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耀大陆〕〔祸乱天下:国师大〕〔撩妻入怀:季少很〕〔我叫科莱尼〕〔武侠龙套进化〕〔家里有个18线套路〕〔天骄战纪〕〔极品司机俏总裁〕〔青之鬼将〕〔超级外星虫虫〕〔生死簿〕〔三千云梦录〕〔七零年代过好日子〕〔爆笑酒楼〕〔倾世绝恋:殿下求〕〔退后让为师来〕〔我的空姐老婆〕〔学霸的微观世界〕〔冥帝毒宠小辣妻〕〔萌宠乖乖,少主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白水探案传奇 第二十六章 冯渊之死
    第二十六章冯渊之死

    看到段静举起仙剑,冯渊一副不闪不避任人宰割的模样,白水的心头微微一跳。

    难道冯渊,就要这样毫无意义的死去?

    他是无辜的。

    白水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

    白水正要破门而入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然后就停了下来。

    对于这个声音,白水很熟悉。

    因为那是梁依依的声音。

    梁依依竟然也在屋子里。

    看来,她是和段静儿一起来的,早早地就藏在了屋子的某一处角落,然后隐匿了身形和气息。

    梁依依一下子就出现在了段静儿和冯渊之间,然后一把抓住了段静儿握着长剑的纤纤玉手,摇头道:“不要!”

    白水看着屋里的三个人,若有所思。

    根据冯渊之前的话语来判断,梁依依和段静儿,应该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怪不得,自己第一眼看到段静儿的时候,会感觉有些熟悉。原来,竟是因为这样。

    看来,她们第一次见面,故意装作素不相识,是在演戏给自己看了。

    冯渊听到声音,缓缓睁开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梁依依,颤声道:“是你吗?”

    梁依依的眼圈依旧是红的,她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是我。”

    梁依依知道冯渊的意思,冯渊是在问自己,自己是不是和段静儿一样,也是他的女儿。

    梁依依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冯渊顿时老泪纵横,又哭又笑道:“上天待我终究是不薄。在我临死之前,还能够亲眼看见自己两个长大成人的女儿,真好。”

    梁依依盯着冯渊看了许久,最后长长叹了口气,轻声道:“你也不必说这样的话。因为你已不必死了。”

    梁依依拉着段静儿的手,将仙剑彻底放下,然后轻轻握住段静儿的手,柔声道:“无论如何,他终究是我们的亲身父亲。就算他犯了再大的错,也不应该由我们来惩罚他。更何况,当年的事,又不是他一个人的错。”

    段静儿依然有些生气,噘着嘴道:“难道就这样放他走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母亲的遗物,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封信送到他手里,为此我们甚至——”

    梁依依忽然捂住了段静儿的嘴,看着她的眼睛,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听姐姐的,走吧。”

    段静儿虽然仍旧心有不甘,但还是没有违背梁依依的意思,任由梁依依拉着自己的手,向门口走去。

    临走之前,她还狠狠地瞪了冯渊一眼,一脸愤怒。

    冯渊的眸子越来越黯淡,他想开口请梁依依和段静儿留下,想亲耳听到她们喊自己一声爹爹,然而这一切,终究是奢望了。

    梁依依和段静儿已经从房屋里走了出去,冯渊还是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

    因为他的整个人,已经完全被掏空了。

    现在的他,在经历了刚才那番重大的打击之下,已经不堪重负,心神几乎为之崩溃。

    过了许久,冯渊渐渐回过神来,回想起方才发生的一切,他神情微微有些恍惚——

    蓉儿死了,两个女儿又绝不会认他,他这样苟活于世,还有什么意义?

    冯渊叹了口气,喃喃道:“我不是个好丈夫,更不是个好父亲。像我这样没用的混蛋,实在是早就该死了。”

    一道冷冷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不错,你的确早该死了。”

    冯渊缓缓回过头去,然后就看到了一双幽怨的眼睛。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悲伤,痛苦,无奈,还夹杂了一股浓浓的幽怨。

    白水悄悄望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女人。

    一个一身黑衣,神色复杂的女人。

    白水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房间里的,但他猜得出,这个女人,一定很早就来到了这里。

    冯渊看着这双眼睛,忽然长长叹了口气,说道:“你怎么来了?”

    女人冷笑着说道:“你心里早已没有我,又岂会在乎我到底在哪里?要不是我发现蛟龙不见了,又怎会知道,你竟然悄悄来到了这个偏远的地方?”

    女人的语气虽然是冷冰冰的,但目光已经渐渐柔和起来。

    看到这里,白水忍不住心里叹气道:“看来,又是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流债啊——”

    冯渊看着女子,长叹一声,苦笑道:“萱萱,二十年了,你这又是何苦呢?”

    原来这黑衣女子,叫做萱萱。

    好美的名字,一如她的容颜。

    清秀,而又倔强。

    那个被称为萱萱的女子大声道:“二十年了,我待你如何,你自己想必清楚的很。”

    冯渊温柔的看着萱萱,柔声道:“萱萱,我以为你一定会明白我的。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妹妹看的。”

    萱萱忽然大笑起来,笑声凄然而哀绝,她哭着又笑着道:“妹妹,哈哈,妹妹,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妹妹,二十年来,你都是这样。可是,你知道吗?我要的,不是这些。”

    冯渊道:“我知道这些年苦了你了,若没有你,就绝不会有今天的我。你对我付出的一切,我都记得。”

    萱萱的肩膀一阵抖动,她颤抖着道:“你真的,一直都记得吗?”

    没有任何犹豫,冯渊点了点头。

    冯渊记得,记得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

    无数个风高无月的夜晚,是萱萱陪着他一起猎杀怪兽,取内丹炼药,这其间,不知遇到了多少艰难箭镞,经历了多少生死磨砺。

    又有无数个日日夜夜,萱萱为了丹会的生意奔走忙碌,在与其他势力的对抗中,合纵连横,将丹会势力发扬光大,一步步巩固了冯渊丹会大长老的位置。这其间,更不知遭受过多少暗杀,多少勾心斗角,但是她都撑了过来。

    冯渊清楚的知道,没有萱萱,就没有今天的自己。

    冯渊当然也清楚萱萱对自己的感情,可是他的心,已经全部都给了段蓉蓉。这辈子,再也腾不出任何地方,去容纳其他的女人了。

    在冯渊的心里,萱萱就是他的亲妹妹,就是他最亲近的人。他甚至可以为了她,毫不犹豫的去死,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可是,再怎么样,萱萱在冯渊心里,也就是妹妹而已。

    不可能,也不会,再有其他的任何发展了。

    萱萱哭着扑进了冯渊的怀里,她抽噎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记得我的好的。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我的,对不对?”

    冯渊轻拍着萱萱的背部道:“你是我的妹妹,我当然喜欢你了。”

    萱萱忽然抬起了头,她的眸子又变得阴冷起来,“难道,在你心里,我连一个死人,也比不上吗?”

    冯渊的情绪瞬间就失控了,他狠狠甩了萱萱一巴掌,大声道:“不许你这样说她。”

    萱萱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红红的掌印,她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她疯笑道:“你打我,你居然,为了她,打我。”

    冯渊也一下子慌了手脚,他怔怔得看着萱萱,搓着手道:“对不起萱萱,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

    冯渊嗫嚅了半天,却实在是想不出什么理由,只好手足无措的呆呆站着,祈求的看着萱萱,说不出话来。

    萱萱却忽然轻笑了起来,她擦干了眼睛,微笑着对着冯渊道:“这不怪你,我也有错。我实在不该污蔑她的。我们是兄妹,是最亲的人。”

    龙仁也笑道:“萱萱,你若是真这样想,实在是再好也不过了。你,永远都是我最爱最亲的妹妹。”

    萱萱的目光忽然变得像水一样温柔。

    她定定得看着冯渊,柔声说道:“我已经想通了。我以后就安心做你的妹妹,再也不会犯傻了。我再也不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了。”

    萱萱痴痴地望着冯渊,目中柔情无限,她恳求道:“可是,你也答应我一个要求,好不好?你,能不能,最后再抱我一次?就一次,一次就好。”

    冯渊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萱萱。

    所以他终于还是把萱萱搂在了怀里。

    萱萱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也许,对她而言,一霎之间,已是永恒。

    萱萱的嘴角忽然扬起了一丝神秘的微笑。

    冯渊的背后没长眼睛,所以他没有看到萱萱那充满邪性的笑容,但白水看到了,然后,他的面色忽然变了。

    顾不得再隐匿自己的身形,白水大声喊道:“不要!”

    然而,还是迟了。

    当冯渊听到声音,疑惑得转向白水这边的时候,一阵剧痛,忽然从他的背后传来。

    然后,冯渊的的身子,缓缓得倒了下去。

    在倒下去的一瞬,冯渊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的胸膛上,插着一把闪闪发光的匕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成精后,大佬们抢〕〔诱妻入囚:霸宠重〕〔总裁太坏,娇妻要〕〔洪荒之凤族圣皇〕〔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玄学大师的养老生〕〔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人生若能两相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