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域奇侠传〕〔透视医圣〕〔明穿的蜗牛〕〔魂灯诡局〕〔苏若雪沈浪免费阅〕〔我的绝色冰山总裁〕〔盛宠冥妻:阎君,〕〔玄医归来〕〔官路青云梯〕〔[综]病爱为名〕〔官梯〕〔重生之无限梦想〕〔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影视世界掠夺者〕〔帝少的重生爱妻〕〔张少的独享女管家〕〔战神狂妃:邪帝,〕〔鬼君大人画风清奇〕〔大神别跑,哥罩你〕〔私密关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法朋克 第九章 钱梨的旗子
    轩一带头走出了树洞。

    虽然先前似乎用了很多的时间,但是当轩一抬起手腕确认时间的时候,才发现仅仅过去了一个小时。

    钱梨与钱樱次第从树洞中走出,钱梨看着等候在那里的轩一,在适应了树洞的黑暗之后,出来之后竟然有种明亮些许的错觉。

    “你怎么找到你家主人?”

    轩一摇了摇头:“只能用鼻子和眼睛去找了,我们之间的通讯装置被屏蔽了,所以只能依赖简单的记号与气味留下踪迹。”

    钱梨看向他:“也就是说你遇到我们之后沿途都留有路标?”

    轩一淡然点了点头:“否则呢?”

    钱樱忍不住朝轩一翻了个鬼脸,钱梨倒不是很介意。

    当他确定要上轩一的贼船之后,心情反倒镇定许多,他看向少年:“那么之后就仰仗你了。”

    轩一笑了笑:“那是自然,毕竟我是一条有家教的牧羊犬。”

    ……

    ……

    搜寻鸠三的工作并不顺利。

    事实上,轩一从来没有奢望直接联络上那位少主,他出身高贵,所以对他们这些底层的玩意儿定然不怎么熟悉。相反,鸠三是轩一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事,就靠谱而言,显然要比那位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少主靠谱千万倍。

    可是现在连靠谱的鸠三都没有找到,这让轩一不由稍微有些沮丧。

    但即使再沮丧轩一也不能让身后那两只小羊发觉,所以他还是兢兢业业地开路,掩饰痕迹,并且留下记号。

    晖亡之林的夜晚来的不早不晚,当你刚刚觉察到它的时候,它已经悄然降临了许久。

    虽然轩一并不介意在夜里赶路,毕竟这里的白天和黑夜对他而言差距不大,但是考虑到身后还有两只小羊,所以必须的休息与进食必不可少。

    通常而言,人类夜晚露宿一个熊熊燃烧的篝火必不可少,但是轩一却野蛮否决了这个提议,毕竟他连在树洞里照明都不允许,又怎么会让他们在这样危险的森林中生火。

    轩一的晚餐依然是自己随身携带的干粮,暗部配发的标准口粮且不说味道,就营养和热量而言,是绝对的童叟无欺。

    他谢绝了钱樱想要品尝他葡萄干的建议,也拒绝了尝试贵族兄妹递过来的奶油蛋糕。

    因为他的借口无懈可击。

    “我们之间的信任是有限的,就不要把有限的信任浪费在分享食物上面了。”

    用过晚餐,自然便是就地扎营。

    钱梨兄妹的空间小箱储量相当惊人,尤其是当钱梨从中取出一个便携式帐篷的时候,虽然轩一的备选物资中也有类似的行军帐篷,但是由于性价比过低,少年从来没有选用过一次。

    帐篷内的空间相当大,这对兄妹也没有矜持到不愿共享一个帐篷中的两个睡袋,只是睡觉是一方面,值夜却是另一方面。

    轩一主动提出他可以为两人守整个夜晚,钱梨却希望两个人轮换休息,轩一并没有多争辩什么,只是说要不我们先一起值一下?

    钱梨同意了。

    晖亡之林的夜晚更加寂静,失去了散落下来的零星日光,月亮与星辰显然不足以照亮这片黑暗,轩一与钱梨坐在帐篷的两侧,帐篷里睡着十五岁的少女。

    值夜本来不需要太多的话语,毕竟交谈需要消耗更多的精力,还会分散原本就已经发散的注意力。

    只是值夜是太过无聊的事情,所以很快钱梨便试探着开口。

    “你不需要睡觉吗?”

    轩一摇了摇头,哪怕对方看不到:“我当然需要,不过在执行任务其间,基本是全天候作业。”

    “不会困吗?”

    “当然会,只是看如何缓解,我可以进入浅睡眠状态,只有周围一百米以内有异常的声响与动作都会惊醒,不得不说,这个技能很适合守夜。”

    钱梨听到对方的解释不由啼笑皆非:“你之前说谁是马来着。”

    “会站着睡觉的动物可远远不止马一种。”轩一淡淡说道:“如果需要,任何人都可以学会这个技能。”

    钱梨听着对方轻描淡写的话语,不由联想到之前知道的事情。

    “你小时候一定过得很苦吧。”

    轩一没有丝毫缅怀过去的意思,淡淡说道:“还行吧,肯定比不上你们这些贵族少爷,可依旧算不得太差。”

    钱梨想到轩一那句促狭的我家教很好,不由试探问道:“你的父母呢?”

    “不知道。”轩一回答的很是坦诚:“或许死了,或许没有,反正自从我出生就没有他们的记忆。”

    “那……”

    轩一知道对方想说什么,淡淡回答道:“我和我姐一起生活。”

    “是的,义姐。”

    钱梨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

    “其实我和阿樱的妈妈,也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轩一淡淡道:“我不介意,还有,我对你们的情况其实并不感兴趣,情报只要够用就行,不在多。”

    钱梨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之前刚见面的时候轩一长袖善舞,巧舌如簧,一会功夫就把两人的底细掉了个底朝天,不过现在稍微熟悉之后,轩一的每句话都带着极其浓厚的丧意,让人根本没办法好好聊天。

    或者轩一就不打算和他好好聊天,所以故意把天给聊死。

    钱梨看着他,突然问道:“你有几成把握可以从这里活着离开?”

    轩一终于听到了一个稍微不那么没营养的问题,生出了一点兴趣:“百分之三四五左右吧。”

    居然连一cd无法形容所以要用百分数吗?

    钱梨瞬间感觉人生一片黯淡。

    “那我们呢?”

    “不知道。”轩一回答得干净利落:“但是我可以肯定在百分之一以上。”

    “顺便说一句,没有我的提议,你们活下去的机会是百分之零。”

    “哦。”钱梨没有丝毫意外。

    他看了看帐篷,里面钱樱的呼吸声细微而匀长,显然已经进入了睡眠,虽然白天没有任何战斗,但是一路上的遭遇已经让这个十五岁的女孩心力交瘁,以至于来不及思考其他沉重的问题沾上枕头就陷入了睡眠。

    钱梨默默指了指远方,然后站了起来。

    轩一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但最终还是站了起来,跟着对方走了百十来步确定声音不会传到帐篷那里才停下。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但想必会死在你前面。”钱梨静静说道。

    轩一没有否认。

    “我不知道阿樱什么时候会死,但我可以确保她会死在我之后。”

    轩一依旧没有说话。

    钱梨笑了笑:“虽然我知道很过分,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在我死之后可以稍微照顾一下她,当然,我们所携带的所有灵器与装备,都将会是你的。”

    轩一这个时候才开口:“即使你不这样说,你死之后那些也同样是我的。”

    “但说了总和没说不太一样。”钱梨笑了笑说道。

    轩一道:“你知不知道,在我更小的时候,和我一起的同伴只要说过类似的话的人,都死了。”

    “但是没有说过类似话的人死的更多不是吗?”钱梨难得说了个冷笑话。

    轩一竟然没法否认。

    是的,插了旗子死的人固然多,但是来不及插旗子就死的人至少是插旗的十倍。

    钱梨望向帐篷的方向:“她还太小,如果可以,我希望她能活着。”

    钱梨淡淡补充了一句:“只要能让她活着,你可以让她做任何事情。”

    轩一这个时候才变了颜色,认真道:“你知道你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吗?”

    钱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是知道,所以才这样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