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域奇侠传〕〔透视医圣〕〔明穿的蜗牛〕〔魂灯诡局〕〔苏若雪沈浪免费阅〕〔我的绝色冰山总裁〕〔盛宠冥妻:阎君,〕〔玄医归来〕〔官路青云梯〕〔[综]病爱为名〕〔官梯〕〔重生之无限梦想〕〔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影视世界掠夺者〕〔帝少的重生爱妻〕〔张少的独享女管家〕〔战神狂妃:邪帝,〕〔鬼君大人画风清奇〕〔大神别跑,哥罩你〕〔私密关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法朋克 第二十五章 有些误会不仅是误会
    星鹤渡望着上方的骑士,她没有骑马,但却有无尽的金色火焰作为她的坐骑。

    虽然同为法相境,但是星鹤渡清晰的明白对方要比自己强。

    或者说对方很可能是这次试炼中最强的那个人。

    但星鹤渡表情丝毫未变,他静静看着对方,开口道:“你想要谁?又能给我什么代价。”

    兰流焰挑了挑眉,淡淡说道:“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意愿知道,但他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黑发男性,使用手枪作为武器,境界是罕见的格物圆满,罪行是杀了我的两个朋友。”

    骑士的答复明确而简洁,她又扫了两人一眼,继续说道:“我不能给你什么报酬,但是我保证,我杀了他之后我们恩怨两清,如果你们不来招惹我,我绝对不会主动与你们为敌。”

    星鹤渡沉默不语,他当然明白对方指的人是谁,事实上轩一在昨晚就将他的全部经历悉数告知了星鹤渡知道。

    但即使这样,轩一并不值得星鹤渡与兰流焰这样强大的对手正面为敌,尤其是身后还有强大的帝子横与周奢在虎视眈眈的情况下。

    所以星鹤渡淡淡摇了摇头:“人是我的人,你想要,给你也无妨。”

    “但是,你给的报酬不够。”

    兰流焰冷冷笑了笑:“那你想要什么报酬?”

    星鹤渡望着兰流焰,淡淡说道:“轩一是我重要的下属,如果你愿意暂时替代他,那么我就将他送给你。”

    兰流焰微笑:“我没有在和你谈判。”

    星鹤渡点头:“是的,我也没有在和你谈判。”

    他们都在要求对方按照自己的方案去做。

    至此,谈判已然破裂。

    兰流焰在空中双手平执长枪,全身的金色火焰静静燃烧着,整个人宛如战神一般开口:“既然如此,且容兰某领教星城绝学。”

    ……

    ……

    轩一在远处架开大狙,准星对准在空中如同烈阳一般的兰流焰,却迟迟没有扣动扳机。

    这并不是他对兰流焰心存善念,只是因为对方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过破绽。

    即使开枪,也不过打草惊蛇罢了。

    直到最终双方彻底谈崩,兰流焰与主动上前攻击的鸠三战成一团,轩一才叹出一口气,松开了握枪的手:“看来我们需要过去一趟了。”

    这样说着,轩一将长枪背上后背,便要向着战斗的方向走去。

    钱樱连忙快走两步跟上,追问道:“你为什么不开枪?”

    钱樱只看过轩一在远方一枪狙杀谢君豪的景象,至于周奢赤手接下两发子弹的画面她却没有亲眼看过,所以在女孩的认知里,轩一手中的长枪已经堪称世上最强的武器,只要一枪激发,即使强如兰流焰也会应声死去。

    轩一只是摇了摇头:“先前是开枪打不死,现在变成了即使开枪也打不中。”

    “所以,我们需要上去看看。”

    钱樱满头雾水,她的格物境修为不够,又没有合适的窥探魔法,以至于现在完全不了解前方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兰流焰想找某人的茬。

    “到底是怎么回事?”

    轩一一边在前面走一边淡淡说道:“这件事接下来或许需要你的协助,所以干脆和你讲了吧。”

    “因为发生了一个很不妙的情况——赵星铎找到了兰流焰。”

    赵星铎找到了兰流焰?

    钱樱不知道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兰流焰,赵星铎与谢君豪三个人不仅认识,还同处兰叶帝国阵营。

    当然,钱樱还记得赵星铎称兰流焰为学姐。

    但这又怎样?

    轩一耐心地给钱樱解释道:“昨天我杀掉谢君豪之后,赵星铎跑掉了。”

    “那是一只兔子,撞到人就死了,我本来没怎么放在心上。”

    “可是我没想到,他竟然误打误撞找到了兰流焰,所以兰流焰才会过来兴师问罪。”

    钱樱还是没听懂。

    兰流焰三观那么正的人,如果知道谢君豪杀了钱梨,还差点把自己抓起来的话,又怎么会跑过来想杀轩一呢?

    轩一只是笑了笑:“赵星铎不算什么大奸大恶之徒,但如果说他铁骨铮铮也有点抬举他了,你想象一下,如果你是他的话,遇到兰流焰时会说什么话?”

    钱樱代入角色一想,只感觉思维马上开阔明了起来。

    是啊,赵星铎怎么可能会说说实话啊,说谢君豪严刑拷问她与钱梨的时候被别人在远处狙杀,他只会说自己被人偷袭谢君豪拼命掩护,最终他才逃出生天的。

    那么他又是被谁偷袭的呢?

    在赵星铎的认知中,他只知道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那神神秘秘的星城三人组了。

    轩一并没有回头看,他只听钱樱的呼吸节奏,便知道对方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关键,然后说道:“我尸体掩埋的很好,这么短的时间内凭借兰流焰一个人是很难找到的,正因为如此,她没有办法通过分析尸体的死因来判断事情的经过,一切只能依靠赵星铎的一面之词。”

    “而兰流焰原本对我就没有什么好印象,赵星铎所说的一切,其实我也都做的出来。”

    “因为暗星的名声就是最好的背书。”

    少年慢悠悠地说道。

    钱樱看着前面漫不经心的少年,不由有些气急败坏:“既然只是一场误会,那么我去说明白不就可以了?”

    轩一停住脚步,回头看向钱樱:“死了人的误会,永远都不会被当成误会。”

    钱樱咬住了嘴唇。

    ……

    ……

    兰流焰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在短时间内奈何这个银发的少女,不由稍微有些急躁。

    她格物巅峰,致知洞天,法相不惑,如果她想的话可以在三个月内进阶洞玄,可是居然在近身战斗中和这个不过致知巅峰的少女打了个平分秋色,这让兰流焰非常不快。

    当然,这一定程度上是星鹤渡一直在旁边窥探,让她不敢施展全力以防备那位星城少主突然袭击,但是和她交手的这个魔崽子本身,也极为棘手。

    和寻常星城族人常见的星光致知不同,这个魔崽子的星光在体表汇聚形成近乎实质的铠甲,双手的手背延伸出不过半米的银白光刃,却锋利异常。当真落到下风的时候完全不惮于用以命换伤的打法,逼得兰流焰不得不回枪自救。

    当然,必须承认长枪这样的武器在战场上几乎是百兵之王,即使在于魔兽厮杀的时候,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也发挥得淋漓尽致,可是面对眼前这个手持短刃近身快打的对手,便显得处处缩手缩脚不得伸展。

    打了近十分钟兰流焰都无法击败这个弱自己一境的少女,不由极其不耐,挥枪横扫而出将对方强行逼退的同时,她抬手在空中虚握,一个燃烧的火焰短矛便在她金色的火焰中凝结,然后向着鸠三掷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