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公,夜深请关灯〕〔天耀大陆〕〔盛世华归〕〔超级神武学〕〔走出海贼的虐杀姬〕〔暗界纵横〕〔重生之幸福的田园〕〔极品农妃〕〔修仙大侦探〕〔黑化萌妻,套路深〕〔江山策:妖孽成双〕〔山海秘藏〕〔战国大司马〕〔重生末日守护者〕〔我成了一条锦鲤〕〔重生玩转爱情公寓〕〔傲寒不知春叶栗〕〔最强帝师〕〔从姑获鸟开始〕〔我的谍战生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法朋克 第二十八章 追羚羊的人
    兰流焰当然不会留步。

    她虽然说不像轩一那边已经对这次试炼每个人的情况接近了如指掌,但是对于这次试炼的测试人员的平均素质,还是有个基础的认知的。

    那就是仅兰流焰一个人,就大大拉高了这次试炼的平均道德水准。

    当然,换种说法就是兰流焰是这次试炼的良心所在。

    可是当兰流焰不留步的下一刻,她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堵墙。

    一堵无形的墙。

    少女骑士露出冷笑,在空中握紧右拳,金色的火焰再次在那里燃起,然后一拳挥出狠狠轰向面前的墙壁。

    如同玻璃破碎一般的清脆响声,事实上那层透明的墙壁也如玻璃一般寸寸破碎。

    但是兰流焰随即便意识到,对方的目的还是达到了、

    她还是停下来了。

    在她砸碎那一拳的下一刻,一个灰白发色的男人已经沿着树干从斜下方跳了过来,站在了她的面前,平静开口,还是之前那种静悄悄的声音。

    “,兰流焰。”

    兰流焰没有开口,但却做出了回答。

    回答的是她的拳头。

    少女再一拳轰向对方的头颅,拳头上缠绕着金色的火焰。

    对面看着她,眼睛是深邃的黑色,不带丝毫的感情。

    他只伸出一只手,便封住了兰流焰的拳头,就好像在与猫咪玩耍的主人,一伸手便与毛茸茸的猫爪接掌,粉嫩的肉垫柔软宜人。

    兰流焰也清楚了对方的身份,收回拳头,不再试图脱围。

    “,周奢。”

    ……

    ……

    轩一沿着兰流焰留下的痕迹一路追踪。

    原本兰流焰就不是擅长隐匿前行的类型,此时受伤逃窜之下,所留下的痕迹就更加明显了。

    这让轩一不由想起以前在接受训练时候一个教官讲过的故事。

    这个故事的开头是——羚羊和人,谁跑的更快?

    当然,是一个仅接受很粗浅训练的人类。

    当时听这个故事的孩子无不感到奇怪,因为答案是明摆着的。

    教官于是笑了笑,开口说道:“你们知道我的故乡是怎么猎羚羊的吗?”

    “很简单,把羚羊追死,就猎到羊了。”

    孩子们纷纷不信。

    教官淡淡一笑,开口说:“那么,请假设,你便是一只羚羊,在旷野上奔跑时速可达七十公里以上。”

    “而正常猎人的时速,能达到2公里已非常不易。”

    “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但是你知道吗?羚羊的皮毛很厚实,这很保暖,但意味着很难散热。”

    “羚羊喝水必须找到水源,然后慢慢吮吸。”

    “最关键的是,羚羊是食物是草,营养很低,消化更慢。”

    “它需要用很长的时间去进食,然后用更长的时间去消化。”

    “但是人类不然。”

    “我们体毛褪去,可以直接通过流汗快速散热。”

    “我们可以随身携带清水,需要的时候,几秒钟就可以摄入超过一升的清水。”

    “而且我们可以随身携带食物,无论是棰松的肉干还是制作好的奶酪或者酸奶,只需要很少的分量就能够为维持很长时间的奔跑。”

    “你只要不眠不休地追着一只羚羊的踪迹,连续追上两天两夜,即使最强壮的羚羊也会被你折磨成一块只会瘫在地上抽搐的死肉。”

    “而我所希望你们做的,就是成为那个追逐羚羊的人。”

    轩一这样回想着,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讽刺的笑意。

    当初说出这番话的教官已经死了很久了,事实上,他说完这番话的三个月后,他就在一次任务中死去,一点都不轰轰烈烈,甚至还有点讽刺的死法。

    他走错了营地,然后被敌人直接击杀当场,连被俘虏接受拷打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他说的话却一语成谶,当时在场的孩子,无一例外都变成了追逐羚羊的人,并且在追逐的过程中一个一个死去。

    到了现在,当时在场并且还活着的人,只剩下了自己和鸠三。

    而这个数字,很可能过不了很久就要再翻新一次了。

    正在这时,鸠三向他发出了信号,示意有所发现,他靠过去的时候,发现鸠三站在一个隐蔽的树洞前。

    “兰流焰在这里停留过,并且这个树洞之前住过人。”鸠三静静说道。

    轩一摇了摇头:“我们的目标是找到兰流焰。”

    鸠三看着他,没有笑:“我们已经找到了。”

    轩一看着她的脸,这个时候才突然明白自己的同伴是什么意思。

    是的,兰流焰一个人是很快的羚羊,或者说是上好的马。

    但是马上如果驮了人,那么这匹马就是一匹老年的马,一头垂死的羚羊。

    他点了点头:“是的,我们找到了。”

    ……

    ……

    赵星铎慢慢来到兰流焰的身后,看着对峙的双方,无法理解这里的人为什么非要将对方杀死才心满意足,善罢甘休。

    帝子横慢慢从森林的阴影处走出,金发金眸的男子俊美如帝王:“兰流焰。”

    “要么你独自离开,把你后面的男孩留给我们。”

    “要么你加入我们,我们暂时结盟。”

    兰流焰看着对方奇特的容貌,心中已经明了他的身份,但还是问了一句:“敢问阁下姓名。”

    帝子横看着这位明显落于下风但依旧不卑不亢的少女,不由想起那位千年前的九公主临死前是不是也是类似的神情,但他还是平静回答:“在下姓帝。”

    兰流焰的猜测得到了确认,然后想要判断他究竟是谁:“那么,你是帝子菁?不对,我明白了,你便是那个帝子横。”

    帝子横颔首默认,然后开口:“阁下意下如何?”

    兰流焰不由笑了笑:“如果我说我都不愿呢?”

    帝子横露出了平静却凛然的笑意:“那么只能让您像您那些高贵的先祖那样,死在我们的手中。”

    帝子横残忍地揭开了关于兰叶近卫军团最不堪回首的那一道伤疤,成功激怒了兰流焰,她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果断塞进嘴中,然后看向对方,金色的火焰重新在全身燃起,右手平伸,火焰在她手中凝结,重新化作一柄金色的长枪。

    少女笑了笑,看向对方:“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来打一架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成精后,大佬们抢〕〔诱妻入囚:霸宠重〕〔总裁太坏,娇妻要〕〔洪荒之凤族圣皇〕〔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玄学大师的养老生〕〔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人生若能两相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