:“咱俩捻个竹叶杯吧!”

    说着,把竹叶捻成了两个小酒杯,就你一杯、我一盅地喝起来了。做酒人喝酒,那可真象喝水。

    这伙计俩不知不觉就喝去了小半坛。

    喝完酒,汗消了,嗓子眼也不冒烟了,可望望坛里的酒,这伙计俩傻眼了:只剩下半坛儿酒,怎么去交差呢?

    还是年长的伙计有心机:“我说兄弟,咱哥俩还是抬着赶路吧,反正咱家酒不好,等走到有水的地方,渗上点水,你不言,我不语,混过去就是了。”

    小伙计一听也是理,便和年长的伙计抬起坛子就走。

    走不多远,只见一丛翠绿翠绿的大青竹,竹丛旁边有几块大石头,石头缝里渗出一滴一滴的清水,滴滴落在石根底下一个巴掌大小的水湾里。

    这伙计俩象遇到救命泉一样,赶紧把酒坛子放下,又摘了两片竹叶捻成杯,蹲在小水湾边,你一下,我一下,往坛子里加水。

    说也奇怪,别看这小水湾湾只有巴掌大,可是不管他俩怎么舀,湾里的水总不见少,不一会,就把坛子灌满了,他们又趁便喝了几口,觉得这泉水又凉又甜。

    两个人看看时候不早了,急忙抬起酒坛子上路。

    再说在酒会上,酒会会长和各家酒坊老板传杯换盏,品尝一家一家的新酒。

    眼看快要品尝完了,只见这伙计俩满头大汗地抬着坛子走进会场,老板亲自揭开坛盖,舀了一碗酒,恭恭敬敬地捧到酒会会长面前。

    酒会会长端起碗,看着老板笑了笑说:“好戏压轴,好酒封顶,今天酒会最后得尝尝贵老板的这碗酒了,想必是独占鳌头喽!”

    说完哈哈一阵大笑,满座的酒老板也随着嘻笑了一番。

    老板明知大家在打趣他,也只得红着脸说:“惭愧,惭愧,水酒村醪,还望诸位赏光指教。”

    酒会会长又哈哈一笑:“哎,哪里,哪里,我先领教了。”

    边说边把酒碗凑到嘴边,轻轻喝了一口。

    “晤?”酒会会长吧嗒吧塔嘴,看了看酒老板,又瞅了瞅碗里的酒,半晌才对众家酒坊老板说;“来来来,大家都尝尝!”

    这碗酒在众老板手中传来传去,只见这个尝了一口伸伸舌头,那个尝了一口瞪瞪眼睛,谁也没敢吱声。

    伙计俩看了,怕露馅,吓得直往后面退。

    老板看着这个场面,不知出了什么事,心里发毛,身子哆嗦起来,赶紧朝坛里一瞧,这才发觉酒色绿晶晶,青澄澄,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浓味儿直冲鼻子眼哩!

    他战战兢兢地舀了半碗,自己尝了一口。

    不由得呆住了:呵!这是我家的酒吗?老板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只见酒会会长站起身,朝会场里巡视了一眼,问道:“诸位,这碗酒如何呀?”

    “好酒,好酒!”会场象开锅水一样沸腾起来。

    酒会会长笑吟吟地离席来到老板面前,说:“恭喜,恭喜啦!老兄一鸣惊人,酿出这般琼浆玉液,该当众传传匠艺罗!”

    老板如在梦中,只得说:“不敢,不敢,初试小技,偶得新酿,且容来岁会上见教吧!”

    “好!祝老兄明年更上一层楼!”酒会会长一高兴,转身吩咐道:“来呀,开宴畅饮,同贺今岁佳品!”

    说着,把老板让到上座。

    一时间,席上山珍海味,大家举杯碰盏,把这坛酒喝了个底朝天。

    不用细说,这年酒会上,这伙计俩送去的酒,名列第一!

    在回酒坊的路上,伙计俩一高兴,便把酒坛里加泉水的事,一五一十地全对老板说了。

    老板听完,拿出二十吊铜钱,对他们说:“这件事你们再也别对人乱说啦。来,天热送酒,一路辛苦,这几吊钱你们拿去买茶喝吧!”

    伙计俩因祸得福,自然喜出望外。

    第二天,老板又叫他们引路,亲自去看过他们歇脚的那片竹林子,又亲口尝了尝那湾泉水,知道酿出这样的好酒,与这又清又甜的泉水是分不开的。

    第三天,他就买下了那块地皮,将酒坊迁去,在那小水湾上打了一眼井,又从酿造技艺上努力改进,终于酿出了别有色味、名驰中外的好酒,取名叫“竹叶青”酒。

    白水的故事讲完了,于是,酒变得更香。

    我有故事,你有酒。

    一切都刚刚好。

    不知过了多久,楼春风忽然睁着朦胧的醉眼,看着白水,嘿嘿笑道:“你小子,骗的了别人,骗不过我!快给我瞅瞅,你从钱多多的尸体上,到底顺走了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亿万甜婚:老公,〕〔农家小辣妻〕〔幸得相爱,陆少深〕〔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权路迷局〕〔桃运小农民〕〔肉欲娇宠[H 甜宠 〕〔妖孽王爷绝宠狂妄〕〔甜婚第一宠:总裁〕〔论总受如何正确护〕〔原来爱情回来过〕〔大明小书生〕〔独宠101次:总裁深〕〔重生国民男神: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