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域奇侠传〕〔透视医圣〕〔明穿的蜗牛〕〔魂灯诡局〕〔苏若雪沈浪免费阅〕〔我的绝色冰山总裁〕〔盛宠冥妻:阎君,〕〔玄医归来〕〔官路青云梯〕〔[综]病爱为名〕〔官梯〕〔重生之无限梦想〕〔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影视世界掠夺者〕〔帝少的重生爱妻〕〔张少的独享女管家〕〔战神狂妃:邪帝,〕〔鬼君大人画风清奇〕〔大神别跑,哥罩你〕〔私密关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法朋克 第二十三章 少女与毒
    当轩一离开鸠三的视线,并确定那个少女没有跟上来之后,他立刻捂嘴痛苦地委顿在地上,装着虾饺的小巧蒸笼滴溜溜地滚出好远然后停留在那里。

    事实上,在和鸠三交谈的中段,他体内那骇人的剧毒已经发作,只是被他强行压制着罢了。

    否则,将这样好的机会放在鸠三的眼前,他很怀疑鸠三会忍不住诱惑出手。

    不过,轩一也越来越明白,自己的寿命在肉眼可见的缩短。

    从最初的半年一发作,到后来的一个月,十天,乃至于今日的三天一发作,连轩一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能熬多久。

    这是从胎里带出来的毒,自己的父母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把自己遗弃,从而让自己落到暗星的手中,不过现在想起那素未谋面的父母,轩一心中已经不带任何的恨意,只是一片淡然。

    他见了太多无可奈何的事情,所以很容易就原谅那些无可奈何的人。

    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毒,即使是暗部最高超的医生也对此束手无策,唯一知道可以缓解毒发的手段只有服用蕴含生命力的药剂,而这方面,暗部所能提供的最好药品便是灵液。

    而这么多年来,他嗑药的等级也一路上升,最终停留在这个近乎金字塔顶端的存在,如果再想进步的话,只有嗑莲隐复生剂了。

    可是轩一从出生到现在挣到的所有钱,或许都不够半莲隐复生剂的价格。

    这是最让人绝望的事情。

    如果真有什么让人感到欣慰的事情,那就是这种毒发作起来并不至死。

    它只是让你生不如死而已。

    哪怕轩一已经无数次忍受过这种痛苦,但是现在再次经历起来,如果面前有人的话他依然会哀求对方把自己当场杀死,与此相比之下,无论是激发电磁枪时候的电击,还是暗星内部种种的刑罚手段,与之相比都像是孩童软绵无力的拳击。

    还好自己眼前没有人。

    在全身颤抖中,轩一挣扎着从贴身的枪套上取出那个金属的小,然后来不及打开,事实上全身战栗的他也无法拧开它的盖,所以便整个塞进嘴中,然后用力咬破。

    当其中的药剂顺着喉咙滑入胃中的时候,轩一才又一次感谢制作这个药剂的人没有使用玻璃作为容器。

    否则轩一就要体会吞咽玻璃渣的丝滑享受。

    当灵液的药效在胃中荡开并慢慢流向四肢百骸,轩一全身的颤抖和抽搐才慢慢终止,他又在地上躺了好一会,等待全身疼痛的余波慢慢消失之后,再慢慢起身。

    他体内的毒就像一条贪婪的蛇,在吞噬了整灵液的药效之后,才重新收回信子,闭合眼眸,重新进入假寐之后等待时机再折磨他的宿主。

    他又消耗了一灵液。

    在进来之前,轩一倾其所有兑换了四灵液,第一用在了钱梨身上帮助他吊住了性命,虽然想起来还是不住地肉疼,但是当时喂给那个少年的时候,轩一却没有丝毫犹豫。

    无论他认不认同对方的做法,但是知行合一自始至终的人,始终值得轩一的尊敬。

    哪怕很多人不认为他有尊敬这种情感的存在。

    在逼退帝子横救下星鹤渡之后,这位少主在给他补充了五发电磁枪弹药之后,又赏给他了一灵液,作为忠心护主的奖励,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而星鹤渡赏赐的那灵液,转身便又被自己用掉了,真是惭愧至极。

    当然,也只有在这种高危险与强度的任务中他才会尝试用灵液来压制毒性,平常的时候,轩一更多采取一些物理手段。

    “看来近期需要找那个家伙去致知了。”轩一自言自语,语气平淡但心情并不平静。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想去找那个家伙的。

    这样想着,轩一提起不远处的蒸笼,重新去寻找钱樱。

    ……

    ……

    钱樱正在看星星。

    这里是晖亡之林,原本哪里能看得到星星。

    只是有一个地方真的可以。

    轩一站在钱樱的身后,淡淡开口:“真没想到你会来到这里。”

    “你不还是找到了?”钱樱没有回头,轻轻回答:“我好不容易才加入你们,不会逃跑的。”

    钱樱正坐在森林的边缘,而她面前,便是白天的那片战场,灰烬之地。

    所以这里不仅有星星,还有月光洒落。

    月光洒在那些灰白色的厚重灰烬上,眼前就像是一片银色的海洋。

    轩一静静说道:“你的身上我们已经下了标记,你跑不掉的。”

    “哦。”钱樱点了点头,丝毫不以为意,她静静说道:“哎,你说,如果不是我的话,我哥会不会死?”

    白天钱梨死的时候钱樱整个人都已经接近崩溃,但是到了夜晚这个少女却可以近乎风淡云轻地谈论这件事情,有时候女人的忍耐力,连轩一都会惊叹。

    轩一摇了摇头:“不会。”

    钱樱笑了笑:“谢谢你安慰我,但是我们迟早都要死的对吧。”

    钱樱看着眼前,看着星鹤渡与帝子横的战场:“我们误入了怪物的战场,所能付出的代价只有自己的性命,不是么?”

    轩一没有说话,因为钱樱说的是事实。

    这根本不是他们应该来的地方,但既然来了,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本来不相信的,现在却不得不这么认为。”钱樱淡淡说道:“我哥说的对,你是个好人。”

    轩一看着对方:“你哥给我发好人卡就算了,你再发我就真的要生气了。”

    钱樱笑了笑,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然后不由分说地要吻上轩一的嘴唇。

    轩一后退了一步:“请冷静一点。”

    钱樱咬了咬嘴唇:“就当帮我个忙可以吗?”

    “我哥不是让你照顾我吗?”

    轩一看着她:“我可以向你确认你哥没有委托我把你照顾到我床上,而我也没有答应这一点。”

    钱樱两腮飞红,她狠狠瞪了轩一一眼:“谁,谁说要和你上床了?”

    轩一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我一般理解这个为前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