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少的学霸甜妻〕〔重生九零之军长俏〕〔超级捉鬼道长〕〔快穿:男神大人,〕〔海贼之化身为雷〕〔高冷帝少,惹不起〕〔霸爱我家女总裁〕〔销魂老板娘〕〔纵天神帝〕〔逆世魔女:强宠天〕〔头号萌妻:总裁深〕〔蜜枕甜妻:老公,〕〔帝少专宠小萌妻〕〔帝仙〕〔我老婆是鬼王〕〔龙血武神〕〔爆笑修仙:帝尊要〕〔盗女魔妃:腹黑爷〕〔万妖帝主〕〔文化入侵异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间入侵 第六十一章 美术学院的403画室
    灵异直播造成的影响,有点儿超乎异常的强大,接连数天的时间,灵异直播的有关新闻,都一直没有任何消减的迹象。

    徐云和斗鲨平台,还在和媒体扯淡,另一方面,也在与特殊事务处理局沟通。

    不过可以想象的是,短时间里,再次直播,是已经不可能了。

    好在宁远的手中,还有着大几百万的银子在手,家中有粮,心里不慌。

    而且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经历,也让宁远真切的认识到,自己所掌握的手段,还是有些太单调了。

    符箓之道,是很强大、很bug的一条修行之道。

    只要有足够的法力和足够的准备,不管碰上什么阴灵鬼物,大把的符箓撒出去,都可以做到摧枯拉朽的一种平推局面。

    但这种符箓之道,也有缺陷。

    就比如这一次碰到的那萌尸宋可可,这种萌尸,最多也就是与野鬼同级,按照宁远修古法,见人高一级的说法而言。

    按照道理,宁远对上这萌尸的时候,是应该能够做到一种碾压效果的。

    但实际上,萌尸拥有了肉身,对于符箓法术的抵抗力大大增加,宁远对上这萌尸以后,顿时就变得束手无策起来。

    对付这种情况,无论是入门级别的闪电奔雷拳,还是一些个成品法器,都能够起到很好的压制作用。

    更何况,现如今的世道,肉眼可见的灵异事件越来越多。

    谁也不知道,将来还会发生一些个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宁远也不得不考虑,多增加一些个,自己应付特殊局面的手段。

    闪电奔雷拳,无疑是宁远现如今最好的选择,一旦修成,体质和法术能力,都能够得到极大的增益。

    但这种类似于武术的功法,却是宁远最大的短板之一。

    即便是宁远花费了大把的银子,聘请专业的教练,教导自己武术入门,但这种功法,也需要大量的时间,一点一点,方能水磨出来。

    所以应付眼前局面,最好的,就是能够祭炼出一两件的法器而来。

    基础法箭、破邪针。

    在弓箭的练习上,现如今的宁远,已经能够勉强做到,在五十米范围内,射固定靶不会脱靶。

    有现成的射雕弓在,天生拥有破法破邪之能。

    只要宁远能够祭炼出几根最基础的法箭而来,就能够给宁远带来极大的杀伤力。

    至于破邪针,比较灵巧一些,如果能够祭炼成功的话。

    宁远有功德炼神法的配合,现在的精神力量,也能够勉强做到,在两三米的范围内,御针飞行。

    额,是针在飞,而不是人在飞。

    大把大把的银子花出去,换来一个又一个的包裹,感谢桃宝和马大人,让宁远能够足不出户,就收集到绝大部分祭炼法器的材料。

    当然,如果这些材料的定价,能够更加便宜一点的话,宁远或许会亲自给桃宝总部寄过去一张锦旗也说不定。

    徐云代表工作室对外的扯皮依旧不断,而宁远的生活,变得越发紧凑起来。

    练气、画符、练拳、祭炼法器、练习射箭、凑功德、养地气、摸索天赋。

    虽然这种生活与宁远想象中,自己开启金手指以后,花天酒地、潇洒自在的画面不太一样,不过这种力量一点一点增加的感觉,还是让宁远感受到了一种异常的充实。

    与此同时,魔都美术学院。

    一间原本空荡荡的画室当中,杨克难专心致志的在画家上,不知道涂抹着什么,而在杨克难的前方不远处,是一个只穿了三点式内衣的靓丽女孩儿。

    杨克难为人帅气多金,虽然偶尔会有一点儿小娘炮。

    不过在魔都魔术学院当中,杨克难绝对算是无数女生心目中最理想的男朋友,有的是人愿意给杨克难做模特,甚至是裸模。

    几乎每个周六周日,杨克难都会固定的,约上几个小女生,来这43画室当中,画几幅画,做一些羞羞的事情等。

    周六周日,习惯了各种自由、各种潇洒的艺术学子,很少会有人待在学校当中。

    可最近一段时间,43画室当中。

    杨克难每次过来这里的时候,总会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偷偷的看着自己一样。

    不同于以往的快战快绝。

    1月27日,这是一个值得让杨克难纪念的日子。

    一个让杨克难惦记了一年多时间的女孩儿,终于同意了来这43画室当中,做自己的模特。

    这个女孩儿不见得,就比杨克难以前交往的那些个女孩儿更加漂亮。

    可杨克难,就是喜欢这种,破开一个人的心防、摧毁一个人的抵抗的感觉,这会让杨克难很有一种成就感。

    一如既往的各种诱惑上演,无论是金钱,工作的机会,还是名气。

    每一种诱惑,都能够让那些个看似矜持,却又被名利死死束缚而住的女孩儿屈服下来。

    对方每脱下来的一件衣服,都仿佛是一种被杨克难亲手拔下来的骄傲。

    将这一幕幕都画下来,杨克难不喜欢摄影,而更喜欢这种亲自动手,一笔一笔勾勒出来的浮彩纸画。

    每一笔,每一道墨彩,都让杨克难有种难以言喻的颤粟感。

    过度的兴奋,让这一次的杨克难,在画室当中待得稍微晚了一点,等到杨克难,将所有的画作都完成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1点。

    寂静的走廊,寂静的教学楼。

    唯有这43画室,还亮着微弱的灯光。

    “克难,要不我们明天再画吧,我总觉着,在这房间里,有些不太舒服,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盯着我们!”

    “如果你想的话,要不我们去学校外面开个酒店……”

    女孩儿说出这样的话来,脸色在昏黄的灯光下,红润的像是一个熟透了的桃子。

    “开什么酒店,这里更有气氛不是么,关于你的工作,你放心,我……”

    杨克难脸上笑的很邪恶,一边说着,一边很自然的脱着衣服。

    对于这样的结果,女孩儿显然也早有预料,咬了咬牙,也没有太过坚定的拒绝。

    只是杨克难和女孩儿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

    在那杨克难刚刚画完的板子上面,有殷红无比的鲜血在渗出,一点一点的,练成了一条线,从那画板上滴落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网恋么,我98K消音〕〔见鬼〕〔顾轻舟司行霈〕〔小祸害[快穿]〕〔英雌〕〔国医狂妃:邪王霸〕〔爱情若如初相见〕〔人生若能两相忘〕〔一胎二宝:冷血总〕〔你之蜜糖,我之砒〕〔叶绾绾司夜寒〕〔冲上云霄:腹黑机〕〔灵狐妖妃:邪性鬼〕〔从超神学院开始征
  sitemap