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域奇侠传〕〔透视医圣〕〔明穿的蜗牛〕〔魂灯诡局〕〔苏若雪沈浪免费阅〕〔我的绝色冰山总裁〕〔盛宠冥妻:阎君,〕〔玄医归来〕〔官路青云梯〕〔[综]病爱为名〕〔官梯〕〔重生之无限梦想〕〔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影视世界掠夺者〕〔帝少的重生爱妻〕〔张少的独享女管家〕〔战神狂妃:邪帝,〕〔鬼君大人画风清奇〕〔大神别跑,哥罩你〕〔私密关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法朋克 第二十四章 禽兽不如的少年
    二人站在灰烬之地的边缘,月光静静洒落。

    钱樱咬着嘴唇,听着轩一不只是故意还是无意的胡言乱语,突然冷静下来,叹了口气说道:“我只是刚才突然想亲吻一个人罢了,只要不是我太过讨厌的人,那个人是谁并没有区别。”

    轩一笑了笑:“因为明白自己可能活不到第三个夜晚对吗?”

    钱樱轻微点头之后又骤然摇头:“我只是想确定自己还活着。”

    轩一点了点头:“这是一个好理由。”

    钱樱再看向那个全身都包裹在紧身衣中的男孩,阴暗的环境中她看不清男孩的脸。

    所以少女倒退了几步,整个人踏入了月光之中,轻轻笑着,表情安静又温柔:“呐,帮我这个忙可以吗?”

    男人怎么可能说自己不行呢?

    但是轩一还是轻微摇了摇头:“我总感觉自己在趁人之危。”

    钱樱大笑:“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说你是好人你就真要当个君子啊。”

    “魔崽子!”

    钱樱用着那个轻蔑性的称呼,但表情与话语就像是情侣间的。

    那一瞬间轩一真的感觉,活着真好。

    尤其是看着钱樱这种女孩活着的时候。

    于是他终于向前走出两步,也走在了月光之下。

    一本正经地开口:“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许伸舌头。”

    钱樱忍俊不禁,口中说着知了知了,身体上向前微微踏出半步,然后踮起脚尖,将自己柔软的唇轻轻印在男孩有些干燥的嘴唇上。

    然后少女神使鬼差一般,伸出舌头在对方的嘴唇上轻轻一舔。

    轩一如遭雷击,整个人踉跄着脱离少女的侵略范围,表情竟然有着轻微的窘迫。

    而钱樱一脸胜利的表情,在原地用力鼓掌,掌声在寂静的森林中回荡着:“说的跟自己多老道一样,不还是个雏儿!”

    轩一阴沉着脸不想说话。

    是的,这也是他的初吻体验,本来他是怀着行善积德的心态去答应钱樱的,可是这个初吻的体验真的一点都不美妙。

    而钱樱一朝得胜一点都不肯放弃,她抿起嘴以便于轻轻舔着嘴唇感受刚才残留在那里的轩一的味道,然后在月光中又蹦又跳,就像是一个疯疯癫癫的丫头:“我本来以为你经验有多丰富呢,一口一个前戏一口一个上床,结果原来自己是个笨蛋处男!”

    轩一脸已经阴沉得要滴水了,如果不是自己家教良好,他甚至都想冲过去把这个女孩全身的衣服撕碎好好教教她什么叫做男人,可是最终只是在喉咙中低语道:“女人,请不要玩火!”

    钱樱丝毫没有听轩一话的意思,她一个人在月光中翩翩起舞,蹦蹦跳跳,将体内的全部激情都发泄出去之后才安静下来,看着满脸不善的轩一,轻轻低下了头,伸出右手。

    如同一个贵族的少女那样。

    “抱歉,以及谢谢。”

    你还能发什么火呢?

    轩一只能摇了摇头,将盛着虾饺的蒸笼轻轻放在少女伸出的手上。

    ……

    ……

    钱樱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帆布帐篷的顶端透着微弱的光亮。

    她摸索着从睡袋中钻了出来,一边检查身上的衣物和装备,一边努力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脸颊不由微微一红。

    和轩一装疯卖傻顺便调戏那个少年的记忆历历在目,让没有昨晚状态的钱樱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

    但是那之后的记忆,便不由中模糊了许多,钱樱记得自己吃光了那笼虾饺,也记得自己和那个少年聊了许多事情。

    但是具体聊了哪些事情,那笼虾饺究竟有多少数量,钱樱却一点都不记得了,甚至她是如何撑开帐篷钻进睡袋的事情,也格外的模糊。

    只有一点可以确认的就是,轩一正如他所宣称的那样,家教很好,没有去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哪怕钱樱的心底并不介意他去做那些事情。

    便如同做了是禽兽,不做便是禽兽不如。

    这样想着,钱樱在帐篷里整理好衣物钻了出来,一眼便看到闭目倚在古木旁的轩一。

    这个少年即使在睡眠之中,也机警地惊人,当钱樱钻出来的同时,他便睁开了眼睛,淡淡笑了笑:“应该睡得不错吧。”

    钱樱看着轩一的脸,这个时候才发觉这个少年确实不如星鹤渡那样有着惊人的容貌,但是委实算不得难看,或者说其实还蛮好看的。

    然后她咬了咬嘴唇:“昨天晚上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轩一微笑:“不要用那么有歧义的话,只是我会一门手艺,能帮助那些不好入睡的人更方便睡眠罢了,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

    钱樱看着对方,轻轻摇了摇头。

    对方既然承认了,那就没什么好说了,她看向对方:“我们是不是该回去?”

    轩一笑道:“这个倒不急,我已经去和鸠三报备过了,如今局势明朗,探索已经不是当务之急,而是以静制动,不变应万变。”

    轩一的话音刚落,星鹤渡扎营的方向骤然有一声巨响,然后听得兰流焰清亮而威严的声音从天地中响起,传到数里之外的此地。

    “交出那个暗星的魔崽子,我和他有一点私人恩怨。”

    钱樱听着兰流焰的声音,如果是在昨天早上,她早兴奋地跳了起来,但是如今的贵族女孩却带着稍微促狭的笑容看着轩一:“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不变应万变?”

    如果先前她和兰流焰彼此之间还有着些许的交情,但当谢君豪杀了钱梨,而轩一击杀谢君豪之后,那些交情早就烟消云散,只剩下私人恩怨。

    轩一不由耸了耸肩,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笑道:“既然那位骑士打上门来,那我们不妨去看上一看。”

    ……

    ……

    兰流焰站在虚空之中,身周近乎实质的金色火焰熊熊燃烧,将她包裹在内的同时让她整个身体悬停在空中。

    她手持一根崭新的金色长枪,表情淡漠带着微微的不豫,居高临下望着那两个银发的对手,淡淡开口:“我无心战斗,只要你们交出那个魔崽子,我转身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