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老婆〕〔重生作死无双〕〔重整末世〕〔医妃逆天:废柴大〕〔龙组神兵〕〔魔法师拉斐尔传〕〔都市之传道宗师〕〔娱乐玩童〕〔变身女儿的归来奶〕〔新世纪的异端英雄〕〔主神空间:你已被〕〔御灵真仙〕〔动力之王〕〔梦幻天朝〕〔水浒逐鹿传〕〔洪荒二郎传〕〔末日轮盘〕〔三国之无赖兵王〕〔盖世武神〕〔太上道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白水探案传奇 第二十四章 冯渊和段静儿,究竟是什么关系?
    第二十四章冯渊和段静儿,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里的夜,比起外界,来的似乎要早很多。

    白水从大草原一路奔驰的时候,才刚刚黄昏,正值夕阳西下。

    但等到他来到这座古堡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

    白水才刚刚看过几眼古堡,黑暗就很快吞噬了大地。

    这里的夜,不仅来得早,而且来的快。

    白水眼前,瞬间只剩下一片无边的黑暗。

    放眼望去,整个城堡都是黑魖魖的,就连那高耸入云的一根根柱子,此刻看来,竟然也有些阴森恐怖。

    周遭一片寂静。

    只有白水,静静地立在那里,凝神望着古堡。

    此刻,他已经可以肯定,冯渊,的的确确是进入了这个古堡。

    这个古堡,会是杜梦遥专门为冯渊准备的吗?

    白水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所以他封闭气息,隐匿身形,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古堡。

    远远的,白水已经能够感应到那头蛟龙的气息。

    只是不知为何,蛟龙的气息,比起往常,微微有些偏弱。

    白水偷偷摸了过去,这才发现,那头蛟龙静静地趴伏在地上,双眼紧闭,睡得正酣,以至于就连白水到了身边,也没有丝毫察觉。

    在蛟龙身边,白水闻到了一股龙尾兰的味道。

    这是一种可以让灵兽睡上三天三夜的草类,看来蛟龙正是吃了这尾草,方才陷入昏睡的。

    三天,已足够发生很多事情。

    冯渊呢?千里迢迢来到这座古老神秘的城堡,究竟是为了做什么?

    听他之前的笛声,似乎是故意让整个大草原听到的。由此看来,他应该是为了要见一个人。

    那么冯渊要见的,究竟是谁呢?

    无论是谁,自己很快就能见到了。

    前方不远处,已经能够看到些微灯光的闪烁。

    白水屏住呼吸,运转真诀,彻底掩藏了自己的气息,然后悄悄地靠近光亮处。

    近了,又近了。

    白水甚至已经可以清楚地听到他们谈话的声音。

    只听得一个雄浑厚重的声音说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呢?她人又在哪里?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我和她之间联络的法子?”

    这人一口气提了许多问题,声音又高又急,情绪也有些激动。

    白水知道,这人就是丹会的那位驯龙大长老,冯渊。

    冯渊的话音刚落,一道娇媚的笑声旋即响起。

    “段静儿?居然是她!”白水一下子就听出了那笑声来自段静儿,微微有些诧异。

    她为什么会来见冯渊?而且听冯渊话里的意思,似乎冯渊原本想见的人,其实并不是段静儿。

    白水迫切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于是他又向前靠了一些。

    然后,他已经能够透过窗子,看到屋子里面发生的一切。

    只见一个又矮又瘦的白发老者,静静地站在段静儿对面,神色间充满了疑惑,还有浓浓的不可置信。

    原来他就是冯渊。

    白水打量着冯渊,然后内心叹道,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又能想得到,这个看起来平凡无奇,再普通不过了的小老头,竟会是天下间实力最大,名头最响的总丹会的大长老。

    白水的目光又转向段静儿。

    只见她嘻嘻笑着,面上忽然多了一丝嘲讽,然后冷冷看着冯渊,慢悠悠地说道:“才不过二十五年过去,难道你竟连她的模样,也完全忘记了吗?”

    段静儿的声音并不高,但对于冯渊而言,那一个个字非但清晰可闻,简直像极了一道道雷霆,在冯渊的耳畔和心头悠悠轰鸣。

    冯渊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段静儿,然后身躯忽然开始颤抖,他伸出手指,指着段静儿道:“你,你,你,她,她,她——”

    一向以沉着历练著称的冯渊大长老,第一次出现了失神和慌乱的情况。

    段静儿淡淡道:“人人都夸冯大长老沉着勇毅,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冯渊也不生气,只是激动地情绪仍然没有平复,他呆呆地看着段静儿,有些语无伦次道:“你,你,你,真的是你吗?她,她,她还好吗?”

    段静儿扬眉道:“你现在终于认出我了吗?”

    冯渊脸上的神色很复杂,有怅惘,有疑惑,有惊讶,有欣喜,当然,更多的,是不可置信,还有不知所措。

    最后,他重重叹了口气,终于恢复平静,徐徐道:“其实我早该看出来的。你的眉眼,和年轻时候的她,真的一模一样。”

    段静儿冷冷哼了一声。

    冯渊继续道:“我知道你怨我,恨我,可能永远也无法原谅我。但是当年的事,我实在是没有任何法子。”

    冯渊的声音已经有些苦涩,甚至,还带了一些哭腔。

    仿佛回想起了当年那些令人难忘又非常艰难黑暗的日子。

    但是段静儿依旧不为所动。

    冯渊深深吸了口气,努力使自己的心情趋于平静,然后神色复杂地看着段静儿,涩声道:“我已经不奢求能得到你们的原谅。但你既然肯来见我,至少应该告诉我,如今的她,还好吗?她,今天会来这里吗?”

    冯渊的目光很真诚,语气也很真挚。

    所以段静儿已不好意思再冷眼相对,但她已然不肯直面冯渊的目光,反而转过头去,淡淡说道:“她不会来了。”

    冯渊的脸色忽然就变得萧瑟起来,他垂下头去,一脸懊恼,喃喃道:“看来她还在怪我,她还是不肯原谅我。只是,她真的连见我一面,也不愿意吗?”

    不知为何,段静儿的眼圈微微有些发红,似乎有泪水想要溢出,被她强行忍住,平静道:“她恐怕再也不会见你了。”

    冯渊的眸子一下子就黯淡了,他垂下眼帘,神情萧索,低声道:“我就知道,她再也不肯见我的。”

    段静儿忽然大声道:“她不来,只因她已永远来不了了。”

    冯渊颤抖着问道:“莫非,莫非她已——”

    段静儿冷冷道:“不错,她已经走了,去了另一个遥远而又美好的世界,再也不会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冯渊整个人一下子就软了下去,一屁股跌坐在地,双目无神,神情委顿,眼神呆滞,口中却不住喃喃道:“都是我,都怪我!若不是因为我,她又怎会走到今天这般田地?”

    段静儿面无表情地看着冯渊,忽然厉声道:“你既然已经知道错了,那就拿命来赔罪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顾轻舟司行霈〕〔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