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界极品黄牛〕〔农女有毒:王爷,〕〔重生最强军嫂:媳〕〔娇妻太甜:霍少,〕〔我的塑料花男友们〕〔神奇的大冒险〕〔龙都兵王〕〔千里江山不如君〕〔网游之斩厄世界〕〔绿丝带的柔情〕〔江山业〕〔龙之潜渊,一跃九〕〔金欲满堂〕〔重生之逆转仙途+番〕〔重生大反派〕〔乡村妙手小仙医〕〔天宫〕〔漫威之无限人格〕〔报告王爷,王妃要〕〔封武之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法朋克 第三十章 兰流焰不开心
    星鹤渡陷入了沉吟。

    帝子横的建议当然非常富有建设性,毕竟如果遵从第三任务的话眼下已经陷入了僵局,双方的势力达成了微妙的平衡,任何一方想要打破这种平衡都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但是另一方面,这种平衡却为解决玄齿兽制造了条件。

    而且这种变化对他非常有利。

    因为只要他能够妥善保存好自己的团队,不给帝子横中途下黑手的机会,那么暂且不提至少有一半的机会可以拿到玄齿兽的5积分,即使说万一帝子横拿到最后积分,但他不过区区五百分,如果他选择直接脱离晖亡之林,那么接下来自己只需要再杀一个人就能够拿到超过对方的分数,除非他能下狠心将己方阵营的人全部杀光,才能高枕无忧。

    否则的话即使最终帝子横拿到积分,他们也不过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所以这个方案对他极其有利。

    简单考虑过之后,星鹤渡慢慢点了点头:“成交。”

    ……

    ……

    今天对兰流焰来说是非常不愉快的一天。

    乃至于有些荒诞。

    昨天晚上她偶遇了孤身一人的学弟赵星铎,听他哭诉了谢君豪被人偷袭杀死的事情。

    她并不喜欢谢君豪,也不认为自己有义务替这个勉强是自己同僚的人复仇。

    但是赵星铎提到的另外一个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他提到了钱梨。

    而钱梨则是她很喜欢的一个人,或者说是她进入这片森林以来遇到最让她开心的一个人。

    因为她清楚意识到他们是同类,即使是在外面遇到这样一位同类,兰流焰都会很开心地去请他喝上一天的酒,更何况是在这死亡轻如尘埃的试炼之地。

    但是从赵星铎口中她得知钱梨死了。

    在赵星铎的故事中,他们也是在那个天井一般的战场遇到了钱梨兄妹,谢君豪很温和地招揽他们做自己的同伴。

    他们很温和地交流信息,但是正在这个时候,有人在远处用快到不可思议的枪械袭杀了谢君豪,继而杀死了钱梨,赵星铎没命地向森林深处逃去,才勉强逃出生天,剩下钱樱在那里不知所踪,或许已经被对方所俘虏。

    所以兰流焰很生气,第二天天未亮便起身根据赵星铎描述去找那群魔崽子的踪迹。

    她很愤怒,但更多的是愧疚。

    她愧疚自己当初没有硬下心肠去杀了那个看起来温良无害的魔崽子,即使要承受钱梨的敌意,她就这样把对方推入了死亡的深渊,这让她很难原谅自己。

    而一切愧疚都需要用鲜血来洗刷。

    而刚好,星鹤渡的骄傲让他根本不屑于隐藏自己的行踪。

    她找到了对方。

    然后便是她很不能接受的事情了。

    她居然打输了。

    打输对兰流焰来说其实并不稀奇,她很喜欢战斗,也很喜欢挑战,否则也不会来这样的地方磨练自己,而架打的多了,自然有输有赢。

    可是她先是不能速战速决那个纯血的银发魔崽子,而且在发现那个虚伪可恶的少年之后,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她居然被那个少年狠狠阴了一把,要不是自己身上的魔导武装,连活着回来都成了问题。

    打不过就跑啊,跑路对兰流焰来说也不是很不能接受的事情,对于第九军团而言,曾经的经历让他们一点都不以战败逃跑为耻辱,但是跑路被人截住就非常不能接受了。

    截住就截住了,大不了再打一架,兰流焰已经确认了,这座森林里除了玄齿兽已经没比她更能打的存在了,可是前有堵路后有追兵的前提下,兰流焰就不得不考虑自己身后赵星铎的安危。

    并且她偏偏还没考虑的时间。

    那就投降呗,虽然兰叶帝国和斯特共和国有千年的宿怨,但是毕竟是千年前的事情,千年来双方合作的次数还真不算少,再多一次也不嫌多。

    然后找到盟友准备再大打一架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两个人居然握手言和了,虽然兰流焰知道自己没资格说这句话,但是她还是很想质问那两个人。

    这碗饭香不香。

    好吧,你们言和就言和了,为什么把我推出来。

    难道就因为我亲眼见过玄齿兽还和它交过手?

    此刻,整座森林中最强的妹子,不,是最强的战士,正在给下面的七个人详细介绍玄齿兽的情报。

    ……

    ……

    轩一看着兰流焰画的玄齿兽草图,心中叹息这位贵族骑士接受的文化教育简直是耻辱,连他这种在泥水中打滚的存在都受过基本的素描训练,可以熟练画出人与兽的相貌外形,灵药的外观特征,可是到了这位女骑士手里,竟然只有抽象的一个球。

    不要告诉我就是这个乌溜溜的球把你的长枪折断的?

    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的长枪根本不值钱,恐怕你也有这个自觉,所以总是预备一大堆的长枪供自己破坏。

    不仅轩一,在场的所有人都对兰流焰的画技感到浑身难受。

    兰流焰站在石板前,没有人能看到她耳根滚烫发红的样子。

    有谁说过一个一个出色的骑士必须掌握高超的画技的?兰流焰敢保证整个近卫骑士团会画画的人超不过二十个。

    她只是那几百个不会画画的人中很普通的一员。

    帝子横颦了颦眉,淡淡说道:“有谁掌握素描的?由兰小姐描述,他来负责动笔。”

    赵星铎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举手,而星鹤渡那边,反而是鸠三,轩一,与钱樱都举起了手。

    帝子横看向兰流焰:“你挑选一个来替你作画。”

    兰流焰不得不点头。

    她如今寄人篱下,不得不名义上听从帝子横的意见,一方面是她的骄傲让她不愿意降而复叛,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一旦脱离帝子横的团队,那么无论是帝子横还是星鹤渡,都会欲杀她而后快,她没必要同时树立这两个敌人。

    然后兰流焰在鸠三,轩一与钱樱三个人的面前游移了些许,然后手指点上钱樱:“你来吧。”

    钱樱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走向兰流焰,接过对方手中的炭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