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行诸天万界〕〔吻妻成瘾:司少靠〕〔凤本惊华:诱宠一〕〔穿越变成老爷爷〕〔极拳暴君〕〔恶魔驾到:甜心撩〕〔农门王妃:扑倒冒〕〔超强打工仔〕〔迷尸国度〕〔我的胜利都属于你〕〔娇宠八零〕〔隐婚请低调〕〔乡村小医仙〕〔大小姐不好当[综漫〕〔方道传〕〔炮灰快穿:夫君,〕〔我的美梦异能〕〔傀儡心〕〔神话2.0版〕〔直播国民男神:染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法朋克 第一章 七月不远
    星城的六月还有樱花。

    轩一看了看窗外的樱花,清晨的曦光柔和地打在粉色的花瓣上,凉风吹过长廊带来阵阵的花香。

    樱花香很淡,即使你站在一株开满花朵的树下深深吸气,也只能嗅得到淡淡的花香,只是轩一却感觉香气刚刚好。

    他回头看了眼还赖在床上的那个人,轻轻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对方没有回答,她上了一晚上的夜班,如今除了地震与海啸没有其他能够将她从床上拖下来的存在,只是这里是星城,所以地震与海啸自然是没有的。

    轩一看了眼镜子,木质的镜框中是一个衣着朴素的高瘦少年,黑发而玄眸,眼睛中像是笼罩着一层雾气,看不出情绪。

    他点了点头,伸手从镜子后面摸出几卷钞票放进口袋,然后背上了挎包。

    “记得捎几酒回来。”女人在床上高高举起一只手,大声说道。

    轩一不由笑了笑:“如果还有剩下的话。”

    ……

    ……

    星城在中海的东面,海风吹过便摇落无数的樱花花瓣,在道路上铺满柔软又奢华的绒毯,脚踩在上面松软如膏腴。

    轩一走出了那座破旧的小屋,门牌摇摇欲坠,他抬眼看了一眼天空,只感觉时间刚刚好。

    星城虽然是这个世界上屈指可数的繁华城市,但越是繁花似锦,其居便大不易,这里是星城的城郊,不但有星守郡最好的海景,也有最便宜的房子和鱼。

    鱼是好东西。

    从小屋走出不过两里,轩一便来到了集市,这里原本只是一处小小的鱼市,但随着附近的居民愈多,不由勉为其难地充当了粮蔬日杂的职能,但凡针头线脑的东西,在这里大多都可以找到。

    不过毕竟是鱼市出身,远远瞧见便嗅得腥气扑鼻,污水中混杂着海鱼的血气,丢弃在一旁的鱼下水和人的便溺纠缠一处,引得苍蝇嗡鸣盘旋不止。

    轩一嗅着这与樱花香气截然不同的味道,不知为何竟然感到稍微的心安。

    “轩哥儿来了?”有人见轩一走近,不由张手招呼:“我给您留了最好的鲜鱼两尾,您过来瞧瞧?”

    轩一笑着摆手:“不了不了,郭叔您留着下酒吧,我要出去一趟,给我鲜鱼也只会放臭,你给我预留几尾咸鱼和二十斤米吧,回头给达叔让他送到我家。”

    这样说着,轩一将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钞票掏了出来,压在案板上面,转身便要走。

    “轩哥儿。”郭叔抬手便要叫住轩一,轩一笑着回头:“您别介,多出来的您打两角酒,也算这段日子照顾我姐了。”

    郭叔站在原地看了看那个头也不回的黑发少年,不由咧嘴笑了笑,然后用腥黏的大手略微清点了那几张钞票的数额,然后信手扔进钱箱,再抓起一块白粉石,往案板下轻描淡写几个涂抹,拍拍手打掉沾染在上面的粉末。

    而轩一仍在进行着他的采购,等到他从集市这头走到那头的时候,除了郭叔那里的咸鱼和米,他又买了二十斤麦面,十斤全麦面包,两条鱼肉香肠,十五斤土豆,十斤洋葱,五斤羊肉干,一捆卷心菜,一斤蒜,一斤姜,外加半斤盐,三两黑胡椒。

    如此种种下来,轩一身上的钞票也流水一般淌出,待将最后三两黑胡椒亲自交给达叔之后,轩一摸了摸口袋,笑着对眼前的银发老人说:“达叔,有好酒没?”

    达叔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却精神得紧,他抬头扫了轩一一眼:“酒有,好酒也有,但都要钱。”

    轩一苦着脸从口袋里抽出一张蓝色的钞票:“这个呢?”

    达叔笑了笑:“有酒,两。”

    轩一捂脸,然后伸手摸进挎包好一通摩挲,最后才伸出手来压在达叔的手中:“这个呢?”

    达叔面色微微一变,然后说道:“有好酒,一。”

    轩一不由笑了笑:“原来您还有这么好的酒啊。”

    达叔点头:“因为很少有人买得起。”

    轩一微笑,将手中的蓝色钞票也放在桌上拍了拍:“两酒,分两次给我姐送上。”

    然后他指了指达叔的右手:“这个,好酒,等我回来的时候再给我,先预定上。”

    达叔看向少年,目光深沉:“如果你回不来呢?”

    轩一摸了摸鼻子笑道:“这个么,那就别给我姐糟蹋了,这钱你给我立个碑,给我浇上半酒,我鼻子灵,你少浇一滴我都闻得出。”

    达叔点头,然后再问:“碑上写什么呢?”

    轩一大笑:“您就写蠢货之墓好了。”

    这样说着,少年转身向着星城的方向走去,达叔抓过桌上的钞票放入怀中,看着少年的背影,然后张开了手掌。

    一枚黄澄澄金灿灿的钱币停留在老人的掌心,老人用两根手指夹住放在阳光下,刚好盖住少年的背影,他看着金币上面那位头戴皇冠清丽难当的少女,不由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愿永耀至尊保佑你,孩子。”

    ……

    ……

    当轩一离开集市的时候,全身上下只剩下三枚硬币,只是它们非但不是金的,更不是银的,甚至连铜的都不是。

    少年取出一枚硬币,扣在拇指指甲盖上,一边走一边将其高高弹起,直到十数米之上的高空,然后任其在空中自由下落,当它在眼前飞快旋转的那一刹那一把抓住,轻捷地就好像久经训练的猿猴。少年轻轻张开手掌,露出其中清隽男子的头像,然后微微一笑,再将硬币抛出。

    如是反复,当轩一走到站牌处的时候,他已经抛掷了四十二次硬币。

    而他得到正面的次数,同样是四十二次。

    轩一付出两枚硬币,登上了前往星城的班车,只是早早已经没有了座位,少年面无表情地抓着高处垂下的吊环,随着摇摇晃晃的车身,同着车里的所有人一起,看着窗外的风景,前往那座庞大地宛如巨兽的城市。

    众星之城。

    班车前没有马,甚至没有任何拉车的驮兽,它只有四个轮子,可是那些轮子却可以自行转动,几乎班车上的每个人都对这种凭空而行的钢铁巨兽习以为常,唯有轩一不这样认为。相反,尽管他曾经无数次搭乘过这种工具,可是没有一次不为其精妙的造物所震撼。

    班车驶过河流,村落与麦田,一路上有无数好奇的面孔朝车上张望,轩一只望着眼前无边无际的中海,脸上淡漠地看不出表情。

    最终班车驶入那堵高不可攀的城墙,进入了巨兽的口中,然后停下。

    轩一同那些乘客一起下车,手心握着那枚硕果仅存的硬币,抬头看了看天空,只可惜原本在城外如碧玉洗过一般的天空此刻被高耸的大厦一点点割裂,不时有黑色的大鸟从大厦的顶端滑越,却再不见落下。

    轩一在街道中熟练地穿行,最终走入了一家破败的澡堂,交出那枚硬币,他便获得了一把连着小木牌的钥匙,少年走进澡堂,脱去了身上的全部衣物,然后在热水中浸泡许久之后起身,虽然他全身已经足够干净,但是少年依然搓洗地非常认真,好像搓下来的每一粒泥垢都能够换到等重的黄金。

    当轩一终于确认自己真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味道之后,他才从澡堂中走出,然后用手中的钥匙打开了另一扇小门。

    里面是一套整整齐齐叠放在那里的黑色制服,一顶银色的假发与一对银色的美瞳,还有一双质地精良的皮鞋,皮鞋旁边是两张黑色的卡片。

    当轩一走出澡堂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再是之前腼腆土气的乡野少年,发色与眼眸皆被掩盖,他面色冷峻目光如炬,路上那些行人甚至极少有敢和他对视的存在。

    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是星守郡暗部的执行专员。

    ……

    ……

    “路上没人认出来吧。”面前白衣银发的大叔搓着手问道。

    “您手艺不错。”轩一言简意赅。

    大叔此时的相貌与易容之后的轩一相若,都是白银色泽的发丝与眸眼,只是这非年老所致,也并非乔装易容。

    而是生来如此。

    “哎,你是咱部唯一一个低血统的成员,受委屈了。”大叔叹了口气说道:“什么时候那群高高在上的家伙才会愿意低头看看我们啊。”

    轩一没有说话。

    大叔是个好人,但是自己却不想给他添麻烦,而且有一点这位大叔说错了。

    暗部执行司的贱民专员,其实并不仅仅只有他一个。

    只是其他人都死掉罢了。

    大叔终于反应过来,才看向轩一:“装备?”

    轩一递出黑色的卡片,开口说道:“猛焰手枪一对,配钨金弹头四十五发,熔岩爆裂弹头五发,霜冻迟缓弹头五发。”

    “标准四级合金单刀一柄,五级合金匕首一柄。”

    “还有,焰心手雷五枚,寒霜手雷两枚。”

    轩一没有丝毫迟疑,显然这些装备他在心中已经考虑再三。

    大叔点头记录,然后抬头问道:“不带最新的熔芯弹头吗?以及激雷脉冲手雷?”

    轩一摇头:“我不想测试新产品,以及。”

    少年指了指大叔手里的黑卡:“它们太贵了,而我已经没钱了。”

    大叔点了点头,然后不死心地压低声音:“真不行我先借你点?”

    轩一笑了笑,这是他换上行头之后第一次露出笑意:“心领了,不过万一我回不来了,你家那位母老虎不把你给撕吃了。”

    大叔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得耳边一声虎吼,不由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却看到轩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然后耸了耸肩:“卡就先留在你这做个纪念吧,装备你送到老地方。”

    这样说着,轩一向着建筑深处走去,来到了另一处柜台前,这里与之前的风格不同,从天花板到柜台乃至于陈列的商品,都是一片雪白的色泽。

    柜台前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冷艳女子,身穿白色的护士服,见到轩一过来,冷冰冰的脸上难得挤出几分笑意。

    轩一没有笑。

    他递出第二张黑卡。

    “五天份的标准口粮和饮水,止血药,绷带和三支旋复花麻醉剂。”

    女子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摸了摸那张黑卡,脸上满是恋恋不舍的表情:“里面还有很多。”

    轩一点头:“剩下的全部给我兑换成灵液。”

    女子骤然看向他,不敢确定。

    轩一再次确认:“全部兑换成灵液。”

    女子点了点头。

    ……

    ……

    当轩一走进那个密闭的车厢里时,鸠三似乎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了。

    那是一个面容冷清但非常美丽的女孩,与轩一不同,她有着极为纯粹的银发与银眸。

    看到对方,轩一罕见地挑起了眉:“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呢。”

    鸠三表情比轩一更冷:“我也很意外。”

    二人只草草说过这一句话,便重新陷入了沉默,只余下车厢在缓缓前进的喑哑声音。

    过了些许,鸠三伸手掂起身边一个鞋盒大小的银色箱子,平静递给了轩一:“给你的。”

    轩一看到那个银色盒子,表情稍微有些精彩:“不是吧。”

    鸠三点了点头:“是的。”

    轩一咽了一口口水:“几发?”

    鸠三摇摇头:“我没打开。”

    轩一叹了口气:“我们是不是有主子了?”

    鸠三点了点头:“应该是。”

    轩一苦笑:“那真不开心啊。”

    鸠三点了点在他身边的那个盒子:“我以为你会开心。”

    轩一没有说话,鸠三却在车厢里站了起来。

    她开始脱衣。

    鸠三很美,她的身体更美,白的恍惚玉石,还是最白最腻的羊脂玉。

    轩一看着对方的动作,摇摇头,也站起身来慢慢解下身上的制服。

    少年很瘦,但全身的肌肉彼此妥帖地构成圆滑的线条,像是平缓起伏的山峦。

    这对年轻的男女面对面解衣,却始终没有向着对方美好的身体看上一眼。

    他们只是自顾自地脱去身上原本笔挺的黑色制服,脱到一丝不挂,再各自穿上挂在车厢壁上的紧身作战服,当他们重新坐在那里的时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轩一靠在椅背上,伸手拿起旁边的报纸。

    头版头条,报纸上那个蓝发的少女正对着自己灿烂地微笑。

    “九公主已确认将于下月造访众星之城,参加长安女帝诞辰一千周年的庆祝典礼。”

    轩一看向对面的少女:“下个月是七月对吧。”

    鸠三默默点了点下巴。

    轩一将报纸举向天空,终于露出一抹极淡的笑意。

    七月不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亿万甜婚:老公,〕〔农家小辣妻〕〔幸得相爱,陆少深〕〔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权路迷局〕〔桃运小农民〕〔肉欲娇宠[H 甜宠 〕〔妖孽王爷绝宠狂妄〕〔甜婚第一宠:总裁〕〔论总受如何正确护〕〔原来爱情回来过〕〔大明小书生〕〔独宠101次:总裁深〕〔重生国民男神: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