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域奇侠传〕〔透视医圣〕〔明穿的蜗牛〕〔魂灯诡局〕〔苏若雪沈浪免费阅〕〔我的绝色冰山总裁〕〔盛宠冥妻:阎君,〕〔玄医归来〕〔官路青云梯〕〔[综]病爱为名〕〔官梯〕〔重生之无限梦想〕〔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影视世界掠夺者〕〔帝少的重生爱妻〕〔张少的独享女管家〕〔战神狂妃:邪帝,〕〔鬼君大人画风清奇〕〔大神别跑,哥罩你〕〔私密关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法朋克 第二十九章 真香
    当轩一找到兰流焰的时候,清楚地明白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因为他正看到全身燃烧着金色火焰看似回到全盛时期的兰流焰站在周奢和帝子横的面前,然后很不开心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下去,轩一下意识地就想跑了。

    如果说兰流焰与帝子横的矛盾是一千年前的旧怨,那么自己和对方便是彻彻底底的新仇。

    新仇旧怨哪个比较重要轩一不知道,但是轩一可以肯定兰流焰在自己和帝子横之间,肯定希望自己先死。

    不过路还是没法跑的,因为星鹤渡也跟了上来。

    就像他与鸠三之前所说的,只要星鹤渡能够一直做一个出色的少主,那么他俩都会是这个世间最忠诚最出色的狗。

    而在星鹤渡身后,钱樱也在紧赶慢赶地前来。

    这次试炼的十个人,除却已经死掉的钱梨和谢君豪,这是第一次全员汇集在一起。

    兰流焰看着身后越来越多的人,不由笑了笑,手腕翻转间,长枪隐没在身体之内,全身的火焰也慢慢熄灭,她看向帝子横,淡淡说道:“前面的话还算数吧。”

    帝子横笑了笑:“当然算数。”

    兰流焰点头,然后走上前去,伸出右手和帝子横在空中响亮击掌。

    击掌之后,兰流焰便已经站在了帝子横的身后,和周奢站成一行,而赵星铎也慌忙赶了上去,站在了兰流焰之后。

    轩一看着变脸如此之快的兰流焰,心中不由涌现出真香二字。

    我兰流焰就算是冻死饿死,就算从这里跳下去,被野兽咬死,也绝对不会和你这种人为伍,吃你一点东西。

    嗯,真香。

    这么看来,钱梨当初天使和恶魔并肩跳舞的想法也不是不能达成,只是因为轩一不够强罢了。

    此时星鹤渡已经来到了所有人的面前,他身穿黑色的斗篷,斗篷上绣满银色的星辰,星城少主环视四周,然后淡淡道:“人都到齐了?”

    帝子横在对面静静开口:“不然你说呢?”

    星鹤渡不由露出笑意:“如何,打一架?”

    此刻双方的实力对比,无论怎么看都是帝子横那边要强于自己,但是星鹤渡却没有丝毫畏惧,甚至有些有恃无恐。

    是的,虽然现在帝子横方面有三位强横的法相境,而自己这边只有自己一位是货真价实的法相境,鸠三充其量不过是有媲美法相境的战斗力,而轩一更是只有法相境级别的杀伤力,短板明显,和对方不能真正抗衡。

    但是,正因为这样星鹤渡才敢堂而皇之的发出约战要求。

    因为时间越拖对他越不利。

    兰叶帝国与斯特共和国之间的千年宿怨是明摆着的,而兰流焰所在的兰姓第六家在那场战争中受到了近乎毁灭的背叛,如果真要找兰叶帝国对斯特共和国敌意最深的群体,兰姓第六家,或者叫做第九军团近卫骑士团,毫无疑问在前三之列。

    眼下兰流焰迫于自己这边的压力才和宿敌临时结盟,那么战斗中必然和帝子横之间离心离德,很容易各个击破。

    可是倘若给他们些许时间来适应彼此,不说尽弃前嫌,只需要表面上不要互相冲突,对面便可以依靠纸面实力上的差距碾压自己。

    所以,现在便是最好的决战机会。

    但是帝子横摇了摇头,淡淡道:“你提出了一个很愚蠢的建议。”

    这位斯特皇族的后人,表情带着些许的讥讽:“我不知道你们星城最近偏向于什么形式的教育,但是对我而言,我不会倾向于和自己相若的敌人正面进攻。”

    星鹤渡眉心微皱,不理解帝子横的意思。

    他自然可以主动进攻,但是眼下的形势,防守反击才是最好的对策,毕竟如果给对面施以压力,那么他们就会像瓷窑里的泥土一样紧密团在一起,可是如果瓷器自己想去进攻,只能把自己撞得四分五裂。

    帝子横看着星鹤渡的表情,不由露出笑意:“据我所知,有两个测试人员已经先行死去,所以而今还活着的人都聚集在了这里,可否让我提出一个建议?”

    星鹤渡阴沉着脸,回答道:“但说无妨。”

    “这次的试炼有三个任务。”帝子横静静说道:“我们没有必要把心思放在最不优雅地互相杀戮上。”

    “况且,如今互相杀戮这个选项已经不是可以那样轻易的执行,你我都无法毫发无伤地将对方吞入腹中。”

    “所以,我们可以考虑一下之前的议题。”

    “更加优雅与文明的竞赛。”

    星鹤渡这个时候才听明白了对方的建议,心道果然不愧是将来要成为总统的人,已经这么擅长用政治家的思维来考虑问题。

    而帝子横还没有说出的竞赛内容,星鹤渡心中也已经明了。

    是的,玄齿兽。

    如果之前所有人除了兰流焰之外都顾忌到玄齿兽可能造成自己实力受损导致别人收取渔翁之利,所以或者没遇到,或者即使遇到也不愿意主动出击。

    即使是正面和玄齿兽做过一场的兰流焰,其实也非常点到为止,双方都没有受什么伤。

    只是现在不同了,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之前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顾虑便淡上了许多。

    那么那只玄齿兽便能够排上议程了。

    而且,如果没有兰流焰主动打上门来,其实星鹤渡原本的计划就是结合四人之力,去狩猎这只玄齿兽,而一旦成功,他就会找机会杀死鸠三等人,拿到一千分高枕无忧地离开。

    不过兰流焰这个最大的变数偏偏找上门来,并且最终造成了八人齐聚,各成阵营的局势。

    所以星鹤渡慢慢开口:“你的具体提议呢?”

    帝子横见星鹤渡产生兴趣,不由笑道:“很简单。”

    “我们八个人合作击杀玄齿兽,最终将其杀死的人,将获得一个优胜名额。”

    星鹤渡淡淡道:“那又该如何分配呢?”

    帝子横显然早有准备,成竹在胸地说道:“拿到玄齿兽的积分不在于杀死玄齿兽这个动作,而在于最终收集其身体材料这个证明过程,我们不区分人员,但区分阵营。”

    “找到玄齿兽之后我们先分阵营进行攻击,如果有十足把握的话选择先攻,如果想要对方消磨玄齿兽体力的话选择后攻,如果玄齿兽的实力远高于我们的预期,那就联合进攻。”

    “最终无论击杀玄齿兽的人是谁。”

    “最终有权收取玄齿兽材料的人只可能在你我之间。”

    “渡兄意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