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域奇侠传〕〔透视医圣〕〔明穿的蜗牛〕〔魂灯诡局〕〔苏若雪沈浪免费阅〕〔我的绝色冰山总裁〕〔盛宠冥妻:阎君,〕〔玄医归来〕〔官路青云梯〕〔[综]病爱为名〕〔官梯〕〔重生之无限梦想〕〔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影视世界掠夺者〕〔帝少的重生爱妻〕〔张少的独享女管家〕〔战神狂妃:邪帝,〕〔鬼君大人画风清奇〕〔大神别跑,哥罩你〕〔私密关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法朋克 第十九章 惊退
    那射出的钢钉穿越了漫长的轨迹,激起的音障在身后留下一道雪白色的湍流。

    轩一看着那道湍流,手中长枪握紧。

    如果是寻常法相境,比如之前那个谢君豪,轩一一枪射出便已经起身去为他收尸,但是帝子横终究并非寻常法相境。

    轩一射出的长钉确实足够快,快到帝子横没有丝毫察觉,或者说他就算来得及察觉,他也来不及躲开。

    只是,他并不是只有独自一人。

    当轩一扣动扳机的时候,另外一人便已经抬眼向着远方望了过去。

    当那道白色的湍流以十倍的音速突刺而来的时刻,他轻轻咦了一声。

    然后缓慢的,就如同大象一般挪动了一下脚步。

    他只挪了区区一小步,人便来到了帝子横的身侧,然后举起了手掌。

    长钉实在太快了,以至于连他也只来得及做出这个防御。

    但当他举起手掌的那一刻,一切便已经结束了。

    轩一瞄准的是帝子横的头颅,而他便抬手替对方挡住。

    他的手是平平凡凡的肉掌,但长钉打过来的时候,却同一块豆腐狠狠砸在了铁板之上。

    电磁枪的枪弹是用硬度极高的特种合金制作,可是那人的手却比钢铁更硬,长钉就像豆腐那样一寸寸崩解,然后前赴后继,直到最后,整根钢钉再也不复原本的形状,化作一滩铁泥,近乎赤红地糊在他的手上。

    他面无表情地伸手,将那团铁泥如同拽膏药一般从手心拽了下来连着大块的皮肤一起,露出了其下惨白的筋肉,但是那人似乎一点都觉察不到疼痛。

    帝子横这个时候才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回头看向那人,话语中带着些许关切:“周奢,怎么回事?”

    周奢一头灰白发色,看起来异常苍老,可当你看他面容的时候才发现他其实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青年,他望着轩一的方向,淡淡回答:“有老鼠。”

    与此同时,第二枪接踵而至。

    帝子横冷笑一声,身畔的太阳次第向着那道湍流而去,其速度竟然比利箭还快。

    但是再快,比之长枪依然差之远矣。

    那些炽热至极的金色火球如同一颗颗被射落的太阳,被长钉一穿而过,只余下轻烟渺渺,还不等帝子横脸上的冷笑变为惊讶,周奢已然右手握拳,笔直向着长钉来的方向砸去。

    周奢先前用右手掌心去挡,结果掌皮被尽数灼伤,所以此时干脆握起拳头,与长钉针锋相对。

    之前那一挡,充其量不过是一块砸向铁板的豆腐,而今周奢同样主动出击,便如同两颗彗星相向撞击,刺目的光芒从二者相交住绽放而出,周奢默默向后倒退一步,然后看向帝子横,向着对方摊开手掌:“有狙击手,建议撤退。”

    周奢的手中赫然是一根前端半毁的长钉,原来他在相交的那一刹那,先硬碰硬卸去一部分力道之后随即变拳为掌,伸手将那根长钉牢牢抓在掌心,再借助一退的卸力,他便得到了一枚近乎完整的电磁枪子弹,从而判断出远方狙击手使用的武器。

    他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一出手实力之强,实在骇人听闻,居然还在帝子横之上。

    帝子横显然对周奢颇为尊敬,他闻言不假思索,回头看着星鹤渡淡淡道:“阁下当真好手段,不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相信我们在这里还会有很多见面的机会。”

    这样说着,他率先化作一道金色长虹,向着远方密林飞掠而去,周奢跟在他的身后掩护着身形,二人一前一后转瞬便消失在视野不知所踪。

    轩一在远处看着二人离开,心中才长舒一口气。

    他手中不过有三发子弹,一发杀了谢君豪,另外俩发都送给了那个周奢,结果都被对方轻描淡写地挡下,虽然可能受了一点小伤,但绝对不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如果对方不知难而退执意要战,那么轩一便不可避免要亲自下场,如同星鹤渡所言一般死战一场。

    这样想着,轩一收起了长枪背在背上,先绕到帝子横离开的方向确认对方没有埋伏杀一个回马枪之后才到灰烬之中,来到星鹤渡的十米之外恭恭敬敬单膝下跪:“暗部专员轩一,未能及时归队导致少主遇险,罪该万死,请少主责罚。”

    星鹤渡面色稍微有些苍白,方才的战斗之中周奢一味拖住鸠三让自己与帝子横单独对决,原本他们二人本在伯仲之间,所以初时交战近一个小时不分胜负,但是打的久了,对方比他高一个小境界的优势便体现出来,再加之周奢一直在旁边游刃有余地挡住鸠三的所有攻击,让他不由有些心烦意乱,如此便落入下风,被帝子横一招击伤。

    原本他以为自己要命绝于此,几乎就要打算和帝子横搏命的时候,轩一的钢钉自千米之外来救急,生生将局势扳了回去。

    而当那二人走了之后,星鹤渡便就地坐下服药疗伤,顺便等待远处那个救援者和他见面。

    此时当轩一真正出现在他的面前时,连他都不由多看了两眼,然后淡淡开口:“你就是那个无法致知的格物圆满?”

    此正值用人之际,星鹤渡当然不会蠢到真像轩一所说让他罪该万死,其实连一死都舍不得。不过话又说回来,也亏得轩一在星守郡内部名声颇大,即使连星鹤渡都有所耳闻。

    毕竟一境圆满之人,即使在星守郡这种地方满打满算,年青一代也不过是一手之数,即使星鹤渡自己,也不过是两境巅峰不得圆满。

    可是话又说回来,既能格物圆满,却无法致知之人,世界之大星鹤渡也只听过轩一一人而已。

    轩一不敢起身,跪在灰烬上恭敬回答道:“正是在下,只因年幼时体有顽疾流毒至今,所以一直无法致知。”

    星鹤渡点了点头,说了声起来吧,轩一才慢慢从地上爬起,和他身后的鸠三笔直站在一处,等待星鹤渡自行疗伤。

    过了良久,星鹤渡才长舒一口气,笑道:“他们帝族的手段果然非同小可,一个小觑之下便吃了大亏。”

    轩一与鸠三都没有说话,因为星鹤渡也不需要他们回答,两个人只要聆听就够了。

    然后星鹤渡才站起身来,看向轩一:“你迟了这么久才和我们汇合,一路上有何见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