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域奇侠传〕〔透视医圣〕〔明穿的蜗牛〕〔魂灯诡局〕〔苏若雪沈浪免费阅〕〔我的绝色冰山总裁〕〔盛宠冥妻:阎君,〕〔玄医归来〕〔官路青云梯〕〔[综]病爱为名〕〔官梯〕〔重生之无限梦想〕〔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影视世界掠夺者〕〔帝少的重生爱妻〕〔张少的独享女管家〕〔战神狂妃:邪帝,〕〔鬼君大人画风清奇〕〔大神别跑,哥罩你〕〔私密关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法朋克 第二十一章 其乐融融的主仆
    这间宫殿并不大,充其量不过五六十平方米,包括三个各自独立的房间,装饰简单地如同一个雪洞一般。

    但它是一件罕见至极的空间类防御灵器。

    整个宫殿中没有烛火,墙壁自行发光将其内照得如同白昼一般,不留下任何阴影遁形之地的同时也足够柔和不刺眼,星鹤渡便是在这白光的笼罩之下,陷入了沉思。

    这件地境灵器是临行前他的兄长交给他的,原本他还想推辞,认为这一趟不过是手到擒来,没想到反而受了另外的一番教育。

    不过当时有些不以为然的他现在才明白,为何那些老人看他哥哥的眼神始终与他不同的原因了。

    因为他确实比不上星鹤眠,不仅仅是因为年龄。

    帝子横很强不错,周奢也同样深藏不露,但是最让星鹤渡不安的,却是暗部给自己派来的这两条狗。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危险的狗,哪怕如今这两条狗表面上看起来还是那么听话。

    可是一旦自己虚弱下来,他毫不怀疑那两条狗会直接将他撕得粉碎。

    毕竟,暗星训练那些执行专员的手段,他虽然没有亲身体验,但是耳濡目染之间也能了解个七七八八,那些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孩子,没有一个会轻易死去。

    所以他当初坚持就地疗伤之后再处理轩一的事情,之后当轩一与鸠三提出他可以杀死他们二人拿到出去的分数时,星鹤渡也坚决否定了这个提案。

    那两个人真是嗅觉敏锐的动物,星鹤渡心中暗暗说道。

    这样的以退为进,先把这个可能的议案抛出逼迫自己否决,如果自己顺水推舟要处死二人,星鹤渡甚至不敢肯定自己一定能抗住那两个人联手。

    毕竟,那杆大枪给人的压迫力实在太强了,他亲眼看着轩一在远处两枪点出,帝子横与周奢便不得不暂时避战离开。

    这样想着,星鹤渡手指摸上手腕处的空间手镯,从中取出一根银光闪闪的细长钢钉出来。

    是的,这也是他用来制衡轩一的手段之一,虽然那个少年境界着实不高,但是格物圆满配合高杀伤力的枪械,他对人的威胁不亚于一个顶级的致知境,大概也是鉴于此,暗部虽然批给了他那杆电磁枪,但是配发的弹药只有三发。

    剩下的十五发,都在他的手中。

    如今轩一归队,他的三发钢钉也已经消耗殆尽,星鹤渡不可避免地又交给他五枚钢钉使用,但是自己手中,还有着足足十枚。

    星鹤渡手指摩挲了一下钢钉,只感觉触手冰凉光滑,其内有隐隐的电流通过,让皮肤微微有些发麻,他摩挲了一会,重新将钢钉送回手镯,然后取出了一不过拇指粗细六七公分高的金属小,脸色微微有些凝重。

    虽然他曾经听说过暗部的那个格物圆满身中奇毒导致无法致知,但毕竟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他身为高层也不会去试图探究其中的详细情报,只是在出这次试炼之前,暗部管理司的司长才悄悄地塞给了他三这样的金属,告诉他如果轩一表现够好的话,就作为奖励给他一。

    他始终没有想到,那个男孩身上的奇毒竟然需要连他都无法放开使用的灵液来压制,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活到了现在。

    至于鸠三,那个纯血的同族因为父辈的大错才被贬入了暗部的执行司,星鹤渡具体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清楚地知道,虽然鸠三隐藏的很好,但她事实上极不甘心。

    轩一或许拿了最后那个名额没有什么用处,但是鸠三却不然,她是纯血的族人,一旦说能够进入千星试,即使最终不能夺得榜首,可是脱了贱籍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让星鹤渡不得不对她防备二三,哪怕一路上她表现得忠心耿耿。

    这样想着,星鹤渡不由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苦笑了一下——在旁人面前他是近乎高不可攀的郡首嫡孙,父亲又是贵为刑部知事的星轨长老会成员,可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如果他没有拿到这个千星试的名额,那么今后的日子,他便什么都不用去争了,只能乖乖依附在星鹤眠的羽翼下做一辈子的闲散贵人。

    可是他不想,也不甘心。

    这样想着,他抬手拿起桌边的笔,在沿途发现玄齿兽的标注处用一条直线贯连起来。

    如果他只想活着回去,那么现在就可以杀掉轩一鸠三和那个小女孩离开。

    如果他想今后以自己的名字活下去,不受任何人的荫蔽,那么他就要冒应该冒的风险。

    星鹤渡笑了笑,开口道。

    “玄齿兽么?”

    ……

    ……

    轩一将盘子放在那个小宫殿的窗上,只见光芒闪烁之间,盛着各式精致点心的瓷盘便消失在了那里。

    轩一拍了拍手,依然是那副淡漠对外界毫不关心的表情。

    将这份夜宵送上,他今天对这位主子的侍奉已经接近了尾声。

    小笼蒸好的虾饺,薄如蝉翼的鱼生,外加两个乳酥鲜奶球和半盏葡萄酒,这在常人看来已经精美至极的餐食,对于星鹤渡而言,不亚于卧薪尝胆。

    当然,这也是他和鸠三所能做到的极限,他们在训练中学到的厨艺也仅此而已,太过复杂奢华的大餐就算他俩想学,那些师傅也懒得教。

    星鹤渡依然不够信任他和鸠三,他一点都不感觉意外,能信任他们这些魔崽子的人,恐怕只有钱梨钱樱那样天真的贵族公子小姐,这位少主一路上的表现无可挑剔,所以他和鸠三也就扮演了无可挑剔的仆人。

    可是入夜之后他依然选择了独自在这座宫殿中就寝,虽然并没有什么错,但却暴露出了他内心的虚弱。

    这位少主需要一点独处的空间,一个只有他存在的绝对安全的空间,才能感到舒适。

    轩一自顾自的笑了笑,然后提起多出的那两笼虾饺,走向在一旁进食的鸠三。

    虾饺的虾是扎营之后他与鸠三在溪水中捕获的,这对五感强化的他来说就好像是在金鱼缸里捞鱼一样轻松写意。

    虽然说轩一自己只带了调料,但鸠三却带了面粉,真是意外之喜。

    鸠三也在进食,不同于星鹤渡的夜宵,他俩还没有用过今天的晚餐,和他一样,鸠三正在食用的,也是暗部的标准口粮。

    虽然不够美味,但是绝对营养并且能量丰富。

    轩一将一笼虾饺放在了鸠三面前,淡淡问道:“你感觉我们这位主子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