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域奇侠传〕〔透视医圣〕〔明穿的蜗牛〕〔魂灯诡局〕〔苏若雪沈浪免费阅〕〔我的绝色冰山总裁〕〔盛宠冥妻:阎君,〕〔玄医归来〕〔官路青云梯〕〔[综]病爱为名〕〔官梯〕〔重生之无限梦想〕〔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影视世界掠夺者〕〔帝少的重生爱妻〕〔张少的独享女管家〕〔战神狂妃:邪帝,〕〔鬼君大人画风清奇〕〔大神别跑,哥罩你〕〔私密关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法朋克 第三十七章 穷途末路,亡命之徒
    水声激荡的深涧之畔,星鹤渡的声音静静回响。

    鸠三低头回答:“是的。”

    “你为何不进阶法相?”星鹤渡问。

    鸠三没有回答。

    修行有四大境。

    曰格物,曰致知,曰法相,曰洞玄。

    每一重大境又有七重小境。

    曰感知,曰初识,曰入画,曰不惑,曰洞天,曰巅峰,曰圆满。

    寻常修行者,入不惑便可破境而出,但四境之后的三妙境各有神奇造化,很难有人能真正抵抗它们的诱惑。

    所以除却那些自知愚钝破境艰难之辈不会对三妙境做非分之想,更多的青年才俊都如飞蛾扑火一般,向着三妙境前赴后继,甚至有很多沉迷其中,乃至于终生不得寸进。

    鸠三格物是巅峰,致知也是巅峰,想要进阶法相易如反掌,但她迟迟没有这样做。

    因为即使是她,也无法抵挡那个圆满境的诱惑,圆满境的高妙虽然鸠三从未亲身体会,但是她身边就有一个圆满境。

    轩一始终没有告诉她自己的圆满境能力是什么,但是她只知道轩一凭借那个能力,从数次九死一生的险境中全身而退。

    在格物境的时候,鸠三始终离圆满境差了那么一线,如同雾里看花,无论如何努力都看不到真容,所以鸠三干净利落地放弃,以巅峰境进阶致知。

    但在致知境,鸠三发现这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境界,她如鱼得水一般飞速成长,很快便重新攀登到了致知境巅峰,这一次通往圆满境的道路同样艰险,但是鸠三却找出了一条羊肠小道。

    她不知道那条羊肠小道走下去究竟通往何方,但是她却坚信自己应该试一试。

    于是她在巅峰境一待便是大半年。

    按照鸠三的估计,至多再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她就能得到最终的结果,要么成功破境入圆满,要么证明自己终究走上了一条歧路,只能浪费一年的时间仍旧以巅峰入法相。

    但鸠三愿意放下自己的筹码,赌上那么一赌。

    星鹤渡看着沉默不语的鸠三,不由笑了笑:“你想入圆满?”

    鸠三终于开口,声音轻微:“属下不敢。”

    星鹤渡微笑:“我无论你敢还是不敢,我要你今夜入法相。”

    鸠三轻轻咬了咬嘴唇,低头说道:“是。”

    星鹤渡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鸠三:“起来说话吧。”

    鸠三站了起来,表情淡漠看不出任何内心的活动。

    星鹤渡慢悠悠说道:“我让你入法相,自然不会只有这一句话,我提供给你全部巩固境界的资源,让你可以直接跨过感知,进入初识境,你意下如何?”

    鸠三再次下跪,低声道谢。

    但她低下的头挡住一切的表情,少女紧紧咬住嘴唇,慢慢咬出血来。

    ……

    ……

    昏暗的森林中,一点火星在静静燃烧,忽闪忽灭,有若星辰。

    周奢从远处快步走来,最终站在那点火星的旁边,他那张看起来与灰白发色完全不搭的年轻脸庞露出了些许不豫。

    “你不是戒了吗?”

    帝子横单手夹着一根细长的纸卷,火星便在纸卷的另一端燃烧,帝子横闻言笑了笑,将手中的纸卷举起:“没加料的,你要不要也尝一尝?”

    周奢纹丝未动,居高临下看着箕坐在古木旁的斯特帝子:“你就甘心一辈子这么下去?”

    帝子横将纸卷凑近嘴边,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乳白色的烟雾:“不甘心又能怎样?”

    “家族中只有一个名额,我又争不过子菁那个家伙。”他金色的眸子微微闪过迷茫:“其实,周奢,我宁愿不生在这个斯特帝族。”

    周奢看着他:“其实,我们还有机会的。”

    “什么机会?”帝子横自嘲笑道:“玄齿兽居然是法相境的,拿命填也未必填的掉它的胃口。”

    “如果是这样倒也罢了,兰流焰竟然跟着那个魔崽子进了白渊,她身边那个院生也找不到了,一手好牌被打的稀烂。”

    “现在怎么办?”帝子横抬眼看向周奢:“我们去和星鹤渡拼个生死,我又不能杀你,就算把他们都杀了,也不够离开的分数。”

    “我们可以去找安旋草。”周奢说。

    “时间不够,我们也根本没有线索。”帝子横冷冷说道:“看玄齿兽的难度,星澈那帮畜生就是打算让我们在里面互相撕咬搏杀绝出最后的胜者。”

    帝子横说出了一个陌生而禁忌的词汇,周奢顿时露出紧张的神情,帝子横摆了摆手:“这里是晖亡之林,再说我也是曦光一族,说个隐族之名那群彼岸神祇还真能过来把我杀了不成?”

    周奢看了看这个颓废的帝子,终于开口:“我们还有机会。”

    他目光锋锐如剑:“明天去找星鹤渡,要么我们杀光他们,要么他们杀光我们,然后胜者自己跳下白渊,去找躲在里面的那些老鼠。”

    帝子横的眼睛骤然明亮起来,他拿起纸卷在嘴边用力吸了一大口,神情终于振奋起来。

    “置于死地而后生吗?那还真是有点意思了。”

    正在这个时候,周奢突然冷不丁的出手,将他手中的纸卷夺了过去,然后在手心揉成一团碎屑。

    帝子横大怒:“我就剩下这一根了好不好!”

    周奢看着暴跳如雷的金发男子,笑容淡淡。

    ……

    ……

    钱樱从冰冷彻骨的河水中冒出头来。

    在上面看的时候,总感觉深涧中的河水飞湍瀑流,掉进去免不得被冲的一日千里,只是真掉进来才发现,除了河水冰寒异常之外,水流竟非常平缓。

    唯一不喜的是,河水两岸都是光滑的石壁,长满青苔滑不溜秋无法借力,钱樱又尚未修习飞行术之类的腾空魔法,所以只能浸泡在寒冷的河水中慢慢顺流而下,寻找可供攀登落足的地点。

    不知是钱樱运气好还是原本便司空见惯,不多时,钱樱就看到了一处向岩壁凹陷进去的暗河,那里水流尚浅,并且有足够的落足点,钱樱便忙不迭地游了过去,那里的河水不过刚刚淹过膝盖,钱樱便有机会用魔法烤干身上湿冷的衣物。

    然后钱樱抱着一丝好奇向着暗河溶洞望去,只见到那里有着一束淡淡的荧光,只是远远的看不真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